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柳承雪房东阿姨 > 第三百四十九章:无事发生

我的书架

第三百四十九章:无事发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生活终于还是对岳母这只小猫咪动手了,就在她想往柳承雪身上纠缠的时候,就在她眼神愈发迷离的时候。

  会有怎样的后果,在方轻盈吃下糖果的时候,某雪就已经预料到了。

  “我跟岳母?那是不可能的,一辈子也不可能的事情。”

  “洛离也不会同意这种事情。”

  门口处的动静已经引起洛离的注意,当她看清楚的时候,只见到方轻盈一直在柳承雪脖颈上轻轻嗅动着。

  如同那里是鲜艳的苹果,大有一口咬下去的趋势,洛离已经不可思议的叫道。

  “啊?小,小雪,你……你和我妈在干嘛啊?”

  “你们不可以这样子的……”

  某雪当然知道不可以那个样子的了啦!好不容易把方轻盈摁在了墙上,当然不是要把她摁在墙上亲了。

  柳承雪指了下地上背包里散落的糖果,再示意了一下方轻盈嘴里的东西。

  特别是岳母大人,此时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柳承雪无比纠结的说道:“我,我没想对岳母大人怎么样啊!”

  “喏,看到了没有?是你家小猫咪偷糖果吃了。”

  “嘴巴里还有好几颗呢!”

  洛离:“emmm……???”

  果然在方轻盈的嘴巴里,还鼓鼓的咀嚼着什么东西呢!贪嘴的小女人你吃什么不好,干嘛非得偷吃糖果咧?

  洛离已经手足无措,站立在那里都快哭出来了,好一会才问道。

  “哎,我,我们要怎么办啊?我妈她怎么就偷吃糖果了呢?”

  “那明明是我们的小零食……”

  “是不是,是不是一定要做那种事情才可以呀?不行……现在h是绝对不可以的,小雪你也不能那样做。”

  这些柳承雪都知道,对岳母大人,对这只小猫咪h的事情,她也做不出来,办法也不是没有甚至还有很多。

  只是那些柳承雪也……还是做不来呐!当然了放任不管也可以。

  前提是至少有个人,就像小幽幽那样能给她略微轻薄一下也好,不然之后岳母大人做出来的事情,保不准不会让洛离的世界观崩塌。

  见着方轻盈还想挣扎,某雪只是在她身上轻抚了起来,马上就安静了下去一副小猫咪模样。

  洛离看得面色纠结,奇怪的问道:“你,小雪你怎么这么熟悉啊?我,我妈她会没有事情吧?”

  “哈?有没有事情我不知道,但是以往你吃糖果的时候,不就是最喜欢我这个样子的吗?”

  “我,我才没有呢!”

  “唔!不说了,先把阿姨搞到床上去再说……”

  今天这事只是一个意外,谁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好不容易把方轻盈扔到了床上。

  某人就已经在那里思索了起来,再怎么说那不就是药嘛?她可以去寻求一下解药,百宝店上面多的是。

  “哎?原来卖糖果的那家店铺咧?”

  “店铺没了,公告倒是有一条:此间店铺违法经营,现已被强制整改,修真大世界阳炎真君留。”

  这都什么跟什么哟?嘛!反正卖药的店铺多的是,也不差它这一家,柳承雪现在只是想看下有解药没有。

  正想离开这里的时候,下面店铺又有一条留言引起了她的注意。

  “cnm的阳炎真君,我就算被钉在棺材板里,就算流亡万界。”

  “也要用腐朽的声音说出,你特*么的拿我家的药ri过老母猪,现在你成长起来了,要来杀人灭口了是吧?”

  “哈哈哈,cnm的修真大世界阳炎真君ri过老母猪。”

  柳承雪:“……”

  扑棱了下眼睛,某雪觉得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生意’吧!真应了那句买卖有风险,开店需谨慎的名言。

  别说是那些恐怖如斯的大能们了,就算现实中生活,买家卖家相互上门的事情还少吗?

  “妈卖批的,我还想着哪天去百宝店开个黑店呢!”

  “咱做个快乐的‘黑商’多好啊?只是现在,唔!我想在那之前,我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打手才行。”

  尽想着些莫须有的事情,比如给神仙大能们卖点劣质产品啊!期间柳承雪已经兑换好了解药。

  同样是体液交互的方式,她看了眼洛离和方轻盈,接着就捂住嘴巴。

  在殷红嘴唇上狠心咬了一下,洛离着急中还是疑惑道:“唔!小雪你在干嘛呢?怎么眉头都皱起来了?”

  “哈?没,没有事情的。”

  话虽如此但是在她,将手放下去的时候,一道鲜红血液从嘴角处淌下,掉落在了衣领子上。

  妈卖批的,她可没想到咬一下,居然会留这么多血啊!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

  已经来不及解释了,柳承雪一下子又摁住了不安分的方轻盈,一口解药喂了过去良久终于彻底结束。

  “呼~这下总算没有问题了吧?”

  总感觉现在这个样子,有点像轻薄了岳母大人了,但柳承雪保证她是一点歪的想法都没有。

  见方轻盈逐渐恢复了正常,正沉沉睡去洛离也没有说什么。

  总之发生在柳承雪身上的怪异事情太多了,比如那个糖果就是个迷,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子自然不会去问。

  只是心疼起了柳承雪,摸着她的嘴唇道:“小雪,你是不是很疼呀?留了好多好多的血,我们要不要去看下医生?”

  “呵呵,不用了,一点小伤而已。”

  “可我还是很担心。”

  “我真的没事,对了,我们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比如你‘相亲’的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柳承雪自然是极其不愿意这种事情发生,可终究还是要去应付一下那些亲戚们。

  反正洛离不答应就是了,之后想办法去搞定岳父大人,而且明天的事情,就放到明天再去解决。

  时间有些晚了,好在那张床够大,三个人一起睡倒也是足够了,虽然没发生什么粉色的事情,倒也是大被同眠了一次。

  夜半在两女都沉沉睡去的时候,一双眼睛却悄悄的睁了开来,那上面满是无辜的眼神和纠结。

  砸巴了下嘴唇,还有些淡淡的血腥味传来,方轻盈却是深深的看了眼柳承雪喃喃道。

  “我就说嘛!你们两个是怎么解决生理问题的。”

  “那糖果还不错,要不是经历的多了,指不定在你亲我的时候就不行了,话说你干嘛把我好事打搅了啊?”

  “那种感觉,真的比什么都好呀!想被抱抱,想被爱爱,想被温柔以待。”

  “想什么都给你……”

  一道幽怨且不满的目光扫过,睡梦中的某人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方轻盈瘪着嘴巴感觉委屈巴巴的。

  “好想吃糖果……”

  对于她来说,最直观的感受,那就是现在特别的想吃糖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