首页 > 柳承雪房东阿姨 > 第二十四章:心黑黑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心黑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赚钱其实就是一个安利的过程,特别是在看到别人每天利用课余时间,就能赚到十到几十块钱不等的零钱。

  眼红的人开始多了起来,你跟我说拉不下面子去卖那些东西?行啊!游戏里的皮肤和装备你也别指望了。

  “嘿嘿~话说回来,这个陈非可做的还不错啊!居然差不多全部都卖完了。”

  “来来来~我现在就给你们发工资咯~”

  做人嘛!最重要就是诚信,从面包店老板那里将所有的钱收上来之后,清点下账单柳承雪开始在扣扣上依次给他们发起了工资来。

  其实这是一种共赢的局面,面包店老板卖出去了面包,学生们也不用课间大老远的跑去食堂小卖部了。

  还有一部分人赚到了零用钱了,以及柳承雪为他们提供平台,从中抽取的微薄利润养活了自己。

  事实上,一直没露过面的柳承雪,可谓说是稳坐钓鱼台的那种,“人家,人家真的只是赚点糊口的小钱钱而已啦!反正你们又不知道我就是他们背后的那个黑心少女……呸……谁黑心了,口胡……”

  这么跟你说吧!柳承雪用的社交账号都是从某宝上买来的,也就是说以后就算是出了事情,她可以直接撂挑子走人玩失踪游戏。

  数着手机上显示的账户余额,柳承雪笑的眼睛都眯成了月牙状,“有一百多块呢!相当于每天能从他们每个人身上,收十块钱左右的佣金了。”

  “留下一些资金维持运营,另一些先存起来。”

  “还有,听说最近的面膜好价钱,要不去搞些便宜的过来卖……”

  柳承雪并不是那种安于现状的人,或者说是危机感一直在督促着告诉她,鸡蛋永远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

  要说在她的认知中最暴利的行业之一还有化妆品,一些懂行情的人都知道,那些百元以下的面膜本质上是没有太大区别的。

  制作工序和成本差不多,不同的地方在于,那些提高了数十上百倍价钱之后的面膜,他们只是广告打得好打的响亮罢了。

  另一边,依旧是那间学生代表们的小办公室里,跟柳承雪为了生计还在各种‘黑心’经营不同,此时那里也有一场别开生面的会议在进行着。

  桌面上有一个开着口子的书包,里面散落着各种零食,王少云面红耳赤的在跟人争论着什么,“你们倒是看看这些突然出现的零食啊,就没有谁想着去管一下吗?”

  “啊?我说王少云你也别生气,这些零食我看过了,完全合格产品……”

  说着排名第十号称体育强无敌,人送外号筋肉人的李端从书包里摸了个面包出来,就着两根香肠和牛奶吃的飞起。

  这一幕直看得王少云嘴唇都开始抖索了起来,那完全是被气的,“喂~李端,你~你还真敢吃这些垃圾食品啊?那个面包明天就过期了好不好。”

  “嘁~王少云你就是娇气,那么我问你这些,你说面包明天过期的,现在过期了吗?”

  “没有……可是……”

  “那不就得了,也就是说正常学生吃这些东西也是没问题的。”

  一瞬间王少云就被李端给噎了个半死,要知道平日里可是只有他损李端的份啊!不对,今天一定是太生气导致自己都失去了理智才会这样。

  王少云这样想着,因为今天在上课的时候,整个教室里都弥漫着一股肉肠还有各种零食的味道,一打听这才知道居然有人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卖东西?

  这还得了?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好不好?但是自诩为正人君子的他,还是出钱买下了那一整个书包的零食,然后到了会议室这里来抱怨。

  “我就不明白了,他们到底是来学习的还是干什么来了?”

  “我……”

  继续无止境的抱怨之中,可惜的是整个会议室里的人根本就没几个鸟他,反而是饶有兴趣的围在了排名第二,号称数学天才的杨昭雪的身边。

  似乎有点不耐烦王少云的样子,杨昭雪也是开口道:“哎哎~排名第七的你能少说两句吗?听着很烦人知道不?”

  “哈~终于找到点线索了,你们快点过来看一下……”

  紧紧盯着面前电脑桌面的杨昭雪,眼睛一亮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一样,也不跟王少云拌嘴了,而是喊叫着几人过来围观。

  在他们面前的电脑上,正有几个前些日子讨论和争议非常多的帖子,正是柳承雪在学校论坛上发过的那些。

  “呵呵~那么昭雪你可以调查排除一下,那个人到底是学校还是外面的人吗?”

  “这个就无需调查了,从这些帖子中我们可以发现,那个楼主对我们学校非常的熟悉,而且你们没看到吗?”

  “这一片地区的学校,也就我们紫阳高中在这几天,突然兴起了学生贩卖零食的风潮。”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那不是社会人干的,而是我们紫阳高校的学生……”

  原来这些人也是在寻找着兴起这股邪风的罪魁祸首,不过跟王少云的抱怨和怨念又不太同,因为王少云只是单纯的想遏制甚至彻底清除那股邪风。

  但是其他的学生代表们不这样想啊,只见吕天星沉思了一会后,对着王少云道:“我们也讨厌这些卖零食的,可现实是他们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

  “如果你想说这样子会影响到,坐在后排那些人的学习成绩,你也可以当做我没说过这话。”

  开什么玩笑?影响到后面那些学生的成绩?那些都是几年下来的老咸鱼了好伐?真要说起来的话,那也是他们不影响别人就谢天谢地了。

  “其实吧!食堂小卖部跟校领导的那点破事,大家也都明白。”

  “现在我们是越来越难要到活动经费了,我们要做的只是‘开源节流’,而那个人或许是个可以合作的对象呢?”

  这才是在场多数学生代表们的心声,在为大多数学生服务做表率的同时,他们当然也想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辉。

  高三属于他们舞台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们想举办更多有意义的活动,可那些都是需要经费的呀!

  经过一番操作,杨昭雪终于笑了起来,“行了,我已经加上那个人的好友,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我想我们的经费怕是有着落了。”

  说着在场的几人都笑了起来,唯独王少云郁闷不已,他实在想不通为了点经费,有必要放下自己等人的身份吗?

  不过他也不是个喜欢装逼的人,什么没经费了他先垫着,这种事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他敢保证自己要是那样做的话,只要敢说出口,那么在这些学生代表里绝对会混不下去的。

  因为在场的并不缺家境富裕之人,拿出钱财当然是容易的很,但是……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

  还有属于他们的办事规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