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43章 黑白学校(四)

我的书架

第43章 黑白学校(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线索太少, 先不用管那么多,暂时先好好当个学生吧。”谢今夕说。

正在这时,预备铃响了, 这意味着离第二节晚自习只剩下两分钟。

“没时间了, 先回去上课。明天早上应该要去食堂吃饭, 我在食堂大门外等你们和其他人, 到时再交换情报。”

“好。”柯遥点点头,和中年人刘长忠一起往楼上走。

谢今夕也快步返回教室,继续上第二节晚自习。

谢今夕很认真翻看书本和笔记, 一方面是因为这次任务没有给明确的时间限制,如果他们呆得时间过长,那就要面对月考、期中或期末, 甚至面对高考,努力多学一些知识总不会错;另一方面就是他想找到更多线索。

他们的任务是逃离这所封闭的学校,这个世界的名称叫做“黑白学校”,如果说严苛的纪律和作息是所谓的白色高压,那描述里的蔓延开的黑色恐怖又指得是什么?

他们的任务……真的没有时间限制吗?

谢今夕想到自己第一个世界,虽然任务没有写清但事实上却是有隐藏的空间限制的,那这个世界……会不会有隐藏的时间限制呢?

谢今夕不觉得那个“祂”把任务者扔到这个世界, 就是为了看他们兢兢业业学习一年然后去参加高考。

谢今夕投入地学了一段时间, 抬头看了眼前面的挂钟, 晚上九点五十四。

教室前门旁边的墙上贴着课程表和值日表,第一节晚自习下课出教室前谢今夕看过一遍, 记住了第二节晚自习下课是十点半。

谢今夕有些学不下去了, 主要这种高度集中注意力的学习状态很难维持太长时间。

谢今夕摊开笔记本,低头双眼落在本子上,看起在看笔记背笔记, 实际上大脑内部在放空。

他还不忘无意识地伸手翻翻的页,伪装地十分不错。

这时候谢今夕就觉得很遗憾,穆塔能直接在他脑内跟他说话,但他却必须说出声音才能和穆塔交流,穆塔没办法直接读取他脑内的想法。

但穆塔……除了进入这个世界说的那两个字之外,就没再说过话了。

这个世界会有怨鬼吗?如果有,他或许可以主动出击,吞掉一只让穆塔压制一下身上的蛇神诅咒,而且他还能得知那怨鬼死前的经历,拿到更多信息。

这个世界不太好办啊……学生的作息安排被规定得很死,他们要遵守纪律,很难找到自由活动的时间来收集线索。

谢今夕想了很多,终于熬到了下课铃响,他把书和本子放到桌兜里。

在舍友叫他快点,要一起走时,谢今夕把动作放慢,回道:“你们先走吧!我要收拾一会儿!”

“哎呀,走走走,他有强迫症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返校回来给他那些书排兵布阵还得磨蹭会儿呢!我们先走!”另一个室友背上书包走过来说道。

谢今夕的目光落在这两个人身上,在班主任点完学号后,他自然而然想起了这两个舍友的学号,一个130073,另一个130147,但奇怪的是谢今夕却没有想起他们两个的名字。

130147在来教学楼的路上还主动问过谢今夕暑假过得怎么样,看上去性格比较活泼

舍友130073犹豫了一下,说:“行,那我们先走了啊!你看着点时间,教学楼十点四十五就关灯锁门,十一点前我们必须回到宿舍的。你别忘了啊!”

“好,我会记得。”等舍友都离开了,谢今夕才慢吞吞背上书包,走到教室前时认真背了一下明天周一的课程表,然后才往回走。

住校有一点好处,就是大部分书不用来回背。

谢今夕出来得晚一些,周围已经没有多少学生了,谢今夕低声喊了穆塔的名字。

穆塔在他脑海中说:“小心不要暴露你背后的纹身。”

穆塔在不单独行动时是附在纹身上的,他单独现身后,纹身也不会消失。

而背后大面积纹身……自然不应该出现在学生身上。

“我明白,我会注意。”谢今夕顿了顿,“你都听见了?”

“嗯,也只能听见。”

俯身在谢今夕身上,穆塔是看不见周围环境的,他只能听见周围的声音。

“那有人惨叫时,你感应到鬼了吗?”

“没。”

“好的。”谢今夕知道穆塔现在不好受,也没再多问其他问题。

能“听”到穆塔的声音,他也安心了一些,随后快步走回宿舍。

谢今夕刚踏进灯光明亮的宿舍楼,那种阴冷之感又回来了,他回到寝室时是十点四十八分。

另外五个舍友都在宿舍内,性格开朗的130147见他赶紧招呼道:“快去洗漱吧,十一点左右宿管回来查房的!”

晚上十点半下晚自习,十一点宿管宿管查寝,十一点十五分准时熄灯。

谢今夕点了点头,拿着自己的洗漱用品出了205宿舍往水房走。

寝室没有独立卫生间,整个二楼一共有两个水房和两个卫生间,半个小时内所有人都必须洗漱完毕,这就导致水房位置有些挤。

所以必须带个盆过去,排队先把牙缸接好水,然后给别的同学让位置蹲在旁边接着盆刷牙,刷完牙把盆冲干净再用盆接水洗脸。

没有人不来洗漱,因为学生必须要搞好个人卫生。

谢今夕洗漱完躺倒床上没多久,宿管就来查房了。

宿管是位外表四五十岁的大爷,人干瘦干瘦的,气质非常阴沉,他推门进来扫了他们一眼。

“人都在,快上床吧,马上熄灯。”

说完宿管大爷就离开了。

其他舍友陆陆续续爬到床铺上,谢今夕的床临近窗户,他把窗帘拉上,随后也上了床。

这是来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晚上,熄灯后,宿舍内非常安静。

谢今夕也开始回想这个晚上发生的一些事,最让谢今夕在意的一点是他们班点名时,有个人没有来班会,也没被因为发型着装去被拦下扭送年级组改造,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有来教学区。

这个人估计只可能是任务者。

因为就谢今夕观察,这个高中的学生都非常遵守学校纪律,每个人都有固定的行为模式。

可问题在于,这个没来班会的人,会不会有可能是穆塔?

穆塔算任务者吗?

如果不是穆塔,那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居然一开始就不去班会?不去班会又受到了什么惩罚?

这个世界对穆塔太不友好了,这个高中内似乎有种所谓的“规则力”在。在教学区大门口掀掉v字头头皮的并不是鬼,那就只可能是违反规则带来的直接惩罚。

主要这个世界能无视任务者年龄的问题,强行在他们身上套上高中生的身份,但能否无视穆塔的蛇尾?万一不能,那穆塔一现身恐怕就会直接面临死亡。

这很不妙,对谢今夕来讲,哪怕是鬼,他凭借自己的血脉和穆塔的帮助也能对抗,可如果是规则力那就束手无策、除了遵从规则外没有其他办法,这会让他束手束脚。

能自由活动的时间还是太少了,学生、尤其是高中生,简直被作息表和课程表两张表框得死死的。

有什么事,还是明天再说吧……

谢今夕终止思考、放空大脑,缓缓进入睡眠状态。

谢今夕本来睡得很熟,但半夜十指指尖忽然传来一阵疼痛,把谢今夕痛醒了。

有着丰富经验的谢今夕没有睁眼,而是安静地躺在床上,指尖互相碰了碰,摸到了手指上的刻痕。

这是……血咒?

穆塔说过宿舍楼内阴气很重,晚上血咒居然被激发了?

寂静的寝室内,谢今夕认真听了一会儿,居然没听到舍友的呼吸声。

宿舍楼、不,寝室内难道有鬼?会是他的舍友们吗?

谢今夕闭着眼,觉得自己越来越冷,这感觉让他瞬间回想起了第一个世界和林雯同一个房间的那个晚上。

那个晚上,女主人的怨鬼贴到床板后附在了林雯身上,被附身后的林雯在他床边盯着他看了不知道多久。

一想到刚进入寝室时,那五人同时面无表情回头看他的画面,谢今夕更不想睁眼了。

万一一睁眼就看到五个舍友站在他床边一起抬头看他的画面……

一般只要闭眼不动、装不知道或者一觉睡到天亮,都不会有事。

如果舍友真的是鬼,真要躲不过……大不了就搏上一搏,有穆塔在,他还是有机会的。

然而,死一般寂静的寝室内,忽然传来了一阵嘎吱嘎吱的刮擦玻璃的声音。

谢今夕的床离窗户很近,那声音就是从窗户那边传过来的。

那声音很轻但很细碎,一会有、一会儿无,不像是用布之类的东西擦过玻璃,而像是皮肤贴在玻璃上滑动发出的声音。

窗户?上床前他拉上窗帘了,他也没听到窗帘被拉开的声音,也就是说……那声音不是玻璃室内这面发出的,而是室外那面发出的。

谢今夕脑内第一个猜测居然是有人把脸贴在窗户上,不停滑动寻找角度,想从窗帘的缝隙往内看。

可……谢今夕的寝室在二楼啊!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如果有了解过scp设定的小天使,可以试着猜猜这间学校真正的危险究竟在哪里!是scp中比较特殊的一类危险。

感谢在2021-03-10 23:47:17~2021-03-11 22:40: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楼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