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83章 破碎(四)[重写]

我的书架

第83章 破碎(四)[重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点黑色的霉菌从破碎的镜子中延伸出来;无数对羽翼穿过破碎的镜子在镜廊内伸展开来;浓稠的红色液体从破碎镜子中不断涌出, 被粘稠红色液体包裹出现的是数只巨大的蝙蝠和数只形状古怪的披甲虫……

那数只巨大的蝙蝠在磨镜人首领和队友的注视下,抖了抖翅膀,轰然凌空飞起。

“开火!开火!”首领当机立断大喊道。

子弹倾泻而出将那几只蝙蝠的翅膀打烂, 而那些古怪的披甲虫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冲了过来, 对子弹的伤害显示出了极大的抗性, 它们轻而易举地叼住了几个队员将他们撕得粉碎。

“西恩!鲁姆斯!”

惨叫、枪声之间有人声嘶力竭地喊着他们的名字。

然而很快, 那面涌出血红色粘稠液体的镜子内,又滑出了数个通体无毛的类人型生物,它们嘶吼一声冲向了队员们。

“后退后退后退!”

不得已, 磨镜人小队成员有人拉开手榴|弹扔了出去。

然而爆炸确实杀死了几只怪物,但更多的怪物却源源不断从破碎的镜子中涌出。

不仅如此,那伸展出的巨大白色羽翼开始不断生长, 不断有队员和怪物被羽翼包裹,惨叫不止。

一时间镜廊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人间炼狱,大批大批的守卫和磨镜人队员死于这里。

“撤退!放弃镜廊!”首领不得已之下只能下令放弃镜廊。

他们退出后,镜廊内置的高温燃烧装置将喷射高温烈焰,对镜廊内进行一次“清洗”,然而那也只是拖延时间。

镜廊内挂着的镜子破碎了,镜子内封印的异常都被放了出来, 不将它们重新封印回去, 彻底毁灭也只是时间问题。

磨镜人和守卫退出镜廊后, 镜廊的封闭措施和燃烧装置启动,这也给了他们喘息时机。

磨镜人首领回头一看, 却只对上了无数双绝望的眼睛。

“队长……我……我们……”其中一个队员犹豫着开口, 然而还没说什么,就有一个守卫干净利落拔出手枪对着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枪。

这短暂响亮的枪声,一时间竟然让现场安静了下来, 没有人再开口,但绝望已经向病毒一样蔓延开来。

首领痛惜地蹲下身,伸手将那饮弹自尽的守卫的双眼闭上。

不是谁都有足够的勇气面对必死的经历,不是谁都有勇气面对那可怖的怪物,也不是谁都能忍受痛苦和恐惧坚持到最后一刻。

这不是懦弱,这只是他的选择。

但无论如何,终究需要有人坚持下去,战斗到最后一刻。

首领站起身,环视所有人,道:“我的队员们!同事们!我在这里工作了二十三年了,这二十三年间,我隐姓埋名、从未告诉我的家人我在做什么。我也不敢说我做的都是对的,但我知道我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人类更好的未来,为了人类文明的延续。我怀抱着这样的信念,从未后退过一步。”

“我知道,接下来,等待我们的或许只有死亡。但难道我们就要坐以待毙吗?我们就要束手就擒吗?我们就要让那些异常肆意虐杀我们吗?我们难道要放任异常逃离站点进入正常社会,完成一场又一场屠杀吗?”

“不!绝不!我会战斗到最后一刻,我会为了我的信念与尊严,为了人类、为了同胞,与那些异常战斗到最后一刻。我会尽量毁灭它们、伤害它们,与它们一同死亡!”

“还记得亡是公说过什么吗?这个站点在大众眼中是不存在的,而我们与异常们同样是‘不存在’的,必要时,我们会与他们一起走向毁灭。现在,必要的时刻来临了,而我做好了准备,你们呢?”

首领的声音响彻这片区域,全副武装的磨镜人成员和守卫沉默了一段时间,逐渐有人喊道:

“队长……”“队长……”

“队长!”

首领已经感觉到了,原本弥散的绝望气息稍稍散去,他端起枪,大声道:“让我们向这些异常介绍介绍,启蒙年代以后,我们经过工业革命创作出的一些小东西……这不是斌死者的求饶,这是开战的宣言!”

首领话音刚落,人群后突然响起了鼓掌的声音。

封斯年就站在最后面,见所有人看向他,他停下鼓掌,说:“很好,很有信念感嘛,磨镜人。”

“期望你们能坚持到破碎一刻。”

话音刚落,最外层的人直接调转枪口冲他开火。

一阵枪声后,封斯年破破烂烂的尸体倒在地上。

但随后,被封锁的镜廊那边又出现了许多怪物。

……

谢今夕刚听到警报,就逼问了塔夫洛,问他破碎程序是什么。

万念俱灰的塔夫洛听到警报后,反而感到了轻松,也许毁灭才是所有人应有的结局。

谢今夕听完却觉得很不妙,破碎程序启动后,镜影站点是毁灭了,但他们这些任务者也要跟着一起毁灭啊!

不,不行,必须想办法让穆塔恢复理智。

他们要想办法去镜廊那里帮助站点阻止异常大规模突破封锁、破坏重要设施。

可谢今夕却一直在犹豫,一般来讲他的身体是媒介,他会与怨魂共感,而穆塔负责打断共感,让谢今夕不必经历真正的思维。共感结束,谢今夕就能控制魂核,而被剥离的阴气则进入穆塔体内维持他的理智和主体意识。

但现在穆塔没办法帮助他了,谢今夕如果和怨魂共感就只能自己硬抗,抗得过去他就能获得魂核,抗不过去那怨鬼怎么死的他就会怎么死。

谢今夕倒不是怕单独面对共感,他犹豫是因为站点内死了太多人,如果他贸然开启共感很有可能同时与众多怨魂,到时候失控他很可能会落得和蛇巫吕斯一样的结局。

谢今夕再次试图和穆塔沟通,穆塔依旧没有回应、但也没有想要杀了他的意图,只是像圈着某种宝物一样圈住他。

没办法了,目前的情况,逼迫着谢今夕只能冒险开启共感,尝试着先与小部分怨魂联系。

谢今夕不由得在内心苦笑,当年吕斯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在轮到他了。

走廊内,尸体森林微微晃动,跌落在地的塔夫洛研究员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犹豫自己失血过多感知出了点问题,他忽然觉得冷、很冷,他快要被冻僵了。

无形的阴气开始向谢今夕汇集……

……

与此同时,地上部分,叶奈对这个世界太过于满意了。

自由,还有源源不断为了毁灭她、控制她而向她而来的守卫们和小队队员们。

银漆古小队一直在试图收容她,然而几次对上,都被她碎尸杀害了数位成员,死于她手上的守卫更是不计其数。

“娃娃,娃娃,娃娃。”叶奈怀中抱着一个逼真而又惊悚的娃娃。

那娃娃让任何一个人看到都本能的感到不适和恶心,因为这娃娃整个是用人体组织做成,可却又很小、像个真正的娃娃。

这逼真却又比例失调的怪异人皮娃娃,简直能轻易引起最严重的恐怖谷效应。

但叶奈眼中却只有这个娃娃,看着它时眼中带着天然的喜爱和欣赏,仿佛它具备世界上一切的美好。

叶奈哼着不成调的歌,抱着她的娃娃追逐前面狼狈奔逃的守卫们。

但很快她就撞到了一块铁板,银漆古小队的队长站在那里一个t字型走廊连接处,他背靠着墙壁,正对着走来的叶奈。

叶奈疑惑地“嗯”了一声,就见到那位队长抬起头,露出一张白瓷面具。

那张白瓷面具上有隐隐的五官轮廓,但没有留下孔洞,隐隐可以辨识出五官组合成了一张夸张的笑脸。而且那面具完全像是长在银漆古小队队长脸上的,是一体式的。

“这位小姐,不才在下恭候已久了。”

叶奈感到了危险和诡异,她后退两步:“你……”

“不,不对,你不是你,你是……”

那带着白瓷面具的人说:“是我,我一直是我,不过我需要你,小姐。”

叶奈毫不犹豫动用了自己的能力,她可以轻易撕碎人体,人体在她眼中简直和纸一样脆弱。

银漆古队长的身体如她所想一般被撕碎了,像之前她所撕碎的任何一个人一样。

那张让她不喜的白瓷面具掉落在地上,叶奈本想转身离去,但一股强烈的冲动主宰了她。

她听到了很多嘈杂的声音,在她耳边吵嚷着,有人纵声大笑、有人在高歌、有人在吟唱,还有人不停在说着什么,不时有尖锐的声音刺入她的大脑。

叶奈不受控制地转身走向掉落在地上的面具,扔下手中的娃娃,伸手捡起了它。

“不——”

在即将戴上面具那刻,叶奈终于从那幻听中挣脱出来,她当机立断对自己使用了她的能力。

女孩的身体顷刻间被打碎了,碎块喷溅满地。

叶奈的灵魂挣脱了身体的束缚,本想直接略过地面的人皮娃娃,改为转移到工厂内的人皮娃娃。

没错,叶奈的能力之一是撕碎人体制造人皮娃娃,能力之二就是当自己的身体毁灭,她的灵魂可以转移到任何一只她做过的人皮娃娃身上。

人皮娃娃被她的灵魂依附后,组成娃娃的各种人体组织会快速生长成为一具新的十二三岁女孩的身体。

但能力是有限制的,一个世界只能用一次,且她的身体被永远固定在了一个孱弱的十二三岁女孩状态。

叶奈虽然疯狂且噬杀,但她并不傻,相反在她那天真的残忍掩盖下,她所作所为都是在给自己谋退路。

她在工厂内也杀了不少人,完成了一只人皮娃娃,但在离开工厂时,她为了以防万一并没有将那只人皮娃娃带走,反而留在了工厂。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这章重写了一下,需要大家重新看一下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