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27章 蛇谷神庙(十三)

我的书架

第27章 蛇谷神庙(十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今夕突然被拖往洞窟深处时完全没有挣扎的能力, 那一瞬间的恐惧甚至远超他被蟒蛇追赶时的恐惧。

到底是什么缠住了他的腿?什么东西把他往后拖?洞窟里面到底是宽还是窄?

他可不想卡在越来越窄的洞窟中,硬生生被拉拽塑型成血肉模糊的人棍。

狭窄的空间带来的恐惧甚至压过了洞壁上的沙石摩擦身体带来剧痛,混乱中惊骇欲绝的谢今夕试图用右手的匕首插在洞壁上延缓被拖下去的速度, 然而根本没有用。

在被往后拖的过程中, 他找不到机会发力, 匕首一路在洞壁上划出了白痕, 他还是不受控制地被拖向了洞窟深处。

在被七荤八素地被拖了一段距离后,深邃的洞窟豁然开朗,周围的空间一下扩大, 洞顶的高度高到足够让一个成人站起来的程度。

被拖到洞窟深处的谢今夕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的地方,途中他挣扎时有几次还挺起身体想伸手够到小腿,结果后脑擦过洞顶的岩壁差点擦下他一层头皮。

幸亏他身上穿着的长袖长裤的探险服质量不错, 虽然被摩擦得破破烂烂的,但至少没大面积磨破,要不然他被拖这么段距离,身体前面早就被磨掉了一层皮。

谢今夕感到脚腕上缠着他的东西消失了,立刻想爬起来转身警戒,然而紧接着一双手从背后扣住了他的肩膀,将他猛地往后拉起。

不等他挣扎, 一条满是鳞片的尾巴绕过他前胸, 骤然环扣在他脖子上。

谢今夕只感到一股巨力向内挤压他的胸膛和脖颈, 几乎瞬间他就没法呼吸了,胸口传来的巨大挤压力让他没办法吸气, 胸腰处更是传来不堪重负的剧痛。

谢今夕想也没想直接将左手上的“破碎的怨魂”拍在那条满是鳞片的尾巴上, 一时间,那挤压着他的巨力消失了。

他赶忙重重呼吸了几口,整个脸和脖子充血发红, 青筋都爆了出来。

靠,贴在他背后缠着他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谢今夕来不及思考开始奋力想把尾巴从自己的脖子上解下来,那条尾巴虽然没有再用力,但本身的重量可不轻。

等谢今夕将环扣在脖子上的尾巴扯开一点,将头往下穿过,又奋力向上窜从那紧箍着他的致命怀抱中挣脱出来,他才摸索着爬远了一些,从口袋中摸出一个随身小手电拧开照了过去。

洞窟中没有其他光源,他刚刚被拖行了一段距离,手中的匕首混乱间也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在一片漆黑的洞窟中,他第一反应就是想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把他拖进来还差点杀了他。

然而在小手电那可怜的光束下,看清对面时,他惊呆了……

刚刚缠住他差点让他窒息而死的东西,居然是个……人?

不,不能说是人,至少不全部是人。

他有着人类的上半身和双臂,但却从腰一下衔接的却是一条长而粗的蛇尾,蛇尾上整齐排布着漆黑的鳞片,在手电筒光照下反射出奇异的金属光泽。

谢今夕在被树蟒追到这里之前有回头看到蛇巫的形态,蛇巫和他对面那家伙一样是半人半蛇,但他面前这位比蛇巫看上去要正常得多。

毕竟这位上半身纯粹是人类的形态,甚至身上还穿着有些破烂的黑色外套。

头和脸部都很正常,五官深邃立体,唇角天生上翘,如果不是当前这个境地下,谢今夕还能真情实感夸一句帅。

要说上半身和正常人类有什么不同,那也就是这家伙是明显的竖瞳,而且上翘的唇角两边各有一道向耳后延伸的曲线,这道曲线上分布着一排小小的孔洞,让他显得有种非人类的异类感。

在“破碎的怨魂”控制下,对方僵立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谢今夕趁机摸了摸自己身上,摸了一圈没摸到第二把刀。

他不由得苦笑,虽然有刀也不一定能赢对方,但总好过这么手无寸铁。

现在怎么办,那个“破碎的怨魂”能控制对方一时,却控制不了很久。

谢今夕环顾了一圈洞窟内的场景,这里居然还不是洞窟的最深处,洞窟还有往里面延伸的部分。

但现在他现在位于他被拖进来那个方位,半人半蛇的对方挡在往洞窟深处前进的路上。

现在问题来了,他是直接往外爬,还是赌一把越过对方往洞窟深处走。

往外洞窟会越来越窄,直到最后收窄到只容一个人趴着进出。

而往深处洞窟越来越大,在这里还隐隐能听见水声。

谢今夕也不知道自己被往里拽了多长一段路,往外爬肯定是越爬越慢,很可能爬到一半被恢复行动能力的对方直接追上重复刚刚发生的事。

但如果刚刚的事发生第二遍,他可没有第二个“破碎的怨魂”,那他可就死定了。

可要是往里走,谁知道这洞窟深处连接着什么。

没有洞穴知识的谢今夕都知道,孤身一人只拿着手电筒往未知洞穴深处走,那和自杀没有区别。

往外可能死,往内更可能死。

两条都是绝路。

不行,不如趁对方不能动拼一把?

杀了对方,他才能安全从来的方向爬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谢今夕其实只思考了几秒,被逼到极点下定决心后几步走到对方面前。

对方的竖瞳动了动,聚焦在他身上,那种被猎食者盯住的强烈危险感和压迫感让谢今夕不自觉地动摇。

和对方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对方的一只手忽然精准地抓住了他的手腕,紧接着蛇尾绕过来缠住了他的腿。

谢今夕还没来得及惊恐,眼前的场景就开始疯狂变换。

他仿佛坠入绿色万花筒中,重叠变幻的画面疯狂闪烁、扭曲、拉长成怪异的图像,最终定格在一张他眼熟的面孔上。

就是刚刚在他面前那张脸,对方睁着眼似乎在与他对视,但其实双眼并未聚焦在他身上、眼中更没有他的影像。

而且谢今夕发现,对方现在是个很正常的人类形象。没有竖瞳,也没有颊边那排细小的孔洞,更没有蛇一样的半身。

他穿着一身深色的探险服,正望着前方的森林。

“穆塔。”一位脸色苍白、看上去气血不足的男性叫了他一声,道,“他们说我们到蛇谷了。”

穆塔?

对方叫穆塔?

谢今夕还没搞懂自己存在的状态,但倒是大致明白了眼前这一幕是什么。

这是穆塔曾经经历过的事,就像第一个世界他和女主人共感了一样,他现在居然和穆塔共感了,要经历一遍他变成怪物之前所经历过的。

不过这次很奇怪,穆塔明明是活着的怪物,又不是死去的鬼……他为什么还能跟他共感?

而且也许是因为对方还活着,导致他现在的视角类似于跟随视角,被固定在穆塔周围,对方一动,自己的视角也跟着动。

既然穆塔和那位脸色苍白的男子都看不见他,谢今夕决定还是静观其变、跟着他们看上次任务者到底经历了什么。

在其他任务者口中,谢今夕得知了那个脸色苍白的男子叫吕斯,他们正跟着部落首领和大祭司前往蛇谷中的神庙解除诅咒,神像则在大祭司手中。

跟随护送他们而来的,还有部落里的其他人。

谢今夕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一沉,这不对啊,在部落中,翻译小哥告诉他们在蛇巫出现之前,部落会猎杀外来者。

但看现在这个情况,明显部落首领、大祭司和任务者相处不错,他们也顺利地到了蛇谷,正在向神庙进发。

那……要么是翻译小哥说了谎,要么就是部落首领、大祭司和部落人暗藏恶意。

行进还在继续,但在快要靠近神庙时,忽然林中窜出了一种怪物。

那怪物长着蛇的身体,两条手臂生满了鳞片长在蛇身上,而且顶着人脸。那人脸能像蛇一样一百八十度张开嘴,露出里面密密麻麻上百颗尖锐的牙齿。

这怪物体长大概有两米,移动速度极快,远比谢今夕看到过的巨型蟒蛇还要快。

它凭借着两条生满鳞片的手臂和尖锐爪牙,在树冠间行动如风,简直如同传说中的山魈一般。

任务者和部落人都没有枪,倒是部落人带了自制的弓箭,但拉弓搭箭瞄准这一套流程下来,那怪物早就窜到了别的地方。

射箭对它的威胁性不大,它很快窜到队伍树冠上方,蛇尾勾住树枝倒挂下来,生满鳞片的利爪一把抓住一个任务者的肩膀,在他的惨叫中把人猛地拉上了树冠。

一阵枝叶摇动后,那怪物带着已经被捕获的猎物消失无踪,只剩下其他人惊魂未定。

接着就是任务者和部落首领、大祭司沟通,询问那是什么东西。

大祭司说那是人蛇,是激怒蛇神、诅咒并未解除的下场。这些怪物徘徊在神庙外,不敢接近神庙,又满怀怨毒想要阻止他们进去解除诅咒,想让其他人也变成它们的样子。

脸色苍白的吕斯问道:“这些人蛇,它们的灵魂还被禁锢在身体内吗?”

“当然。”脸色涂抹着油彩、头戴蛇骨冠的大祭司回答道,“它们的灵魂被禁锢在畸形扭曲的身体内,永世哀嚎着不得解脱。”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2-20 21:50:21~2021-02-21 23:13: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花菜、阮瞰、锁章永远滴烦、阿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锦祠、阿水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