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89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三)

我的书架

第89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到了五楼, 谢今夕领着穆塔穿过走廊来到502,打开门带他进去。

这一户只有一室一厅一厕所一厨房,加起来还不到五十平米, 对于独自一人住的谢今夕来说已经足够用了。

谢今夕对穆塔说:“你先去椅子上坐, 我去给你找找有没有多余的被子给你, 不过我这里可没有多余的洗漱用品。你今晚先凑合一下, 等明天早上室友醒了再回去洗漱吧。”

谢今夕回去自己房间找了半天,只找到一条冬天盖得棉被和一件旧床单。

反正现在是夏天,不用盖被子应该没什么, 就把床单铺地上,再把棉被铺床单上给穆塔睡吧,虽然这么睡着肯定不舒服, 但他也尽力了。

“我先去洗个澡然后洗漱,你自便吧。”谢今夕困得实在不行了,匆匆交代一句便迫不及待洗澡洗漱,然后直奔自己房间的床。

当然他没忘关上自己房间的门,还从内反锁了。

这倒不是为了警惕穆塔,这只是他自己的习惯,他总觉得睡觉要是不关门, 很半夜可能会有什么东西进来站在床边看着他睡。

不过会有什么进来呢?这世上又没有鬼, 要真有鬼难不成关门就能把鬼关在外面?

谢今夕躺在床上一边胡思乱想, 一边嘲笑自己自欺欺人的心态。

权当是心理安慰吧。

谢今夕没忘记拽过床头的电源线给手机充上电,随后义无反顾投入了梦乡。

这一次却睡得不太安稳, 他睡着睡着听到了一连串的手机铃声。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半梦半醒间他突然意识到, 这不是他的手机闹钟铃声吗?

谢今夕突然醒过来,起身按开手机一看,却没显示什么闹钟。

而且想想, 刚刚那声音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隔着一段距离,不像是他床头的手机响了。

谢今夕以为自己听错了,看了眼时间才凌晨一点多,躺回床上准备接着睡。

等他闭上眼寻找刚刚被吓走的睡意,却听到了更多更嘈杂的声音。

楼上传来一阵滑轮座椅滑动的声音,座椅滑来滑去,从房间左边滑到房间右边,又从右边滑到左边。

紧接着突然隔壁有婴儿放声大哭,哇哇哇的哭声在黑夜里响得吓人。

谢今夕本想忍一忍接着睡,但那婴儿的哭声却没完没了。

烦死了,真的烦死了。

隔壁应该新搬进来一户合租人家,其中一个合租客正睡在他客厅,那另一边的邻居家里难道有婴儿吗?他怎么没见过?

这破楼就是隔音不好,什么风吹草动都能听见……

等等。

谢今夕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既然如此,睡在穆塔那个合租的舍友不可能听不见他叫门啊。

穆塔真的是他的新邻居吗?

他以前从来没见过他。

而且穆塔在他上班时就拦下了他,下班时又坐在那里,看上去像是在等他。

穆塔又很高大,看他身上不少肌肉,整个人行动干净利索,很有种剽悍味道,他该不会是什么专门打劫他这种独居客的劫匪吧?

不过说到邻居,他以前见过自己周围的邻居吗?他们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谢今夕正胡乱想着,他卧室的房门却突然被敲响了。

“谢今夕。”

“谢今夕,你听到婴儿哭声了吗?”

谢今夕一个激灵睁开眼坐起身。

是穆塔的声音。

谢今夕睁开眼后没敢回话,而是屏息又听了一会儿,那渗人的婴儿哭声还在。

但比起婴儿哭声,谢今夕现在觉得卧室门外的穆塔更加可怕。

穆塔大概没听到他回应,还在敲门。

那三合板的卧室门薄薄一层,穆塔那种人绝对一下就能撞开。

在黑夜里,比起邻居家哭闹不止的孤儿,还是一个站在自己门外的陌生壮汉更让人恐惧吧。

谢今夕后悔死了,他干嘛要收留对方一晚,什么合租舍友绝对是对方的借口。他当时怎么会觉得坐在单元门口的男人可怜,他现在才觉得自己可怜。

久没听到他的回应,卧室门外的男人敲门声越来越急,甚至有演变成砸门的倾向。

谢今夕强自镇定下来,回答道:“听见了,怎么了吗?你在干什么?”

敲门声终止了,穆塔没像谢今夕所预想的那样破门而入,而只是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看到什么或者感受到什么不正常、不对劲儿的事,我就在外面。”

穆塔听到他的声音后没有再敲门,像是只要听到他的声音就足够了一般。

而此时,婴儿刺耳的哭声越来越响,随之而来的却是一个男声大声呵斥的声音。

“别哭了!你他妈的别哭了!”

“再哭我砸死你!”

“闭嘴!”

然而婴儿怎么可能听得懂大人的话,反而因为这满含戾气的大声呵斥哭得更响亮了。

随后便是一个女声求饶的声音,但那个男声一点都听不进去了,继续暴躁地喊道:“你他妈也闭嘴!闭嘴!闭嘴闭嘴!吵死了!”

“老子天天白天上班你们娘俩在家享福,晚上我他妈还睡不了一个好觉,吵死了吵死了!都给老子闭嘴!”

随后便是乒乒乓乓的砸东西声,婴儿的哭声还在继续,夹杂着女人的低泣声、求饶声和痛吟声……

谢今夕坐在床上已经感到不对了,这样下去真的不会出事吗?这……

下一刻,突然“砰”得一声巨响,所有声音戛然而止。

夜晚又恢复了原有的死寂。

谢今夕却僵坐在床上,几乎不敢去想最后那一声巨响究竟代表着什么。

不会的,不会的……

应该不会的……可……

谢今夕突然从床上下来,拍亮了卧室灯,拧开卧室的锁拉开门,一下子就撞见了,站在门口没有走的穆塔。

“穆塔……”谢今夕脸色发白,“要不要来卧室打地铺?”

穆塔没问为什么,只说:“好。”

谢今夕帮着穆塔把客厅的地铺挪到卧室,卧室面积不大,穆塔躺在地上连翻身都困难,明显不如在客厅打地铺,但穆塔没拒绝。

躺在床上的谢今夕想起刚刚听到的声音,依旧浑身发冷。

他都已经顾不上穆塔到底是不是好人这回事了,他现在迫切需要另一个活人在身边。

谢今夕尽管已经尽量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但他还是轻易地联想到了最后那一声巨响,大概率是那个男人砸死婴儿的声音。

意识到这件事的谢今夕却意外没有那么恐惧,如果是正常人恐怕立刻就会去报警,他虽然也害怕,但更多的是在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穆塔陪伴后,那残余的恐惧也渐渐褪去。

谢今夕看着躺在地上的穆塔,心里默默列出了几个疑点:

一,傍晚那些新来的人究竟是谁?他们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二,他的生活好像有很多问题,比如他究竟什么时候入职的那家百货商场,他为什么要做一份薪水微薄的工作,且要租这里的房子?不知道为什么,谢今夕本能觉得自己不会选择一份对社会没有贡献、对自己能力提升没有半点用处且没有前景的工作。

三,他的邻居到底都有谁?他好像从来没有探究过,刚刚那些声音……真的是邻居发出的吗?

谢今夕满脑子各种疑问,但撑不过困意还是睡过去了。

……

另一边,因为楼房极差的隔音,其他任务者都对那婴儿哭声和接二连三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他们可没有另一个人陪伴,只能独自躺在床上惴惴不安。

402,金子琳躺在床上,望着自己斜上方的房顶,大热天依旧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上半张脸。

她出了一身的汗,满脑子各种各样可怕的想法。

她越想越是害怕,别说睡了,连闭上眼都不敢。

斜上方房顶上有一个小的黑点,不知道是虫子还是霉斑,金子琳已经盯着那个盯了很久了。

她是个网红主播,常年对着屏幕难免有些近视,虽然为了美观做过近视手术,但高强度的用眼让她的眼睛有些反弹。

她看不清墙上那个黑点到底是什么,所以干脆借着那个黑点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那到底是什么?一块挂在那里的尘埃?一个曾钉过钉子留下的痕迹?还是曾经打死了哪个虫子留下的一块脏污?

金子琳强迫性地将关于那个小小黑点的想法塞进脑子里,来挤走其他那些可怖的猜想。

就像用来数羊来催眠自己一样,想着想着金子琳倒也真的睡了过去。

……

第二天五点半,谢今夕被叫醒了,这次叫醒他的不是闹铃而是穆塔。

穆塔轻轻推了推他,说:“你的手机闹钟响了好久了,该起床了。”

“啊?哦!”谢今夕迷迷糊糊睁开眼看了眼手机,就被上面显示的时间吓醒了。

他立马翻身下床飞一般去洗漱,穆塔在旁边问道:“你是要去上班吗?快迟到了?”

谢今夕吐出满口的牙膏沫,说:“是。”

等他洗漱完匆匆换好衣服,一看已经5点42了,吃不了早饭,只能匆匆拿了一袋牛奶,跟穆塔说:“我必须去上班了,不可能留你一个人在我家,要不然你现在去隔壁敲门看看舍友在没在?”

穆塔也没有纠缠,很顺从地跟着谢今夕出了门,看他锁上房门飞奔下楼去上班。

穆塔自己则又去了单元楼下,不过这次他是为了等其他任务者。

昨晚任务者间简单的交流结束后,廖玉书便和大家约定好了要一起早起去上班,如果有谁没来便再去叫,以防有人早上起不来迟到。

早上6点半之前,任务者陆陆续续下了楼,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尤其脸色苍白的白安歌,他看上去更像是鬼魂在飘。

人高马大且性子急躁的梁武一见其他人便问道:“你们昨晚听见婴儿哭声了吗?还有夫妻吵架?”

其他人互相看了眼,都点了点头,网红金子琳说:“我住402,声音应该是楼上来的,谁住五楼?”

病恹恹的白安歌开口道:“我住503,应该是我隔壁,501或502那边传来的。”

穆塔说:“我住502,是501传来的。”

穆塔无视了早起他还被锁在门外、谢今夕没有同意他合住的要求,理所当然告诉其他任务者他住502。

“操。”梁武骂了句,“我他妈住601,就是我楼下!”

廖玉书沉吟了一会儿,问道:“除了声音外没有其它迹象吗?”

梁武摇了摇头。

廖玉书说:“那就先不管,贸然去探究反而可能招惹上那些东西。”

“对了,你们都有手机吗?”廖玉书问道。

穆塔犹豫了一瞬间,在看到中年人陈正德和白安歌都摇头表示没有后,他也理直气壮摇了摇头。

廖玉书早有预料,他的手机是在进入这个世界后从自己房间找到的,这个世界每个人工作岗位不同,也许被设定的财物数量也不同,有的人有手机有的人没有是正常事。

“有手机的人我们交换个联系方式,没有的人下班后有情况随时来602跟我沟通。好了,时间快到了,我们先去工作。”

晨间简短的交流结束,廖玉书等人结伴出门,跟随着被灌输进来的信息穿过市场前往百货商场工作。

穆塔缀在他们后面,不慌不忙却也没有掉队。

事实上穆塔并不是任务者,早在蛇谷那个世界,他没有完成自己的任务而被诅咒成了怪物后,便就不是任务者了,他只是被谢今夕豢养的怪物,依附谢今夕而活。

而这个世界,显然谢今夕依旧是任务者。

上个世界,谢今夕在最终死去前通过他们两人之间完全共感的关系,给了穆塔一样东西——叶奈的魂核。

谢今夕可以使用魂核保留的某个能力,叶奈的魂核的能力自然就是转移灵魂。

穆塔的灵魂通过那个魂核转移到了工厂的那只人皮娃娃上,人皮娃娃发育生长出了他的身体,这才让穆塔在“破碎时刻”过后活了下来,完成了上个任务。

然而最让穆塔感到痛苦和绝望的是——他找不到谢今夕的灵魂了。

谢今夕当时完全可以依靠叶奈的魂核,在真正死去之前转移到工厂内的布娃娃上,但谢今夕把这个机会留给了穆塔。

穆塔再睁开眼时就是在这个新的碎片世界,他甚至一度以为是自己顶替了谢今夕的任务者身份,新的任务者变成他了。

但没有,万幸没有。

他重新找到了谢今夕,也重新看到了谢今夕。

虽然谢今夕似乎失去了过往的记忆,但穆塔凭借两人之间灵魂上的联系,绝不会认错对方。

那就是谢今夕。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7-11 00:18:24~2021-07-12 23:52: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楩柟其质 4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