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39章 自己的世界(三)

我的书架

第39章 自己的世界(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今夕结束这一天的锻炼, 顺手从一旁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毛巾擦了擦脸和脖子上的汗。

谢今夕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委婉地说:“如果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帮你解决, 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强。”

穆塔唇间的蛇信又一次快速探出又缩回, 他在谢今夕脑海中说:“只是有些……压制不住的本能, 抱歉, 好像对你造成困扰了。”

“啊,没关系,这也不算是什么困扰, 我很喜欢你的尾巴。”只是被尾巴缠腿而已,他昨天想撸尾巴穆塔还让他撸了,不算什么困扰。

不过, 压制不住的本能?

穆塔昨天跟他去商场,不是还说在自己的世界,两种诅咒都会被压制,他的意识占主导、不会被本能控制吗?

“我们回去吧。”穆塔道,说完他率先往健身房外走。

谢今夕拿着毛巾跟上,从后面看,穆塔的耳尖好像有点红。

谢今夕一直记着这件事, 回去洗了个澡, 一直到晚上躺在床上酝酿睡意时, 才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穆塔……不会是……到了交|配期了吧?

谢今夕对蛇的习性了解不多,但当时在蛇谷遇见的汇聚在一起的蛇球和两条树蟒, 证明那时差不多正好是蛇的交|配期。

穆塔本身更倾向于蛇, 他说的压制不住的本能,不会是……

啊,那他还说了类似于喜欢对方的尾巴这类的话!

白天那一幕反复出现在谢今夕脑海里, 他还记得穆塔红了的耳尖。

谢今夕默默往夏凉被里缩了缩,接着一把拉过被子蒙住头和脸,整个人在被子里缩成了虾米。

过了一会儿,谢今夕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和脸颊,有点庆幸现在是晚上,要不然穆塔一准能看到爆红的脸。

穆塔在他旁边一直吐蛇信,蛇信好像是为了收集气味因子的吧,蛇的交|配是靠信息素吗?怪不得他运动出汗时,穆塔会表现得那么怪异,还说什么……压制不住本能。

他明天要怎么见穆塔啊!他要不要回避回避?

这,穆塔也需要手动自给自足吗?

他记得蛇好像有两个。

不……为什么正经蛇的习性他没记多少,这种不重要的东西他会知道?

谢今夕从被子里探出一只手,摸到枕头边的手机按开,盯着手机上方那个象征着无信号的红“x”看了一会儿。

网络……网络啊!多少零碎的信息和不正经的知识来源于你!

谢今夕盯了一会儿,按熄屏幕,强迫自己收拢凌乱发散的思维,闭眼睡觉。

晚上却做了一晚乱七八糟的梦,其他那些短而破碎的他都忘了,唯一记得的梦是最后做的一个。

他梦见自己被困在一间牢房里。有铁栏杆隔着的隔壁房间有个人死了,他的肚子被顶起来,居然有一窝蛇从中爬了出来。他吓得缩到牢房离隔壁最远的那个角落,然而那窝蛇依旧发现了他,穿过栏杆的空隙向他爬了过来。

一条条蛇缠上他的腿、他的胳膊、他的手腕脚腕,最后缠上他的脖子。

谢今夕一下子就被吓醒了,摁开手机一看居然快九点了。

这一觉睡得长,却不安稳。

第二天再见到穆塔时,谢今夕心跳莫名加快,一股羞哧、尴尬混合的情绪缓缓升起,让他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过来吃早饭吧。”

穆塔倒是用很正常的态度对待他,响在他脑海里的声音没什么起伏。

谢今夕也尽量让自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一般走到他对面坐下,毕竟本能这事也不受穆塔控制,穆塔也是受害者,说出来只会让双方更尴尬,不如学着穆塔平常对待。

谢今夕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到面前的早饭上,这是昨天从健身房回来的路上顺便带回来的三明治和牛奶。

穆塔起得比他早,顺带把早饭简单进行了加热、还帮他煎了两个鸡蛋。

鸡蛋摊开的形状规整又好看,火候正好,蛋白微微焦黄,蛋黄却黄澄澄的,咬下去会发现是软糯的糖心蛋。

谢今夕拿着三明治吃了两口,瞄了一眼穆塔。

穆塔把三明治切开,用手推着、下颌肌肉收缩缓缓吞下半个大小的三明治。

谢今夕低头又咬了一口三明治。

他皮肤比较白,血液一上涌就很明显,没过多久连脖子缓缓透出一种红。

草草解决完早饭,谢今夕把碗筷洗完后目不斜视去书房拿了几本书回到自己房间看。

匆匆离去的背影里写满了“落荒而逃”四个大字。

穆塔端起牛奶,蛇信探出沾了一点又缩回去,随后把整杯牛奶倒入了口中,一滴不漏。

放下杯子,嘴角不由得翘起一个弧度。

房间里,谢今夕心不在焉地翻着手下的书。

其实想想也没什么,虽然人没有特殊时期,但也可以说人全年都在特殊时期。

这……正常生理习性,但……话说穆塔既然到了交|配期,为什么还把尾巴给他摸。

搞得现在好像尴尬的只有他一个一样。

谢今夕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下午的锻炼。

他运动时全程提着一颗心,但穆塔离他一直比较远,只偶尔在他脑海中提点两句。

晚上回去的路上,谢今夕没觉得放松,情绪掉下去后,反而觉得更别扭了。

他一路沉默着回到家,洗完澡出来换衣服时,看到穿衣镜中自己背面的纹身,忍不住伸手摸了把两个腰窝中间那段尾巴。

随后他走出门,看见坐在客厅地铺上看书的穆塔,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嘴里反而蹦出一句:“我洗完了,你也要去洗澡吗?”

穆塔看过来时,他心跳又加快了。

穆塔说:“好。”

谢今夕坐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点开自己手机里早就看过一遍的本地电子书想重新看一遍,结果心一直静不下来。略有些烦躁地点开单机消除小游戏,不停点击不同的色块进行消除。

直到穆塔出来,躺回客厅的地铺,打开电视看另一个台看正在放的都市悬疑情感剧。

谢今夕听着电视机里男主角和男男女女各色配角的对话,感觉“悬疑”这个标签不是在于剧情中的凶杀案,而是在于角色间的感情纠葛。

谢今夕的目光不自觉地偏移了屏幕,落在旁边穆塔长长的蛇尾上。

也许是因为他刚沐浴过,蛇鳞看上去闪闪发亮,视线上移能看到蛇鳞和腰腹交接处,排布规律的鳞片上面就是紧实的腹肌。

穆塔这件上衣下摆好像又有点短了。

谢今夕手一抖,指尖点在了积攒了好久的一片红色色块上,屏幕炸出一连串红色烟花的同时,电视剧中还有一个男声在喊:

“你就是在勾引我!”

谢今夕脑子空白了一瞬间,身体都僵住了。

紧接着,穆塔的声音在谢今夕脑海里响起:“我让你不自在了吗?”

“没……没有。”

“抱歉,因为谢今夕很好闻,而且很可爱,”穆塔顿了顿,“所以我有些越界了。如果你很抗拒,我可以在这段时间去隔壁暂住。”

谢今夕放下手机,很认真地扭头和他对视,说:“我没有很抗拒,我想我也需要道歉,我的反应好像有些让你误会了。我只是有些尴尬、不知所措和……害羞,因为你在这个时期,我还……摸了你的尾巴。”

而且现在还想摸你的尾巴,谢今夕有些心虚地在自己心里补充了一句。

“但并不是抗拒你或者讨厌你的意思,毕竟这也不是你想的,你也是被迫的。”

话说出来,谢今夕内心的窘迫和羞哧也消散了大部分,但穆塔说的下一句话又让他血液上涌。

“没关系,很高兴你喜欢我的尾巴,”接着他问,“还想摸吗?”

穆塔的尾巴熟门熟路卷上他的小腿,然后尾端一路往上缠搭在他大腿上。

谢今夕的大拇指又按了按食指的指尖,还是没忍住放在他鳞片上,缓缓移动。

不,他应该拒绝的。

虽然说开了,但依旧让他摸尾巴会不会有点奇怪。

但说回来,他明知道有点奇怪依旧摸了,这是不是更加奇怪了?

谢今夕很快就沉迷在手下的触感中。

电视剧里,男主角刚和自己竹马决裂,只因他怀疑竹马心里有鬼,疑似涉及了案件,随后就是又长又水、节奏又慢的你猜忌我、我猜忌你。

谢今夕摸着尾巴,昨晚他没睡好,如今困意缓缓涌上头,眼皮直往下坠,不知不觉头偏到一边睡了过去。

穆塔的目光从电视上移开,落在谢今夕的偏向他这边的脸上,看了好久。

竖瞳中锁定了一个人,蛇信从他唇间探出又缩了回去。

等谢今夕因为怀中的东西动的时候迷迷糊糊醒过来时,一低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把穆塔的尾巴抱在怀里、抱得死死的。

电视剧已经放完了,正在放夜间广告。

谢今夕点开手机一看,晚上十一点半。

他扭头看了一眼穆塔,穆塔躺在地铺上闭着眼,好像睡着了。

谢今夕松开他的尾巴,轻手起脚把尾巴挪到床垫上放好,接着尽量小声走到电视前关了电视,溜回自己房间躺上床接着睡。

作者有话要说:  写着写着就容易漏一段,orz,在第36章补了谢今夕背后的纹身样式。

“纹身主体是一条黑色的蛇,蛇身以他的脊柱为轴,在背部盘缠成了无限符号叠着无限符号的样式,蛇尾则在尾椎处延伸出来在他腰间缠了较细的一圈,尾尖缠回背部、从两个腰窝中间穿过没入股沟消失不见。”

不想回去翻的看这段就可以啦!

感谢在2021-03-07 00:19:27~2021-03-07 23:57: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芣苢 50瓶;锁章永远滴烦 24瓶;睡觉没前途哒、憨憨在吗? 5瓶;橘里橘气 3瓶;z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