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77章 倒影(五)

我的书架

第77章 倒影(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但这并不意味着痛苦不存在, 正相反,那痛苦潜藏在意识之下,当潜位我脱离本位我的掌控和压制之后, 那痛苦便翻搅着浮现出来。

作为“潜位我”出现的谢今夕看向一旁的封斯年:“你让我们坐到这里来, 到底是想干什么?看我们三个面面相觑吗?”

也恰在这时, “超位我”身上的重影剧烈摇晃起来, 他的身影越发模糊。其后那层笼罩在他身上的黑纱仿佛乍然被打散,他的身影凝实了一瞬,紧接着恢复了之前飘忽不定、似实还虚的状态。

“原来如此。”超位我的声音在在场所有人的脑海中响起, “沟通,你期望代表超然、神秘、感受、前知的我被剥离出来,让我作为一种概念、意识的实体, 与‘祂’直接沟通。”

封斯年模棱两可地说:“或许吧,这一切都是被安排好了的。”

“那么,你理解‘祂’了吗?”

潜位我和本位我都看向超位我,超位我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好吧。”封斯年也并不在意他到底回不回答。

这时,这个房间被关上的门忽然震了一下。

“哦,他们终于到了。”封斯年笑了笑,“果然时机已经到了, 那么……”

封斯年突然端起枪对准了三位一体椅上的“本位我”谢今夕, 笑着说了句:“再见。”

紧接着他扣动了扳机, 子弹倾泻而出,在临近本位我时却在半空中减速、停住了, 从而内外透着死气的本位我看向封斯年, 说:“没用的,你就杀了代表理智、意识、控制的本位我,只剩下潜位我和超位我, 我也不会失控的。”

“是吗?如果你真的不会失控,为什么具现出来的代表自我认识的本位我,会是这个样子?你控制了太多魂核,那些魂核在慢慢侵蚀你的本体意识,你该感谢我让你发现这个隐患,否则之后你连自己是怎么疯掉的都不知道。”

“再说,我的目的也并不是想杀死你啊,哈哈哈哈……”

封斯年大笑起来,悬停在半空的子弹乍然恢复行动,用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全数打在代表‘本为我’的谢今夕身上。

子弹深深嵌入那具白垩雕像一般的身体上,留下数个狰狞的弹孔,而那弹孔中,鲜红的血受到牵引一般倾泻而出,落在地上居然具现出了穆塔的身影。

“你!”潜位我见到封斯年的所作所为最先暴怒,站起身想要离开椅子。

本位我那边却发生了异变,突然现身的穆塔看向本位我,那双蛇一样的双眼中,除了痛苦和挣扎,还有……食欲。

“不……”本位我已经预感到了会发生什么,他伸出惨白的手试图阻止穆塔,然而长长的蛇尾已经卷上了他的脖颈。

排列紧密、反射着金属光泽的那条尾巴,那条曾温顺地缠在他身上让他撸的尾巴,那条他喜爱的尾巴,就像扭断一根树枝一样,轻易扭断了本位我的脖颈。

本位我的头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歪向一边,潜位我正对上本位我瞪大的、惊诧的瞳孔,接着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起身扑向穆塔的同时大喊道:“不,穆塔,醒醒!不要被本能控制!穆塔……”

潜位我的指尖还未碰到穆塔,他整个具象便消失了,紧接着是被穆塔杀死的本位我,最后代表超位我的谢今夕身影彻底凝实,余下他坐在那把椅子上。

与此同时大门终于轰然打开,全副武装的黑漆古小队一拥而入,队长杨絮飞大喊道:“都不许动!”

那边封斯年还在癫狂地大笑,他不以为意地扔掉手中那把突击步|枪,在被黑漆古小队队员压倒在地上前,对着坐在三位一体椅上的谢今夕说道:“我只是想让你和他都疯掉,看吧,这样才有趣呢。”

三位一体椅上,重新归为一人的谢今夕面对着穆塔,却很难再从他身上找到之前的安心感了。

杀掉本位我后,穆塔眼中仅剩的那些痛苦和挣扎彻底褪去,只余下一种冰冷,那是一种神明看凡人的、猎食者看猎物的、一个物种看另一个物种的眼神。

谢今夕动了动唇,没能再喊出一声穆塔。

从头到尾,封斯年的目标都不是谢今夕,而是穆塔,包括坐在三位一体椅上。

这把椅子可以将一人划分为对立的三等,所以谢今夕坐上去后具象化出了本位我、潜位我和超位我三个“我”。而同样的,穆塔被谢今夕豢养身体内,他们是一体的,因此穆塔也会划分成对立的三份。

但问题在于,谢今夕见过蛇谷神庙中的蛇神的雕像,蛇神的形象是两条蛇与一个人三头共生于一体,穆塔身上背负着蛇神的诅咒,当被划分为三个对立体时,其中两个便完完全全是蛇的意识。

谢今夕三个自我不会起冲突是因为那毕竟都是他自己,但穆塔被划分出来的三个意识中的两个却都是完完全全蛇的意识,那两个意识吞噬了主体意识,竟然一时间让作为蛇的意识和本能占据了上风。

封斯年向谢今夕开枪,只是为了让穆塔现身。

穆塔的主意识出于本能想要更多的阴气压制蛇的意识,而不幸的是,谢今夕的本位我作为被魂核侵蚀的最严重的那个“我”,吸引了急切需求食物的穆塔,就那么猝不及防被穆塔扭断了脖颈。

不过这三把椅子最主要的特性之一就是,只要有其中一个意识被杀,分立也就迎来了结束,剩下两个意识重归于一。

穆塔杀死的只是谢今夕的自我意识之一,并不是他本人,因此也没得到什么阴气补充。

意识重归于一的谢今夕的情况也没有比穆塔好到哪里去,本位我代表理智、主体意识,本位我被抹杀,意味着谢今夕重归于一的只剩下潜位我和超位我。

不受理智压抑的本能,不受意识压制的超感,谢今夕现在一片混乱。

他眼前一会儿是重重黑影、一会儿是曾经见过的各种尸体:内部被四分五裂肢体滑落在地的少女、蛇卵填满的腐尸、湖中漂浮肿胀的巨人观……还有某种可怖的宏大意识在悬在纬度之上,偏偏他却能感知到“祂”的存在。

他耳边响着各种人的惨叫和哀嚎,甚至还有上课铃声。

一片血腥和脏污的幻觉中,眼前唯有穆塔是真的、活的、存在着的。

谢今夕不受控地伸手想让他救救自己,暴走的超感却让他感知到面前这个……怪物怪异的食欲和冰冷的杀意。

况且,对方刚刚是真的杀了一个自己。

“穆塔……”

冰凉的蛇尾缠住他伸过来的手,眼见要往他脖颈上缠时,谢今夕出于本能,再次和他达成了共感。

沟通,曾经的巫通过催眠清醒的主体意识,在仪式、祭品、咒语的协助下,在迷乱和癫狂中求得一点神明的指引。

而谢今夕不需要那些,他残忍的、邪异的、可以轻易躲走他性命的神就在他眼前,可悲的是共感若得到的也只是一片冰冷和杀意。

穆塔……

谢今夕在内心中呼唤他,情感奔涌着倾泻而出,他好像又回到了最初遇见穆塔的那个山洞。

被一个半人半蛇怪物拖进深窟中,几乎就快要被对方杀死了。

混乱的幻视和幻听让谢今夕没办法做出正确的决定,本能和情感主宰着凡人的躯壳,他几乎是不设防地再次信任了穆塔。

信任了这个刚刚杀了一个他的意识,此时也想要吞食他的怪物。

黑漆古的队长杨絮飞看着穆塔的蛇尾缠上谢今夕的脖颈,旁边封斯年被卸了四肢关节压在地上,他还煽风点火说:“你不会就想这么看着他被杀吧,做点什么啊,队长,他死在这里我们都要完蛋的。”

“闭嘴!”杨絮飞示意队员卸了他下巴,让他彻底闭嘴。

再看向谢今夕那边,他下定了决心,从身上取出一面金属镜。那金属镜背面漆黑,上面刻画着古奥的纹路,只有其中一面被打磨得光可鉴人。

他将镜面对准了穆塔和谢今夕,那镜面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

谢今夕猛地惊醒,发现自己正坐在一间和之前差不多的审讯室里。

被固定在地上的金属椅,和被固定在金属椅上的他。

如果不是他面前不再是单面玻璃,他会以为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噩梦。

他只记得自己坐在三位一体椅上,然后穆塔失控被本能控制了,他则因为本位我被杀死而导致能力暴动,出现了严重的超感和幻视幻听。

接下来呢?发生了什么?他是怎么到这里的?无数疑问接踵而来,淹没了他。

而谢今夕此时面前正摆着一个金属架,架子上摆放着一面金属镜,金属镜旁边,正站着黑漆古小队的队长杨絮飞。

这时,镜子里却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一个声音随之响起:“谢今夕是吗?抱歉只能以这样的方式与你见面,毕竟……你应该能理解,像我们这样的人就是很容易失控,安全措施有时是必要的。”

作者有话要说:  潜位我:代表欲望、本能、情感等等,平常收到本位我的压制。

本位我:代表理智、主体意识等等,使得人得以确立自我、协调与现实的关系,压抑本位我,正常生活。

超位我:代表感知、灵绝、神秘、前知等等,通过超位我与神秘侧力量进行沟通交流,平时被潜位我和本位我同时压抑,类似于灵媒、巫或者超能力者,都是超位我强过于本位我和潜位我显现的情况。

以上都是作者自己编的,orz,看看就可以。

谢今夕的本位我之前被魂核侵蚀后来被杀,超位我刚刚接触过恶神,潜位我充满了痛苦。

穆塔则纯粹是蛇的意识侵蚀压抑了人的意识,诅咒加深了。感谢在2021-06-01 16:40:43~2021-06-04 00:59: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