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59章 黑白学校(二十)

我的书架

第59章 黑白学校(二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管同发现自己站在走廊里时, 就已经在想理由了,因此不惊也不惧地说:“口渴了,出来接杯水。”

这里离厕所很远, 但离水房停近。

宿管却没那么好糊弄。

“空着手……出来接水?”

“晚上太困了, 走到一半才想起来忘带杯子了, 正想回去拿。”

理由不算精妙, 但至少没有太大漏洞,因此宿管也只能不甘心地说:“快去…快回,好好睡觉, 不要在走廊内站着。”

管同越过他径直往寝室走,回到寝室后拿了杯子又出来在宿管的注视下接了杯水回去,然后才上床睡觉。

然而, 他躺下没多久,墙表面浮现出一些被腐蚀的痕迹,那些痕迹整体来看组成了一张人脸。那被腐蚀的痕迹越来越重,墙内的人脸也越来越清晰。

管同这次没再试图躲过去,而是一直看了那面墙,他大致也猜到这是谁了。

是李老大,也就是那个告示中被停宿停课三天的李一程。

今晚已经过了零点, 可以算是周四了, 所以李一程回来了。

或者不能用回来这个词。

管同在见过宿管可以腐蚀墙壁、穿墙的能力后, 大致也猜到了李一程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应该被宿管抓住拉入了墙壁内,一直在墙壁里待了三天三夜, 直到今天才能“回到”寝室里住宿。

三天时间人估计已经死透了, 还成了宿管的傀儡和帮凶。

管同眼见着那面墙的表面彻底腐烂,一双手又伸向了他。

“虽然我很恨你,恨你做出的选择, 但到了这个时候,依旧要靠你来救我。”

管同坐起身,攥着领口把上衣一把脱下,露出了他胸口上的一颗人头。

那颗人头深深埋在他胸腔内,人头闭着眼、面容俊秀、眉目恬静,脸上还维持着一个温和的微笑,面容神态宛如生时。

在李一程那双腐烂的手伸过来时,那颗人头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不见,管同胸口围着那颗人头附近的那一圈皮肉诡异地“枯萎”了一部分。

那双手一顿,下一刻仿佛摸到了滚烫的烙铁一般骤然缩回了墙壁内。

管同再看去,那面墙依旧恢复了正常,没有被腐蚀的痕迹,也没有腐烂的人脸,更没有那双伸出来的手。

管同胸口的那颗人头,脸上缓缓…缓缓重新勾勒出一个温和恬静的笑容。他伸手拿起上衣重新套上,躺回到床上,周身的阴戾之气更重了。

……

周四早饭后聚会,赵老板的脸色非常非常不好,情绪非常不稳,上来非常冲就道:“你们他妈的想干什么能不能搞快点!跟我一个寝室的那个小兄弟晚上不见了,肯定死了!”

“你跟谁凶呢?”许静曼不吃他这一套,“要行动的是我们又不是你,你要是等不及现在就去行政楼啊!”

“婊|子你……”接触到许静曼冰冷的目光,赵老板剩下的话硬生生被他咽了回去。

“好,行行行,你们本事大,你们聊着去吧。”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紫罗兰惯例追了过去,戴梦妍却留了下来。

“小马哥死了?”戴梦妍喃喃道。

管同病恹恹的,说:“是李一程回来了,晚上他会在宿舍楼内活动,配合宿管杀人。”

“那为什么是小马哥死了,而不是……赵老板?”戴梦妍话下意识问出口后,紧接着她就隐隐知道了答案。

赵老板不是冲动无脑的人,他刚刚的表现,更像是佯装愤怒用来掩盖自己的其他情绪,顺便还摆出负气离去的姿态,躲开了他们对昨晚的事细节处的询问。

“不管那么多,今天下午就解决这个世界。如果行政楼不是最终答案……那也许我们都会死在这个世界。”许静曼终结了这个话题。

早上的聚会结束,中午午饭后的聚会其实没什么可交流的,谢今夕只强调了一句话:“我们分组行动,如果是你们先找到学籍,那你们先把你们的销毁,我的暂且帮我留一下,我还有些事要办。”

其他几人表示了明白,都没有多问什么。

他们最后确认了一下人数、分组和进入行政楼的路线。

柯遥说:“无论谁先找到学籍,除了谢今夕的外原地直接毁掉。不知道毁掉后会不会直接离开这个世界,如果没有,那必须马上撤出来,换到宿舍楼后围墙监控死角那边集合。”

几个人都表示明白了,接着便各自离去,等待活动课的到来。

下午前两节课上完后,后两节课就是活动课。

谢今夕他们事先绕着行政楼转了两圈,确认了行政楼几个出口的位置,只是不好进去其内。

活动课开始,他们就按照事先分组,各自从不同的门进入行政楼,开始快速搜查学籍所在的房间。

谢今夕和管同一组,进入行政楼后,浓重的阴气扑面而来,楼内的温度要比外面低了至少5度。

行政楼内的布局和装修也很奇怪,房顶压得比较低、两边走廊的瓷砖却比较厚,这导致在视觉上显得走廊仿佛在向内挤压。

行政楼内除去他们外没有半点人声,他们踏入后,走廊墙壁上忽然多出几只眼睛,直勾勾盯着他们。

“走过去,和它们接触。”穆塔能感应到鬼怪的位置,直接在谢今夕脑海中指示他。

谢今夕依言走过去,手指一一拂过那几只眼睛,等到他手指移开后,那几只眼睛快速溃散成了血液顺着墙壁往下流,还未流到地上那些血也消失不见。

穆塔通过血咒、以谢今夕的体质为媒介,直接吸收了那几只阴气聚合而成的眼睛。

谢今夕自己身上的血咒也进一步被激发了,他们两个身上血咒的影响是同步的。

谢今夕放下手,忍耐着痛苦,装若无事般对管同说:“是个好消息,这些眼睛的出现意味着行政楼内没有监控。”

管同也没有问他为什么能对付那些眼睛,说:“你如果撑不住,就换我来,我们两个搞出的动静大一点,帮其他人吸引一下注意力。”

“还是要小心万一碰见老师,那会很麻烦。”谢今夕补充道。

两个人快速达成了共识,也不躲不避,直接走到楼层图前开始看。

中途不停有眼睛冒出来,都被谢今夕吸收了。

“行政办公室三楼,档案室四楼,去四楼?”管同说。

“去四楼,走楼梯吧。”

“好。”

他们在进入行政楼前就分过工,行政楼有六层,下面三层由柯遥和刘长忠那组负责,上面三层谢今夕和管同负责,许静曼自由行动寻找电脑试试能不能黑进系统、查找电子档案。

所以两个人果断选择了四楼,他们转入楼梯间,楼梯间内的景象要可怖得多,整个楼梯间的墙壁都是黑色的,墙壁外附着一层一层东西。

在他们两个踏入进来时,那层黑色骚动起来,一只只没有眼睑、只有眼瞳的眼睛睁开,对准了他们两个,还不停眨动。

谢今夕在宿舍楼见过一次:“是拟态成眼睛的蝴蝶。”

这种蝴蝶整体是黑色的,只有翅膀上拟态成了眼睛的模样,蝴蝶合上翅膀眼睛就消失、摊开翅膀眼睛就出现,视觉上看就好像这些眼睛在眨动一般。

这种应该算得上是鬼蝶了,它们在阴气和怨气极重的地方汇聚出现,翅膀上的纹路受阴气和怨气影响。

学校内学生的怨念是被监视,而“监视”这个概念的具象化表现就是眼睛。

无所无不在的眼睛,无论是老师的眼睛、宿管的眼睛、周围同学的眼睛还是教学区的监控,都在监视学生们。

不过尽管眼前的楼梯间是这个样子,但想想也知道走楼梯还是比电梯安全得多。电梯能出的事实在太多了。

管同看了看周围那数量庞大、密密麻麻的眼斑鬼蝶,说:“我来吧,记住不要看我正面。”

说完管同拉开校服拉链,他料想到今天下午进入行政楼会用到他胸膛的那颗人头,因此校服外套内根本没穿别的衣服。

此时那颗人头脸上不仅笑容消失了,还轻轻皱起眉。

管同踏上楼梯,他周围墙壁上的鬼蝶顷刻间化为灰烬簌簌落下,他踏着楼梯往上走,眼斑鬼蝶成片成片灰飞烟灭。

谢今夕跟在他后面,踏着那黑色的灰烬,一路走到了四楼,站在楼梯间关着的防火门前,谢今夕先问了穆塔:“你有听到其他人移动的声音吗?”

“没有。”穆塔说,“周围只有你们两个。”

管同看了谢今夕一眼,随后很快意识到他不是在跟自己说话。

“走廊里没有人,”谢今夕对管同道,“我们走。”

管同没有异议,顺便拉上了拉链。他胸口处的大片皮肉已经枯萎,拉上拉链时他忍不住泄露出一点痛苦的神色,下一刻又下意识勾起嘴角强迫自己笑出来。

两个人推开门,四楼走廊里果然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人影。

四楼有许多个房间,但每个房间都关着门,上面贴的门牌上有一条清楚突兀的黑色横线,看上去就好像删除线一般。

谢今夕和管同目标清晰地直奔档案室而去,档案室的门牌上也有那条黑色的删除线。

档案室的门是锁着的,他们两个没有钥匙,目前这个情况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钥匙。

反正一路过来没有人也没有监控,管同直接道:“撞门吧。”

作者有话要说:  快结束啦!节奏把控的太不好了,想写的太多结果导致这个世界太冗长了,下个世界一定要尽量短而节奏快!感谢在2021-04-02 23:30:34~2021-04-04 23:46: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锦祠 1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