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92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六)

我的书架

第92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今夕和穆塔以普通顾客的身份来到百货商场, 这还是谢今夕第一次从正门进。

从正门进入百货商场的大门左右墙壁上挂着巨幅广告和宣传画,只不过已经非常老旧了,上面落了一层浮灰, 有的地方还没有挂牢垮了下来。

谢今夕看到了墙上挂着的楼层标识牌, 标识牌简单交代了各个楼层售卖的用品。

整栋百货商场一共五层, 五楼是餐饮区和游戏设施区, 四楼是服装区、床上用品和窗帘布料区,三楼是水果蔬菜零食区,二楼是日用百货区和运动用品区, 一楼则是临期促销区和饰品区。

“临期促销区就在一楼,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从最顶层开始,一层层往下逛吧。”谢今夕建议道。

“好。”

两人本想坐直达电梯到五楼, 谁想到环视一圈却并未看到直达电梯,没办法只能搭乘自动扶梯一层层往上走。

自动扶梯也非常老旧了,扶梯前的金属踏板已经活动了,踩上去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黑色橡胶的扶手也已老化得不成样子,梯路表面还卡着许多污渍,站在上面难免让人心惊胆战, 生怕这自动扶梯下一秒出什么故障。

所幸并没有, 谢今夕和穆塔顺利来到了五层, 并从上往下每一层都逛一逛。

五楼并没有任务者,四楼的服装区除了穆塔和谢今夕外有两位任务者, 穆塔告诉谢今夕那两位分别是金子琳和王广姝。

三楼有一位任务者, 正是中年人陈正德,负责瓜果蔬菜区的称重和收银;二楼有两位任务者,廖玉书和袁蔓, 两人都在生活用品区兼任铺货员和导购;一楼则只有一位任务者,白安歌在临期促销区工作。

而人高马大的梁武,则是百货商场的保安。

谢今夕和穆塔两人从五楼一直逛到一楼,前四楼什么都没买,因为两人中只有谢今夕有工资。

谢今夕的工资虽然可以日结,但很不幸的非常非常微薄。两人还考虑到如果找到了谢今夕对应的那件商品,或许需要用钱买回来,所以必须尽量节省工资。

两个人只能去逛临期促销区,穆塔没找到手推车,而购物框又肉眼可见的非常脏,干脆两人一边逛一边用手拿。

“谢今夕,帮我拿一下第二排左边的那个牙杯和牙刷。”穆塔怀里抱着一堆食材,实在空不出手。

谢今夕依照他说的拿走那个灰色的牙杯和单支包装的牙刷,回头看到抱着各种东西的穆塔,居然愣了下。

他好像……以前也和穆塔逛过空旷的商场……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闪而逝,却让谢今夕更加笃信他以前确实和穆塔认识,而且……

“差不多了,我们去结账。”穆塔跟他说。

谢今夕慢了一拍才回道:“好。”

谢今夕跟在穆塔身后,说是结账,穆塔因为主管的关系可以直接拿走一部分临期物品,算下来之后居然比谢今夕一天的工资还要多。

谢今夕忍不住对穆塔说:“你其实预料到了的吧,你又不需要找对应商品,所以这些临期商品比工资更有价值。”

穆塔摇了摇头,说:“是因为我可以靠你养。”

说到这里,穆塔还顿了顿,补充道:“我很好养的。”

穆塔其实不太需要正常人类的食物,对居住条件忍耐度极大、对生活标准的要求极低,只要谢今夕不把他扫地出门,给他一块地方能让他晚上睡就可以了。

谢今夕听到这里又是一愣,他跟着穆塔的步伐慢了下来,随后突然叫他一声,问:“穆塔,我们以前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关系?”

为什么穆塔第一面会用那种悲痛又深沉的目光看着他,为什么穆塔会笃定自己会养他,而自己确实心软收留他了。

是什么样的关系会还会让他留有共同去采购生活用品的印象?

他们以前住在一起吗?他们以前一起生活吗?在自己失去记忆以前……

“我们以前是情侣吗?”谢今夕不自觉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早就在前面停下来等他的穆塔看着有些疑惑的谢今夕,突然笑了笑,后退几步走到他身边,说:“以前不是。”

在谢今夕有些黯然准备为自己的贸然猜测道歉时,就听见穆塔道:“但不代表以后不是。”

穆塔收敛了笑容,认认真真道:“以后可以是。”

“因为我还没有跟你表达过自己的心情,你也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但你今天这么问了,我觉得以后很有可能。”穆塔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很有希望。”

明明他们两个之间灵魂相连、心灵相通,有超越语言之上的沟通途径,可直到上个世界谢今夕倒在穆塔怀里前,他们竟然都回避着那份感情、从未表露过什么。

而穆塔之所以觉得很有可能,是因为谢今夕在全无记忆的情况下,依旧从残留的感情和印象出发,猜测他们两人或许是情侣关系。

如果谢今夕真的对穆塔全无那种意思,他根本不会将两人之间的关系往情侣上面想,朋友、兄弟、战友甚至主仆……很多词可以定义两人之间的关系,而谢今夕偏偏选择了情侣作为可能性最大的猜测问了出来。

这让穆塔觉得很欣喜,很快乐,就像含苞良久的花朵瞬间绽放,尽管还未结出甜美的果实,但已经让人看到了希望。

“走吧,回去我给你做午饭。”穆塔说着重新迈开脚步。

谢今夕跟上走在他身边,看着他柔和的神情和不自觉微微翘起的唇角,这个本就英俊的男人神采飞扬,更是看得谢今夕一阵心动,连带着他也心情飞扬。

他们穿过黑纱遮挡的拥挤的市场、一路沿着陡坡并肩向下走,在危机四伏的反面世界里、在恶鬼怨魂的窥伺下,两个人的心却飞起来舞蹈,好似只有身边人在,哪怕一路走进地狱里都没什么可恐惧的。

两人回到501,穆塔说是他做午饭,实际上谢今夕也帮着打了下手。

穆塔简单用买回来的茄子土豆西红柿烩了一道酸甜口的素菜,随后简单炸了炸带回来的速冻肉串和鸡架骨,配上白米饭,两个人坐在连靠背都没有的塑料凳子上吃完,这已经是难得的一餐了。

吃饭洗完碗后,简单休息一会儿谢今夕又要去睡了。

断断续续的睡眠远不如长时间的一次性睡眠对人体好,谢今夕只能通过增加睡眠时长来保证自己上班时头脑是绝对清醒的。

在要去睡前,谢今夕突然想起了在临期促销区工作的白安歌。

他对穆塔道:“如果对应的商品真和工作区域有关,你说任务者各自的工作区域到底是由什么划定的呢?金子琳很漂亮适合做服装区销售工作,这我觉得合理,但做差不多工作的王广姝却很普通。”

“同样的,这种别扭感在一楼的白安歌身上也有,他的气质和临期促销区格格不入,他难道会对应临期促销的什么商品吗?”

穆塔想了想,说:“只要有一个人找到了对应商品,我们就能从中洞悉对应的逻辑和规律。金子琳和王广姝对你来说是突破口,我们要密切关注她们。”

谢今夕也是这么认为的,第二天的下午在补充睡眠中度过,而其他任务者则没有那么轻松了。

他们中午没有午休时间,可以吃午饭但不能离岗,哪怕不需要接待多少顾客,只是站着或者待着就已经足够折磨人了。

二楼百货商场日用品区,廖玉书正推着手推车来到货架前,用刀片裁开手推车上放着的纸箱,从内搬出一瓶瓶洗衣液往货架上摆。

中间几层都比较好摆,但最上面和最底下两层最累,最上面要踮脚,最下面要弯腰,不久这一层的管理逛过来,站在他身后指使道:“把最便宜的放最上面,把日期最新的放最下面,把贵的和临期的往中间那层摆。然后把旧的摆最外层,好一点的往深处藏。”

“工作要认真,不要偷懒,你这样摆货是不行的,手脚麻利点。”

廖玉书刚把新货在中间那层摆完,他是把新货都直接摆在中间最外层的,这个管理几句话让他刚刚干的活全部白费,所有都要反工。

这个秃了顶的管理穿着一身合体的西装,脸上法令纹非常深,一看就非常不好相处。

廖玉书却只是脾气好的笑了笑,逆来顺受一般回道:“我明白了管理,另一边的货架也是这样吗?”

“对。”管理的脸上浮现了满意的神色,“你比另外那个女人上道多了。”

“快点干活,不摆完这一排不准吃午饭!”说完,管理又去巡逻别的地方了。

廖玉书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冷漠地看着管理离去的背影,随后看了眼货架,认命地把最上排的东西取下来换到中间排,再把刚刚摆上去的新品往上面放。

因为取最上排的东西要踮脚,他一个没拿稳被一瓶洗衣液结结实实砸在脸上。

廖玉书当场蹲下身捂住脸,身体不断发抖。

没走多远的管理听到动静窜回来,呵斥道:“这一瓶洗衣液三十多块钱呢,摔坏了从你工资内扣!还有,摆得齐一点,工作要认真!不要偷懒!”

捂着脸的廖玉书不再发抖,他闷闷回答了一句:“知道了,我明白。”

随后站起身背对管理、面对着货架继续工作。

管理再次离去,却没看到廖玉书的神情变得极其骇人。

另一边同样在摆货的袁蔓也被管理挑了很多刺,她正在把牙刷往货架上挂。

管理在旁边一直一直不停地催促,袁蔓匆忙之间被挂钩狠狠刮了一下拇指,留下了一条五六厘米的血口子。

管理反而看都没看到一般,滔滔不绝地说:“别偷懒,把老旧的挂在中间,把新的藏后面去!另外别弄脏这里,好好擦干净!”

袁蔓和廖玉书一样,在现实里都是指使别人的人,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指使过。

不过袁蔓虽然是新人,但她却理智得多,她太知道和自己的直属管理者起冲突会有什么后果,因为在现实中她也整过懈怠、顶撞她的员工。

而这个世界如此诡异,她更不可能违背管理,只能草草将手指上的血擦了擦,继续挂牙刷。

袁蔓也由此发现了一个问题……这排挂牙刷的挂钩,最尖端似乎过于尖利了,露出的尖头简直像一排排钢钉。

……

晚上五点半,谢今夕在闹钟的铃声中醒来,这次醒来后不需要他自己准备晚饭,穆塔已经给他下好了面条,里面还加了荷包蛋和肠。

谢今夕洗漱完和穆塔一起从容吃了晚饭,随后两人一起出了门,直奔百货商场。

晚上六点前,管理满意地看着来签到的两个人,她不厌其烦地嘱咐道:“一定要好好检查。”

六点到八点之间,服装店员正在整理衣服,金子琳和王广姝有样学样,同时也在八点前将塑料模特身上的所有衣服和物品取了下来。

金子琳做这些工作要比王广姝熟练,她是女主播,也尝试过带货,服装搭配是基本功,早上就是她为这些塑料模特挑选了搭配衣服换了上去,果然今天路过服装店询问的顾客多了起来,而且塑料模特身上的四套衣服全都卖出去了。

晚上闭店时,金子琳得到了服装店主的夸奖还有提成,而她也听见了斜对面店铺店主训斥王广姝的尖锐的声音。

“废物!你居然一件衣服都没有卖出去!你真是个废物!”

“你是店员,你不能帮我卖货又有什么用?你还不如塑料模特有用!”

“听好了,你如果明天还卖不出去一件衣服,我就会开除你!拿你的工资去买更多塑料模特回来!”

第十一家店铺的店长是个刻薄的中年女人,她训斥王广姝时的神情极为可怖,王广姝知道店长说的是认真的。

她一时间慌乱极了,她是个新人,但资深者廖玉书跟新人说过任务要求是绝对不能违背的,她如果被开除就不符合‘维持正常工作生活’的要求,她就死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