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72章 镜子(七)

我的书架

第72章 镜子(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倒退一点, 在谢今夕几人在工厂内还未会和之时,工厂外博士坐在显示器前一言不发。

刚刚开始,声音传输就受到了干扰, 屏幕最后显示的画面是叶奈取下摄像设备, 盯着镜头一动不动看了许久, 下一刻屏幕就彻底黑了下来。

这个时候, 同一时间谢今夕刚从沾染了机油的同行者身边跑走,滕明成也刚被黑暗吞没,庄正也才打开‘血肉’车间的门。

视频传输被切断, 但女孩那边的声音却依旧断断续续传过来。

博士坐在黑屏前,和其他几个研究员、武装人员,听了满耳朵工厂内传来的惨叫。

博士明白, 那个女孩是故意的。她能切断视频传输,自然也能切断音频传输,她是故意没有切断,好让他们听听那些惨叫。

撕扯声、破碎声、惨叫声、求饶声……漆黑的屏幕留给他们无限想象的空间,惨叫更是直刺他们的听觉。

“博士……”一个研究员不忍再听,犹豫着喊了一声。

博士神色却很漠然,一点动摇和软弱都没有, 他冷声说:“安静。”

随后对杨絮飞交代道:“杨队长, 让‘黑漆古’行动队快速赶来去出口外等待, 无论谁从工厂内走出来,逮捕他们。”

“是。”杨絮飞领命离去。

而设备传来的惨叫声也终于停止, 一阵让人窒息的寂静后, 一个男声忽然响起:“叶奈小姐,欢迎你来到这里。”

“哦,不不不, 不要对我用‘那个’,你现在是杀不死我的,还没有到我死亡的时候。你就算对我动手,也只是做无用功。”

随后是一连串撕扯声、破碎声、重物落地声,但却没有惨叫。

短暂的安静过后,那个男音又一次响起:“看吧,我说了没用的,叶奈小姐。”

设备前,博士已经认出了这个男音就是封斯年。

这么看,现在是封斯年找到了那个女孩叶奈。

“你是……‘祂’的代言人吗?”女孩没什么起伏的声音传出来。

“是,也不是。”封斯年笑了一下,“不过我不是来找你说这个的,我是期望你可以让博士他们能‘看到’‘听到’我们。”

“为什么?”

“为了加速,快点结束这一切。我向你承诺,如果你愿意和我合作,我会让你尽兴的。”

随后,又是一阵撕扯破碎声。

安静了一段时间后,叶奈才回答:“好。”

博士面前的屏幕突然恢复了正常,乍然撞入他们这一群观看者眼中的,却是一片血腥至极的分尸屠杀场面。

走廊里散落着破碎的肢体,看那些肢体的断口处的骨茬、肉渣,这些肢体像是被直接从人体上撕下来的。鲜血喷溅得四处都是,封斯年随便转转手里的手电筒光,无论照到哪里都是血淋淋的一片。

而这样血腥的场面,居然是一个外表只有十一二岁的瘦弱女孩。

封斯年带着笑容,说:“你好啊,博士。抱歉现在只能让你们暂时充当一下观众,闭上嘴巴好好看、好好听,这样你们才能更了解我们、也更清楚怎么对付我们。”

“我可是好心在帮你们啊。”

说到这里,封斯年笑出了声。

“让我们一起感谢一下叶奈小姐的耐心和宽容。”

“走吧,现在让我们去见其他人。”

博士和研究员们就这么围观了他们五个人会和,躲过‘菌毯’、‘员工’,遭遇‘巡逻的黑暗’。

博士已经大致明白了那个封斯年想让他看什么、听什么。

庄正胳膊上生有触手,滕明成脑子里有一只虫子,管同身上有什么‘头蛊’,叶奈抱着娃娃却可以轻易分尸其他人,而封斯年最为诡异。

叶奈似乎两次分尸过他,但两次都没能真正杀死他,而他更是知道很多奇怪的信息,行事目的不明。

这么一圈看下来,唯有谢今夕一直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

但在遭遇‘巡逻的黑暗’时,封斯年却忽然出手推了他一把,生死一刻间,谢今夕身后居然出现了一个半人半蛇的怪物帮他打退了那团黑暗。

这还活着的五个人,每个都可以被称之为异常。

而那个封斯年,似乎有意在向自己展示他们五个人的异常之处。

封斯年率先暴露自己,随后也是他找到叶奈,让叶奈不要彻底切断音视频,又点破了滕明成的伪装,推了谢今夕一把让那个半人半蛇现身。

他到底想干什么?

而且……十五个一次性用于探索工厂的消耗品内,居然有五个是具有高度危险性的异常,他们因何而来?又有什么目的。

博士正在深思时,设备中又传来行动队的声音。

“特别行动队‘黑漆古’已经就位,请示‘逮捕’还是‘毁灭’。”

博士按下通讯按钮,说:“逮捕,必要时就地毁灭。”

“明白。”

……

工厂出口处,被荷枪实弹的人员堵住,他们五个虽然每个身上都有点异常,但却不代表他们能对抗现代科技造就的巅峰杀伤性武器。

在封斯年推开出口大门时,谢今夕已经让穆塔回到了自己背上,面对枪口他乖乖举起双手,以示自己的无害。

除了双手抱着布娃娃一动不动的小女孩,其他人有样学样都举起了双手。

他们的目标是毁灭站点“镜影”,被这些人抓回去自然是完成任务的第一步。

“不过,我觉得就算是这样,我们也是少不了要挨一下……”封斯年举着双手话还没说完,对面突然扣动了扳机。

“□□。”

麻醉针管精准扎到了他们每个人身上。

没多久谢今夕便觉得浑身无力、头脑昏沉,也不知道对面用的是什么麻醉药,药效这么快又这么好,快顶得上某个死神小学生用的了。

这是谢今夕失去意识之前,最后一个念头。

……

“谢今夕,谢今夕!”

谢何夕还是在穆塔呼唤他的声音中恢复意识的。

“穆塔。”谢今夕下意识在脑海里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发生了什么?”

谢今夕能放心让自己被麻醉而不怕自己在失去意识期间被那帮人解剖或实验,正是因为他不是一个人。

穆塔和他共享一定的感官,尽管在他昏迷期间穆塔看不见什么,但他可以‘听’到很多声音,并从中得到许多情报和信息。

“你昏迷后又被注射了一些药剂,随后被运送到一处建筑内,逮捕你们的自称‘黑漆古’行动队。”

“黑漆古?”谢今夕道,“古铜镜漆黑发亮则称‘黑漆古’,看样子我们是来到‘镜影’站点内部了。”

“对,之后你便被运到你所处的这个房间,我得到的信息很少。虽然还不知道这个组织的规模如何,但就其行动来看,迅速、隐秘,组织严密、执行力极强,且武器精良,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和对方为敌,尽量达成合作共识。”

谢今夕暗暗叹息一声:“我们是来炸人家秘密基地的,合作又谈何容易。”

穆塔却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让他们与你合作的最好方式,是你们有共同的敌人。”

谢今夕沉默了一会儿,想了想自己这次的‘队友’,明白了他的意思。

“是个办法,那个封斯年不知道要搞什么,反正他不会乖乖选择和‘镜影’站点内的人合作,或许……”

可以试着从他入手。

“f7,既然醒了,就让我们来谈谈吧。”

谢今夕的思绪忽然被外面传来的声音打断,自从他被‘穆塔’唤醒,他一直闭着眼一动不动。

不过他能感觉到自己被固定在一把椅子上,身上贴了很多东西,估计是用来监测他生理体征的,对方知道他醒过来,谢今夕并不意外。

谢今夕睁开眼,环视了一圈,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类似审讯室的地方。

他对面是一整面单面隔音玻璃,玻璃上有专门收音、传音装置。

冷色调的白光来自于头顶,但天花板上并没有灯具,类似led灯管的发光条无缝内嵌在天花板上。房间内没有窗户,只有天花板和墙壁四边相接处有一排排不到手指粗的通风口。

天花板不知是什么材料复合制成的,地面铺着白色瓷砖,另外三面墙也被漆成了白色,整个房间除了谢今夕目前坐的一把金属椅外,再没有别的东西。

谢今夕自己身上还贴着各种传感装置监控他的生理体征,四肢被金属牢牢固定在金属椅上,金属椅则固定在地板上,可以说是没有留给他任何可乘之机。

不太妙啊,这一看就是专业的审讯室。

“你好。”谢今夕看完了一遍这个房间,对着面前的单面玻璃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研究员塔夫洛,很荣幸能与你谈话,f7先生。”

谢今夕动了动自己被固定地死死的手,说:“这可没什么荣幸的,这也不是谈话,这是审讯。而且,塔夫洛先生,你只是一位研究员,之前把我们送到工厂内的那位博士呢?我想和他谈话会比和你进行谈话更为有效。”

“我很抱歉,但你们展现出了与正常人不同的危险性,你们是异常,在确认你没有恶意之前,请原谅我们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进行谈话。至于博士,他正在和你的同伴交谈,如果我们的谈话进展不顺利,他也会来与你谈话的。”

“好吧。”谢今夕倒无所谓和谁谈话,“首先,我确实没有恶意,我期望能与你们合作。其次我要纠正一点,我和剩下那四个人,可并非都是同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5-18 00:20:50~2021-05-20 00:37: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子李 40瓶;小白云别墨迹、花菜 10瓶;一树柿子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