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44章 黑白学校(五)

我的书架

第44章 黑白学校(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窗户传来的古怪的滑动声还在不断传来……

寝室内的温度维持在了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 并没有再往下降。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究竟是当做什么都没听见强行睡过去,还是睁眼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被子下, 谢今夕摁了摁手指上的刻痕, 下定了决心。

他先是翻了个身, 安静听了一会儿, 窗户那边的声音在他动作时突然消失了。

随后是一阵长而刺耳的滑动声,仿佛窗户外那东西找到了目标,猛地移动了一下般。

谢今夕假装迷迷糊糊坐起身, 不动声色瞟了一圈五个舍友。

每一张床铺上都隆起一个暗色的人体轮廓,似乎他们每个都在床上。

但宿舍内只有他一个人的呼吸声,其他五个人形轮廓躺在那里, 就像躺在停尸床上的尸体。

谢今夕掀开薄被坐起身爬下床,动作间状似无意地看了窗户那边一眼,正对上窗帘缝隙中死死盯着他的数只血红色的眼球。

那些血红色的眼球和眼球之间有一滩黑色的粘液粘连,因为贴在窗户上和互相挤压导致变形,每一个眼球都奇形怪状,但浑浊的血红色眼球中黑色的瞳孔全部聚焦在谢今夕身上。

见谢今夕看过来,那些眼球紧贴着蠕动着互相挤压, 仿佛想要从窗户那里挤进来一般。

被注视的感觉是那么强烈, 而且和那些眼球对视时, 谢今夕发现自己能读懂它们表现出的情绪。

恶意、怨毒、贪婪、恐吓……每一个浑浊的血红色眼球在那滩黑色的粘液中都赤|裸裸地显露出自己的情绪。

谢今夕强行压下心底涌起的恐惧和厌恶,全当没有看见那些眼球, 走到门口拉开门走了出去。

全程除了他爬下床站到地面上状似无意看向窗户那一眼外, 他都没做出任何不合情理的举动。

如果是在第一个世界,谢今夕一定会选择强迫自己当不知道有什么异常般睡过去,一直睡到第二天, 但这是他第三个世界。

他已经知道在世界最开始时危险比较低,大部分鬼怪都被规则限制,需要有一定铺垫、让任务者产生足够的恐惧使鬼怪强大之后,它们才能突破限制杀人。

而且他也对自己的“巫”的能力有了初步理解,还有穆塔作为最后的底牌。

这是第一个晚上,是最好的收集情报的时机,谢今夕不能放过。

这个世界的规则是“要做正确的事”,但学生半夜起来上厕所总不能是一件错误的事吧?

虽然谢今夕听到过,有的学校连学生去厕所的次数都会有规定,超过规定就要受罚,但毕竟这是他今晚第一次起来上厕所。

同时,他也想到一件事,“要做正确的事”这句话可没有主语。

也就是说,这句话的代表的规则,学校内的老师或鬼怪也许同样要遵守,违反规则就要受到惩罚。

在他看到窗户外贴着的眼球后,谢今夕更确定了这一点。

那些眼球如果是某种鬼魂,那它们不可能会被区区一扇窗户阻挡。它们不敢进入寝室,就是这里是学生宿舍,鬼怪没有得到允许擅闯进来,也会因为违背规则而被处罚。

所以那些眼球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因为恐惧和害怕做出不理智的行为,比如半夜指着窗户尖叫有鬼,这会让他受到惩罚。

拉开门走出寝室的谢今夕借着回身关门的动作又看了一眼窗户,那些血红的眼球直勾勾盯着他,满是恶意和不甘。

关上的门隔绝了它们看过来的视线,谢今夕转身背向门看向走廊。

走廊内非常暗,除了安全出口牌子亮着的幽幽绿光外,就只有厕所的灯还亮着。

谢今夕在昏暗中向着厕所走去,借着厕所的灯光,他才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走廊地面的白色瓷砖上蒙着大量灰黑色的干硬的污垢,有的瓷砖上还勉强能认出凌乱的脚印。

两边墙壁表面的白色腻子掉了一大片,有的地方还鼓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石灰味。

天花板更是黑压压一片,感觉告诉似乎比白天低了很多。

断电熄灯后的宿舍楼和白天的宿舍楼仿佛是两栋楼,封闭、肮脏、污秽、逼仄、窒息……这样的感觉扑面而来,和白天的明亮整洁截然不同。

厕所外间只亮着一个昏黄的灯泡,洗手池下面积了一滩污水,水龙头不停滴着水,内间也传来连续不断的冲水声,厕所内要比外面还要潮湿阴冷。

厕所外间有一扇窗户,窗户被铁丝网封得死死的,经过时间的侵蚀,满是铁锈的铁丝网上挂满了蜘蛛网和灰尘。

那肮脏的铁丝网似乎已经和玻璃融化在了一起,只有少数的缝隙还能望到外面,更不祥的是窗框旁边的墙壁上布满了污黑的手印。

在谢今夕注视那扇窗户时,几颗浑浊的血红色眼球从铁丝网缝隙中挤进来贴在雾蒙蒙的玻璃上,瞳孔再次对准了谢今夕。

那些眼球……在监视他?

谢今夕意识到如果他不赶紧上厕所然后回寝室睡觉,他也许会受罚,毕竟半夜躲在厕所不去睡觉可不是“正确的事”。

谢今夕移开视线看向厕所内间时那一瞬间,眼角余光居然捕捉到了什么东西在动。

他猛地回头看向窗框那里,发现那些黑色的手印居然向着他的地方移动了一点。

谢今夕心跳瞬间加速,那移动的手印甚至远比那些眼球更让他恐惧。

谢今夕捏了捏满是刻痕的手指,用疼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强压自己不去看那移动的手印,快步走进厕所。

他匆匆上完厕所出来洗手时,他的视线掠过窗户那里,那些血红色的眼球消失不见了,但那些手印汇聚在窗户旁边的墙角,隐隐组合成了一个黑色的人形轮廓。

谢今夕径直走到洗手池前打开水龙头洗手,转身准备出厕所时,视线余光看到那黑色的人形轮廓移动到了洗手池对面墙壁上……

也就是说,他刚刚洗手时,那个手印聚合成的黑色人影就在他背后。

谢今夕快步走出厕所,往自己的房间走时由于背着厕所的灯光,有种越走越暗的感觉。

而且,他从厕所出来口,黑压压的走廊房顶睁开了一连片没有眼球的眼睛。那些眼睛有上下眼皮,还会不停眨动,只是中间没有眼球,一眼望过去他前面走廊顶部密密麻麻全部都是。

他一步步背着光远离光源,走入黑暗时,那一片眼睛还会抖动着变幻角度。

谢今夕全部视而不见,提着一口气不管不顾大步走到寝室门口,刚要推门进去,他背后就传来一个声音。

“大半夜不睡,你在这儿干嘛呢?”

与此同时,谢今夕背后传来一阵让他感到窒息的腐臭味儿。

谢今夕回头,正对上一张高度腐烂了的脸。

谢今夕通过对方的衣着和声音,勉强认出问他问题的是之前来查房过的那位宿管大爷。

这位宿管大爷原本干瘦的身体出现了多处腐烂,尤其是他的脸。

他的脸颊和嘴周围的皮肉已经腐烂成了某种黑色的粘液,这就使得他的满口牙和牙床暴露在外面。

他上下眼皮和眼周皮肉也高度腐烂成了那种黑色粘液,只有剩下一双凸出的眼球被那些粘液“粘”在眼眶中。耳朵和鼻子都腐烂了,原本该是鼻子的地方留下一个恐怖的坑洞。

“我去了趟厕所,正要回去睡觉。”谢今夕忍着那腐烂的臭味,快速回答道。

屋顶那一片黑压压没有眼球的眼睛一眨一眨,随后快速腐烂成黑色的粘液从天花板上滑下来,慢慢汇聚到宿管身上。

宿管浑浊的眼球盯着他,那排磨损严重的齿列开合,他说:“那就快回去睡吧。”

“好。”谢今夕推门、进宿舍、关门,几个动作一气呵成。

等到薄薄的门板把腐烂的宿管和可怖的走廊关在外面,他回头看着整洁干净的寝室和床铺上一动不动的五个舍友,觉得连那些尸体一样的舍友都顺眼了起来。

谢今夕爬回床铺上躺好,闭上眼假装要睡了的时候,心脏还跳得快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了。

“你心跳太快了,别怕,平复一下。”穆塔在他脑海里说道。

但估计是穆塔在他身上、听到他“砰砰砰”跳得过快的心跳声了。

穆塔在他身上时,没办法看到周围环境,只能听,谢今夕没法开口告诉他自己见到什么了。

穆塔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忽然说:“要不要给你唱首歌?”

知道谢今夕没法回他,穆塔就直接给他唱了一首正气十足的歌,虽然略有跑调,但音质非常好,浑厚、磁性、有力,勉强弥补了一下跑调的缺点。

“估计不好听,但你心跳比刚刚慢了。”

没事,这种正气十足的歌,有气势就够了。

谢今夕确实比刚刚放松了一些,主要是那首歌太过于正气了,任谁听到有人给自己唱“团结就是力量”,都能缓过来一些。

“我在,快睡吧,明天你还要早起。”

“谢今夕,晚安。”

好,晚安。

尽管知道他听不见,谢今夕还是在心中回道。

作者有话要说:  真正的危险会在后面慢慢揭开的!感谢在2021-03-11 22:40:34~2021-03-12 22:11: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锁章永远滴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水边盈盈 10瓶;云楼 5瓶;24字箴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