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25章 蛇谷神庙(十一)

我的书架

第25章 蛇谷神庙(十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实在不行, 下午和晚上我们伐木做木排吧,时间不够了。”季川墨将备选方案重新摆上来。

庄正却摇了摇头,道:“就在前面了, 最后再坚持一下。”

“你怎么知道?”另一个新人问道。

“水流。”庄正说, “你们没感觉到河道中的水流速度加快了吗?这证明地形变化越来越剧烈, 我们一直在往谷地走, 而且我们一路走来,蛇越来越多,我们就快到了。”

“哦?就快是多快?”赵乌嘲讽道, “望梅止渴、画饼充饥,我们就要没时间了吧?明明有更好的方案可以做,可是你怎么一直不愿意啊?啊?你还是个合格的领队吗?”

“木排!对!我们做木排吧!”崩溃的年轻女性歇斯底里般喊道, “我真的不想走了!我受不了了!”

赵乌有些亢奋,不嫌事大一般怂恿道:“对啊!水流速度这么快,我们今天没准就能到呢。”

“不行。”没等庄正反驳,谢今夕斩钉截铁道,“正是因为水流太快了,我们现在才不能做木排。水流这么快,我们不是专业人士, 根本控制不好木排, 弄不好就会翻下水淹死在河里。”

“而且伐木、做木排也要浪费大量时间, 这是不得已才为之的方案。庄队长说得对,我们已经很近了, 继续走吧。”

那年轻女性半哭不笑、有些癫狂地道:“行吧, 行吧,要死我们也是一起死!”

第五天上午的行进,没多久, 谢今夕就在树林间发现了大量蛇蜕。

“等等!”谢今夕蹲下身轻轻掀起一张非常大的蛇蜕。

蛇蜕整体呈现一种暗金色,蛇蜕上鳞片的位置要比缝隙薄,密密麻麻的鳞片有规律地分布在蛇蜕上,每块鳞片几乎有成人一个拇指盖那么大。

自然状态下的蛇蜕是蛇在爬行过程中,依靠摩擦将旧的蛇皮挂在植物或石头上上,一点点蹭下来的,所以整张皮并不十分完整,但光中段抻起来一看就几乎有七八米长。

蛇每次蜕皮都会长大一点,看这个长度至少是十米以上的巨型蛇类,吞个人轻轻松松。

谢今夕看着这张蛇蜕感叹道:“这地方……还真是见鬼……居然有这么多巨型蟒蛇,不过蛇真的是奇妙又危险的动物。”

“只有你那么觉得,快放下吧!”带过路的那个新人一脸几欲作呕的表情,“我靠你真有勇气,敢拿手去碰拿东西。多恶心啊,密密麻麻的……那东西,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谢今夕倒不太怕爬行类动物,他只怕各种各样的虫,因此也理解那种害怕特定种类动物的感觉,他放下蛇蜕,道:“看样子我们真的快到蛇谷了,祈祷那里面不会有太多这种巨型蟒蛇吧。否则我们就是千里迢迢,给它们加餐来了。”

又走了一段时间后,蛇蜕出现得越来越多,河道边也出现了盘在一起晒太阳的黑影。

终于,当他们从树后走出,眼前的景色忽然开阔。

他们几个正站在一处断崖上,往下方望去,是氤氲着白色雾气的深谷。

“我们到了?”年轻女性还有些恍惚,没想到他们居然就这么走到了。

从断崖上方望下去只能看到碧绿的树冠和氤氲的雾气,看上去深谷中的湿度要远远高于他们现在所在的森林。

一片诅咒般的绿色中央,有个突兀的空洞。仿佛有什么伟力让那雨林的树冠不敢逾越分毫一般,空出了一个巨型空洞。

因为他们实在离得太远,视角限制只能看到上层的空洞,看不见空洞下方究竟有什么。

“那里估计就是神庙了。”季川墨笃定道。

没错,除了那个什么诡异的神庙外,自然情况下,竞争激烈的雨林中,怎么可能会在冠层中出现那么大个空洞。

终于到了蛇谷,看到了神庙的方位,任务者的士气为之一振,连一直精神恍惚如同行尸走肉的中年妇女双眼都有了聚焦。

希望,那里就是希望!

站在断崖上,谢今夕耳边传来‘轰轰轰’的巨大声响,顺着声音望过去,就见那条一直流向蛇谷的河流在断崖处形成了一个巨型瀑布。飞溅起来的水汽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虹彩样美丽的光晕。

但那美丽的虹光,却像是死神恶意的微笑。

河道那里,果然是死路一条。

如果他们真的做了木排企图顺流而下,不是可能被巨蟒从水中袭击、就是可能淹死在越来越湍急的水流中,更有可能的是从这里被倾泻而下的水流直接卷到悬崖下。

谢今夕看了眼赵乌,果然他的脸色也不太好。

他之前会怂恿做木排,是因为他可以杀人养鬼、通过鬼的帮助来躲避巨蟒的袭击,但面对这种瀑布悬崖,他被冲下去也是必死无疑。

谢今夕转回注意力,道:“我们恐怕要绳降。”

保守估计这个断崖至少有十几米的落差,想下去,只可能通过垂降,他们也没有时间绕路找更合适的进入地点了。

又是垂降,谢今夕眼前一黑。

第一个世界他就搞过这个,从二楼翻下去差点直接死掉。

不过这次好一些的是有庄正这个专业人士进行指导布置,还有专业的绳降工具。

庄正道:“把你们背的绳索和其他工具都找出来。”

翻出工具后,庄正估算了一下崖高,检查了登山绳的绳长,道:“够用,没问题。”

随后他确定了下降锚点,将绳子末尾打结以防万一,给他们示范如何使用安全带并互相之间检查确认,并认真教给他们如何使用下降器和安全的绳降方法。

“啊,那……他怎么下去?”新人情侣中那位年轻男性看向蛇巫,不明所以地问道。

他们可以绳降下去,那蛇巫呢?庄正难不成还能教蛇巫怎么绳降吗?主要这教了,他也不一定能懂啊!

季川墨皱眉道:“我们的神像还在他那里,他不下去,我们就算到了神庙,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用。”

“任务难度不在这里,‘祂’不会用这么古怪的点为难我们。”庄正道,“你们先下去,我在上面观察锚点,如果最后他没办法下去,那就我强制给他挂上下降器,把他放下去。”

庄正最后一个下去,一边监视锚点有没有移动或者不稳的情况,一边看情况安排蛇巫。

但问题在于,谁要第一个下去。

“我去吧!”大块头的赵乌道,“我有相关经历,体重除了庄正之外我最大,不如我先下去。”

“不。”庄正立刻否决了这个可能,反而道,“那两个新人先下去,接着谢今夕、季川墨和另外两个女性,你在我之前下去。”

“呦?这么警惕啊?”赵乌摇了摇头,道,“可我不会做什么的!绳降这么危险,一个不小心掉下去就是粉身碎骨,你可千万小心啊。”

赵乌也是知道庄正不可能让他先下去,人在半空中时是最危险、最无助的,大概是怕他下黑手,赵乌也就没有坚持。

按照顺序,他们依次下降,算是有惊无险地到达了崖底,等两个女性也踩到土地后,崖上就只剩下庄正、赵乌和蛇巫了。

“那我就先下去了。”赵乌干净利落抓着绳子往悬崖下降,降到中途时他忽然顿了顿,看向瀑布那边,随后用更快的速度直接到了崖底。

谢今夕转头也看向瀑布,看了半天却没有发现什么,他犹豫了一会儿,旁边季川墨也发现了赵乌那一刻的迟疑和异常。

刚刚庄正阻止赵乌第一个下来时,基本已经在明面上表露出了对他的警惕和不信任,所以季川墨也不管那么多了,对正要下降的庄正大喊道:“小心瀑布那边!”

庄正听到后看向瀑布那边良久,但什么都没发现,他又问蛇巫:“你要怎么下去?”

蛇巫的身体怪异地扭动了两下,袍子不停鼓起又落下,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挣动。

“嘶……嘶嘶嘶……嘶嘶……”

一连串古怪扭曲的气音发出,庄正却没听到哪怕一个成音的词。

接着,只见蛇巫走到悬崖边,忽然弯腰抓住了绳索,接着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一幕上演了。

蛇巫弯腰双手抓住绳索,居然就那么抓着绳索往下爬。于此同时他黑袍下伸出了粗长的蛇尾,蛇尾卷着绳索,让他能够顺着绳子“游走”下来。

“操?蛇人?”带过路的新人脱口而出。

他最怕这种体表有鳞片的东西,看着那段蛇尾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会吧……我们诅咒发作不会就变成这种鬼东西吧?那我宁愿去死啊!”

蛇人?

“你不如祈祷他真的是蛇人,而不是披着人皮的蛇。”季川墨却说了更恐怖的话。

蛇巫往下爬的速度非常快,等他来到崖底,伸手抓着土地往前爬了一段距离,才用蛇尾撑着身体立起来,安静站到他们身边。

崖下一时鸦雀无声,谁也不敢说话。

如果说之前蛇巫还有一些人的样子,现在的他初步向他们展露了他怪物的真容。

如今崖上只剩下庄正,庄正干净利落检查好装备准备往下降。

刚刚蛇巫下降时,瀑布那边没有什么动静,但他依旧在警惕瀑布那边。

崖下,赵乌看着挂在半空中的庄正,露出了一个带着恶意的笑容。

和瀑布相反方向的崖壁上生长有一下灌木和一些横生出来的树,正在庄正降到一半不下不上时,那树枝勾连的地方,忽然探出一个巨大的蛇头。

那蛇暗黄色的双眼盯着庄正,上半身弓起,蛇信频繁探出,仿佛在判断空中的味道,随后肉眼可见的,它的攻击性越来越强。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本以为这章能写到攻出场,但没想到失算了,下一章,马上!攻就来了!orz感谢在2021-02-18 22:53:42~2021-02-19 23:39: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君绪之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