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68章 镜子(三)

我的书架

第68章 镜子(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封斯年自言自语结束, 忽然转身,同时手中手电筒调转,用后半部分硬壳砸在f4脸上上。

f4只觉得眼前一花, 然后鼻梁传来一股剧痛。他惨叫一声, 没等他抬起手捂住脸, 一条强有力的手臂勒住他的脖子, 对方大臂和小臂鼓起的坚实肌肉极其有技巧地压在他颈侧的动脉处,勒得他头上血管鼓胀、头脑发晕。

f6感到眼前灯光晃动,下一刻黑暗中传来一声惨叫, 他正惊疑不定时,就见到封斯年拿着手电筒那条手臂勒在f4脖子上。

“你……你在干什么?”f6摸不着头脑,惊疑不定地问道。

“我?”封斯年笑了笑, 将右手的手电筒换到左手上,然后左手晃了晃将手电筒对准了f4的脸。

“我在加速。”

“哈?”f6已经觉得有些不妙,他的心提了起来,肢体已经做好了转身就跑的准备。

封斯年将手电筒顶在f4脸上,大功率强光手电筒发出的强光将f4一边脸颊的血肉照得通透。

“我说我在加速,算了,你们是不会懂的, 你们只要发挥你们最重要的功能就好了。”

说完, 封斯年忽然又抬起左手照着f4的脑壳猛砸了一下, 随后放开勒住f4脖颈的胳膊,用手摁住他后脖子猛地将他推向那团混乱的管道。

封斯年放手后被他手臂挤压的血轰然涌向大脑, f4头脑发胀又连续遭到重击, 几乎完全没反应过来就被推到了那团管道旁边。

满是锈痕与污渍的管道被他的身体撞断了数根,断口处传出的喘息嘶吼声越来越大,在手电筒灯光下, 甚至能看到空气中灰尘随着强劲的气流被吸入其中。

f4惨叫一声,慌乱地想要逃,然而断口处传来巨大的吸力,竟将他整个人吸在断口处,一时动弹不得。

在他堵住断口后管道内的喘息和嘶吼声便消失不见了。

但f4却凄厉的惨叫起来,管道内传来的巨大吸力将他的腰臀卡入断口处,而他还在被不停往管道内吸进去。

f4被吸住的那根管子虽然大致有一人粗,但断口大致在他腰臀位置,一人多粗的管子可塞不下被对折的人体。

“啊……不……不不不要!救救我!救我!”

“拉我一把!拉我!求求你们!好痛!”

“我的骨头,我的骨头要断了!”

f4被强行“抽”入那管道中,上下两层衣服和皮肉被磨破了,整个对折的结果是腰椎变形断裂。

那股可怖的吸力很快将他“吞”到了胸腹部,他伸开手向后扒着管道外壁试图对抗那把他吸进去的力量,绝望地抬头向着f6和封斯年挣扎求救。

f6已经被吓傻了,他眼睁睁看着f4从惨叫、求救到绝望地咒骂他们两个,中途他也想过要不要上去救他,但封斯年一直站在他前面,察觉到他的动作回头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

f6便觉得脚下生了根一般,怎么也动不了。

人体除了胯骨外,宽一些的便是肩膀,f4双手死死撑着管道外壁,却还是被硬拖着往内拉去,尤其在卡住肩膀时,由于手臂撑在外面,更是直接反折到身体前方,整个被吞入管道中。

随着他的惨嚎,f4完完全全被对折着塞入了一人左右粗的管道内,在他消失后,那管道的断口处涌出许多浓稠的血,将断掉的管道外壁重新糊住,似是要重新修复成之前的样子。

封斯年“哦”了一声,说:“可以吞噬人的管道吗?喘息和嘶吼都是诱饵?”

“无聊的东西,就不能有点创意吗?工厂里还能有什么?可以磨碎、切割人体的机器?”

说完他转身,手电筒光照向他后面,f6在f4被吞掉后就已经撒腿转身跑走了。

不跑,难道他留在原地等封斯年也像对付f4那样对他吗?

封斯年望着他的背影,没有追过去,而是敲了敲自己身上的装备。

“博士,怎么没有说话?是因为顾不上我这边了吗?哈?”

……

设备前,研究员正焦头烂额道:“博士,f10那边有异动,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杀了f12,但又被f11……”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研究员也不知该如何表述了。

就在刚刚,f10、f11、f12这个组,f10忽然伸手按在f12的后心上,收音设备中收到了一连串啃食声,f12不断发出惨叫但却没办法移动身体。

当f10松开手时,f12倒在地上已经一动不动,而他后背上多出一个巨大的血洞,通过f10和f11角度的录像能看到f12的心脏和肺叶已不翼而飞。

研究人员怀疑f12的内脏估计已经全部被f10身上谋种诡异的东西啃食干净。

而紧接着,f10在杀死f12后,将目标对准了f11。

与此同时,另一个研究员忽然道:“博士,f5将f4推到管道那里,利用管道杀了f4,f6逃走了。”

博士觉得自己额角的青筋都快蹦出来了,他转头质问旁边的全副武装的人:“他们不是‘探针’吗?我没记错的话‘探针’全部来源于重刑犯监狱,人生履历都被调查地一清二楚。进入工厂后确实很可能会重复暴力犯罪,但这个f10是怎么回事?”

博士的手指点在屏幕中f10身上:“你不要告诉我,这也是正常的,杨队长?”

一体式防爆面罩让人看不见杨絮飞的神情,他很镇定道:“他们确实都是经过调查的,调查档案早已交给你,如今他们表现出了异常,就是我们和你们共同的工作了。”

“‘黑漆古’行动队会逮捕他们,而你和你的团队研究他们,再决定是否要启动‘放逐’程序或‘毁灭’程序。”

“这一切前提是你们能够逮捕他们。”博士看着监控中越发失控的场面,皱紧了眉头。

……

f10望着倒在地上的尸体,动了动自己的手腕,同时笑着低语道:“不错,真不错,我的宝贝们吃了点餐前甜点。”

“现在,还需要来道开胃菜,再进食正餐。”

他将目光投向f11,狞笑道:“怎么不跑?吓傻了吗?哈?”

f10一边走想f11,一边喟叹道:“我每次都很享受这个过程,既然你们这些废物注定要死,与白白死在那些鬼怪手里,不如给我做点贡献。我活着离开这里时,会为你们哀悼一下的!”

f10已经走到了f11面前,伸手按向对方的胸膛,他手心的皮肉花朵一样绽开,其内能看到密密麻麻的虫子争抢着将要倾泻而出。

就在这时,f10脸色巨变。

f11,或者可以称呼他为管同。

管同低头望着那具被啃空了内脏的身体,满是阴郁戾气的他扯出一个扭曲的笑容。

随后缓缓转头看向f11,那似哭似笑的怪诞神情让f10的直觉尖叫着危险。

“我就是讨厌你们啊,讨厌你们这种……”

“恶心的蛆虫。”

冥冥中,似乎有什么睁开了眼。

f10只感到强烈的被注视感,而那被注视感的源头就来自于……来至于面前人胸膛处!

f10惨叫一声,前伸的那只手中翻滚的各种虫豸失控一般冲破他皮肤表面,几乎顷刻间他整条手臂便崩解了。

而这种失控崩解由手臂蔓延向他的躯体主干,无数各式各样花花绿绿狰狞的虫豸穿透最外层的皮囊倾涌而出,那场面如果换了一个正常人见到必然会发疯。

“你……你居然?你居然给自己种‘头蛊’?”

f10的身体逐渐崩解,到最后只剩下一颗人头伫立在一副骨骼上,密密麻麻的虫群依附包裹着那副骨骼,虫群活动间还不时露出其下的白骨。

尽管如此,f10依旧能够说话。

管同解开上衣的扣子,露出嵌入胸口的那颗人头。

那面容俊秀的男性头颅已经睁开了眼,神色间却满是冷厉,管同胸膛围绕着人头周围那一圈皮肤已经像枯死的树皮一般干瘪。

“这样才能活下去,顺便杀死你这样的蛆虫。”这次开口说话的却不是管同,而是那颗人头。

管同垂着头望着自己胸口那颗人头,痴痴笑着,身上的阴郁气息都消散了一些。

f10哽住,一时竟只在齿列间挤出恨恨挤出两个字:“疯子。”

f10不想和‘头蛊’硬对上,此时吃了大亏连人形都维持不了,当即想要逃跑。

此刻,异变突生。

他们背后一团黑暗猛地扑过来包裹住了地上那具尸体,本就想跑的f10悚然一惊,当即迈开脚步。

然而晚了,另一团团黑暗紧接着扑上来包裹住了f10。

一阵阵利齿刮过骨骼的牙酸声响起,被吞没的f10像是在和什么搏斗一般。

管同胸口处那颗人头依旧睁着眼,在那颗人头的视角中,他们附近突然多出了数团徘徊的黑暗,那些黑暗慑于管同胸口的那颗人头而不敢接近他。

但管同胸口处的皮肤快速干瘪下去,眼看着便要扩散开来。

那颗人头当即道:“离开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5-01 23:55:54~2021-05-05 00:25: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淡月笼沙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小的愿望 3瓶;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