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柳承雪房东阿姨 > 第一百三十七章:球球的爱心早餐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七章:球球的爱心早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晨六点多阳光已经透过大厅,懒洋洋的落在了柳承雪的身上,染上一层金黄色洋溢着蓬勃的青春气息。

  大厅里有脚步在轻轻的走动着,随着‘砰~’的一声关门后,沙发上的柳承雪已经睁开了眼睛,显然是早已经醒来多时了。

  “呼~还是这么早就出门去的呀?”

  “算了,我还是回房间去,补个回笼觉吧!”

  揉着全身酸痛的的身子,柳承雪踉跄着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一看就知道她昨晚一定是睡的很不好的那种。

  事实上,意识清醒的两人,绝对是不可能再发生那天晚上的荒唐事情了,甚至洛离都不愿意睡在柳承雪的房间里。

  对此某人也是一阵纠结,最后好说歹说她总算是睡里面,而柳承雪自然是在大厅的沙发上安家落户。

  “咦?好像换汤不换药的样子啊……”

  歪着脑袋嘀咕了一句,柳承雪也不是很在意,正要往房间里走去的时候,忽然脚下出现了一只胖嘟嘟毛色极其漂亮的狗狗。

  细看之下蓬蓬的毛发,愈发圆润憨态可掬的模样,比之那些名贵犬类也是犹有过之了,此时正围在柳承雪的身边晃悠。

  “汪、汪汪~”

  “啊咧?球球你这是饿了吗?”

  “等会卫芷兰醒了,她会喂你狗粮的。”

  没错,这条如今漂亮非凡的狗狗正是球球那斯,反正自从搬到这里以后,球球的一切生活起居都是卫芷兰负责的。

  而且还是每天乐呵呵的那种,称之为狗奴也不为过了,硬是把当初土不拉几的球球,给养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嫌弃的踢了踢球球,将之给扒拉到一旁,临近房间之前柳承雪忽然又停了下来,嘴里叽里咕噜的说道。

  “球球肚子饿了啊?对了,昨晚做的清蒸鱼、和虾姑还剩下挺多的。”

  “浪费了可不好,这下算是便宜你了咯。”

  “哦呼~嘿嘿嘿……”

  扭着脑袋转头看了一眼球球,而也正是这一眼、对、就是自从搬到这里以后,球球已经很久没有再次经历过的恐怖眼神。

  差点没吓的球球直接‘人立而起’了,本就蓬松的毛发更是在一瞬间就炸毛了起来,摇头晃脑想逃离这里。

  可惜的是一只纤细的小手,已经抓住了它的尾巴,狞笑着道:“嘿嘿嘿,球球、球球你这是要去哪里呀?不是肚子饿了吗?”

  “来,四十多一斤的虾姑,五十多一只的鱼。”

  “千万不要跟我这个主人客气哦!”

  老实说海鲜确实是很贵的没错,但是看了看那盘虾姑和清蒸鱼,特别是柳承雪因为连热一下的举动都不愿意。

  此时更是散发着阵阵刺鼻的‘腥味’,我想这种味道对于球球来说,就像人类在面对鲱鱼罐头时候是一样一样的。

  看了眼外面的太阳,柳承雪也是没有了睡意,索性干脆坐在了球球面前,然后剥着虾壳喃喃自语抱怨着道。

  “哎,球球我跟你讲哈,你说洛离是不是傻呢?”

  “百合子什么的,人家才不是什么百合子大怪兽呢!”

  “我还要捶烂叶皓沐的狗头……”

  对着球球每抱怨一句,柳承雪手中就会剥好好一只虾姑的壳,而灵性至极的球球也知道,这些等会都将会是它的早餐。

  怎么想都觉得是‘狗生黑暗’,话说您老怨念归怨念,有必要将之发泄到一条狗的身上吗?说好的狗富贵呢啊喂?

  球球的目光,不时的会看向卫芷兰紧紧关闭的房间,仿佛那里就是它最后的希望一般,然而现实是。

  某个魔鬼般的主人,都会将它的狗头咯吱咯吱的给扭回来,然后指着盘子剥好的虾姑威胁道:“呐,我这个做主人的,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反正今天我话就撂这里了,要么你吃了这些海鲜盛宴。”

  “要么晚上回来吃狗肉……”

  这、怎么看都是某人在虐待动物了吧?难道你就能因为自己事情的不顺利,而去欺负我们可爱的球球吗?

  而且话说回来,球球这狗货也是奇葩的很,它能勇斗歹徒就是不敢反抗柳承雪的话,难道是它怕不听话会被柳承雪给赶出家门么?

  另一边,给球球投食完毕的柳承雪,也是来到卫生间梳洗了起来,镜子里是一个眉眼弯弯恬静怡人的女孩子。

  若是能排除她黑心的本质话,那么她应该是很梦幻的一个女孩子吧?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柳承雪的手却覆上了脖颈,懊恼轻声细语的说道。

  “唉,这可怎么办是好呢?好大的一颗草莓印记。”

  “要是被其他人看到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偏偏现在临近夏季,没有高高的衣领子遮挡也就算了,柳承雪本也是长得白白净净,细长洁白的脖颈上,那么一颗鲜艳的草莓种在那里。

  除非周围的同学们都是活生生的睁眼瞎,不然铁定是会被看到的,那么到时候乐子可就大发去了咯。

  思索了一会,柳承雪拿出了一盒创可贴,看了一眼无可奈何的道:“唔~看来也只有,用这个方法暂时蒙混一下了。”

  一块创可贴正好,不大不小的覆盖在那颗草莓上,边缘处隐隐还能看到一些红色的印记,细细看来这样的柳承雪,竟然也别有一番风味。

  不是说她人长的好看,什么东西往身上搞都会好看,而是本就懒懒散散的柳承雪,脖颈上贴着块创可贴。

  会给予人一种她活泼好动的错觉,就像那些经常在运动场上活跃的女孩子那般,多了一丝阳光的味道。

  对着镜子最后打理一下头发,柳承雪满意的道:“很好,那么今天就这样子吧!时间也不早了吗,上学去咯~”

  管它有多少的烦心事,也许明天还是后天,那个已经解决了问题的自己,已经在那里微笑着伸出胜利的手势不是吗?

  临出门前去看了眼球球,那些剩余的海鲜基本上都吃光了,此时正坐在那里目光呆滞的怀疑狗生之中呢!

  “额……球球、球球它应该没事的吧?”

  “明明是那么好吃的东西,还有我这么一个可爱的主人……”

  怎么想都觉得球球会没事的柳承雪,呼啦一下就关上了门,而球球也终于是在这一刻吐着舌头躺在了地上。

  显然是被那份‘爱心早餐’给恶心到了,吃肯定是吃不死狗的,但绝对能恶心到球球就对了。

  怎么想都必须得到一些补偿才可以啊!所以说,几分钟过后当卫芷兰的门房打开时,某只土狗也是翻着眼白,一副大势已去的模样。

  看着球球的样子,卫芷兰也是吓了一大跳,慌慌张张的开口道:“哎呀,球球、球球你这是怎么了呀?”

  但是任凭卫芷兰怎么担心都没有用,最后一着急甚至拿了狗粮出来,想引诱着球球精神一点起来。

  “球球,你千万不要出事啊!来,吃点狗粮哦~”

  “汪~”

  “咦?有动静了,来来来,这是我前些天刚入手的进口狗粮。”

  “汪汪……”

  不得不说卫芷兰对球球还是很上心的,一大堆各个牌子的狗粮,只要是在她承受范围之内的,基本上都买到了。

  而球球这狗货也是挑着最贵的‘嚼’,不对、话说回来球球现在的这幅模样,怎么看着就是那么的熟悉呢?

  一人一狗,都是那么的‘黑心’吗?还是说。

  有其人必有其狗来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