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32章 蛇谷神庙(十八)

我的书架

第32章 蛇谷神庙(十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今夕深吸口气, 问:“穆塔,你现在的身体……是更趋近于人,还是更趋近于蛇?”

“更趋近于蛇。”穆塔回答道。

也就是说, 在水中, 穆塔能屏息的时长要远长于他。

穆塔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我记不清这段路还剩多长, 当时我潜过来的时候意识并不清醒。”

“你可以信任我。”

话语永远是单薄的, 但谢今夕从来不是等死的人,在第一个世界如此,这次也一样。

他绝不能死在雨林中, 也不能变成怪物被困在这个世界。

他要回家,他有等着他的父母和妹妹。

“那就……拜托你了。”

如果这段潜水的时间过长,他昏迷后到底是要前进还是返回, 就全靠穆塔来控制。

在潜下去前,谢今夕尽量让自己心跳平复到正常水平,然后深呼吸几次,闭气示意穆塔他准备好了。

穆塔和他一同沉入水中,尽力向前游去。

水下仿佛是另一个世界,黑暗、封闭、狭窄、无法呼吸,而且随着往前逆着水流的阻拦感越来越强, 他逆水闭气往前游时, 笨拙又狼狈。

而穆塔则要好的多, 蛇尾在水下游动,推着他快速向前, 远比他轻松。

谢今夕感觉自己只游了一小段, 大概没有一分钟的时间,后面全部是穆塔拉着他在水中游。

随着体内二氧化碳浓度升高,想要呼吸的欲望愈发强烈, 但水道依旧没看到尽头。

谢今夕开始感觉不到外界发生的事,水流掩住了他的七窍,就仿佛给他罩入了一个隔绝世界的罩子内。

谢今夕在大学上过游泳课,他游泳就是从游泳课上学会的,也从自己老师口中听过一嘴关于潜水闭气相关的问题,但时间太久远、老师也只是随口一提。

他就记得一点,那就是尽量对抗自身的呼吸欲望。

体内二氧化碳浓度升高会触发人的呼吸欲望,但这个时候其实人体还没到闭气的极限,只是大脑的意识催促你要快呼吸。

在水下谢今夕完全顾不了其他,他只能尽量专注于体内,和自己想要呼吸的本能对抗。

再撑一撑,多撑一秒也许就到了。

缺氧和强制自己闭气,很快谢今夕就感到胸腔中的横膈膜开始抽动,想要呼吸的欲望达到顶峰,但置身水下是不可能呼吸的。

这个时候如果他忍不住呼吸就会呛水,那样反而死得更快。

谢今夕只能尽全力对抗自己的身体,随后他几乎进入了一种类似于昏迷的奇异状态。

先是对环境的感知一步步被切断,接着对自身肢体的感知也一步步被切断,周围的一切都丧失了,最后是自己的意识彻底中断。

……

再恢复意识时,谢今夕感到有人正在大力按压他的胸口,不久有冰凉的东西贴到他唇上,用手压开他的嘴,随着空气涌入胸腔的同时还有细细的东西不断在他口中探动。

谢今夕咳嗽两声,手脚不受控制抽搐了几下,随后大口呼吸起来。紧接着感到全身的血液疯狂涌上大脑,争分夺秒向他最重要的器官运输新鲜的氧气。

血液上涌那种“嗡”的眩晕感让谢今夕一时间没理解发生了什么,他缓了一会后,紧接着感受到胸部处传来的剧痛。

那疼痛除了快要爆炸的肺部,还来源于胸腔,他反射性想蜷缩起来对抗那爆炸样的疼痛,但腿却怎么也移动不了,两臂也被人死死压住。

谢今夕绷着肌肉本能和那死死压制住他的力量抗衡了一会儿后,身体和大脑才慢慢习惯了那种痛楚,他才缓缓放松下来,瘫软在地上。

各种感官依次回归,谢今夕感觉到有雨滴断断续续打在自己脸上,但那无所谓了,反正他全身都湿透了。

他现在正躺在河边的草地上,压着他不让他乱动以至于伤害到自己的正是穆塔。

河边没有高大的树,谢今夕望着那乌云密布的天空,怔了一会儿,大脑才告诉他,他还活着,能呼吸,他出来了。

随后一切记忆回归,谢今夕这才意识到他差点死在那段河道中。

原来缺氧导致的意识中断和昏迷是这种感觉。

谢今夕动了动手脚,找回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随后动了动嘴,第一句话是:“我的肋骨没断吧?”

他知道心肺复苏需要极大的力量,很可能会被摁断几根肋骨,他现在胸口处传来的剧痛让他分辨不出自己肋骨到底断没断。

“没。”穆塔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

“那就好。”

看样子他昏迷没到太严重的程度,穆塔也下手有数。

谢今夕随后又在地上瘫了一会儿,等胸腔中的剧痛缓和了一些,呼吸也恢复了正常,他才尝试着坐起身。

穆塔的蛇尾却忽然环过来,环住他的腰。

谢今夕扭头对上穆塔的眼睛,那双竖瞳盯着他一动不动,让谢今夕心头一紧。

穆塔和刚刚好像不太一样,他身上那种捕食者的危险气息越来越严重。

“穆塔?”谢今夕觉得不对在脑中喊了他一声。

他面前的穆塔口中不断吐出细细长长的蛇信,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后,穆塔才在他脑海中回道:“在。”

“我可以了,我们是不是……该往神庙走了?”

又是一阵漫长的沉默,穆塔才回答他:“好。”

虽然脑海中穆塔回答了他,但蛇尾却并没有从他腰间下去,反而越缠越紧,细长的蛇尾尖搭在他大腿上。

“我们走吧。”谢今夕又说了一遍,心却悬了起来。

所幸紧绷的气氛中,穆塔的蛇尾还是如同前几次一样慢慢放开他,和他一起往神庙那边去。

前行过程中,谢今夕倒是明白穆塔现在的状况可能不太好。

穆塔一直靠体内的血咒吸收怨魂来与蛇神诅咒对抗,他恢复意识是因为自己拍在他身上的“怨魂的碎片”。

如今那碎片的能量可能消耗了很大一部分,导致穆塔的自主意识在消退,蛇的本能开始占据上风。

这可不太妙啊,森林所有的怨魂应该都在蛇巫身上,还有其他怨魂能让穆塔吸收吗?

谢今夕一边强撑着身体站起身往神庙走,一边快速思考着。

赵乌?

对了,赵乌有养鬼,当时赵乌抢了神像逃进森林中了。

按照谢今夕见过的画面,那神像会加速诅咒蔓延,此时赵乌应该已经变成人蛇了。

那那个鬼呢?还在变成人蛇的赵乌身上,还是已经获得自由开始自己行动了?

最好是后者。

谢今夕现在反而开始期待那鬼找上门来,这样穆塔能吞掉那个鬼,重新恢复自己的意识。

否则谢今夕可不想和蛇的本能占上风的穆塔来一场肉搏。

穆塔上半身全是精壮的肌肉,没有蛇尾谢今夕都打不过他,更何况他还有蛇尾,真打起来他就要感受第二次被绞缠住的感觉了。

千万不要,谢今夕觉得自己再来一次真的会死。

谢今夕他们所在正好临近一条河,这条河冲刷出了他们刚刚游出来的洞窟,随着雨不断下,河水也在慢慢上涨。

没走多久,雨又开始大了起来。

豆大的雨点劈头盖脸砸在人身上,砸得谢今夕不得不和穆塔去树下躲一躲。

谢今夕筋疲力尽,他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但估计是快晚上了。

这一天,中午从悬崖上绳降,紧接着被巨蟒追,逃入洞穴被穆塔拖拽、绞缠,随后潜游到外面这条河边。

谢今夕体力耗尽,没能补充任何食物不说,连正经的水都没怎么喝,只靠着雨水润了润嘴唇。

不太妙啊,靠在树干下躲雨的谢今夕觉得自己全身酸疼,体温在上升。

又累又饿又渴,身边还有一个随时可能被本能控制的怪物。

谢今夕不由得在心里苦笑,他现在就祈祷自己千万别发烧。

然而祈祷显然是没用的,他坐在树根上靠着树干,人一放松下来,提着的那口气就散了一半,之前积压的各种疲惫和疼痛排山倒海一般加倍涌了过来。

谢今夕真的开始发烧了。

穆塔的蛇尾不知何时又缠上了他的腿,他自己贴过来,从背后抱住他,蛇尾将他半个人缠得紧紧的。

漆黑的鳞片被雨水冲刷得闪亮,谢今夕感到穆塔将头埋进他的颈窝处,贴着他脖子那块露出的皮肤蹭了蹭。

怎么了?

谢今夕因为发烧意识慢了半拍,他感到穆塔的蛇信不停探出来,点到他皮肤又缩回去。

“谢今夕,好暖和。”

蛇是变温动物,低温会降低他们的活跃度、长期低温则会触发它们冬眠机制,所以有的蛇会通过晒太阳来保持体温。

而部分蛇有特殊的热感应器官,也就是颊窝,颊窝可以极其敏锐地感知温度的变化,靠和周围环境的温度差锁定恒温的猎物。

而除去颊窝外,部分蟒蛇的热感应器官是唇窝,唇窝就是位于唇鳞旁边的那一排细密的孔洞。

穆塔半人半蛇的形态更类似于蟒蛇,他有的就是唇角延伸向上的那一排唇窝。

穆塔被那个女主人的“冤魂碎片”拍中后,一直处于被阴寒之气影响的状态中。在唇窝的感应中,一直只有谢今夕的体温是高于周围的。

他的本能让他往谢今夕身上靠,想要通过他提高自己的体温,但那时他意识大过于本能,一直在压抑,强迫自己正常行动。

在河道中,他同样要闭气游动,还要带着谢今夕一起。

河水和雨水的冲刷让他体温又掉了一节,而谢今夕又开始发烧。

本能已经隐隐压过意识的穆塔,只感到自己怀中好像抱着一个又热又暖的恒温热水袋,舒适而又让他不由得沉迷。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要升温一个要降温,暴雨中只有怪物和他相拥。感谢在2021-02-25 22:42:54~2021-02-26 23:50: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楼 6瓶;木子李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