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45章 黑白学校(六)

我的书架

第45章 黑白学校(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第一个晚上, 对谢今夕而言他可以在初步探索后睡去,对进入第一次进入碎片世界的新人而言,这或许便是一个无眠之夜了。

ai男生宿舍五楼, 533宿舍里一共有三位任务者, 其中之一便是下午那位刺猬头, 当然, 他现在的发型已经是板寸了。

他本名杨佳鑫,这个宿舍里其他两位任务者,他只认识其中一位。说认识也不太对, 他只知道场子里的人都叫他李老大,对方全名叫什么他却不知道。

杨佳鑫初中辍学后便和外面一些社会面上的所谓“老大”混,打过群架、进过局子、挨过拘留, 性格急躁火爆,初中有一次因为迟到被老师训的时候,他还一怒之下举起扫帚打过老师。

但谁让初中是义务教育呢,学校给了他严重处分和通报批判,却没办法开除他。他父母离婚,两边都不愿意要他这个刺头,所以也没家长管他。

他自己也不在意, 反而觉得自己很牛批。老师对初中学生来讲那就是权威, 他居然敢打老师, 一下子就全校闻名了。从此后别说是同学见他绕道走,连老师都不再管他。后来发展他天天旷课不去上学, 也没人愿意管。

这回好了, 杨佳鑫亲眼目睹了v字头的头皮是怎么被掀没的,自己还差点也步了对方后尘。他这种爱逞凶斗狠的小混混,一遇见比他更牛更狠的所谓“老大”就怂了, 更别说这种诡异的场面。

他跟着那个什么吕老师去年级组拿了剪子和推子,v字头被吕老师带走去包扎了。

他自己蹲在年级组办公室给自己剪了头发、然后用推子推成板寸。他搞完发型后不久,v字头又被带回来,两人一起老老实实抄了校规校纪三遍,又在年级组办公室罚站到第二节晚自习结束,他们才被放走。

杨佳鑫被治得怕了,他现在顶着凉飘飘的板寸头躺在寝室床上,还能想起在年级组办公室v字头的惨状。

那家伙头上包着纱布,疼得满脸是泪、手都在抖却不敢喊出声,只能一边倒抽凉气一边抄校规校纪,还不敢把泪水滴在纸上,怕晕开墨迹再被罚。

杨佳鑫晚自习回来后老老实实端着盆去洗漱,然后上床躺着,哪怕自己睡不着依旧闭着眼。

熄灯后,寝室里就只有三个人的呼吸声。

李老大在床上来来回回翻身,他其实是个酒吧老板,私下里还坐庄搞点赌局之类的事,然而谁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失火不仅烧了他的酒吧,还把他带到这个该死的地方。

他因为常年酗酒,有点尿频尿急的毛病,熄灯以后他睡了一会儿,就被尿意逼醒了。

醒了他其实也不敢自己出去上厕所,他也在教学楼大门口围观过v字头的惨状,因此只能在床上来回摊煎饼,试图压下这阵尿意忍到天亮。

然而他来回翻身没多久,就听见窗户那边传来的“嘎吱嘎吱”声。

他本来也不想理,但渐渐的,他发现那声音居然和他翻身的频率重合了。

他一动那声音就响起来,不动那声音就消失不见。

宿舍里其他两个还在呼吸的人就和死了一样,没有对那声音做出任何反应。

李老大被吓得更想尿了,反正他不是离窗户最近的人,另一个阴沉沉、不爱说话的任务者离窗户最近,他…他只要不看窗户应该没什么事吧?

李老大咬了咬牙,坐起身特意不去看窗户,笨拙地爬下床。在他坐起身时,窗户那边传来一声刺耳的滑动声,踩上梯|子时那声音又响起来。

对于一个被酒掏空了身体的中年人来说,用来上下的梯|子可不那么友好,他心理还发虚,手上出了很多汗,结果没抓稳,一下子从梯|子上滑下来崴了一下脚。

与此同时窗户那边又传来一声刺耳的滑动声。

人体有所谓的无意注意,也就是不由自主地会对一定的事物产生注意。李老大之前一直有意控制,让自己不去看窗户,一直在对抗自己的本能。

但他从梯|子上滑下来时这种自我对抗中断了一下,他反射性循着声音抬头看向窗户那边。

眼球。

密密麻麻全部是血红色的眼球,一个又一个、一个叠着一个紧贴在窗户上,在黑色的粘液中滑动着看向他。

整扇窗户都被那浑浊的红色眼球占满了,没有一丝一毫的空隙能看到寝室外。

李老大的脑子空白了一瞬间,这时他才反应过来,他们宿舍居然没有拉上窗帘。

“不……不!”李老大慌乱地拍了拍临床的杨佳鑫,喊道,“醒醒!你们他妈的醒醒!怪物在看着我们!它们他妈的在看着我们!”

杨佳鑫紧闭着眼睛,紧绷着全身的肌肉,一动不动像一具死尸一样躺着。

什么怪物、什么声音,他全没听见,他要睡觉,对,学生这个点就应该睡觉!

该死的李老大不睡觉鬼叫什么?

李老大见杨佳鑫完全没反应,不由得在心里破口大骂,他更不可能去叫在挨着窗户睡的另一个任务者了。

那家伙他之间去搭过讪,结果那小子年纪轻轻阴沉沉的,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他见窗户上那些眼球挤挤挨挨游动着像要从窗户上挤进来,立马抛弃了在宿舍里的其他两个人,拉开寝室门就想跑出去。

结果刚踏入走廊没跑两步,他就看到走廊墙壁中凸出一个腐烂的人。那人就像是从墙壁上长出来的一般,一张高度腐烂的脸正对着李老大,没有眼睑的眼球对准他,正是谢今夕见过的宿管大爷。

紧接着走廊的天花板上睁开了密密麻麻的没有眼球的“眼睛”,那些眼睛一眨一眨的,忽然落下来直扑李老大。

李老大惨叫一声伸手胡乱四处抓挠,结果那些落下来的“眼睛”化成了黑色的粘液,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

黑色粘液隔绝了他的声音,另一端连接着宿管,那些粘液把不断挣扎的他往腐烂的宿管那边拉过去。

没多久,李老大就消失在了走廊里。

空旷、安静、黑暗的走廊中,533宿舍的门忽然关上。

杨佳鑫被关门声吓得一哆嗦,浑身上下出的汗把身下的床单都打湿了,他听见李老大拉开门出去的声音,也听见了他的惨叫声,在他的惨叫声戛然而止那一刻,他就知道李老大不会再回来了。

杨佳鑫拒绝想究竟是谁关上了门,他不敢睡也不敢动,只能继续在床上挺尸。

……

第二天、也就是周一早上,谢今夕脑中忽然响起穆塔的声音。

“谢今夕,该起床了。”

谢今夕立刻睁开眼坐起身,除了穆塔的声音外还听见了起床铃声。他把放在床脚的校服套上,翻身下床之前他顿了下,回身把被子叠好,这才爬下了床。

他下床没多久,干瘦干瘦的宿管大爷就推门进来喊道:“起床了起床了啊!都赶紧起床!”

白天的宿管大爷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他的目光落在已经起来去拿盆准备洗漱的谢今夕身上,说:“昨晚在走廊看到你,因为是半夜就没跟你多说。现在跟你说啊,晚上别总去厕所,睡觉前都打理好,你半夜起床多打扰舍友啊。”

谢今夕点头说:“我记住了,谢谢大爷提醒。”

宿管大爷看他的目光这才和善了些,离开去叫其他人起床了。

谢今夕看了一眼同样爬起来端着盆去洗漱的舍友,晚上他们五个连呼吸都没有,和尸体没什么两样,他起床去上厕所还能打扰到他们?

谢今夕洗漱完,见舍友们都背着书包去吃早餐,以防万一谢今夕也背着书包下了楼。

在走出宿舍楼大门时,发现大门外除了作息表之外,又多了一张通报。

谢今夕停住脚步看了一遍,通报批评李一程夜晚无故在寝室内大喊大叫、在走廊里奔跑,给以停宿、停课三天的处罚。

看完内容,谢今夕眼尖地看到这张纸……好像不是用胶水黏在墙上的。

谢今夕贴近一看,在纸和墙的相接的边缘看到了一点黑色的粘液,隐隐还能闻到一种……腐败的味道。

谢今夕也不能在大门口停留太久,以免被其他同学注意到他异常的举动,他挪动脚步往食堂走去,同时小声说:“穆塔,你听到喊叫声了吗?”

“有,很模糊、短促,随后就消失了。”

穆塔的听力比谢今夕好,谢今夕当时正在睡,并没有听见什么喊叫声。

谢今夕明白这个李一程大概率是任务者,而是大概是已经凉了。如果光停宿他还有可能活着,但停课在这个学校内八成就是已经死了。

不过说到停宿,普通高中的学生停宿还能回家去睡,他们停宿能算逃离了这个学校吗?

谢今夕考虑到“祂”很喜欢玩思维死角、反向思考之类的把戏,也不由得把这个猜想列入逃离学校的可能中。

食堂离宿舍楼很近,他已经走到了食堂前。

食堂和浴室在一栋楼,统称叫服务楼。谢今夕看到这栋楼时,“想起”了一些常识。

这栋服务楼一楼左右分别有男女生浴室,男女生想进浴室只能从大楼左右两边开的门分别进去,洗衣房也在一楼。

服务楼中间也有一扇大门,不过从中间大门进去只是楼梯间,楼梯间左右有两个楼梯通向二楼和三楼的食堂。

服务楼大门前,柯遥、刘长忠和其他几个人正在等他。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12 22:11:37~2021-03-14 23:01: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唯秋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失う乐 40瓶;仟之 20瓶;花菜 18瓶;夺陌 3瓶;l稀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