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54章 黑白学校(十五)

我的书架

第54章 黑白学校(十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要做正确的事……这句话不止是对我们说的, 是对整间学校的人的说的。也许,同时也是在提醒我们要注意身边的同学,对于身边的同学来讲, 他们把我们想要逃离学校的计划意图告诉学校, 这是正确的事。”

谢今夕说完, 刘长忠摸着下巴恍然一般说道:“没想到谢小弟你说的这话里有这么多名堂, 还是学历高的文化人知道的多啊!”

“不对。”

刘长忠刚说完,穆塔忽然在谢今夕脑海里说了一句。

与此同时,谢今夕也敏锐的意识到了……

为什么刘长忠会说“谢小弟你说的这话”?“要做正确的事”, 这句话是跟着任务信息给的,怎么成了他说的?

难道……只有他的任务信息里多出了那一句话?

谢今夕悚然一惊,他现在才猛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由于前三个世界大家得到的信息基本都是一致的, 无论是赵景烁、季川墨还是庄正,都没有跟他说过会有额外得到一条信息的事情。

所以谢今夕也只是疑惑为什么会多出一条信息,而完全没有想过是只有他一个人多得到了这条信息。

谢今夕看向同为资深者的柯遥,柯遥此时看他的目光很怪异,明显柯遥也感觉到了不对。

在柯遥看来,“要做正确的事”是谢今夕自己总结出来的生存规则,怎么他自己还一本正经地又去分析这句话到底有几个含义?这只能证明这句话并不是谢今夕说出来, 而是他从某个地方得到的额外讯息。

谢今夕只当没看见柯遥看向他的目光, 反正本来他能和鬼魂共感, 就比其他人多出一条重要的得知信息的途径,就让他们疑惑去吧。

谢今夕自己也很奇怪, 为什么只有他得到了额外的信息, 这信息是来源于“祂”吗?还是来源于他血脉中“巫”的力量?这究竟是误导还是提示?

目前谢今夕也只能把疑问压在自己心底。

恰在此时,一声惨叫从操场上传来。

谢今夕和柯遥他们闻声看过去,映入眼帘的就是极可怖的一幕。

主操场后面有一个不大的湖泊, 操场左面才是体育馆,体育馆的地势要高于操场和湖泊,所以从体育馆门口望出去能俯瞰整个操场和湖泊。

那蓝绿色的深湖中,此时正浮上来一具巨大的尸体。

那尸体不知道存在了多久,已经被呈现出巨人观的样子,整体肿胀腐烂、其内不知道充斥着多少恶臭的气体,皮肤呈现污绿色、表面能看到皮肤底下黑色的静脉网,眼球凸出、嘴唇外翻,别说辨认容貌了,连是男是女都极难分辨出。

柯遥看了一眼立刻就移开了视线,刘长忠一边哕一边说:“造孽啊,造孽啊!”

发出惨叫的是站在湖泊前的一个人,谢今夕看他面熟,估计也是任务者之一,他之前看到了v字头但没认出他。

“那个……应该就是跳湖那位女同学吧。”柯遥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浑身紧绷,仿佛在对抗着什么一般。

“那个人死定了,危险在上升,不行,我们现在退回体育馆,现在不能去操场。”

柯遥话音刚落,刘长忠就指着体育馆三楼哆嗦着说道:“那……站在那里的是什么东西?”

柯遥一回头,三楼窗口出有个模糊的影子在他眼前忽然消失不见。

“不,那也要回体育馆,体育馆一楼有那么多同学,就算是鬼也不敢直接在那么多同学面前杀人,毕竟学校内的一切都有一个‘正确’,鬼魂可不是正确的东西。”柯遥的思路非常清晰,他的意识远比他身体要冷静。

他身体之所以会出现这么严重的应激反应,完全是因为他那个能感应到“危险”的体质。

这么比喻一下,普通人站在没有护栏的楼顶自然能感觉到“危险”,但柯遥站在没有护栏的楼顶所感受到的“危险”,几乎等同于普通人站在万丈悬崖上、下一刻就要掉下去所感应到的“危险”。

柯遥时时刻刻都活在这种“危险感知”中,他的意识已经习惯了直觉的预警,但身体的一些应激反应则完全是生理现象,是没办法完全用意识去控制的。

“你们走,我要再观察一下。”谢今夕的双手隐隐作痛,显然是血咒又感受到了阴气的刺激。

柯遥也没试着去劝谢今夕,他拉着刘长忠扭头回了体育馆。

那湖泊外面其实围了一整圈防护网,估计是那女同学跳湖后学校做的安全措施。

此时那新人僵立在原地、两股战战,随后整个人安静下来,完全没了其他反应。

湖泊中,那具浮尸忽然“游”了几下,谢今夕还以为是它自己动的,但仔细观察了一下水波,才发现是湖中一些鱼争相啃食那具浮尸,顶地那浮尸不停游动,鱼群又尾随其后,这才导致了浮尸来回游弋。

随后,那具浮尸像是被水下什么东西猛地往下一拉,消失在湖泊中。

谢今夕环视了一圈操场,发现操场上其他人踢足球的踢足球、打篮球的打篮球,好像谁也没发现湖泊和那新人的异状。

体育课很快就过去,重新列队集合、体育老师再次点名后,众人散开返回教室继续上课。

谢今夕不停瞄着那位新人,只见他没什么表情和异常,照旧跟着同学们行动。

周二一天的课结束后,谢今夕等人又聚在三楼食堂,那新人也来了,他打了一份饭和一碗免费的汤。

柯遥正在复述他们下午的经历和发现,那新人低头把脸凑到碗口,用一个怪异的姿势喝了一口汤,随后不动了。

谢今夕一直在观察他,意识到事情不妙,他站起身装作关心的样子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问:“怎么了?你没事吧?”

入手的那怪异的手感让他动作一顿,那手感……简直就像拍在了装满水的气球上一般。

管同也意识到不对心狠手快,绕到他背后双手抓住他两边肩膀,一用力将他上半身拉起来。

坐在他对面是赵老板和紫罗兰,赵老板惊恐地站起连连后退、把饭打翻了洒了一地,口中还蹦出一连串的“卧槽”。

紫罗兰则像是被吓傻了一般,整个人都木了。

谢今夕看到的,就是一张被泡到清白浮肿的脸,那新人七窍中流出一股恶臭的污绿色液体,双眼凸出、瞳孔散大,脸上还保留着极度惊恐的神色。

“死……死了?”v字头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紧接着就想起了下午在操场上发生的事。

“不……他那个时候就已经死了,不对,不对……我居然和一具被泡发了的尸体上了接下来两节课。”

v字头觉得自己头上更疼了,他瘫在座位上一动不想动。

这边的骚动已经引起了食堂工作人员的注意,其中一位看上去像是管理者的人走过来,问:“这是怎么了?”

管同松开手,那具浮胀的尸体重重摔到桌子上,一时间整个食堂的视线都被吸引到了这边。

如果是正常的学校,紧随而来的必然是尖叫、混乱,然而其他同学只是看了一眼,随后继续如常一般吃饭。

管理者走过来看了一眼,说:“唉,现在的孩子压力大啊。你们换张桌子吃吧,我叫校医过来看看。”

校医,这还叫校医来干什么,尸体浮胀流出污绿色的脓水,叫法医来估计都不赶趟了。

谢今夕也只敢在心里吐槽两句,身体上还是很迅速地移动到另一张桌子上。

那管理者忽然叫住赵老板,说:“唉?刚刚是你大声喧哗、说脏话吧?作为一个学生你怎么这么没素质呢?看同学这个样子不说去通知我叫校医,居然还高声喧哗骂人?”

“我!我没有,我……”赵老板一听这食堂管理者话锋不对,连忙道,“我说他都这个样子了,我吃惊一下不行吗?我那是语气词,语气词!不是脏话!”

那食堂管理者不为所动,赵老板到底是混过的人,知道真被扣实了帽子他的惩罚绝对轻不了,估计会像v字头那样死不了活遭罪。

他眼中凶光一闪,反客为主质问道:“你这食堂是什么食堂啊?我同学吃你食堂的饭食物中毒,你们食堂不用负责的吗?”

“唉你,你个小同学,话不能这么说,他明明是……”食堂管理者一阵语塞。

“是什么?啊!”赵老板步步紧逼。

谢今夕在观察这位食堂管理者,这新人的死状一看就是被鬼杀的,不可能是食物中毒,但他又确确实实是在喝了汤之后倒在食堂里的。

这位食堂管理者的反应,明显是知道新人死状的诡异之处,之前的叫校医之类的处理都是在假装。

谢今夕还以为学校的认知危害,会让所有人忽略一些异状。

比如v字头被处罚撕下头皮时,目睹那一幕的老师和同学没有一个人惊呼或者质疑,众人的态度皆是见怪不怪。

那现在问题来了,既然这食堂管理者是装不知道、装没看见,那这间学校里的老师到底是不是在装,这些同学到底是不是在装?

这位食堂管理者显然被赵老板反将一军,他如果辩解说这新人是被鬼杀死的,那谈论鬼怪杀人在校园里自然是“错误的事”;但如果承认那新人是食物死的,那食堂的管理者和厨师估计就要负责,同样要遭受处罚。

谢今夕倒是要看看,这位食堂管理者要怎么应对。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27 22:23:34~2021-03-28 00:15: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花菜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