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82章 破碎(三)

我的书架

第82章 破碎(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今夕望着这片“尸体森林”, 都没有过居然会造成这样的场面。

魂核,这就是魂核的力量。

在那间学校的后围墙前的行道树上,挂满了试图翻墙逃离学校的学生的尸体, 谢今夕在离开学校前, 曾经将他们的魂核全部收为己用。

如今这片‘尸体森林’, 就是那些学生的魂核造成的。

普通人在鬼怪面前, 哪怕再怎么全副武装或经受过严格训练,也是不堪一击,这毕竟是不同层面上的、超自然的力量。

谢今夕穿过面前这片‘尸体森林’, 他往前走时,走廊上方的绳索轻微摇晃,带着那垂挂下来的尸体也跟着摇晃, 让谢今夕能不撞到尸体的情况下走过去。

谢今夕从怔怔望着走廊顶的塔夫洛面前走过,走到穆塔身边,有些焦虑地在意识问:“穆塔,伤得怎么样,我……我要怎么才能帮你?需要医生把子弹取出来吗?怎么止血?”

穆塔却只是定定盯着他,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谢今夕只能试着开口说一遍,但穆塔依旧没有回应, 反而是他的尾巴有了动作, 将谢今夕缠住拉近了一些。

穆塔试着靠过来, 用颊边那一排颊窝贴了贴谢今夕的侧颈,随后用一个类似于环抱的姿势, 埋在他侧颈处不动了。

“穆塔?”谢今夕又喊了他一声, 依旧没有回应,只有穆塔的蛇尾缠得更紧了一些。

谢今夕刚刚在三位一体椅上被穆塔杀了本位我,被毫不留情碾碎颈骨的痛苦还残留在意识深处, 穆塔不回应的状态下,让谢今夕也不由得心跳加速、紧张起来。

他现在,是真的被一条怪物完全控制,如果这次被杀就会真的死去。

他是愿意信任穆塔的,但本能却告诉他,他正被死亡拥抱着。

看样子穆塔现在依旧没有回复本体意识,想让他恢复,需要阴气来刺激血咒。

谢今夕将目光放在了走廊顶端垂下来的尸体上,这里新死了这么多人……而他的魂核刚刚用了一批。不知道新死的尸体能不能产出魂核和阴气,来帮穆塔恢复理智。

如今这个样子,不光是没办法沟通的原因,如果穆塔不合作,那么连回到他背上都做不到。

“哈…哈哈哈哈……”

谢今夕听到旁边的塔夫洛研究员惨笑的声音,他回头看向塔夫洛。

塔夫洛倒在地上,刚刚的流弹射中了他的大腿,此时那里正血流不止。

“你杀了我吧。”塔夫洛止住笑声,绝望道。

谢今夕看着他,沉吟思索了一会儿,才说:“我一直没想过要伤害你们,我想与你们合作,但你却先对穆塔开枪。”

“我一开始还不理解,为什么封斯年杀了审讯室内的工作人员,但却唯独放过了你,原来就是为了这一刻。”

“你开枪,并不是出于理性,而是出于愤怒与憎恨。你明知道是封斯年杀了你的同事,却仅仅他来找我,穆塔和我有关,所以你迁怒穆塔。”

“愤怒、憎恨,这就是封斯年想要的,不,或者说,这就是‘祂’想要的。穆塔受伤让我同样也被愤怒和仇恨驱使,杀了这么多守卫。”

“一切都是被安排好了的。”

现在想想其实事态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几乎都在封斯年的安排下。

包括封斯年带他去三位一体椅,三位一体椅让他一分为三,本位我代表理智和主体意志、同样也被他的能力腐蚀得最深。

谢今夕每次和鬼怪共感,都要经历一遍鬼怪死亡时的经历,鬼怪残存的痛苦、死亡和憎恨不断侵蚀他的主体意识。上个世界谢今夕收了太多的魂核,一时间主体意识也经受了数十段死亡经历,这本就让谢今夕的本体意识变得岌岌可危。

而坐到三位一体椅上,穆塔的意识也被三分,按照蛇神雕像,其中一份是穆塔主体意识,剩下两份都是蛇的本能意识,蛇的本能压过了穆塔的主体意识。

穆塔就在本能的驱使下试图捕食。谢今夕的三个我中,本位我被鬼怪和阴气侵蚀得最厉害,也最吸引穆塔,所以本位我第一个成了穆塔攻击的目标。

三位一体椅上,只要有一个“我”被杀,剩下两个我就会重归为一。谢今夕剩下的两个“我”,一个是代表欲望、情绪和本能的潜位我,一个是代表神秘、先验和感知的超位我。

超位我和‘祂’共感,这也是封斯年的目的之一,封斯年期望谢今夕理解‘祂’;而本位我被杀也是封斯年的目的,因为封斯年期望谢今夕的潜位我上升,让他在面对穆塔被伤害的情况下,做出现在的选择。

塔夫洛会对穆塔动手,是因为封斯年杀了他的同事,让他不再理智;而谢今夕会杀了这么多守卫,一是因为塔夫洛伤害了穆塔,二就是因为本位我被杀,曾经存在的理性消失了,是封斯年带着谢今夕去的三位一体椅。

封斯年说,他是上层叙事者的代行者,这么看来,他完美地执行了所有的安排。

如果这是一出戏剧,现在矛盾到达最尖锐的顶点,戏剧的高潮就要来了。

谢今夕看着塔夫洛,喃喃道:“如果按照安排,我现在确实应该杀了你。”

“不过我现在不想杀你了,你和我都是被安排好宿命的棋子,既然如此……你最后是死还是活,也交给冥冥中的安排吧。”

如果上层叙事者给你安排了结局,那么就请你走向被安排好的结局吧。

“不!”塔夫洛摇头,不能接受一般疯狂大吼道,“什么叫被安排好的?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杀了我!你杀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不杀了我呢?什么安排?到底谁在安排这一切!”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给我安排这样的命运!为什么死的是布莱特而不是我?为什么啊……”

塔夫洛吼到最后带上了哭腔,凄厉到好似只有撕破声带才能发出的那样声音。

谢今夕没有再和塔夫洛说话,他正在想下一步要干什么。穆塔抱住他后,在谢今夕的共感中,他生命流逝的感觉止住了,肉眼来看他身上也不再流血。

谢今夕还在想要不要先去找封斯年,以防封斯年再搞出什么事时,突然周围的灯光变成了红色,警报再次响起。

“警报,警报,警报。镜廊遭到严重攻击,七面镜子同步损坏。”

“镜廊损毁程度评估中……目前50…70……100”

“由于站点核心区域镜廊已损毁,站点整体损毁程度评估中……目前50”

“若站点内重要设施失效或损毁程度达到80,将判定站点进入极危状态,启动最终程序‘破碎’。”

“请所有武装人员即刻控制事态。”

……

镜廊。

红色的灯光扎入所有人的视野,让一切都笼罩上了一层危险的血色。

‘磨镜人’首领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一幕。

事实上,没有什么入侵者。

封斯年第一次来到镜廊,根本没有进入,只施施然在枪口下说了句:“就是这里吗?我来这里拉开帷幕。”

他说完打了个响指,第一面镜就以他们难以理解的方式出现了裂痕。

如果是别的镜子,裂痕还不算特别严重,只要没完全破碎都可以拖延异常进入站点的时间。但偏偏第一面镜封锁的是传染性极强的腐烂真菌,裂痕就足够部分孢子飞到站点内,引起了第一轮传播。

磨镜人匆匆赶到,首领刚刚花费了不小的代价修复了第一面镜的裂痕。

但突然,镜廊内挂着的七面镜子内,全部出现了封斯年的身影。

封斯年先靠近镜子,用夸张的动作敲了敲镜面,接着后退几步,行了个绅士礼,又站起身,伸出双手举到胸前,双手之间留了一定的距离,接着他故意停下了动作,笑看向磨镜人首领。

这一连串动作顺滑又夸张,磨镜人首领好像看了一出默剧。

然而,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封斯年突然合掌拍了下手。

随着他的动作,一声清脆的“叮”响起。

所有,整整七面镜轰然炸碎,碎片迸溅而出的那几微秒时间,在磨镜人首领眼中放慢、放慢、又放慢。

他有那么一瞬间,简直难以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

镜廊上挂着的七面镜子形状各不一,但确实只是最普通的镜子,只是亡是公、子虚和乌有的能力加持下,才作为媒介封锁了异常。

想打碎这七面镜子,等于同时对抗亡是公、子虚和乌有三个人,这……这怎么可能?

自镜影站点建立至今,从未有人想过居然有人能一次性打破所有的镜子。

而当他反应过来时,灯光已经变成了红色,首领意识到了最严重的一件事——毁灭,毁灭就在眼前了。

他们所有人都要死,一切,都会被彻彻底底地抹去。

“破碎”程序就是最终程序,毁灭的权力,交给任何人都是不可靠的,因为身处站点内的人很容易为了自己的性命而动摇,身处站点外的人又会判断不了情势或因站点内有自己重要的人而不愿启动程序,所以镜影站点将毁灭的权力交给了ai。

一旦站点损毁程度整体评估达到80以上,就将启动内置在站点地下的核弹。

但磨镜人首领已经考虑不了‘破碎’程序启动的后果是什么了,他现在要面对的,是整整七个……不,包括封斯年在内整个八个异常。

作者有话要说:  “叮”——致敬一下《林中小屋》里面电梯一响那个声音。

这个世界快要结束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