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柳承雪房东阿姨 > 第一百九十二章:孤独的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二章:孤独的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重新回到房间搞了身睡衣,那是洛离原本用的,接着在柳承雪的推攘下,两人总算是挤在了不大的浴室里。

  背对着洛离某人开始宽衣解带了,两人虽然都是女的,但是在浴室灯光的照耀下,柳承雪还是腼腆遮掩了起来。

  没错,她还是有点尴尬光着让别人看到,身后已经传来洛离莎莎的声音,打开喷洒试了下水温,柳承雪长舒了口气道。

  “呐!我先洗,等会记得把沐浴露拿给我一下哦~”

  “哦对了,柜子里有浴帽,洛离你应该不用洗头发的吧?可以拿出了戴一下……”

  没一会的时间,浴室内已经是氤氲雾气渐起,当水温正好的时候看了下自己光滑的肌肤,还有下面的那一片平坦。

  将小手从喷洒下拿开,柳承雪整个人都走了进去,丝丝热水从她的头顶,逐渐湿润每一寸肌肤。

  “呼~虽然讨厌洗澡,但是洗的时候还是很舒服啊!”

  “今天顶着大太阳,走了那么远的路,今晚总算是可以睡个好觉了。”

  期间柳承雪无不抱怨着今天的事情,而在身后洛离却是面色复杂的看着她,同样都是赤果着身子。

  洛离深吸口气,然后拿起一只手缓缓的靠近柳承雪,然后指尖划过她光滑细腻的后背,直让柳承雪激灵了一下回过头质疑的问道。

  “哎!洛离你在干嘛啊?”

  “啊哈?没、没干什么呢!对了,浴球呢?我帮你搓一下后背。”

  “不、不用了啦!”

  “嘿嘿!承雪你刚刚紧张了哦!到底在怕些什么呀?”

  “……”

  胡说八道,柳承雪才不是怕什么呢!平日里都是只有她欺负洛离的份,就像现在这种时候会吃亏的也该是她才对吧?

  某人唯一有点郁闷的是,她是真的有点搞不懂洛离了,因为今天的她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她还不习惯现在的这个洛离。

  “唔!如果此时的洛离就是真正的她的话。”

  “这样也好,至少再也不用让人担心了,我应该如释重负的才对啊!可是……”

  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涌上了柳承雪的心头,摇了摇头她也就不再去想了,这个时候洛离说好了是要给某人搓背。

  但不过是在柳承雪的后背上摩挲了几下,忽然之间她整个人都靠了上来,双手环绕过柳承雪的腰肢。

  特别是两人紧紧靠在一起,后背上那一抹柔软,顷刻间就让柳承雪的精神都紧绷了起来,惊声叫道。

  “哎呀~洛离你、你在干嘛呀?”

  “快放开我了啦!你要是想洗澡的话,我把喷洒让给你就是了……”

  满以为这一切又是洛离的恶作剧,抱怨着就要将位置让出来,可是洛离根本就不为所动反而是靠的更紧了。

  将小脑袋趴在柳承雪的肩膀上,然后抬起头来几乎的要咬着柳承雪的耳垂,呼着气低声细语喃喃说道。

  “不用了,我们这样一起不是也可以洗的吗?”

  “不是的,我是说洛离你靠的太近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哦吼?那你喜欢什么感觉呢?是这种吗?”

  喷洒下不仅是柳承雪浑身都是水,就是洛离此时也沐浴在水雾中,温热的水几乎打湿了她大半个身子。

  咬着柳承雪的耳朵话音刚落,原本她刚刚环腰抱着某人的手,突然间再次向下划过平坦的小腹。

  最后更是落在了**上面,突然间的触感差点没让柳承雪尖叫出声来,特别是身体一软几乎要倒在了洛离的怀中。

  反应过来之后,她也是立马抓住洛离的手,那是死也不敢再让她哪怕是动一下了,有点闷闷的制止道。

  “洛、洛离不要这个样子啦!”

  “还有,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我不喜欢现在这个样子的你。”

  没去理会柳承雪的话,洛离只是紧紧的靠在她的肩膀上,面对柳承雪想将她手拿开的举动,洛离却是抱的更紧了。

  好一会后才叹了口气,眼神有些迷离颤音着道:“承雪你不是喜欢这个样子的吗?现在我主动了,你不该是高兴……”

  “等等,你还是以为我喜欢女的,所以才这样做?”

  “不、不是的,我只是想感谢你,好久了,久到我都快忘记了时间,叶皓沐他不能,家里的爸爸妈妈也不认同,只有你……只有你把我放在心上,你做的事情我都看在眼里。”

  “那你也不用这个样子啊!你应该知道,以前我们都是开玩笑的。”

  “无所谓了,我只知道,这段时间只有承雪你在为我奔波着,明明很讨厌这种麻烦的事情,可你还是忙的前脚不沾后跟,谢谢你……”

  缓缓的放开柳承雪,两人终于面对面站在了一起,从洛离眼中柳承雪看到了感激,还有一抹散不掉的忧愁。

  柳承雪知道洛离真的可能是受了太多委屈了,张张嘴巴想说点什么,可洛离还是摇头制止接着说道。

  “承雪你听我说完,你知道那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吗?”

  “每天一醒过来,眼前都是黑暗的,学校也不敢去了,我真的害怕有一天自己会疯掉。”

  “我以为全世界只有叶皓沐,也只有他还会在乎我的存在吧?呵呵……直到那天围墙下,天上掉了个女孩子下来。”

  全世界,真的绝望到,已经只剩下洛离她一个人了,她想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柳承雪恰好出现了,是封闭黑暗空间里的美妙声音,走进了她孤独的世界。

  想了一下那好像就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算是一个意外吧!就是柳承雪都没想到,两人互发展到现如今这种地步。

  躲闪了眼神,柳承雪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其实,那天只是一个意外了啦!我只是为了躲避麻烦才爬围墙逃课的。”

  “呵呵,如果那天是意外的,那么我感谢那次意外。”

  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一样,甚至容不上柳承雪说多余的事情,在洛离的嘴角上缓缓的出现了一丝笑容。

  很美很美的那种,至少柳承雪都看的有些被惊艳到了,接着洛离继续微笑着道:“我还记得那天的雨下的好大、好大。”

  “全世界都白茫茫的一片……”

  “第一次见你天上下着小雨,你站在雨里眼神有多迷离,第二次见你是否上天注定,寂寞的眼里就有了一个你,深夜里终于有了可以倾听的声音。”

  “还有好多好多,都是只有你肯帮我去做,谢谢……”

  这已经是柳承雪不知道,她在今天听过的第几次谢谢了,也许吧!她或许是真的为洛离做了太多的事情。

  关于这一点就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想着事情也没那么夸张的样子,特别是在看到两人此时的处境,想了一下柳承雪还是讪讪的说道。

  “那现在呢?现在我们这样又算怎么一回事?如果是为了感谢的话,那可就不必了,这点我已经说过了很多次了吧?”

  “啊?嗯……不、不止是感谢了啦!”

  “那还有什么?把我当成叶皓沐,在演习吗?”

  “唔……你就当做这是演习吧!我们继续。”

  “……”

  氤氲水雾中洛离再次靠近了过来,由不得柳承雪去反抗,因为所有的主动权,都在更加大胆的洛离手中,柳承雪在被动的应承着一切。

  另一边门房枝呀一声,被打开了,复习许久的卫芷兰走了出来,不过却被浴室内的动静给吸引到。

  特别是里面一些嘤咛的声音,直接就让她的脸都红了起来,跺了下脚有些尴尬的道:“她、她们两个怎么又这样啊?又在做这种事情……”

  “我到底该怎么办?”

  “算了,还是回去继续做复习吧!”

  这是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第几次了?而且还是次次都被活捉的那种,就算她们两个不在意,难道就不能顾及一下别人吗?

  真的是太没有公德心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