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33章 蛇谷神庙(十九)

我的书架

第33章 蛇谷神庙(十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烧得昏昏沉沉的谢今夕只觉得自己身上压了什么重物一般, 比他体温要低的蛇尾缠着他的身体,他不由得伸手一把抱住。

手指从凉凉的鳞片上划过,就仿佛抱住了一个巨型冰袋。

颈窝间那块暴露出的皮肤不停被穆塔的蛇信掠过, 谢今夕勉强振奋起精神, 问道:“怎么了?你还好吗?”

穆塔没有回答他, 瘦而长的蛇尾沿着他的腿轻轻摩擦, 过了一会儿,穆塔才在他脑中回答他:“诅咒。”

谢今夕努力运转自己迟钝的思维,一只手摸到自己裤腿上, 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他腿上也开始长出了蛇鳞。

诅咒开始慢慢发作了,这个认知让谢今夕清醒了一点, 他说:“穆塔,再坚持一下,你还能感觉到蛇巫吗?他在哪里?除了蛇巫,你能不能感应到森林中的怨鬼?”

谢今夕感到自己颈窝处那颗沉甸甸的脑袋动了动,脑海里穆塔说:“蛇巫,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另一个怨鬼……”

“就在我们上方。”

谢今夕听到这个全身一激灵,他闻言抬头往上看去。

树枝掩映间, 一块薄薄的皮挂在那里, 随着风雨飘动间, 那块皮上刺着的女性忽然伸出双手,那块薄薄的皮肤瞬间落下。

谢今夕眼前一黑, 感官瞬间和那块皮肤上的寄生的怨魂共通。

他看见不夜城灯火辉煌, 舞娘们有的穿着老式旗袍、有的穿着礼服在舞池里摇曳生姿,而和他共感的那位舞娘穿着旗袍、背部传来火辣辣地痛感。

她正在等人,等一个她甘愿承受这样痛苦的人。

紧接着谢今夕看见赵乌走过来, 揽住她的腰,带着她离开那个纸醉金迷的销金窟,穿行于老旧的街巷间,带她走入了一间阴翳逼仄的老房子。

他们拾阶而上,脚下的木质楼梯吱呀吱呀呻|吟着,二楼拉着窗帘,只有隐隐的天光透进来。

等着他们的是一位怪异的女子,那女子看不出来年龄,穿着纹样时髦、刺绣精美的旗袍,身段曼妙,然而旗袍之外的皮肤全部用黑色布料裹紧,不露一丝一毫。

然而她知道这个人的手干枯而有力,摸在她皮肤上就仿佛某种怪物的利爪。

无论看到她几次,舞娘都会恐惧她。

屋内焚烧着浓烈的熏香,除去窗户外墙壁上挂着不同的刺青纹样,纹样上都是美丽动人的女子,她们有的或温婉、有的或妩媚,神情姿态栩栩如生。

“赵生,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吗?”舞娘不安地握紧了赵乌的手臂,忐忑不安地问道。

“当然。”高大健壮的赵乌此时穿着西装,表现的文质彬彬、优雅而绅士,全然不同于谢今夕认识的那个赵乌。

谢今夕反应过来,当时赵乌和他交流过他们所经历的世界,但赵乌显然是撒了谎,这个世界和他说过的世界全都不同,他特意隐藏了这个世界的信息。

赵乌好像感觉到舞娘的恐惧,他贴近舞娘耳边,用一种迷幻而富有蛊惑性的语气道:“别怕,只要完成你背后的纹身,你的身体就可以定格在最美最年轻的状态。然后我就带你……离开那个世界。”

“就差最后一步。”

舞娘听信了赵乌的话,不,或许不是听信,而是被自己心中的贪欲和对他描绘出的美好未来所蒙蔽,她踏入那个房间,趴在床上。

那同样穿着旗袍、裹着黑色布条的女子拿出工具,完成她背上那副与她一模一样的刺青美人图。

锋锐的针密密地刺入她背部,颜料敷在她的伤口上。

那浓密的熏香让她昏昏欲睡,香雾缭绕间,她猛然看到墙上纹样中的女人一个接着一个,对她露出美丽的笑容。

紧接着她背部传来一阵更剧烈的痛……

共感在此时戛然而止。

谢今夕恢复身体感官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把盖在自己头上的那块人皮掀下来,此时那块人皮上的美人刺青已经消失不见。

谢今夕刚想扔掉这块人皮,但有条尾巴比他还要快。

穆塔的尾巴卷着那块人皮远远扔走,与此同时那张细腻、白皙的人皮涌出一汩汩恶臭的黑水,而且还在加速肿胀、腐烂。

穆塔把卷过那块皮的尾巴尖伸出树下,任由雨水冲刷。

谢今夕也算是明白赵乌究竟干过些什么了。

赵乌对他隐瞒了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他伪装成一位富有的绅士,引诱了一位贪恋青春美貌的舞娘,前往一个地点接受在背部完成刺青。

而在刺青完成后,那位女性背部的皮肤就被剥了下来。

不……也许不止是背部。

那舞娘的下场可想而知。

舞娘死后的灵魂被困在人皮刺青中,从此成为赵乌奉养的怨鬼。

赵乌也确实履行的他的承诺,带着那个舞娘离开了那个世界。

不过那舞娘理解的是赵乌将会带她离开那个充斥着权色交易的世界,而赵乌承诺的,其实是带着她的灵魂离开那个碎片世界。

话术而已。

“还好吗?”这回换穆塔在脑海中问他。

穆塔的尾巴已经从他身上解了下去,那节尾尖正在雨中沐浴着,他面前的人又恢复了那种一本正经的姿态。

显然是穆塔吸收了那个怨鬼,他们离得如此之近,谢今夕也闻到了穆塔身上隐隐的血腥气。

血咒吗?

之前那个‘破碎的怨魂’能量太小,作用于穆塔身上不太明显,这回吸收了一整个怨鬼,穆塔身上的血咒开始显现了它应有的威力。

穆塔这么问他,显然是知道谢今夕会和怨鬼共感的事。

怨鬼是冲着谢今夕来的,那怨鬼想要的是活人的血肉,穆塔身上有的只是诅咒和诅咒,鬼不会轻易去招惹他,谢今夕这次算是帮穆塔当了一回饵料。

“没事,你中断地很及时。”谢今夕回答道,而且……

谢今夕感到自己体内又多了一块碎片,那碎片可以吸收目标对象的血肉,如果目标是鬼魂,则可以吸取鬼魂魂体的一部分。

当然代价是,一旦这块碎片吸取到足够的能量,那舞娘的鬼魂就可能再次复苏。

由于这是他得到的第二块碎片,谢今夕又在降灵时和能力更强的大巫吕斯有过短暂的沟通,他得到了更多信息。

他现在大概明白了,他得到的这个东西,与其叫做“碎片”,不如叫做“魂核”。

这是怨鬼存在的核心,饱含着怨鬼生前的经历和它们的怨恨,因此才能发挥出怨鬼特有的能力,在得到足够能量补充之下,以魂核为核心的怨鬼才可能再次复苏。

看样子,穆塔身上的血咒吸收的更多是怨鬼的能量,也就是所谓的阴气,而魂核则在他共感的过程中,被他的血脉扣下了。

外面的雨依旧在下,缠绵不断的雨季初露它的威力。

补充了一个怨鬼,意识恢复了一些的穆塔在脑海中对谢今夕道:“你不是问过我还能离开这个世界吗?”

“如果没有你,我是不能的,因为我已经错过了我完成任务回归的那个节点,但还有你。”

“刚刚那个怨鬼不属于这个世界,应该是被任务者奉养的鬼怪。而将鬼怪带离原本的世界,甚至带入下一个世界的唯一方法,就是豢养。”

穆塔的声音沉稳而平静,他说:“我期望我们之间以平等的方式来谈这件事,把这个当做一个交易,而非威胁或胁迫。”

“首先,如果你豢养我,我为了自己离开每个世界,必然会尽心尽力帮助你,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

“其次,我的能力之一吸收怨鬼,可以让你在面对无形的怨鬼时拥有还击的力量。而且在进入反面世界之前,我服过兵役,精通格斗和枪械。”

“蛇尾虽然限制了我格斗和行动的能力,但在某一方面我也获得了增强。我有唇窝热感应器,大部分怨鬼出现都会导致周围温度降低,这样我可以大致感知怨鬼的位置。”

“而且我并不需要活人血肉的供奉,我只需要捕食怨鬼来维持自己的理智。而且在达成豢养关系后,就算我失去理智只剩本能,我也会将你当做同类,并不会攻击你,因为……”

“你要付出的代价,就是要分担我身上一半的诅咒。”

其实按照现在的情势,谢今夕打是打不过穆塔的,而穆塔也并不清楚这个世界还有多少活着的任务者存在。

所以他眼前的谢今夕是最好的选择,放过谢今夕也许他就等不到第二个人了。

如果这个世界的任务者死绝了,他就必须等待下一次这个碎片世界开启,那中间不知道究竟要多少年,穆塔不一定能撑到最后。

而且谢今夕有巫的血脉。巫的血脉可以和怨鬼共感,某种意义上也会让他成为怨鬼首先攻击的对象。对于穆塔来讲,和谢今夕达成合作也就意味可以守株待兔。

无论怎么看,穆塔都不应该放过谢今夕,他可以通过武力轻松达成他想达成的目的,但他还是决定陈清利害。

这不是个理智的决定。

穆塔也在想,如果谢今夕拒绝,他该不该……

“我答应。”谢今夕很果断地答应了,“至少在我被怨鬼拖入共感中时,有个人会救我了,不是吗?”

他脑海中,穆塔沉默了一会儿,说:“血咒会很痛,会让你皮肤一直流血,汗水有时候杀进伤口会加倍地痛。”

“嗯,反正我只承担一半的血咒,有你一起痛。”

谢今夕没管穆塔站起身,他还在烧,光站起身的动作就觉得天旋地转,一个踉跄差点又坐回去,他站稳后,道:“我妹妹经常说一句话。”

“过程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没有困难是不可战胜的,胜利的明天终将到来。”

“无论如何我们总要活下去,再痛也要往前走。”

“要怎么才能和你达成豢养关系?”谢今夕眉眼间笼着一层倦色,脸却因为发烧而潮红着,但他的眼睛很亮。

在风雨交加的密林中,亮得就像云层后的星星。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2-26 23:50:51~2021-02-27 23:08: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锁章永远滴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花菜 30瓶;木子李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