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29章 蛇谷神庙(十五)

我的书架

第29章 蛇谷神庙(十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吕斯体表浮现出许多隐隐约约的人脸轮廓, 那些轮廓在他皮肤下起起伏伏,挣扎着想要逃脱吕斯身体的束缚。

谢今夕看得心惊胆战,隐隐他明白, 这是吕斯的能力失控了。

吕斯被诅咒的情况下, 他的本能为了救他, 开始吸引附近的怨魂附体, 企图通过那些怨魂的力量来对抗诅咒的侵蚀。

这个方法理论上来说是可行的,但在诅咒过于强大的情况下,势必也需要更强大或者更大量的怨魂来对抗诅咒。

吕斯的身体就成了两股庞大力量来回拉锯的战场, 而且,无论二者到底谁获胜,吕斯都将万劫不复。

除非诅咒与怨魂这两种力量能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 吕斯的灵魂和意识才能在二者的夹缝中艰难求存。

但要达成平衡,又是何其的困难,就算吕斯有类似于巫的能力,他到底还是个人,人的身体又怎么可能能够轻易容纳那么多的怨魂。

谢今夕看着吕斯渐渐像他熟悉的蛇巫的形态转变,他也想让穆塔快跑。

在吕斯体内两股力量没有达成平衡之前,他的灵魂是不可能占据上风拥有身体的控制权的, 所以吕斯现在就是个彻彻底底的怪物,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穆塔虽然不知道“巫”相关的信息, 但明眼人现在都能看出吕斯的危险性,但他没有直接跑, 反而握刀快速直劈向吕斯的脖颈。

他答应过吕斯, 如果真到了不得已的境地,会给他一个痛快。

然而刀锋划破了吕斯脖颈的皮肤后,一张扭曲的人脸从伤口处随着血液涌了出来, 嘶吼着扑向了穆塔。

穆塔立刻松开刀后撤,然而鬼魂无形、速度也异常快,谢今夕虽然知道穆塔不会死在这里,但身临其境看到这一幕还是不由得提起心。

那怨鬼扑到穆塔身前时,穆塔手上忽然开始蚀刻出一些谢今夕看不懂的文字。

那感觉像是有无形的力量用刀在他皮肤上刻出血字一般,密密麻麻的血字快速布满了穆塔的双手。

一种怨毒至极的恶意从那血字散发出来,第三人视角的谢今夕都被逼得不敢直视。

那临近穆塔的怨鬼哀嚎一声,被牵引着融入了那血字之中。很快,穆塔的小臂渗出的血打湿了他的袖子。

诅咒?又是诅咒,而是最恶毒的血咒。

穆塔身上居然还有其他诅咒?

而且看这个样子,这血咒能帮助穆塔对抗怨鬼,但代价是血字从他的双手向小臂延伸。

另一边吕斯脖颈上的那点伤快速自愈了,但他身上那些挣扎的面孔已经从皮肤下生长到了皮肤表层,完完全全嵌合在他身体上。

谢今夕脑中忽然响起一阵阵嗡鸣,那持续不断的嗡鸣声让他头痛欲裂。

嗡鸣声结束后,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炸响在他耳畔。

“救穆塔。”

吕斯?这是吕斯的声音?

谢今夕盯着嗡鸣声带来的头痛看向吕斯,却正好与吕斯的双眼四目相对。

吕斯好像看见了他,又仿佛没有看见他。但很快他的双眼就蒙上了一层死气沉沉的灰白色,他体表那些怨魂嘶吼着飞出来,开始大开杀戒。

怎么会……吕斯在……跟他他沟通?

这怎么可能,这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按照翻译小哥说的,依照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速,至少是十几年前上代人的经历了。

吕斯怎么可能跨越十几年的时间,直接跟他沟通?

他的思维卡壳了一下,体内仿佛被激活了一般,另一波信息灌入他的脑海。

巫可以通过沟通魂灵看到关于过去的画面,同时也可以通过沟通魂灵得到关于未来启示。

巫可以通过沟通魂灵看到别人的经历,同时也可以通过降灵给别人以启示。

巫是沟通过去与未来、沟通人、神、鬼与天地的媒介。

不过这些都是大巫才可以做到的,谢今夕别说沟通天地了,连沟通鬼魂都很吃力。

巫的强大也来自于他身体内所储存的怨魂,对于吕斯来讲,虽然怨魂的数量让他失控成了怪物,但也一瞬间让他能力暴涨到足够沟通未来,尤其在谢今夕也有巫的血脉的情况下。

吕斯在体内能量暴涨的一瞬间,沟通到了灵体状态的谢今夕,让谢今夕救穆塔。

可既然如此,吕斯为什么费劲跟他沟通,而不是直接跟穆塔说?

谢今夕眼前的画面还在继续,穆塔见没有办法杀了吕斯后,果断选择逃亡。

吕斯守在神庙外,被体内的怨魂与诅咒驱使着拦杀所有妄图靠近神庙的活人,大祭司、部落首领、许多任务者和部落人都死于他的屠杀。

穆塔逃离了了神庙周围后,在森林中徘徊了许久。因为他身上被激活了的血咒,人蛇也不敢招惹他。

事实上,有的诅咒之所以可以克制怨鬼或怪物,是因为诅咒大多是源于某种强大存在的恶意。而讽刺的是,这种强大的恶意让很多鬼魂和怪物都惧怕。

毕竟比起人,怨鬼和怪物还是更怕更凶恶的存在。

穆塔几次企图突破吕斯的看守,但一次又一次被拦下。留给穆塔的时间不多了,谢今夕甚至看到蛇鳞已经蔓延到他腰部。而几次尝试突破和怨鬼交锋,也导致穆塔身上的血咒从小臂蔓延到了肩膀。

但很奇怪,谢今夕看过穆塔脱下上衣处理手臂上的伤口,那些刻在他皮肤上的字刻痕里时刻有着新鲜的血液,并不会凝固、伤口也不会愈合,没有造成大出血。

然而穆塔只要一用力,刻痕中的血就会流出来,他体内则会流出新的血重新填满刻痕。

这还真是歹毒。

不过这也算勉强削弱了一些吕斯,吕斯现在的问题就是他体内的怨鬼实在过多了,多到现在是被怨鬼掌控了身体,连蛇神诅咒都被压制了。

穆塔几次尝试突破让一些怨魂被血咒吸收,代价很大,但他的方向是对的。

无论是削弱吕斯方便他直接闯入神庙,还是削弱怨鬼让吕斯恢复一些神智放穆塔进入神庙,这都很好。

但问题在于几次冲突后,穆塔身上的血咒发展得太快了,而吕斯身上的怨鬼依旧没有减少的迹象。

这个世界,数次祭祀和活殉,导致森林中徘徊了太多的怨鬼,远不是穆塔一个人能够战胜的。

所以,这将是穆塔最后一次进行突破了。

但其实谢今夕早就知道了结局,甚至谢今夕在怀疑穆塔的目标到底是前往神庙解除诅咒,还是想仿效吕斯,通过吸收他体内的怨魂帮他减轻负担的同时激发自己身上的血咒,以此来对抗身上的蛇神诅咒。

穆塔最后一次突破依旧失败了,内体被怨魂充满的吕斯强大到几乎不可能被战胜。

战斗结束得非常之快,穆塔还没突入到吕斯面前就被从吕斯身上脱离的怨魂团团包住。

穆塔身上的血咒再次被激发,刻痕血字从手臂蔓延到了胸膛。

谢今夕看着他再次逃离,强撑着倒在神庙周围的河道边,蛇谷内依旧在下雨,持续不断的降雨让蛇谷内的河道泛滥出了许多支流、小河。

时间一到,谢今夕亲眼看到穆塔在河道边痛苦地翻滚着,双腿的骨骼拉长改变,彻底成了蛇尾。上半身的皮肤和肌肉也被他挣扎时的动作牵动,从血字中溢出的鲜血沁透了他整个上衣。

双重叠加地痛苦让他滚到了河道中,血被河水泡开,染红了一片河水。

谢今夕作为一个被动旁观者,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

吕斯让他救穆塔,可问题是怎么救?前面穆塔和吕斯几次交锋,谢今夕也试图干扰过,但完全没有得到任何反应,两个人依旧像是没看见他一样交锋、战斗。

穆塔倒在河水中,眼看着感觉要失血过多,谢今夕伸手想把穆塔拖出河道,双手却依旧穿过他的肩膀,没有碰到实体。

这……这究竟要怎么办?

谢今夕感应到吕斯离开了神庙附近,正在向这里靠近。

靠?不会吧?蛇谷内难道此时只剩下穆塔一个活人?所以吕斯追过来了?

感觉到越来越靠近的阴冷气息,谢今夕不由得紧张起来。

不,这不对啊,如果吕斯在这里杀了穆塔,那他不可能在十几年后、在那个洞窟中重新遇见半人半蛇的穆塔。

所以他能不能救穆塔其实都没办法改变历史的走向,那吕斯到底是为什么跟他沟通?

洞窟?巫?沟通?

降灵!

吕斯期望自己降灵在穆塔身上,给他指明那个洞窟的方向?

谢今夕猛地看向蛇谷边缘,他记得当时他是在瀑布边跑了一段路才遇见了洞窟。

瀑布、河道,还有他曾经在洞窟深处听到过水声,难道那个洞窟其实是被雨季的河水冲出来的洞窟,洞窟深处连接着地下河。

雨季过后,河水退去,最后就会形成那个洞窟。

而且穆塔刚好倒在河水里,他抬头看了看这条河延伸的方向,好像正好指向他进入蛇谷的那个瀑布。

“我也是第一次尝试降灵,尽人事听天命吧。”谢今夕喃喃自语一句,然后尝试着扑到倒在水中漂浮着的穆塔身上。

那一瞬间,命运的弦仿佛被轻轻拨动。

谢今夕触碰到穆塔的灵魂,与穆塔身体内那痛苦的魂灵相接那一刻,他只来得及匆匆给他指明方向。

紧接着谢今夕眼前的画面疯狂闪动,他看到自己置身于漆黑的洞窟中。缠着他双腿的蛇尾收紧,他正被环在一个冰凉又略带血腥气的怀抱中。

有一个声音在灵魂中对他说:

“我等到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2-22 23:03:45~2021-02-23 20:25: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戏里台前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锁章永远滴烦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