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78章 倒影(六)

我的书架

第78章 倒影(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作者有话要说:  后半部分血腥预警

[注]来自霍克海默,阿尔多诺:《启蒙辩证法》中译本序,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第1页。

非常建议大家阅读。感谢在2021-06-04 00:59:42~2021-06-18 19:22: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燕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树柿子、陌幽 20瓶;蛤、deceiver 10瓶;霸道总裁张小喵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我们的对话会全程录音录像, 希望你理解。”金属镜中模糊的人影道。

他不理解又能怎么样?

谢今夕说:“请便。”

【采访记录】

受访者:谢今夕

采访者:子虚先生

地点:镜影-甲七号审讯室

<记录开始>

谢今夕:嗯……你应该知道我的名字,那么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

子虚先生:子虚先生。

谢今夕:子虚、乌有、亡是公、镜影,你们还真是有意思。有什么想问我的吗?先声明, 我对封斯年的了解和你们一样少, 我想你们恐怕很难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关于他的有效信息。

子虚先生:先不谈论封斯年, 我们还是从最根本的问题开始, 你们从何处来?目的为何?

谢今夕:[一段时间的沉默]是祂让我们来的,祂让我们将毁灭和恐惧带给你们。

子虚先生:祂?抱歉,能否说得更清楚一些。

谢今夕:你们认为什么是异常?什么是常态?

子虚先生:我想我们不应该谈论这些, 谢先生,请你解释一下你所谓的‘祂’究竟是什么?某个独立的个体?神或者恶魔?还是异常的某种物品。

谢今夕:你看吧,我直接告诉你, 你是理解不了的,你只会将祂归类,无论祂是什么,在你们眼中也仅仅是异常罢了。

谢今夕:[忽然笑了下,语速加快]启蒙年代至今三百年了,启蒙带来了主体性、也带来了理性主义,一切都被放置于人类的理性认知之下, 世界开始按照我们的法则运转, 而你们将这称之为常态。任何其他打破这常态、这规则、这启蒙下的理性法则的东西, 都被称为异常。

谢今夕:从进步思想最广泛的意义来看,历来启蒙的目的都是使人们摆脱恐惧, 成为主人, 但是完全充满着启蒙的世界却充满着巨大的不幸[注]。而祂让我们来,让我们带来,不, 带回恐惧,就是为了终结这种不幸。

子虚先生:不……谢先生,如果你一直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有训练有素的专业审讯团队,我不希望我们之间走到那个地步。

[停顿数秒,谢今夕凝视对方]

谢今夕:我在跟你沟通,我一直致力于让你理解,如果你可以理解,也许……也许我可以阻止,我不能让一切就这么发生……总之,从前我和你一样,我不理解这一切,直到我坐到那三把椅子上,其中一个我理解了一切。我期望你能理解,你知道吗?如果大部分人不能理解,那么祂就将是不可阻止的。搅碎这块镜子碎片上小小的倒影只是个开始……

[谢今夕突然停止说话,手上的符号状伤口扩散到小臂,同时肌肉突然紧绷、脸色苍白。]

谢今夕:[语气冷凝]你们对穆塔做了什么?

子虚先生:穆塔?那个人身蛇尾的男性?没什么,我们只是让他安静下来,确保他不伤人。

[谢今夕直视镜子数秒,小臂上新添的伤口开始流血。]

谢今夕:你们伤害他,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记录结束>

谢今夕和穆塔在进入这个世界之前因为穆塔的蜕皮,两人之间联系加强,他们一直保持着第二个阶段,也就是同享感官的阶段。

他刚刚醒过来时没着急问穆塔的情况,一是不愿意让对方知道穆塔对他的重要性,二是他一直在心里呼唤穆塔,他能感觉到穆塔没有受伤,但穆塔一直没有回应他的呼唤,谢今夕才在这里和子虚打太极。

谢今夕是很想和对方沟通的,但让他突然变脸的原因,就是他突然感觉到了痛苦。

感觉到痛苦的当然不是还坐在审讯室的他,而是穆塔。

他能感到穆塔非常痛苦,他受了伤,而且是不轻的伤,谢今夕能感到穆塔的伤口血流不止。

谢今夕完全没了和子虚继续交流的想法,本位我被杀,原本被理智压抑的冲动和情感宛如开了闸后的洪水一般奔腾恣肆,而他与其说是控制不住,不如说是完全不想控制。

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马上到穆塔身边去救他,然后把伤害穆塔那些人撕得粉碎。

谢今夕垂眼看向自己的不停流血的手臂。

穆塔在流血,他也在流血,那为什么伤害他们的人却不流血呢?

对面镜子里模糊的人影和杨絮飞已经感到了不妙,子虚急急道:“伤害?我没下过这个命令,只是麻醉而已。”

杨絮飞立刻架枪对准谢今夕,冷声道:“冷静点,具体情况我会派人去看。”

谢今夕,或者说被潜位我和超位我支配的谢今夕完全听不进去他们的话,他动用了一枚魂核。

不大的审讯室内,灯光突然一闪一闪,仿佛接触不良一般。

而杨絮飞不愧是特别行动队的队长,他完全无视了乍明乍灭的灯光,毫不犹豫立刻扣动了扳机。

谢今夕是被金属锁拷在金属椅上的,也就是说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他很难立刻离开原地,所以现在开枪是最有可能打中他的。

然而随着一连串枪声和弹壳落地声,子弹却都没有打中,只有无数黑色的眼斑蝴蝶从金属椅上乍然飞起,室内已经不见了谢今夕的身影。

随后那张摆着金属镜的金属架下,探出一条带血的扭曲手臂,一把抓住了杨絮飞的脚踝。

杨絮飞感到一股阴寒沿着他的脚踝向上冻僵了他整个人,他完全动不了了,甚至连扣动扳机都做不到。

下一刻,架子上的金属镜突然震了一下向前摔倒,正好镜面朝上掉在地上,镜面中子虚先生的人影消失了,只倒映着一个蜷缩在架子下方的空隙中,身体以一种极度扭曲状况叠在一起的鬼影。

那条带血的手臂突然缩了回去,随之镜面上照出的鬼影只留下了一个怨毒的目光,消失无踪。

杨絮飞浑身巨震,踉跄两步单膝跪盗,他完全是凭借着超强的意志力和身体素质才没瘫在地上。

杨絮飞大口大口喘息着,放下枪伸手解开脚踝裤腿的绑带,看到了脚腕上一个纯黑色的手印。

“拿住镜子。”声音从掉落在地面上的金属镜内传来。

杨絮飞伸手将镜子捡起,将镜面对准腿上的黑色手印,很快那黑色的手印便淡化消失,而那面镜子的镜面上却多了点点黑色的锈斑,镜子内重新出现的人影越发模糊。

“先生。”杨絮飞整理好裤腿拿起枪站起身,等待进一步命令。

这面金属镜叫做“黑漆古”,这也是杨絮飞的特别行动小队的名字,镜子里的人名叫子虚,相对应的,“银漆古”小队也有一面金属镜,那面镜子里也有个人影名叫乌有。子虚乌有,这是个几乎人尽皆知的假名,他们来历成迷,但却是‘镜影’站点建立的核心。

整个站点内最高权限的便是站点的建立者亡是公,其次便是子虚乌有两位先生。子虚和黑漆古小队负责大部分的外派行动,而乌有和银漆古小队则负责镜廊的警戒。

镜子内的子虚先生也很无奈:“先联系一下那边,看看穆塔那边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让黑漆古小队过去尽量拖延时间,我们现在立刻跟过去。原以为他的危险仅仅来源于他口中的守护神,主要力量都在于防备穆塔了,我们也要调高对他的危险等级评价。”

“是。”杨絮飞听令马上联络了黑漆古小队赶过去,紧接着联络处理穆塔那边的情况。

……

审讯室外不远的走廊墙壁上缓缓被黑色覆盖,黑色汇集成一个人形阴影,谢今夕就这么从墙壁上“走”了出来。

原本冷色调的走廊灯光闪了闪,监控被他直接切断。

就像封斯年说的那样,对于他们这种有特殊能力的人来说,想干扰电子设备真的轻而易举。比如很多鬼出场时都会自带断电、黑屏甚至电子干扰,谢今夕掌控的魂核也有不少有干扰电磁的能力。

他依循着共感的指引,快速往穆塔的方位接近。

但这条路却极其的不平静,他刚绕过一条走廊,就被入目的血腥场面镇住了。

走廊上到处是残肢碎肉、血和人体组织几乎铺成了一条地毯,抬头望去,连天花板上都是喷溅上去的大片血迹。这画面简直不像是现实应该有的,反而像是某个烂俗血浆恐怖片里的场景,但这又偏偏是真的。

极度血腥的走廊里,一个外表十一二岁的瘦弱女孩赤脚站在其中,手扣在一个尚还有一口气、身体仍在抽搐的保卫人员头上。

她没看出现在她不远处的谢今夕,反而伸手抓向了那位保卫人员的眼球。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手就像是利爪一般,撕拉一声轻易撕下了那个保卫人员的眼球和周边的皮肤肌肉。那保卫人员惨叫一声,身体不断痉挛扭曲,空洞的眼眶中喷出大股大股的鲜血。

“很漂亮,你的眼睛最漂亮。”女孩一边说着一边挖下了他另一只眼球,从血泊和碎尸间捡起她的布娃娃,开心地将那对眼珠压在了布娃娃脸上。

一阵皮肉翻卷的声音后,那对眼珠居然像是张在了布娃娃脸上。

这个女孩就是叶奈,叶奈做完手中的事,才用一种孩童般天真目光看向谢今夕,说:“你走吧,封斯年说杀了你一切就结束了,这里有很多做娃娃的素材,虽然……虽然你的皮很漂亮,又白又没有瑕疵……”

说到这里,叶奈盯着谢今夕看了许久,看到谢今夕背后发毛,手中已经握住了魂核。

叶奈这才有些不舍和心痛地说:“留你到最后再剥下你的皮也不错,你走吧,我要等其他人过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