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26章 蛇谷神庙(十二)

我的书架

第26章 蛇谷神庙(十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该死!

刚刚他们绳降下来并没有发现这条蟒蛇, 因为崖壁那处突出的灌木和横生的树挡住了视线。

应该是他们下降的动作惊到了这条蟒蛇,赵乌明明发现了,却往瀑布那边看, 故意诱导他们。

然而现在想明白了这点, 等在崖下的谢今夕等人依旧不敢动, 生怕他们的动作刺激到这条蟒蛇。

然而谢今夕很快就注意到这条蟒蛇不对劲的地方, 那蟒蛇的腹部明显比它自己的身体膨大了许多。

膨大?

这条蟒蛇刚刚吞下猎物不久?

等等,这个花纹,这个蛇瞳的颜色, 这个粗度……草,这是那条吞了何英卫的蟒蛇!

联想到之前赵乌看向瀑布的动作,谢今夕立刻大喊道:“庄队!瀑布那边!”

腹中还有食物没有消化完的蟒蛇攻击性不会太强, 或者说那是它最脆弱的时候之一,它只是在虚张声势、拖延时间,真正的危险那另一条没有吞下食物的蟒蛇!

赵乌打的就是这个心理差,两条蛇一左一右,他看向瀑布的动作会让庄正的注意力着重放在一边。

悬崖的切面并不是水泥墙那样直上直下连个缝隙都没有,相反崖壁上有许多凸出的岩石和凹陷、缓坡,因为湿度高, 那种缓坡上也会生长有青苔、树木。

瀑布那边另一条黑色的树蟒, 就借着瀑布水声和崖壁上岩石树丛的掩护, 缓缓潜了过来。

当庄正听到谢今夕的声音回头之时,那条潜伏的树蟒骤然发动了袭击。

弓起的身体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猛然向前弹射, 速度之快几乎拉出了残影。

庄正因为要绳降手中根本没有拿砍刀, 因此他毫不犹豫一脚踏在岩石上向外荡开躲过了树蟒第一次扑击。

然而躲过第一击后,荡开的力量到达极限,绳索拉着庄正往崖壁那边荡回去, 而一击不成的蟒蛇又张开血盆大口迎着他扑了过来。

庄正则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从腰间抽出一把战术刀,看准时机借着回荡的力量狠辣地一刀捅进蛇口中,锋锐的战术刀从蛇口腔的上颌斜向上直接捅进蛇脑中。

蟒蛇口腔中密密麻麻上百颗牙齿嵌进庄正的右手和右臂上,他面不改色发狠一样直接从蛇口中抽出了右臂。

事实证明他的选择非常正确,被贯穿上颌的痛苦让这条濒死的巨蟒不管不顾疯狂扭动着身体撞击岩壁,庄正好几次都被重重拍在岩壁上。

“闪开!”庄正忍着身上的剧痛大吼一声。

不用他提,见势不妙的众人立刻撒丫子远离了崖底。

巨蟒疯狂的举动让他从崖壁上裹着沙石重重摔了下来,也幸亏庄正及时抽回了手臂,否则他也会被疯狂的蟒蛇缠上。

崖上的锚点能撑住一个人的重量,可撑不住一个人加一条疯狂的巨蟒的重量,庄正如果没能及时抽回手很可能一块被拉着坠下悬崖。

上百公斤的巨蟒摔下悬崖,轰得一声连带着离得近的几人被飞溅而起的沙石兜头盖脸扑了一身。

混乱中,赵乌趁机移动到那对年轻情侣身后,一刀捅入那年轻女性的后心。

在她男朋友震惊的目光中,他一边癫狂大笑一边抽回刀,道:“她不是受不了想死吗?我好心送她一程啊!哈哈哈,她不想活我想活,多谢她把活命的机会让给我了!”

“你!”暴怒的年轻男性抱着倒在自己怀里的大睁着双眼的女朋友,刚想冲上去拼命。

赵乌却完全不理他冲向旁边的蛇巫,双目赤红,拿着刀威胁道:“把神像给我!”

已经到蛇谷了,只要带着神像进到神庙里就能解除诅咒离开这个世界。

既然如此不如直接撕破脸,杀个人保证自己的安全,带着神像直接去神庙!

赵乌眼中凶光更盛,脸上现出癫狂之相。

蛇巫依旧不为所动,表面上他就是个无情带路工具人,除去特定的关键词外,他几乎不会给他们任何反应。

赵乌一咬牙,直接伸手撕开蛇巫的面巾和兜帽,他看清蛇巫的真容时,极度的震惊让他的瞳孔瞬间放大。

与此同时他的背部鼓动了一下,一张薄薄的人皮从他后领口钻了出来。

蛇巫的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路都捧着神像,只是宽大的黑袍从外遮掩了这一切。

被沙石打得浑身发痛的季川墨这时才看到赵乌想要强抢神像那一幕,大喊道:“不要!”

然而事已至此,赵乌也骑虎难下了,他一不做二不休抢了神像向着森林深处狂奔而去。

而另一边谢今夕跑得快离得较远,然而除了那条摔成肉堆的巨蟒外,另一滩隐隐约约裹着骨架的烂肉摔在谢今夕面前。

谢今夕愣了一下,看着眼前那滩烂肉,顺着那被烂肉包裹着的骨骼认出……这好像是个人!

谢今夕抬头看向悬崖,只见那条盘在横生树干上的蟒蛇顺着崖壁如同龙卷一般向着他们袭来。

谢今夕忍不住在心中又爆了一句粗口,靠,蟒蛇会在感到危险时吐出已经吞进腹中的食物,吐出后会让它们重新恢复行动力。

在刚刚庄正和另一条树蟒搏斗时,这条树蟒居然抓住时机反吐出了食物。

“跑!”

谢今夕大喊一声毫不犹豫转身就跑。

庄正能和蟒蛇在崖壁上搏斗是因为地形限制了他们双方,而且他能力强、又心狠手辣,谢今夕可不觉得崖下的他们能跟一条被激怒的巨型蟒蛇搏斗。

而这时手臂鲜血淋漓还插着几根蛇牙的庄正终于降到了崖下。

“赵乌杀了人,抢了神像跑了。”季川墨匆匆跟他道,“不行,我们也要跑,蛇巫不仅仅是向导……”

季川墨想说的话没有说完,那边没了黑袍的遮掩,蛇巫的真容暴露在了他们眼前。

黑袍下,蛇巫的头上上上下下都生长着不同的脸孔,这些脸孔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肩膀、大臂和胸口更是生长着不同的脸孔。

而那些扭曲怨毒的脸孔中,有几张他们十分熟悉的脸。

“小涵?”抱着女朋友尸体的年轻男性在那些面孔中,一眼就见到了与倒在自己怀中的女朋友一模一样的那张脸。

那张年轻鲜活的脸大睁着双眼,圆鼓鼓的眼球下两行血泪不停涌出,那死不瞑目的样子似乎在控诉什么。

而蛇巫腰部以下,则是生长着蛇鳞的蛇尾。

蛇巫上半身所生长着的面孔不停凸出来又凹进去,仿佛怨鬼挣扎着想从他身上逃脱,却又被蛇巫束缚在他身上。

蛇巫身上的面孔大多神色狰狞而恶毒,有的脸孔嘴部张张合合,不停发出让人听不懂的气音。

而蛇巫“头部”正面那张脸孔,神色虽然正常,但双眼却是灰白色的。

他张口,吐出细细长长的漆黑蛇信。

恰在此时谢今夕大喊的“跑”声音穿过来,庄正也大喊了一声“跑”,两个声音重合在一起。

谢今夕听到庄正的声音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看得他差点三魂出窍。

除了那可怖的蛇巫外,那条冲下来的巨蟒看了看蛇巫那边、又看了看奔跑的谢今夕,接着毫不犹豫选择追向谢今夕。

蟒蛇趋利避害的生物本能让它恐惧蛇巫,所以两相比较之下直接选择了追谢今夕。

谢今夕看到那蟒蛇快速朝他追来时用尽了平生的力气夺路狂奔,大脑更是疯狂开动思索到底要怎么才能活命。

一般蟒蛇这类冷血动物不会紧追猎物不放,但也不知道这蟒蛇发了什么疯,居然追了过来。

这片森林就他妈的诡异,人疯了,蛇也疯了。

虽然蟒蛇移动速度并不是特别快,可那也是相对而言的,这条蟒蛇实在太大了,追谢今夕是绝对绰绰有余。

谢今夕全速奔跑了一会儿就控制不住放慢了速度,蟒蛇耐力不好、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谢今夕只觉得自己口腔鼻腔里都是血腥味,肺都要爆炸了。

他已经能感到背后隐隐袭来的那种风,恰这个时候,悬崖与地面连接处、山脊延伸的地方,出现一个一人宽的洞,大小几乎只容一个人俯身钻进去。

谢今夕也不知道那洞里面到底有什么、究竟有多深,但从外面乍一看里面又深又黑,没有一点光。

谢今夕咬了咬牙,他知道不解决身后那条蟒蛇,它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看到这个崖壁上洞后,他原地趴下,先是脚再是头,倒退着进入了这个洞中。

趴在地上,看着距离自己不到一米的洞口,谢今夕觉得自己心跳快到了极限。

他身上的背包在刚刚狂奔时为了减轻负重甩掉了,但身上还有一把生存刀。

他右手从腰间抽出那把生存刀,这是他们每个人都随身携带的必需品,左手中则出现了保存在他体内的“破碎的怨魂”。

依照那条巨蟒紧追不舍的习性,这洞口足以让它爬进来,等它头伸进来时,谢今夕就打算拿这个“破碎的怨魂”直接按在它头上。

这个“破碎的怨魂”可以让生物体或鬼魂被阴冷之气缠上冻僵,谢今夕不求这东西能让蟒蛇真的冻僵,他就求这东西能让蟒蛇行动迟缓一瞬间。

有了那一瞬间,他就能将生存刀从它眼睛处插进去,杀了这条蟒蛇。

在外面,一旦被追上谢今夕不觉得他能像庄正那样,闪开蟒蛇的第一击找到把“破碎的怨魂”拍蟒蛇身上的机会。

蟒蛇最大的绝招就是缠绕,将活物绞杀,狭窄的洞窟让巨蟒不可能爬进来后缠他身上打结。因为巨蟒几乎和他一样粗,这个洞的宽度只能容下一个人,连转身都做不到。

谢今夕将左手顶在前方,哪怕巨蟒突然袭击想要咬住他把他拖出去,他也能第一时间将这个拍在巨蟒身上。

他都已经做好了左手被狠狠咬一口的准备,然而那条蟒蛇追到洞口后,反而没有把头伸进来。

它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不停在外面爬行挪动,随后居然爬走了。

走了?

真的假的?为什么?

这个洞口没到它爬不进来的地步,难道是想在外面守株待兔、埋伏他吗?

谢今夕在犹豫要不要把那“破碎的怨魂”收起来,因为他觉得自己左手那里越来越冷了。

被取出的怨魂开始向他反噬,再不收起来被冻僵的恐怕就是他自己了。

但现在收起来,又怕外面的蟒蛇不是真的走了,会骤然返回。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一条冰凉的尾巴缠住了他的腿,紧接着一股巨力将他往洞窟深处拖去!

作者有话要说:  啊,攻确实登场了,不容易啊。

作者不是蛇类专家学者,文中蟒蛇也不是现实中的蟒蛇,从体型到习性都不太一样,大家不要太当真。

然后,如果文中蟒蛇习性有太离谱、瞎编也不可能的部分,如果有懂的小天使烦请指出,我会更改的。感谢在2021-02-19 23:39:57~2021-02-20 21:50: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锁章永远滴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寻熹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