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47章 黑白学校(八)

我的书架

第47章 黑白学校(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升国旗结束后, 谢今夕跟着一班同学回到班级里收拾书包,把笔和笔记本装到书包内,随后背着书包跟着他们往图书馆走。

图书馆位于大礼堂后面的一栋楼, 班主任兼语文任课老师张贞芳正等在楼下, 见他们过来跟他们说:“带好笔记本和笔了吗?去六楼的阅览室坐好等我。”

谢今夕跟着同学走进楼, 一层好像有两部电梯, 因为来上阅读课的学生很多,不愿意爬楼的都在排队等电梯,而不想等电梯的则往内走绕了一段路从楼梯往上爬。

谢今夕不太想爬楼梯, 他和其他同学排队等了大概三分钟,就轮到他进电梯。

电梯内宽敞明亮、四面内壁光滑得特别像镜子,可以轻易照出人的模样。

电梯内壁上映着穿着黑白校服的学生, 谢今夕盯了一会儿扭开头不想再看,但就在视角变动的瞬间,他看到电梯内壁倒影中忽然有个学生裂开嘴冲他笑了一下。

谢今夕一个激灵,立刻扭头看向他旁边那个同学。那同学依旧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电梯缓缓上行,谢今夕再看向内壁时,那张夸张的笑脸已经消失不见。

到了六楼, 谢今夕跟着同学走到阅览室, 阅览室宽敞明亮、有许多长桌。

这边的阅览室好像只是阅览室, 并没有书架和图书。

学生们各自走到空位把带过来的书包放下,从中掏出笔记本和笔, 然后安静等待张贞芳上来。

随后不久, 张贞芳和另一位老师站在门口,说:“现在,所有人按照学号先后依次去书架那边拿书回来看。一次性把你们想看的书拿全, 不要中途来回走动打扰别人。”

“另外不允许看闲书,多积累积累作文素材,被我抓住看闲书一样要批评处罚。”

随后学生们出门去书架那边拿书,谢今夕跟着出门走到走廊尽头的书库。

书库内一排排书架林立,书架相距非常之近,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图书。

书库的大门上贴着索引,很多学生进来后直奔最前排的书架,那书架上摆着一排排的作文杂志。

谢今夕跟着过去挑了两本,随后想了想,又根据索引走到科普书目那边,翻了半天选了一本和蛇相关的科普类杂志。

那杂志上并不全是动物的知识,还有一些动物学家的简介,一会儿如果张贞芳问他,他也能以“收集与众不同的作文素材”为借口搪塞过去。

他拿着杂志转身想走时,杂志与杂志中间的空隙中忽然出现一只眼珠,那眼睛从缝隙中挤出来贴到谢今夕眼前,转动着看了看他手中的杂志,又看了看谢今夕。

谢今夕动作一顿,随后像压根没发现这只从空隙中探出来的眼珠一般转身快步走出书库。

当他走到阅览室门前时,张贞芳忽然叫住了他:“131331,把你左手的杂志拿出来给我看看。”

谢今夕把杂志递给她。

张贞芳接过杂志一页一页翻过,随后看向谢今夕问他:“你怎么会想拿这种杂志看?为什么不多看看满分作文或者作文素材杂志?”

谢今夕把拿过来的其他基本作文素材杂志举了举,说:“老师,我已经拿了一些作文素材杂志了。大家都用司马迁、鲁迅之类的素材,有些太过于套路了。我想我可以记一些冷门的科学家的素材,这样会让我的作文更出彩。”

张贞芳冷着脸审视他,薄薄的嘴唇紧抿在一起,良久,她说:“好,进去看吧。”

过了这关的谢今夕拿着杂志坐到自己位置上,没有先去看那本动物科普杂志,而是先打开作文素材杂志一页页翻看着,还不时做做笔记。

果然……

他刚刚在试探班主任。

张贞芳说接受批评处罚的条件必须是“被她发现看闲书”,也就是需要同时满足“被她发现”和“看闲书”两个点。

事实证明“不被她发现”很难做到,这个学校内不管有监控在监视学生,还有各个角落中的鬼怪,那另一个点就在于“闲书”。

“闲书”这个定义可比较模糊,事实上也并不是老师说是闲书就是闲书,学生如果给出合理的理由,也可以逃过惩罚。

翻着翻着作文杂志,谢今夕发现了一些问题。

由于谢今夕学号最靠后,他去的时候作文素材区的书和杂志已经被拿得差不多了,留下的只有一些很久之前出的老杂志。

谢今夕手中这本明显被很多人翻看过,杂志边角都有些卷起来了,里面有些内容还被人打上了重点符号。

在翻到其中一页时,谢今夕发现那里被夹了一张纸。

谢今夕改变了一下看书的姿势,尽量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老师和周围同学的视线,快速翻过那页纸看了一遍。

那上面有一些胡乱的涂鸦,还有很多抱怨的小短句,如“什么阅读课,不如改叫作文素材课得了”、“为什么不能带碳酸饮料进教室”、“无聊、好无聊”、“不想跑操”之类的话。

除此以外,谢今夕认了半天,从中认出半首诗歌。

【我从未爱过这世界,

它对我也一样;

我没有阿谀过它腐臭的气息,

也不曾忍从地屈膝,

膜拜它的各种偶像;

我没有在脸上堆着笑,

更没有高声叫嚷着,

崇拜一种回音;

纷纭的世人不能把我看作他们一伙;

我站在人群中却不属于他们;

也没有把头脑放进

那并非而又算作他们的思想的尸衣中,

一齐列队行进,

因此才被压抑而至温顺。】[注]

涂鸦和抱怨的短句用的都是不同的笔、笔迹潦草而随意,唯有这段诗句用的是墨蓝色的钢笔,笔迹愤怒而犀利,拖拽出的撇捺几乎要划破这张薄薄的纸。

谢今夕把这张纸快速夹在自己的笔记本中,随后继续翻看那本作文素材。

这次他留心之后,在这本作文素材中发现了更多那位学生留下的印记。

尤其是他发现这本书中有一些字下面用同样的墨蓝色的钢笔点了着重号,从前往后翻,把每一个字连起来之后,就是两句话。

【我不再是我了,我在消失,我在变得和他们一样】

【它想让我变得和他们一样】

谢今夕翻了几遍这本杂志,最后在确认这里面没有其他线索后合上这本杂志,换了动物科普杂志继续看。

嗯……蛇果然可以闻到同类的信息素,但蛇可以闻到人的信息素吗?可以通过不同的信息素确认不同的人的身份吗?

蜕皮前会有一段时间终止进食……穆塔也会蜕皮吗?

谢今夕补充了一些蛇类相关科普,随后走廊里传来张贞芳老师的脚步声。

中跟黑色牛皮鞋的鞋跟敲门在瓷砖上,张贞芳走进来,说:“好了,同学们,快下课了,把书放回原位后,你们就可以去食堂吃饭了。”

“记住,把书放回原位,不要给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增加工作量。”

谢今夕没有急着走,他先确认了纸条在笔记本中夹好、不会掉下来,把笔记本塞到书包里,然后才背着书包拿着杂志慢吞吞走向书库。

这间学校……果然问题很大。

最主要问题似乎并不在于那些“规则”和“鬼怪”,也许在那些“同学”身上。

果然最诡异的还是那些只有学号的同学,谢今夕决定下午上课要多和他们接触接触。

走到书库,谢今夕把作文素材杂志归位,随后拿着那本动物科普杂志走到原本的书架前,把杂志放了回去。

这时,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很轻的敲门声。

等等?这排书架确实在书库靠里面的位置,但书库最里面应该是墙啊?为什么会有敲门声?

谢今夕从书架间走出来,往书库里面走了几步,更靠近最里侧的墙壁。

然而他还没看到那面墙时,忽然传来了关门声。

谢今夕猛地看向书库大门,发现不知何时门已经关上了。

谢今夕赶紧往那边跑过去,伸手推了一下门,发现外面已经锁上了。

锁上了?

该死,是因为书架挡住了他的身影,导致关门的人没看到他还在里面吗?

谢今夕后退两步猛地用肩膀撞了两下门,又拍了半天往外喊了两声,依旧没有人回应。

不仅如此,书库的灯还忽然灭了。

书库内没有窗户,只靠灯光照明,灯灭了后便伸手不见五指。

谢今夕靠着书库大门,在一片漆黑和寂静中,又听见了书库深处传来的敲门声。

谢今夕想起自己书包里还有手机,他赶紧卸下书包,拿出手机打开时他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坚定下来,开机打开手电筒的功能。

就昨晚和今天上午的观察,鬼怪似乎只在没有监控时才出现。

刚刚谢今夕来拿杂志时曾见过一个眼球,这证明书库内应该是没有监控的,当然也有可能那眼球同样是依靠书架卡监控死角。

但现在一片黑暗,看不见的劣势对谢今夕来讲是致命的。

被发现带手机和被困在这里导致到了午休还没有回寝室睡觉,这两者说不上哪个处罚会更重。

反正如果有监控他带手机的事就会被发现,但会被解救出去;如果没监控,他就必须自己想办法找出路了。

手机附带的手电筒光直直照亮了一小片空间,宽阔的书库内大部分地方依旧是黑暗的,林立的书架在手电筒光晃动间就像晃动的鬼影。

作者有话要说:  [注]这段诗来自诗人拜伦的《我从未爱过这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