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60章 黑白学校(二十一)

我的书架

第60章 黑白学校(二十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估计不太行……”谢今夕却对此信心不大。

档案室的门虽然不是那种防火门, 但也是钢制门,撞或者踹的成功可能性都不高。

不过也恰在此时,柯遥领着刘长忠从楼梯间出来。

“果然在这里。”见到他们两个, 柯遥才松了口气。

柯遥看了看档案室, 又看了看谢今夕和管同:“你们这是……”

谢今夕说:“档案室的门是锁着的, 我们正在考虑要不要强行破门。”

柯遥点了点头, 说:“我们两个刚刚首先去了三楼的行政办公室,想看看那里会不会放学籍档案。三楼行政办公室的走廊里挂了一排黑白色的人物大头照片,下面还有简介, 看上去……”

后面的话柯遥没说出来,但其他人都明白他想说什么。

看上去很像是遗照,逼仄的走廊内挂着一排黑白色的遗照, 那画面想想就诡异骇人。

柯遥接着说:“行政办公室的门倒是没有锁,门牌上的标志也显示着‘在岗’,但我们压着把手准备进去时,我却感到了危险。”

“非常危险。”

柯遥紧接着用非常快的语速说道:

“我说过我可以预感到危险的到来,我自己大致给这种感知分了三个等级。”

“一是‘轻伤’,即将到来的危险有很大概率会让我受到轻伤;二是‘重伤’,不必说, 这意味着即将到来的危险会重创我, 得不到及时救治我就会死去;三就是‘必死’, 我至今只感受到过一次三级‘必死’的危险,这种预感也成了真, 我真的在现实里死去了, 紧接着就到了这个世界。”

“我的危险感知是一直开启的,大部分时间处于一种正常的波动状态。而那三个等级的预感,只会在危险到来前的很短的时间内出现, 电光火石一般闪现,很多时候我明明感知到了危险,却来不及规避。我跟你们说这些,是因为那扇门后给我的感知,就是二到三级之间。”

“我当时清楚地感觉到,如果打开那扇门,我和刘叔几乎肯定会重伤,之所以没到三级‘必死’的状态,我猜大概率是因为你们在我们楼上。如果你们来得及救我们,我们或许能有一线生机。所以我跟随着危险波动,带着刘叔撤到危险性最低的地方,果然危险性的地方就是你们两个所在的位置。”

“我说这么多,主要是想说,三楼的危险性既然这么高,我觉得学籍档案在三楼的可能性比在档案室要高,档案室或许只是烟雾|弹。”

“你可以只说最后一句话的。”管同依旧维持着笑容说道。

柯遥顿了下,叹了口气,说:“抱歉,习惯了。”

四人之间陷入一阵沉默。

还是谢今夕首先说:“好,我们相信你,那就先去三楼一趟吧,我们的时间不多。我觉得打开档案室的门的钥匙,估计也在三楼。如果三楼没有学籍,那就顺便找找钥匙。”

四个人转身又从通过楼梯回到三楼。

三楼果然如柯遥所说,走廊两侧的墙壁上挂着许多黑白色的大头证件照,相片上的人脸上依旧挂着公式化的笑容,证件照下面的简介每行字上同样被打上了黑色的删除线。

这些原本应该是公开展示栏,用来介绍学校的管理者和领导者,但现在看来像是一排遗照。

“规则取代了行政管理,学校本身的意志取代了管理者的意志,所以这些人都被清除了吗?”谢今夕喃喃道。

但他们在柯遥带领沿着走廊路过那些办公室时,办公室的门牌上那个小小的倒三角,都停留在‘在岗’上。

柯遥领着他们,走到了走廊中间那间办公室,门牌上写得是“教务处”。

“我开门吧。”

谢今夕走到门前,先轻轻敲了两下门,再伸手按在门把手上下压,推门而入。

门内的景象倒是大致和一般的办公室一致,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办公椅,旁边有个铁皮的立柜。

然而门牌上明明显示的是“在岗”,但办公椅上却空空荡荡。

谢今夕避开办公椅的位置,走到办公桌前看了看桌面上的摆放的书籍和文件。

教务室外,柯遥开始控制不住地发抖,呼吸也越发急促。

“你……你没事吧?”刘长忠见他状态不对,赶忙扶住他小声问道。

管同见此,则把手放在了校服拉链上,准备一有什么事发生,他就拉开拉链露出那他前胸的那颗人头。

教务办公室内,书桌上的文件零零散散,具体的内容全部被涂黑成了黑色长条,完全得不到任何信息。

谢今夕把目光移到了那边的铁皮立柜上,所谓的高考永远不会到来了,不过这则通知意味着学籍档案想必就在教务处保存。

谢今夕刚要转身走向时,视线掠过办公椅,忽然惊觉那椅子上正坐着一个只有黑白两色的人。

那人脸上原本应该是双眼的位置被同样被黑色的长条色块取代了,看上去像马赛克一样,明明看不见眼睛,但谢今夕就是感觉到对方在看着他。

电光火石之间,谢今夕忽然意识到什么,嘴比脑子还要快,脱口而出:“老师好,我来拿自己的学籍档案。”

他话音刚落,心却反而提了起来。

这个突兀出现在办公室的人,如果他没记错,按照走廊里挂的证件照和简介,他就是教务处主任,反正作为学生统一喊老师总不会错。

只剩黑白两色的教导主任盯着谢今夕看了半天,紧接着张开嘴问道:“你是高三生?你们高考结束了?”

谢今夕回答道:“是。”

“好,恭喜你毕业。”

随后他伸手指向那边的铁皮立柜中的一层,下一刻,他的身影在办公椅上消失不见。

谢今夕快速走到铁皮柜他指的那个格子,打开后果然看到了一叠用文件袋装着的学籍档案。

谢今夕数了下,发现这一叠正好有十个文件袋。

谢今夕找到了自己的,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把这些全部拿走,就在他犹豫时,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又来了。

谢今夕抽出自己的学籍档案袋,转身对着空荡荡的办公椅说了句:“谢谢老师,我找到了,老师再见。”

说完就走出了办公室,顺带没有忘记关上门。

出了教务处办公室,他心跳还跳得非常快。

管同的目光落在他手中的文件袋上。

谢今夕缓了缓,快速低声说:“记住你们现在还是学生的身份,进去前敲门,跟办公椅上的老师问好,然后去铁皮柜左侧从上往下数第二个格子里面拿自己的学籍档案袋,记住只拿自己的。”

管同他们表示明白,陆续走进去,对着空荡荡的办公椅问好、然后去拿学籍档案袋又退出来。

谢今夕大致明白了,行政楼里的人因为“无用”而被抹除了,但那些怨魂被困在原地,成了永远在岗的地缚灵,他们是不清楚行政楼外究竟发生了什么的。

也许教务处的主任永远在等高三毕业生来这里取走自己的学籍档案,但他怎么等也等不到。

如果谢今夕没反应过来应对得当的话,强行只会被怨魂杀死。

“你怎么会想到进去前要敲门的?”出来后,管同拿着档案疑惑地看着他。

如果谢今夕进去前不敲门,可能开门就被杀了。

“习惯。”谢今夕也只能这么说。

他现在还在读书,可以说他前半生有记忆以来一直都在学校学习,进入办公室前先敲门、面对老师先问好,这几乎成了他的条件反射了,也就是那一瞬间的抉择救了他。

不过如果他反应不过来,也不会死就是了,毕竟他还有穆塔,只是那样难度会直接飙升,说不定真的会重伤乃至死亡。

拿到学籍档案后,柯遥拿着档案袋,问:“还没有离开学校,要撕毁吗?还是说仍旧需要我们翻|墙出去?我们现在应该已经是拿到学籍的毕业生了吧?”

“不。”谢今夕反驳道,“那只是怨魂剩下的执念说出来的话,不能当真,无论谁来拿学籍档案,他都会那样说。”

“不过我们的身份还是刚刚升入高三的学生,忘了我们学号位置靠后了吗?对于学号靠前的学生来讲,他们或许拿到档案就算是毕业了,毕竟他们在这间学校滞留了不知道多久了。”

“但对我们来说,依旧不行,所以我们还是要毁掉学籍档案,彻底摆脱掉学生这个身份。”

主要,谢今夕还有一些事想做,他不会率先毁掉档案,那谁先来?

万一他说的是错的呢?

柯遥看了看刘长忠和管同,说:“我先来吧。”

毕竟柯遥有感知危险的能力,他的感知会为他预警,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柯遥打开自己的档案袋,从中抽出了自己那份学籍档案,上面密密麻麻列满了他的信息,不过那些信息中的一部分已经被黑色的方块盖住。

“看来,我们还真的是及时,再晚一点就没有机会了。”

柯遥将那些文件撕得粉碎,那些碎纸片落下的过程中就变为了黑色的灰烬,随着学籍档案灰飞烟灭,柯遥也消失在原地。

作者有话要说:  大致找到了更新频率的平衡点,尽量稳定成两天一更!

感谢在2021-04-04 23:46:33~2021-04-06 23:42: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垂衣 40瓶;木越 1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