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70章 镜子(五)

我的书架

第70章 镜子(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今夕立刻拔腿就跑, 穆塔则在他脑海内帮他指出方向。

“不要靠近两边的墙壁,左方气味浅,左转。”

这片工厂内部互通, 谢今夕在穆塔的指引下穿过厂房, 到了另一个区域, 同时他也遇见了一个熟悉的人。

“庄队?”谢今夕有些不确定地喊了一声。

庄正此时的状态说不上好, 他露在外面的皮肤上萌生出了许多“肉芽”,整体看上去像是个处于胎萌状态的果实。而他手上则长出两条长长的触须,正卷着两大坨血肉。

那两坨血肉大致成长条形, 大致估算一下,那应该是两个人。

“先别过来。”

庄正低吼了一声,随后他手上长出的两条触须将那两坨血肉甩向了远处一个房间, 同时带上了门。

仅仅是这短暂的接触,他那两条触须上也出现了萌发的肉芽。

估计是因为他没有刀,庄正只能将那两条触须缠绕在手臂上,同时他体表剧烈蠕动了起来,那些肉芽消失不见。

“可以了,不过不要接触我,我身上那些东西只能暂时移到有衣服遮挡的地方, 还没办法彻底消灭。”

眼见着庄正大致恢复了正常的人形, 谢今夕松了口去, 问道:“发生了什么?我们现在联系不到博士那边了。”

庄正看了眼那边那扇刚刚被他关上的门,说:“他给我们的指令是打开那扇车间门, 我们直接打开了, 门后一个血肉组成的房间。墙壁、天花板和地板都是人体组织组成的……”

庄正顿了顿,找到了一个准确的词:“‘毯子’。”

“那些血肉‘毯子’上会生长出触须,碰到后体表就会像被‘感染’了一般生长出很多‘芽’, 这些‘芽’会生长成新的触须,与此同时人会崩解成两团血肉。”

“那两个人就是被碰到了,我想拉他们出来,还是晚了。”

“血肉组成的房间?”谢今夕皱眉。

自然而然联想到了之前他没有打开门的那个车间,车间门的缝隙里渗出了机油,机油会吞噬人的皮肤,难道那扇门背后就是由人皮组成的房间?

就在这时,那扇刚被庄正关上的门突然震了一下,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内撞击门板。

庄正皱眉,道:“不对,这里不能久留了,先走。”

谢今夕跟着庄正往工厂内走去,尽量离开那个房间,却没想到中途碰见了一个人。

那人原本坐在地上,见到他们两个便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来。

谢今夕用手电筒对着他,冷声道:“站住那里,别动。”

“该警惕的应该是我才对吧!”对方露出警惕的神色,“我是f6,你们编号是多少?其他人呢?”

“f7。”谢今夕上上下下认真观察了一遍这个自称f6的人,他身上没有沾染机油也没有萌发的肉芽。

庄正站在谢今夕斜后方,借着他的身体遮挡自己的手臂,同时报上了自己的编号:“f1。”

所幸光线不好,f6只觉得谢今夕背后那个大哥手臂粗壮得有些过分。

“其他人遇害了。”谢今夕接过话头,说了另外四个人的死因,又把问题抛了回去,“你遇见什么了?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

不提还好,一提这个f6神经质地望了望周围,破口大骂:“我他妈的遇见个疯子,就那个f5,把f4推到一团管道上害死了f4。那个f4被吸进了管道里,居然通过管道来追我,这地方真他妈邪了门了。”

突然,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男音:“哦?你说的疯子是我吗?”

封斯年从黑暗中走出来,他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托着一个看上去像是从嘴那里横向砍成两半的人头,旁边还跟着一个抱着布娃娃的女孩。

“别演了。”封斯年手中手电筒的光照向f6的脸,同时托着人头那只手颠了颠那颗人头,“空的。”

“这颗头没有脑组织,里面是空掉的。”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封斯年似笑非笑地看向f6。

f6脸上的警惕和恐惧在手电的光下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诡谲的神情,他说:“我明明把它扔到一个房间里了,你居然还能找到它,不知道该说你是有本事呢,还是该说你走狗屎运。”

封斯年‘哈’地嗤笑一声,说:“我就是能够找到而已。”

随后他姿态轻松地随手将手中那颗人头扔向f6,说:“你自己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们也正好在这里等一下人。”

那颗人头滚到f6脚下,他低头看了看那颗头,抬腿将它踢到旁边的黑暗里,颇为不爽地说:“我不是f6,其实是f10,刚刚那个人头就是我上个身体、也就是那个f10的。”

“不过我现在确实是f6了,”他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头,“我在这具身体的脑子里。”

这时,管同从走廊远处的黑暗中走出,靠近了他们。

“哦,人齐了。”封斯年自言自语一般道。

事实上此时整个工厂内,被投入的十五个人现在只剩下了他们五个。

管同脸色苍白,脸上惯常有的那种笑容此刻消失不见,导致他身上那种阴郁狠戾的气质越发突出。

他没有开口,却有另一个声音从他身上传出来:“找到了。”

自称f6实际上是f10的人脸色大变,连忙后退几步远离管同,同时急急道:“够了,发动‘头蛊’你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你真要赶尽杀绝,那结局恐怕就是我们同归于尽。这又是何必呢?”

但管同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死死盯着封斯年,他开口,几乎一字一顿地道:“找到你了。”

“我、终、于,找到你了。”

封斯年歪了歪头,像是有些不解,随后他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道:“你居然活下来了啊,我还以为那个世界大家都死了呢。”

“是啊,我活下来了,是因为有人救了我。”管同对着封斯年,脸上缓缓勾起一个惊悚的笑容。

“那你又为什么活下来了呢?”

“你难道不该去死吗?”

封斯年认真地摇了摇头,说:“不要急不要急,还没到时候,还没轮到我死呢。”

“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死亡是既定的结局,我只是帮了你们一把而已。”说到这里,封斯年意味不明地补了一句,“或者说,‘祂’需要一个你这样的人出现。”

管同死死盯着封斯年,手几次抬起又强忍着放下。

在谢今夕眼中,管同怎么看都处于爆发的边缘,他好像和对面这个怪异的青年有什么刻骨的仇恨。管同想杀了对方,但又像在忌惮什么一样没有动手。

封斯年继续道:“好了好了,我们互相介绍一下自己的真实名字吧,我叫封斯年。这面这位我们中唯一的女性帮我们隔绝了和外面那些人的通讯。现在整个工厂内就只剩下我们五个人了,想要完成任务至少要先活着从这里出去。”

“这间工厂可是被进入的活人唤醒了,它正在想尽办法吞噬进入它内部的猎物,我们要抓紧时间了。”

封斯年自言自语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还摆出一副主持大局的样子,谢今夕不由得心生一种不妙的感觉。

冥冥中他总觉得这家伙一定会干出一点丧心病狂的事,而那种事所带来的危险将远远超过他们所有人的预期。

短暂的沉默后,还是性格果断的庄正率先道:“庄正。”

有人开头,名字这种东西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其余人紧接着互相通了姓名。

剩下那个处于f6身体中的人则说自己叫滕明成,那个抱着布娃娃的女孩说自己叫叶奈。

“你好像知道很多,”庄正率先把矛头指向封斯年,“如你所说我们要完成任务至少要逃出工厂,这里应该不是那个所谓的站点‘镜影’,一般这种代号和称呼更可能是外面那帮人的基地。”

“你知道什么就说出来,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完成任务,活着离开这里。我不管你和别人有什么恩怨,你们自己解决,不要耽误任务完成。”

封斯年看着庄正慨叹道:“领导者角色,目标明确、意志坚定、决策果断,队伍的核心角色。”

“我当然会告诉你,我的乐趣可不在这间无聊的工厂里。”

封斯年道:“这间废弃工厂内有数个车间,分别是用于处理‘骨骼’‘人皮’‘血肉’‘脂肪’‘内脏’等等,如果有人不幸进入对应的车间,会很快异变成对应的车间内的东西。比如一个活人进入了‘内脏’车间,则会快速随机变成一种内脏。”

“除了车间外,还有机器、齿轮、管道等吸引活人接触它们,机油、‘巡逻的黑暗’、‘员工’等来主动捕食进入工厂的活人。”

“然而更危险的是……随着活人在工厂内活动时间的增加,工厂内的车间会被激活,那些车间会开始生产对应的一些异常个体去帮助这个车间主动捕猎。‘皮肤’对应车间会产生‘机油’,‘骨骼’对应车间产生的‘巡逻的黑暗’,‘脂肪’对应车间会产生的‘员工’,而‘血肉’对应车间则会产生……”

“是那个吗?”谢今夕忽然打断了封斯年的话,穆塔跟他说空气中的血腥气越来越浓了,远处的走廊墙壁上出现了一些红色的管状物,那些血肉组成的血管样的东西像霉菌一般在攀附在墙壁上,在黑暗中向他们蔓延而来,速度不快但却绝对不妙。

封斯年点了点头,说:“对,就是那个,‘菌毯’,当‘菌毯’铺成后,‘肉芽’会生长成‘肉藤’进行捕猎,猎物则会成为‘菌毯’继续蔓延的养分。”

“少废话,你知道这么多直接说怎么出去就得了。”滕明成暴躁地吼了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5-07 00:32:40~2021-05-11 00:41: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九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