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42章 黑白学校(三)

我的书架

第42章 黑白学校(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而谢今夕现在所在的教室也很奇怪。

谢今夕左手边的墙壁是建筑外墙, 在课桌左右的高度开了大扇大扇的窗户。

右手边分开教室与走廊的却不是砖和水泥砌成的墙壁,而是玻璃墙,这面墙上开的前后门同样是玻璃门。

除了那面玻璃墙外, 其他和正常、普通的高中教室基本一样。

谢今夕前面是黑板和讲台, 黑板上方中间是旗子, 旗子左边有四个大字好好学习, 旗子右边有四个大字天天向上。

旗子和字的颜色鲜红鲜红的,在压抑的黑白色教学楼中反而更显得刺目。

黑板右上方的角落里有一个监控摄像头,谢今夕进来时也看到后面有一个摄像头, 两个监控摄像头的监控范围基本能覆盖整间教室。

黑板的左上方则挂着时钟。

谢今夕的座位在靠窗那排最后面,他一走进教室就知道了,而且他走向座位时草草看了一遍, 发现班级内除了他的座位之外,还有一个空位置。

那会是谁的?任务者吗?为什么还没进来?因为发型和着装被拦下了?

教室内非常安静,所有学生不是在看书、就是在写东西,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摸鱼干别的,甚至连翻动书页的声音都很轻。

谢今夕模仿学生们从书包里拿出书和笔记本翻看起来。

谢今夕其实很庆幸他这次分到了高三文科班,他高中就是学文科的,大学则考了历史系。

他所有的关于物理化学的知识, 基本都来源于初中和高一上学期学的那些, 当然基本都忘光了。要是让他去高三理科班……算了, 想想那画面他就窒息。

谢今夕拿出来翻看的是他记得比较多的历史课本,按照他读书习惯先看目录, 然后快速略读了一遍。发现这不是他学过的教材版本, 不过知识是一样的,他基本都记得,所以看时有种……见到多年未见的老友的亲切感。

高三啊……虽然压力很大, 但那时正是精力充沛、满怀希望的最好的青春。

不过……想想他进入反面世界之前也还在读博士,还是个学生,所以有些感慨但不至于有什么怀旧的感伤。

等他大致看完一遍,挂钟的分针指向29时,一位老师准时走进了班级内。

这位老师就是谢今夕见过的,之前在大门口检查学生发型的女老师。

她一头长发盘起,穿着黑色的合体长裙和黑色中跟尖头皮鞋,神情严肃,年纪大概四十许。也许是因为她法令纹比较重、唇比较薄的缘故,显得她面相又凶又刻薄。

“同学们好,现在我们开始开班会。”

她走进教室的同时,谢今夕同时也知道了她姓张,全名张贞芳,主课教语文,是他文理分班分到一班后的班主任。

虽然为人比较严苛,但教学能力很强,对自己的学生一碗水端得很平,不会对成绩好的学生有优待、也不会对差生有偏见。

听见她的声音,所有学生同时第一时间放下手头的事,齐刷刷抬头仰视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那画面就像一个个抬起头的豆芽菜。

“现在,首先开始清点人数,叫到学号的站起来喊到。”

说完,张老师翻开自己带进来的点名册,开始点学号。

“130010。”

教室内有一个女生站起来,喊:“到。”

张老师认认真真看了她一眼,才点头说:“坐下。”

“130023。”

……

“130058。”

……

每叫一个学号,就有一个人站起来。

谢今夕是知道自己的学号的,但并不是和之前那样“自然而然”就知道,而是从自己的课本扉页上看到的。

“131331。”

谢今夕站起来,喊了声:“到。”

张老师的目光在谢今夕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说:“很好,坐下。”

谢今夕坐下后,张老师继续喊:“131332。”

这回没有人站起来了。

教室内一时间鸦雀无声,安静到近乎死寂。

“131332。”张老师又喊了一遍,她原本就严肃的脸上神情渐渐可怖起来。

依旧没有人站起来,谢今夕的目光移到那边空着的座位上。

张老师合上点名册,居然笑了起来,说:“很好,我们班有一位同学居然缺席班会,既没有跟我请假,我也没在年级组看到他整改着装和发型的身影。”

“很好,很好。”

她每说一个很好,脸上的笑容就扩大一些,直到第三个很好,两边的嘴角几乎裂到了耳边。

随后那可怖的笑容猛地消失,她恢复刚刚进门时的表情,说:“我们这一学期,唯一的目标就是学习。高三了,该说的我之前都已经说尽了,但还是要强调一下纪律。”

“有好的班级纪律,大家才能把全部精力都放到学习上,不妨碍别人的同时自己也不被妨碍,违反纪律的要依照规定受到相应处罚。”

“同时,你们也别给我搞什么有的没的,上课就认认真真听讲做笔记,不能走神干别的,教室内的摄像头拉近的情况下连你们纸上写的什么字都能看清楚。有的同学喜欢看小说、转笔、写别的科作业等等,都统统不允许再干。被我发现不好好学习的,依旧要受到惩罚。”

“宿舍卫生同时要搞好,遵守宿管的管理,根据学校规定的作息来,培养良好的作息,不许迟到早退。”

……

“另外还有一些更严重的问题,比如私藏手机、有的学生躲在厕所抽烟等等,一经发现会直接从重处罚。”

这位班主任滔滔不绝说了很多个不许,一直说到六点五十分。

“好了,班会到此结束,现在依照课程表继续上晚自习。”

说完她雷厉风行地走出了教室。

教室内依旧没什么声音,其他人默默开始自习,谢今夕也只能继续看自己的课本和笔记。

教室内的弥漫着一股极度的压抑氛围,学生和学生之间甚至连眼神交流都没有,所有人的目光都固定在书桌那四四方方之间,没有一个人敢抬头。

谢今夕强迫自己习惯,并把注意力放在课本和笔记上。

这些书是他在进入这个世界后出现的,他翻开课本,扉页写着他的名字、班级和学号,字迹是他自己的,翻开后里面的笔记也是他自己写笔记的风格。

谢今夕有些强迫症,他所有课本都必须用同一种颜色的荧光笔标记重点,同时笔记中的一级标题用了红色笔写,那么这一本笔记上所有一级标题就必须都用红色笔写。

所以谢今夕一翻开课本和笔记,就能确认这确实是他自己的风格。

而且,他所有的笔都必须是同一种外型规格的,连活页笔记本的活页纸都必须是同一种。

翻开文具盒和活页笔记本,也确实如此。

所以晚上这节自习课,谢今夕非常轻易就进入了学习状态。

一直到下课铃响起,他才抬头看了眼表,发现已经八点二十了。

班级内依旧没有人说话,有的人站起身走出教室,估计是去厕所了。

谢今夕决定尽量多收集些信息,同时想试着去看看能不能碰见其他任务者,所以也跟着起身。

出了班级后他首先跟着人流去了趟厕所,洗手台上有一整面镜子。谢今夕洗手时抬头看了眼镜子中穿着校服的自己,皮肤很白、五官熟悉,但也许是教学区太过压抑了,他脸上没什么表情,有种异样的感觉慢慢在他心中发酵。

他走出厕所,在一楼走廊逛了逛。

下课走出教室后,终于有学生在走廊上互相说话,声音都压得很低很低,不凑到他们身边几乎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谢今夕走到一楼楼梯口那里,刚好看见了任务者中那个奇怪的少年,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中年人。

那中年人脸上的皮肤呈现一种常年日晒的黝黑,脸上还有不少褶子,身材中等、背有些微驼,穿着长袖长裤的校服站在来来往往的学生间,身上满是局促、窘迫感。

两个人要说唯一有什么相似点,那就是头发都留得很短,虽然不是标准板寸,但也符合了男生发型标准,被放进了教学楼。

那个少年见到谢今夕,立刻开口说:“时间紧迫,我们必须在上课铃响之前回教室。”

“我叫柯遥,有种特殊的能力是可以感知到危险。我刚刚看见了大门口那一幕,我感到在违规时危险骤然上升,结合班会内容,我们最好不要做违反纪律的事。”

“但我能感觉到,这个世界很奇怪,这里到处都弥漫着危险……这不应该的。”说到这里他脸色发白,目光不自觉移到了地面上。

谢今夕则说:“我的名字是谢今夕。不仅是不能违反纪律,要做正确的事。对学生来讲的错事也许不违反纪律,但很可能也会受到惩罚,比如上课走神、玩文具等等,一定要小心。”

“做正确的事?”柯遥用疑问的语气重复了一遍,在心中咀嚼了一会儿,“你说的对,或许这才是重点。”

旁边的中年人焦虑地说:“我……我叫刘长忠,我这样真的没问题吗?这都怎么回事啊?”

中年人对忽然回到高中感到尤其不知所措,因为他外表没有变。哪怕他穿着校服,任谁看他都不会觉得他是高中生,但偏偏学校里的人没有对他的存在表示出任何疑惑。

这种错位感和扭曲感,让中年人简直坐立不安。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10 00:25:14~2021-03-10 23:47: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笨笨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