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88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二)

我的书架

第88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之后穆塔来到了603, 他和谢今夕之间的感应被切断了,他不知道这次的任务内容是什么,这是好事又是坏事。

好事在任务信息应该投放在谢今夕脑海里, 这证明‘祂’依旧承认谢今夕任务者的身份, 而不是穆塔自己顶替了谢今夕的身份;坏事就在于谢今夕没有记忆, 他恐怕不会将任务信息放在心上或告诉自己。

而如果穆塔贸然跟谢今夕提及碎片世界的事, 对方恐怕会将他当做疯子。

这样的话,其他任务者就很重要了。

穆塔需要从他们那里得到更多信息和情报,

603的租客, 也就是给穆塔开门的人,开口道:“好了,现在人齐了, 相信大家也消化完了脑子里多出的信息,现在我们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叫廖玉书,以前是个公司管理层,当然进入反面世界后,以前做什么也都无所谓了,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也就是活下去。”

“接下来, 女士优先。”说完廖玉书很有绅士风度地看向旁边坐着的三位女性。

这三位女性中有一位大美女, 属于放在人群里一眼扫过去会觉得眼前一亮的类型, 她说:“我叫金子琳,来这里之前是个主播。”

她就是之前在楼道里以为遇见人贩子的女性, 事实上她并不愚蠢, 甚至可以她远比普通人敏锐且应变能力强。她能在进入这里之前成为有名的女网红、女主播,可不仅仅只是靠她的脸。

只是刚进入这个世界,她当时实在慌乱, 所以难免做出了一些不理智的行为,现在也过了快半小时,她也冷静了下来,消化完了自己脑子里突然多出的信息。

当时在楼道里出口给她解围的就是廖玉书,她因此也给了廖玉书面子最先开口。

有了她开口,她身边两位女性也各自报了名字。一位名叫袁蔓,外表看上去已有三十多岁了,是位女强人;另一位名叫王广姝,普通白领。

剩下三位男性,一位名叫梁武,人高马大、是个光头,浑身凶悍气息,还纹着花臂,难免让人联想他的职业是不是不正当,也不怪金子琳以为自己遇见了人贩子。

另一位名叫白安歌,穿着黑衬衫和黑西裤,脸色清白,眼底下还残留着黑眼圈,体型极瘦,瘦到脸颊凹陷进去、颧骨略微凸出。他阴森森、病恹恹的,更像个吸血鬼而不像个活人。

他报出名字后金子琳盯着他看了会儿,说:“你是那个意外早逝的天才画家吗?听说你是被确诊了精神分裂,被送进精神病院后跳楼自杀的。”

白安歌没有回答,但其他人看他的目光已经带上了一些异样。

另一位男性则是个中年社畜,名叫陈正德,已经有些秃顶、身材也微微发福,此时正不停地擦着额头上冒出来的汗。

穆塔则依旧简单地扔出自己的名字,其他人基本都在隐晦地打量他,他却依旧眼观鼻鼻观心,没有任何多余的肢体动作。

廖玉书觉得看着他就像在看一座沉默的大理石雕像,无坚不摧又全无破绽,是个难搞的角色。

自我介绍结束,还是廖玉书语气温和地说:“仅从这次给出的任务信息来看,我们必须维持日常生活,不能打破正常生活。我住在603,在那家百货商场的生活用品区做铺货员。也就是说我们必须维持正常的上班下班,在百货商场内工作,下班在这里住。”

“我想你们跟我一样,在这栋楼的某个房间住,然后在百货商场工作。根据给出的信息,我们要在百货商场内找到自己的对应商品,拿到就可以离开这里。”

正常生活,房间,百货商场内工作,找到对应商品。

穆塔捕捉到了关键词,且想到了匆匆去上班的谢今夕。

袁蔓一针见血地问道:“什么叫对应商品?百货商场里少说也有数百种商品,论每个商品那更是成千上万,比如说如果我对应的是一瓶饮料,那货架上一排饮料哪个又是我的对应商品呢?这才是最难的重点。”

廖玉书点了点头,说:“所以‘祂’给了我们提示,描述里那一句‘也许,这和百货商场已然从我这里拿走的东西有关’是再明显不过的提示了。”

“所以,各位要想想百货商场已经从自己这里取走了什么,这是重点。”

“也要注意楼内的情况,任务要求我们进行正常生活,也就是说会有打破我们正常生活的东西出现。或许是鬼怪或许是诅咒,我们都必须尽快找线索。”廖玉书想了想补充道,“很多看似没有给出时间限制的任务其实暗中都有时间限制,在碎片世界停留的时间越长,危险便越是成倍地增加。”

“这是一场暗中有倒计时的寻物游戏。”病恹恹的白安歌抬眼看了穆塔一眼,随后环视一圈,“找不到东西,代价就是生命。”

……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谢今夕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一激灵,定睛一看是他定的闹钟,他赶忙摁停了闹铃。

原来已经到8点55了,他必须赶紧走,过了九点万一百货商场关门,他就必须留在服装区过一整晚了。

谢今夕匆匆起身准备离开,但在路过橱窗时却忽然顿住脚步……

他之前才巡视过,他记得第一个塑料模特好像不是……看向刚刚他坐着的方向的吧?

谢今夕只以为是自己错觉,他现在只想离开百货商场,从服装区出去有个侧楼梯,从那里可以下到侧门,再从侧门穿过市场就可以回到单元楼了。

谢今夕摁开随身携带的手电筒,逃也似的下了楼,等他出了百货商场闻到外面不怎么清新的空气时,还是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谢今夕只要在那家百货商场内部就心神不宁,而且他最近觉得越来越精力不济,明明他工作时间严格来讲只有六个小时,但他最近总是怎么睡也睡不醒。

难不成是因为他作息混乱的原因吗?

谢今夕一边想着一边走进市场,往单元楼的方向走去。

这段路整体来看是一个陡坡,百货商场在坡顶、单元楼在坡低,谢今夕回家时就是一路往下走。

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市场上方拉开的黑色遮阳布在晚上同样遮蔽了星光和月光,密集的摊位上货物没有撤走,而是被同样盖上了一层黑布。

摊位两边是一些破败的小店铺,有些摊位就是这些店铺延伸出来的肢体,像是濒死的老人不甘心伸出手来想抓住什么一般。

此时这些店铺同样紧闭着门窗,大部分门外还被一层铁栅栏或卷帘门盖住,手电筒光扫过窗户时,隐隐约约还能看到里面摆放各种货物。

天黑下来后,人心中总是会凭空多出许多胡思乱想,哪怕是风吹飞地上的一个塑料袋都会让谢今夕内心一紧,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穿过市场,谢今夕一路走到了坡底,这里就是他住的单元楼。

这里是老城区,林立着不少单元楼,这些单元楼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平房,平房上面又加盖了一些违规的房子,房子又延伸出一些露台,甚至有些露台又延伸出空中走廊连上了单元楼。

密度的建筑不符合任何建筑规制,但就这样层叠建立了起来,宛如癌组织增生一般无序。

除了建筑外,还到处都是乱拉的电线,像血管一样和癌组织似的建筑相呼应。

半空中横出不少的霓虹灯牌,最显眼的一个挂在这片单元楼社区的入口处,上面是一排字:早死早超生。

可惜好像因为电路问题,那排字并没有亮起来。

也幸好它没有亮起来。

谢今夕觉得这个灯牌会坏掉,大概也是住在这里的哪个住户觉得晦气,所以剪了电线。

这些按道理来说应该是谢今夕看惯了的场景,但今天同样很奇怪的,他认真地观察了一圈自己的居住环境。

往家的方向走时,他还在想自己为什么会租这里的房子,仅仅因为这里离他上班的地方近吗?

不过话说回来,他为什么会在那家百货公司工作?他什么时候开始工作的?

谢今夕皱眉,一边想一边走到了单元楼楼下,在门口又看到了之前拦住他的那个人男人。

那个个子高大的人正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手上也没有拿其他东西,垂着头一动不动。

是在等人吗?

不会是在等他吧?

谢今夕一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一边在心里揣测着。但他要回家,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坐在台阶上的人看到他走过来,果然站起身跟他搭话。

“你好,我是最近来这边工作的,和别人合租一间房子,算是你的新邻居。但我回来晚了,我合租的舍友锁了门睡了,我在这里等了很久只等到了你回来,虽然很冒昧,但能麻烦您收留我一晚上吗?”

你也知道冒昧啊。

谢今夕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他居然就敢开口让自己收留一晚?况且这片单元楼社区这么乱,谁会随意收留一个陌生人。

但对方站起来明明这么高大,高高一个人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远远看过去倒像是找不到主人的猛犬,越想越让他眼眶发酸。

“我的床只能睡下我一个人,客厅也没有沙发,你只能自己在客厅打地铺。”谢今夕这么回答道。

“跟我上来吧。”

谢今夕一边带着人往楼上走一边觉得莫名其妙,今天明明和往常任何一天都一样,没有任何区别,但为什么让他觉得奇怪的地方越来越多,还遇见了这么个奇怪的人,而且他自己也变得奇怪了。

“你叫什么?”谢今夕问他,“说起来我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谢今夕,在百货商场服装区工作。”

“穆塔。”男人跟在他后面,只回复了他两个字。

谢今夕住在五楼,这单元楼一共七层,建的时候就没有装电梯,应该说也没地方装电梯。每层有五户,通过一条长走廊相连接。

这种房子是筒子楼之后建立起来的,放当时与筒子楼相比也算是新社区,可惜如今也已经老化得不成样子。

楼梯狭窄陡峭,两边的墙皮大片大片的暴起,有的地方还被手欠的人挖了个坑,各种广告和污言秽语写在上面,里面甚至掺杂着不少诅咒人全家去死的话。

每层楼也建的相对较低,微微抬头就能看到头上各种管道和电线,有的管道甚至还往下不停滴水,泡得那一面墙满是黄褐色的痕迹。

穆塔沉默地跟着谢今夕身后爬楼,谢今夕这一路的心神不宁反而消失了。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其实穆塔都没意识到自己吓到谢今夕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