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41章 黑白学校(二)

我的书架

第41章 黑白学校(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们的动作定格了一段时间, 随后转回头各做各的事。

谢今夕走进寝室,一眼就看到了位于窗户边的床铺,他脑中又冒出一些认知, 告诉他那就是他的床铺。

寝室和大多数寝室的布局其实很相似, 上床下桌、桌子旁边附带一个小衣柜, 房间左右各有三张床铺, 一个寝室六个人。

205寝室只有谢今夕一个任务者,其他五个舍友都是碎片世界内的人。

而且……很诡异。

谢今夕把拉杆箱拉进宿舍,放在有窗户那面墙和床铺中间的缝隙里, 随后把书包放在书桌上,让自己的肩膀轻松一些。

他抬头看到床铺的铁架上印着黑色的数字3。

随后谢今夕拉开书包拉链,快速检查了一遍书本, 将其中一部分拿出来,只留了另一部分放在书包内。

并且借着整理书本的动作,隐蔽地将兜内的手机关机并塞到了书包的夹层内。

这是他考虑过的结果,在学校带手机自然不是正确的事,但在舍友表现如此诡异的情况下,把手机留在寝室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而且他进门时观察了一下,这宿舍的门居然没有锁, 也就是说随便哪个人轻轻一压门把手就能把门打开。

他就怕自己去开班会时, 会有宿管进来查寝, 所以不如随身塞到书包内带着。

寝室内门上面挂着挂钟,长长的分针已经走到了十五, 为了防止迟到, 谢今夕马上背上整理好了的书包准备去教室。

但是没想到舍友居然比他要快一步,他们打开门一个接一个地走出房门,没有任何交流, 一切都像早就演练好的一样。

谢今夕紧跟上去,默默坠在他们身后。

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一共八栋楼中,学生们鱼贯而出。

出了宿舍楼后,谢今夕的室友神态忽然鲜活了起来,其中舍友之一笑嘻嘻地问他:“暑假过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学习呗。”谢今夕顺着话题接了一句。

“你不错了,我才愁呢!我英语到现在还不及格,我感觉英语老师看我的目光越来越不和善了,暑假补课感觉也没太大的用处。”

“是啊是啊,就剩一年了,心理没底啊!”

其他舍友附和着。

他们说话的声音有意控制地比较低,肢体动作也很少有。

这就导致他们鲜活的神态变得很夸张,与声音和肢体完全不匹配。

他们的神态,就好像是……特意演出来的一样。

而且虽然他们并不是并排走路,但谢今夕观察到舍友们的步伐和手臂摆动的频率都差不多。

这让谢今夕寒毛直竖。

在涌向教学区的学生群中,谢今夕也看到了任务者。没办法,任务者们年龄不一,年龄最大的脸上的褶子都能成一本册子了,和周围人格格不入。

不过他没试着和他们说话或交流。

他跟着舍友们走过大礼堂和钟塔,刚一步入教学区,谢今夕就知道了他的教学楼是哪栋、他的教室在哪层、他是哪班的学生。

这些信息……难道本来就储存在他们脑海中,只是在特定的地点或遇见特殊的人才激发出来吗?

谢今夕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他是高三文科一班的学生,刚刚搬到离大门最近的a教学楼,教室在一楼走廊尽头。

a1教学楼的大门前,谢今夕见过的那位年级主任刘原正站在那里,他旁边还有一个体格很壮的男老师和法令纹很重的女老师。

他们三个人的三双眼,和探照灯一眼在学生群体中来回梭巡,那感觉就像质检人员在检查羊群,看其中是否有不合格的几只。

谢今夕靠近时被盯得头皮发麻,他走进去没发生什么,但随后身后就传来刘原的声音。

“你站住!”

谢今夕脚步一顿,心跳立马加速。

紧接着后面传来刘主任的咆哮:“我不是返校前说过了头发不能留这么长,男生板寸!而且你这个校服拉链为什么不拉上?裤脚怎么卷起来了?”

“还有你给我站住!你这个发型尤其过分,你这确实是板寸,但你在头皮上面剃出一个v字干什么?”

“遵守校规校纪难道还需要我再跟你们强调吗?”

谢今夕回头看了一眼,被拦住的是一开始在校门口不停骂人的两个青年。

一个留着毛毛扎扎的刺猬头,一个把头发剃得只剩薄薄一层发茬,然后那层发茬上又剃出一个白色的v字。

刺猬头的校服穿歪歪扭扭,裤腿卷得一个长一个短,拉链也没拉,大大咧咧敞着胸膛。

现在是暑假刚过,刚刚开学的时节,溽暑尚留着炽烈的余威,哪怕现在已经是傍晚了,依旧热得人心慌。

那刺猬头和v字头两个人早早就辍学了,压根没上过高中,在街面上混饭吃。

他俩跟着一个老大做打手,给别人看酒吧的场子。结果没想到那小酒吧乌烟瘴气地失火了,他俩都没跑出来,被呛死在了火场里,谁想到一睁眼居然来到了这个破高中。

本来遇见这种诡异的事他们心里就很烦躁,刺猬头脾气还火爆,刚想继续破口输出三字经,就被旁边的v字头拦下了。

v字头虽然也不耐烦,但他油滑一些,嘿嘿赔笑道:“啊这,主任,你看我这也是板寸头,这v,这不是那什么……歪壳特瑞,胜利嘛!象征我高考必然胜利!我们年纪、我们学习高考那也必然胜利。”

“您看您就大人有大量,这班会快开始了,您就让我们俩进去吧!”

刘原脸上所有表情都消失了,他脸上仿佛每一条皱纹都被熨平了,皮肉都像是在融化。

“学生必须遵守校规校纪。”

不仅是刘原,连他旁边的男老师和另一个女老师的目光都盯在他们两个身上,那渗人的表情让刺猬头和v字头心中心中发毛。

紧接着,v字头的头皮猛地被无形的力量整个掀了起来。

“啊啊啊!”

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叫过后,没了头皮的v字头瘫倒在地上,想伸手捂剧痛传来的地方,但又不能碰。

那被掀走的头皮啪地一声打在他脸上,严丝合缝捂住了他的嘴巴,硬生生把他所有的惨叫都堵了回去。

血肉模糊的那一面朝内,头皮上有白色的v字那面朝外,看上去像是在他嘴巴上打了个大大的“x”一般。

“教学区禁止大声喧哗。”刘原旁边的女教师蠕动她薄薄的嘴唇,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那刺猬头惊恐的叫声硬生生被他咽回了喉咙里,发出一声怪异的呜鸣。他连忙用双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双眼瞪得极大,眼中满是惊恐。

怎么…怎么会这样?就因为他剃了个有v字的头发,就整个掀了他头皮?

那他……那他……

刺猬头两条腿不受控制地发抖。

周围路过的同学没有一个对地上唔唔哀鸣的没了头皮的人提出什么疑问,甚至没有看过去一眼,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没什么异常。

有的同学依旧说说笑笑,只不过音量都被控制在正常范围内。

刺猬头面前三个老师依旧用那种渗人的目光看着他,那几秒钟简直是刺猬头人生中最煎熬的几秒钟,甚至足以和他死前感受到的恐惧相媲美。

他就像是一头猪一样,等待着面前的屠夫宣布他的命运。

“老师,念在他是初犯,给他一把剪刀让他自己把头发剪了再进来吧。”

这声音在刺猬头听来宛若天籁,他感激地看过去,是站在教学楼玻璃门后的谢今夕说了刚刚那句话。

刘原回头看了谢今夕一眼,那目光从头到脚扫射了一遍,没挑出什么问题,他神色这才恢复了正常。

回头看了刺猬头一眼,说:“你跟吕老师去办公室拿个剪刀和推子,把你那叛逆的发型好好搞搞,今晚不用开班会了。搞完发型带着地上这个去医务室处理一下,然后一起给我罚抄校规校纪三遍,明天早自习前交给我。”

吕老师也就是刘原旁边的那位男老师,皱眉看着刺猬头,说:“你这个校服……”

“老师我改!我改!我这就改!以后再也不敢了!”

刺猬头赶忙把校服拉链拉上,然后把卷起来的裤脚放下来,老老实实跟着吕老师走了。

谢今夕说完那句话也不再停留,连忙走进自己的教室,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了。

他刚刚说那句话,也并非是完全出于善心,他只是为了验证一件事。

他们这些任务者在进入这个世界时身上的服装就变成了长袖长裤的校服,但发型、配饰和随身物品并没有变。

谢今夕把握在手中的手机带进来了,那位资深者女性也把烟盒带进来了。

这个世界的危险,显然和那句“做正确的事”相关。

学生遵守校规校纪是正确的事,违反校规校纪、顶撞老师和不认错都是错误的事,v字头油腔滑调想糊弄过去结果就遭到了惩罚。

但任务者的发型和物品是自带的,那v字头的发型,难道除了被掀掉头皮外就没有其他应对办法了吗?

所以谢今夕做了一个尝试。

对学生来讲,及时认错、认真改错自然是正确的事。

而且学校里基本有个“念在你是第一次”,所以初次违反校规校纪受到的惩罚并不会太严重,及时认错、认真改错就能像刺猬头那样换成不痛不痒的惩罚。

作者有话要说:  补一更!感谢在2021-03-09 20:38:38~2021-03-10 00:25: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楼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