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30章 蛇谷神庙(十六)

我的书架

第30章 蛇谷神庙(十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穆塔?”谢今夕在脑海中尝试着回应, 同时用力试图挣脱这个带着危险的拥抱,然而他失败了,对方的力量实在太大, 他完全被困在他怀中了。

“是我。”脑中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抱歉只能这样跟你沟通, 刚刚伤到你了吗?”

谢今夕这时才反应过来, 哦,也对,巫自身就是沟通的媒介, 可以忽略对方的生物形态,直接和对方的灵魂沟通。

“不……这究竟,这究竟怎么回事?”谢今夕只记得自己在过去给穆塔指了个方向, 而且,既然他们能这样沟通,为什么穆塔会在一开始会攻击他?

黑暗的洞穴内只有一束手电筒的光,谢今夕身上还在疼,尤其是脖子和胸前,差点被穆塔蛇尾绞死的恐惧还残留在他体内。

穆塔沉默了一会儿,在他脑海中讲述了他视角下所经历的事。

上一次任务, 其实是他第七个任务世界, 他身上的血咒是在第六个世界留下的。过了第五个世界后, 后两个世界的难度会成倍攀升。

而那个世界,同样是吕斯的第六个世界。

其实穆塔的第七个世界恐怖程度远低于第六个世界, 他一开始就心存犹疑。猎头族、巨蟒、人蛇、祭祀……对于其他任务者来说可能算是恐怖, 但远远不及他经历过的第六个世界。

直到吕斯变成怪物,他才明白这都是‘祂’的安排。

碎片世界的密林内来过数波任务者,加上本地部落人猎杀其他部落人和对神庙的祭祀, 密林中徘徊着无数怨魂。

只要诅咒程度加深,吕斯自身的血脉出于自保会试图吸收更多怨魂来对抗诅咒,只要吕斯这么做了,他就会成为这个世界中最强大也最无法战胜的boss。

换个角度,这对于穆塔来说也是同样的。穆塔身上的血咒可以吸收怨魂来强大自身,等到最后蛇神诅咒程度加深,血咒也会试图对抗蛇神诅咒,也会走向吸收怨魂、他自身成为怪物的结局。

这是一个针对他们两个的陷阱,无论他们两个谁踩中,都会成为这个世界中最大的boss开始屠杀清场,最后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当然如果他们没能活到最后,中途死去,那更符合‘祂’的心意。

穆塔比吕斯幸运一些,是吕斯踩中了那个陷阱。

“神像?”

谢今夕翻出了他们这个世界的任务要求,结果发现任务根本没有要求必须要把神像带入神庙,只是说在第七天零点前进入神庙即可。

但翻译小哥和部落首领却说必须带着神像进入神庙……是因为他们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吗?

在谢今夕看到的过去,上任首领和大祭司、部落人不是死于人蛇口中,就是被吕斯身上的怨魂杀死了。

新的首领的信息来源可能是唯一活着回到部落的蛇巫吕斯,所以才会说需要带着神像前往神庙。

穆塔的话也证实了他的想法:“我们当时的任务,必须要带着神像进入神庙才能解除诅咒。”

谢今夕算是明白了,在他看到的画面中,吕斯当时从大祭司手中抢过神像时是垫了布的,并不是赤手直接接触。

也就是说,直接接触神像会中诅咒,但中诅咒之后,哪怕是隔着布料或者皮毛,只要神像在那个人身上,诅咒就会迅速发展到最后阶段。

“可神像会加速诅咒蔓延,没中诅咒的大祭司和部落人却想要杀了你们祭祀蛇神,这是个近乎无解的死局。”

谢今夕之所以说近乎无解,因为毕竟是还有其他方法的,那就是直接威胁控制住一个部落人,让他带着神像随他们进入神庙。

但穆塔和吕斯他们事先并不知道神像会加速诅咒蔓延,等到吕斯接触神像后,真正的死局已经形成,连穆塔都无力再逃脱了。

当时已经意识到他们踩入陷阱的穆塔其实没有指望自己能带着神像进入神庙,他甚至都没去拿被吕斯抛下的神像。

他主要是想从吕斯身上撕下更多怨魂,一方面尝试让吕斯恢复意识,另一方面就是激发身上的血咒来对抗蛇神诅咒的蔓延。

事已至此,他不指望完成任务,只能兵行险招搏上一搏。

虽然没能让吕斯恢复意识,但他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他确实用血咒遏制住了蛇神诅咒的蔓延,但也成了今天这个模样。

当时倒在河中的他因为两种诅咒冲突的痛苦差点晕死过去,也就在那时,一股清凉舒适的感觉灌入他身体,暂时缓解了他身上的疼痛。

某种冥冥中的感觉让他能感受到吕斯在接近,同时也有个声音告诉他沿着河流往前,潜入河中躲入洞窟,就可以逃过吕斯的追捕。

筋疲力尽的他顺着那冥冥中的指引,沿着河道潜入洞窟,然后就陷入了休眠状态。

穆塔已经不算是人,他靠着怨魂的能量撑到现在。在谢今夕和他共感后,他才明白他等了许多年,终于等到了谢今夕。

而他一开始攻击谢今夕,完全是出于本能。

“我并不是时刻都清醒的,我会本能捕食怨魂,只有怨魂补充进体内让血咒更强大,我才能从蛇的本能中短暂挣脱出来。”

到这里谢今夕才理解了,他一开始手中拿着“破碎的怨魂”想用来对付巨蟒,然而洞窟里的穆塔将他当成了“怨魂”进行捕食。

还好他直接把“破碎的怨魂”拍到他身上,让他恢复了一些意识。

所以,这是个闭环吗?

因为他进入洞窟遇见了穆塔,才会和穆塔共感降灵到过去的他身上给他指引,让穆塔前往洞窟躲藏,所以他才会在现在的洞窟中遇见穆塔。

“果然,巫所能得到的,只是一些启示、暗示,而并不是真的能预知未来。”

谢今夕也明白了,为什么吕斯明明是比他还强大的巫,最后还会踩进陷阱中变成怪物,为什么他可以直接告诉穆塔,却依旧需要他来改变。

因为吕斯得到的只是一些关于未来的启示,那启示或许告诉他,谢今夕能够救穆塔,但他并不知道谢今夕到底要以何种方式才能救穆塔。

巫能得到的,是模糊的、不定的启示,甚至不能控制那启示是关于自身的、还是关于旁人的,而不是像一些神算所能宣称的那样能算到未来发生的事。

“过去已成过去,不再想了。”谢今夕随后有些无奈地说,“你能松开我吗?”

对方满是精壮肌肉的手臂抱着他肩颈,缠着他腿的蛇尾上的鳞片摩擦间传来怪异的触感,上半身紧贴在他身上。

他被对方的身体牢牢困住,虽然在他脑海中的穆塔声音听上去理智沉稳,但对方的身体却仿佛不受他的控制。现在这个情况,对方的身体一旦发力也可以瞬间绞杀他。

谢今夕的心跳一直很快,理智告诉他要穆塔是清醒的,但本能却一直尖叫着危险。

穆塔闻言这才松开他。

“抱歉,刚刚……那个怨魂不足以让我的理智彻底压过本能,所以会有一些冒犯的行为。”

谢今夕莫名觉得有些好笑,虽然声音听上去理智而沉稳,但身体却不太受理智控制在依循着本能活动,这让穆塔的声音有种强装镇定的感觉。

不过话说回来,穆塔现在这个形态……

谢今夕不由得问了一个关键问题:“那你现在怎么办?你……你还能离开这个世界吗?”

脑海中穆塔沉默了很久,蠢蠢欲动的蛇尾细长的尾尖依依不舍地又缠住他的脚腕,随后又松开。

谢今夕面前这个异类的、高挑的怪物像个空壳一样,而他的灵魂在和自己对话。

穆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洞窟深处的暗河连着外面的河道,那里临近神庙,可以躲过森林中人蛇的偷袭,先走吧。”

谢今夕也不是一定要知道答案,他默契地没有再问,而是点了点头,被穆塔拉着往洞窟深处走去。

漆黑的洞穴中,只有他和穆塔一起,向着更深的黑暗中走去。

……

森林中、悬崖下,在见到蛇巫那可怖的模样后,庄正等人也顾不上被巨蟒追逐的谢今夕,向着森林中奔逃而去。

人的运动能力有强有差,庄正没法顾及到所有人,但因为他和季川墨之前熟悉、且知道她运动能力不好,所以他着重照顾了一下季川墨,怕她跑散了。

跑了一段距离后,庄正往后看并未看见蛇巫追上来,便停下脚步。

除了季川墨外,只有那个带过路的新人跟了上来,其他那个抱着女朋友尸体的新人和中年妇女都没能跟上,也不知道是跑散了,还是被蛇巫抓住。

季川墨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停下缓了半天,才道:“赵乌是疯了去抢神像吗?任务描述里没说一定要带神像进神庙,这好歹也是他第三个世界,他为什么要去抢神像?”

“他并不在理智的状态,”庄正摇了摇头,问季川墨要了一把干净的生存刀,他的刀插在蟒蛇的口腔内已经拿不回来了。

他要刀,是因为他手臂上插满蛇牙的伤口居然已经奇异般地愈合了,扎在肉里的蛇牙和新生的肉长到了一起,甚至有的蛇牙被皮肤和血肉包裹在内,庄正只能用刀重新划开,再将蛇牙拔出来。

“养鬼总要付出代价,鬼对任何活人都充满了恶意,包括奉养自己的宿主。悬崖下其实并不是最好的撕破脸的时机,他当时完全可以不动手杀了那个女孩,大概是不得不杀。”

悬崖下赵乌没必要撕破脸,毕竟他只是在绳降途中做了个警惕的动作,瀑布那边还真的有蛇。刚刚进入蛇谷,还没到神庙呢,谁知道蛇谷内还有什么危险,怎么看也不到必须要撕破脸的时候。

但自从杀了王翰池之后到今天,赵乌都没能再找到机会杀人。这让他不由得开始焦躁,而且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恶意在不断膨胀。

紧接着做了个完全不理智的决定,甚至被误导到去抢了神像,完全忘记了任务描述。

庄正也还记得赵乌领口出钻出的人皮,那应该就是他奉养的东西。

应该是那人皮忍不住渴望血食,暗中影响了赵乌的意识。

庄正一边说,手上的动作毫不停歇,很快蛇牙拔完了,他两条手臂重新变得鲜血淋漓。

而然让那新人瞠目的是,庄正胳膊上新出现的伤口马上止住了血、翻卷的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愈合。

季川墨则当完全没看见这一幕,她抬头从冠层间望了望天空,道:“云层厚起来了,估计要下雨。”

处理完伤口的庄正道:“下雨可不是什么好事,还剩最后一段路,在雨下之前我们尽量再挺进一段距离。”

季川墨和新人都没意见,谁也没准备去找失踪的谢今夕和走散的其他两人。

作者有话要说:  写到现在有一些bug,会回头修一下,不严重不影响剧情,大多是一些细节。

然后(十五)写得其实不太满意,估计也会看情况修一下。感谢在2021-02-23 20:25:33~2021-02-24 20:40: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锁章永远滴烦、14553832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子李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