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31章 蛇谷神庙(十七)

我的书架

第31章 蛇谷神庙(十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越是前进, 天色就越暗,气压也越低,厚厚的云层积在天空, 向着大地压了下来。

一滴雨忽然打在那个新人脸上,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 喃喃道:“下雨了。”

庄正忽然停住脚步, 快速解下背包,从背包中抽出砍刀握在手中,说:“戒备。”

前方的不远处的树枝间, 赵乌的脸从树叶掩映下探了出来,直勾勾盯着他们。

见庄正他们似乎发现了它,它忽然咧开嘴, 露出口腔内密密麻麻的牙齿。

“操。”新人一句脏话脱口而出。

季川墨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那……到底是什么?”

在他们惊疑不定之时,赵乌那张脸又缩回树冠层间。

雨滴砸在地上,很快就演变成一场骤急的密雨。

连成一片的树冠层剧烈地晃动着,树叶上的雨滴被甩飞,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急速靠近。

雨水淋湿了庄正,雨滴沿着他手中的刀锋滑落,他静立在原地, 气势凝而不散, 全然没被剧烈摇动的树冠扰乱。

季川墨和新人立在庄正背后握紧手中的武器, 三人成掎角之势戒备着那随时会袭来的怪物。

忽然,树冠层安静了下来, 只剩雨水打在树叶上的声音, 雨越下越大,几乎在眼前形成一片水幕。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猛地从树冠间直扑季川墨。

赵乌虽然成了怪物, 但它的灵魂还被禁锢在它那扭曲的身体内,它还保留着智慧和记忆,知道这三人间最薄弱、最好对付的就是季川墨。

可它清楚,庄正一样清楚。

他身上凝聚的气势骤然爆发,早有预料一般拧身一刀向着那怪物劈去!

那长着赵乌脸庞的怪物,不,或者说就是赵乌扭曲畸变成的怪物发出一声刺耳的嚎叫。

他的尾巴还挂在树枝上,此刻骤然发力一荡、竟学着庄正之前在悬崖上躲避蟒蛇的模样躲开了那迅疾的一刀,改变方位的同时连带着扑倒了那旁边的新人。

新人猝不及防之下被扑倒在泥泞的地上,怪物的双爪深陷入他两边肩膀上,疼痛和恐惧让他发了狂一般用手中握着的刀不管不顾向着那怪物胡乱刺去,一时之间竟在怪物胸前开了数个血洞。

怪物吃痛惨嚎一声,尾巴一甩交缠住了新人的身体,然而还没待它发力,那边庄正已经一刀如雷般又刺了过来。

怪物只能被迫放开抓着新人的双爪向旁边扑去躲开庄正那一刀。

然而到了地上,失去了突袭和速度的怪物已经失去了优势,庄正也绝非好惹之人。

躲开庄正一刀后那怪物又向着庄正扑去。

刚刚被扑倒那个新人捂着自己两边血流不止的肩膀爬起来时,忽然听见季川墨惊恐的叫声。

他猛地回头一看,蛇巫竟然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正安静地站在雨中看着他们。

追上来了?

新人看了眼正在和赵乌变成的怪物搏斗的庄正,又看了看缓缓向他们移动过来的蛇巫与旁边的季川墨。

他猛地一咬牙,转身向着密林中逃去!

他谁也救不了,不如保自己!

“季川墨!逃!”庄正一刀砍上赵乌的脖子,垂死挣扎的赵乌用蛇尾卷住了他的身体,死死拉着他不放,想要等蛇巫靠近拉着他一起死。

季川墨倒是转身想逃,然而大雨遮挡了她的视线让她看不太清楚,加上她自己运动能力不好,脚下不知道绊到什么竟然重重摔到地上。

她马上想爬起来接着跑,然而蛇巫已经来到了她面前。

细长而冰冷的蛇尾卷上她脖颈,她惊恐地抬头,对上了蛇巫上半身那数张痛苦交叠的人脸。

每一张人脸都仿佛在咆哮着,似乎在说你也来吧、和我们一起吧、让我们一起感受这样的痛苦,永不得超脱!

季川墨只觉得大脑轰得一声,接着永远失去了意识。

逃入密林中的新人没跑多久,雨越来越大,雨水打得他脸颊生疼、又睁不开眼睛,逼得他不得不往树下跑避雨。

雨水经过树叶层的遮挡,虽然还有一些淅淅沥沥会落下来,但已经不至于让人睁不开眼了。

新人扭头看蛇巫有没有追上来,发现没有时勉强松了口气。

但下一刻,他忽然感到了有些不对。

刚刚还滴在他身上的那些雨点,突然消失了。

他抬头向上看,看到一张撑在他头上的人皮,那人皮柔软白皙,上面有着大幅刺青,刺着一个穿旗袍的美丽女性。

新人只感到那刺青上的女人对她笑了笑,那张人皮忽然盖下来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内。

一阵闷闷的惨叫声后,一副空皮囊委顿在地上,里面的血肉已不翼而飞。

庄正那边,缠住他的赵乌终于彻底失去了动静,他转头,看见蛇巫的尾巴将已软倒的季川墨甩到一旁。

大雨滂沱的密林中,此刻只剩下他们两个。

……

在洞窟中前行的谢今夕也遇到了一个问题,洞窟深处出现了一个水潭,水潭不深的样子,但必须要涉水才能走过去。

谢今夕用手电光往前方照,洞窟越来越矮,他担心的是如果后面水完全充满了洞窟,他就必须闭气游过去。

问题是如果需要闭气的路段太长,往后面游太长,往前面游也太长,他就有窒息在水下的危险。

他背包扔在了外面,没有任何潜水装备,甚至连个能吹起来装空气的套都没有。

前方路未知的情况下,到底要不要继续冒险往内走?

穆塔的蛇尾又一次缠住了他的腿,把谢今夕从沉思中拉回来,他低头看了眼那覆盖着黑色鳞片、满是肌肉的有力蛇尾。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穆塔的蛇尾一直想往他身上缠。虽然知道穆塔的身体很大程度上被本能所影响,但这……

他犹豫了一下,想开口问时,穆塔却忽然在他脑中道:“你在犹豫什么?”

思路一岔,谢今夕的思维拐回了他刚刚的担忧上。

他把自己的担忧告诉穆塔后,穆塔却说:“你闭上眼,放开灵觉,感应一下。”

谢今夕依他所说闭上眼,尽力去感知什么,但……一无所获。

谢今夕无奈地睁开眼,对穆塔说:“你感觉到什么跟我说吧,我没感知到什么东西。”

他并不是吕斯那样能力强大的巫,能精准感应到鬼怪的位置,他现在的“沟通”全部是需要“接触”才能完成的。

穆塔的声音道:“吕斯正在密林中,在靠近神庙,如果你不能在吕斯靠近神庙前进入神庙,就要面对我当年面对的局面了。”

这听上去可不太好,也就是说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根本没有让他从他进来的洞口出去、再从悬崖那边往神庙走的机会。

“我们先往内走一段试试。”谢今夕没怎么犹豫就相信了穆塔,果断道。

穆塔的蛇尾从他腿上解了下来,他进入水潭躺着水往前走时,穆塔却要轻松地多。

比起在陆地上,蛇在水中游动的速度要快,水的浮力还会减轻一部分蛇体重的负担,所以大部分体型巨大的蟒蛇都更习惯在水道附近生存。

说实话,如果是别人,可能不会这么信任已经变成怪物的穆塔,尤其在第一次见面遭到穆塔攻击之后。

毕竟想想看吕斯,吕斯变成怪物后,不一样大开杀戒,毫无保留理智和人性的样子。

鬼和怪物,都是充满恶意的存在。

无论它们生前或者之前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一旦成了怨鬼和怪物,就很能再保持原来的性格。

痛苦和恶意会扭曲它们,让它们面目全非。

而且刚刚谢今夕并没有感知到吕斯的位置,如果穆塔是为了骗他进入有利于他行动的地方准备杀了他呢?

谢今夕不是没有思考过,他只是觉得可能性不大。

首先就是穆塔想杀他,完全不用把他骗到水中。他手无寸铁,肉搏更不可能打得过穆塔。

其次就是在交流中,穆塔的声音一直沉稳、理智,没有任何扭曲、混乱的迹象,这让谢今夕倾向于他还保有理智,至少是暂时得保有理智。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谢今夕相信这世上会有无缘无故的恶意,但至少在碎片世界内没有无缘无故的善意。

穆塔能活到现在,确实是因为他救过穆塔一次,但更多还是靠穆塔自己。

谢今夕见过穆塔被两种诅咒的冲突折磨到鲜血淋漓倒在河水中的样子,哪怕到绝境,哪怕被再巨大的痛苦折磨,哪怕变成了怪物,他也没有放弃过要活的信念。

而如今穆塔第七个世界的任务失败了,他变成了怪物,错过了返回碎片世界乃至现实世界的机会,但他绝不会甘心于永远被困在蛇谷中当一个怪物的。

因此谢今夕相信至少自己对穆塔来说有利用价值,虽然他还不知道方法,但如果他能回到自己的碎片世界,没准能带着穆塔一起离开蛇谷。

走了一段距离后,洞窟果然越来越低,水位却越来越高。

谢今夕隐隐能感觉到水流的流动性,有水一直在往他来的方向涌,只是流动性不是那么强。

随着洞顶压低,谢今夕只能弯下腰前进,水位却慢慢淹过他的腰,淹过他的胸。

谢今夕干脆直接用游泳的方式前进,然而他最怕的那个问题还是来了。

前面洞穴骤然收窄,水完全充斥着洞窟,连让他浮起来换气的空隙都没有了。

怎么办,要不要搏一搏直接潜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2-24 20:40:36~2021-02-25 22:42: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ons 2个;虾兲别沾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无极 8瓶;云楼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