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97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十一)

我的书架

第97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十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早晨, 谢今夕被穆塔叫起,两人吃过早饭后同时前往离开了502室。

准备下楼时穆塔则抬头看了眼楼上,对谢今夕道:“稍等, 我想上去看一眼。”

“我跟你一起。”

谢今夕跟着穆塔上到六楼。

六楼的走廊依旧是破败、脏乱的样子, 但梁武的尸体消失不见了。

穆塔环顾四周又抬头看了看楼顶, 他还记得梁武的身体炸开成血肉烟花的样子, 但四周墙壁和楼顶上却没有任何血液和肉沫喷溅上去的痕迹。

“消失不见了。”穆塔收回视线,“不出所料。”

毕竟单元楼至少表面上还维持着正常生活场景的样子,尸体和血肉喷溅留下的痕迹会消失算是意料之内了。

闻言谢今夕却看了穆塔一眼, 他现在能确定了,他眼中的六楼走廊和穆塔眼中的并不是一个样子的。

在谢今夕眼中,六楼走廊四面的墙壁和房顶上都沾满了血液和肉沫。血液此时已经干涸凝固成了黑褐色, 黏连着肉沫均匀地附着在墙壁表面,简直像是把走廊和房顶重新粉刷了一遍。

穆塔只是上来确认一下,接着道:“走吧,去上班。”

谢今夕和穆塔走下楼梯,在经过二楼时,谢今夕突然在走廊里看到了一个坐在摇椅上的老太太,他脚步一顿。

由于此时时间尚早, 加上单元楼社区内几乎没有采光, 所以楼道内极其昏暗。

老太太身上披着一件灰色的布单, 半垂着头,摇椅轻轻晃动……强烈的死亡和阴寒气息扩散开来, 让谢今夕忍不住神经紧绷。

穆塔也跟着脚步一顿, 但他看过去时,却只看到了一把空空的摇椅。

“谢今夕?”穆塔喊了谢今夕一声。

这一声同时也惊动了摇椅上的老太太,老太太缓缓、缓缓抬起头……

谢今夕呼吸一滞, 立刻拉着穆塔向着楼下狂奔。

穆塔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依旧跟着谢今夕跑下了楼。

直到跑出了单元楼门口,谢今夕才放松下来,大口大口喘息。

而穆塔也反应过来了,问:“你看到什么了?”

“我们快迟到了,边走边说。”谢今夕回道。

两人往单元楼社区外走,路过了那个写着‘早死早超生’的霓虹灯牌,此时那灯牌上亮起了‘早’和‘死’两个大字,而第三个‘早’字则像接触不良一样忽明忽灭。

谢今夕和穆塔几乎同步皱眉,前两个字分别是已死的王广姝和梁武,那么第三个字又代表着谁?这个忽明忽灭的状态,是指那个人已经命在旦夕了吗?

两人没在灯牌下多做停留,在前往百货商场的路上,谢今夕道:“昨天自从我和鬼婴接触过后,我好像就能看到更多你们眼中看不到的东西了。比如刚刚在六楼,我看到了一条涂满了血肉的走廊,在二楼我看到了坐在摇椅上的、脸上满是尸斑的老太太。”

“而且我认出来了,那个老太太就是第一天我在市场里看到的那个摊主,那时她脸上只有老人斑,而没有尸斑。”

穆塔听完了谢今夕的陈述,加上昨晚的事,他突然有了个猜想……

“你已经有想法了,对吗?”穆塔问道。

谢今夕点了点头,他说:“对,如果我想的真的是正确的,关于我的对应物,我就有线索了,也许一开始我们就想错了,一会儿上班我要去检查一下。”

到达百货商场四楼之后,谢今夕和穆塔按照惯例首先巡逻检查了一圈,没有任何异常。

塑料模特都还在原地,没有移动过的痕迹。

而最主要的是……王广姝的碎尸也消失不见了。

穆塔问谢今夕:“王广姝消失不见了,你有看到吗?”

这次谢今夕也摇了摇头,在他眼中,服装区也依旧干净整洁,地板光亮如新。

可这又是为什么?为什么单元楼内梁武的尸体仅仅是穆塔看不见了,而服装区王广姝的尸体两个人都看不见了?或者说,王广姝的尸体究竟是看不见了还是真的消失了呢?

……

单元楼这边,603室,廖玉书用凉水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下,用毛巾擦干后,他坐在凳子上将刚刚用热水泡好的泡面吃掉,随后换好衣服准备出门。

在走到门口,按下门把手准备拉开门时,他突然顿了下,咽了口口水。

他想起了昨晚砰砰砰疯狂敲他的门的梁武,他不由得心里暗骂了一句,真的是傻逼,要死为什么来敲他的门,要死也不要死在他门口啊。

昨晚听声音,廖玉书也猜出了是那个一直在哭的婴儿盯上了梁武,是梁武自己在走廊里大声喧哗触犯了怨鬼的杀人禁忌,这时候老老实实去死就可以了,还来敲他的门。

这不就是想拉着他一起死。

廖玉书昨晚不仅没开门,在梁武撞门越来越狠的时候,他甚至把房间里的桌椅搬过来堵在门口,防止他真的撞开门。这一堵门就是一晚上,直到早上他起床时才将桌椅复归原位。

在当时外面发出‘砰’的一声炸响,随之安静下来后,廖玉书甚至忍不住由衷产生了喜悦之情。

反面世界的鬼怪也受到‘祂’的限制,‘祂’想要的是人的恐惧,而不是一边倒的屠杀,所以鬼要遵循一定的杀人规则。

在廖玉书的理解中,这很类似于恐怖片中的鬼怪,只要鬼杀了一个人,那么接下来就会有一段时间的安全期。

所以梁武死了好,死得太好了。

那个没脑子的蠢货唯一的价值就是用生命给他们争取一段安全期。

但开门时,廖玉书难免会紧张、心虚,他不知道门外究竟什么景象,他怕看到梁武的尸体,又隐隐恐惧着梁武死后变成怨鬼回来报复。

不过后者毕竟是小概率,廖玉书也不是第一次‘放弃’队友了,他至今还没遇见过队友变成的怨鬼,但看到尸体却是很有可能的。

也许……开门前他应该从猫眼看看外面如何了?

不……不行,看猫眼这种事简直就像最经典的恐怖桥段,看出去的时候发现门外面贴着一只眼睛之类的。

廖玉书想了想,还是狠下心装作日常上班的样子直接推门而出。

外面走廊虽然依旧破败、逼仄、压抑,但却没有梁武尸体留下的痕迹。

廖玉书松了口气,匆匆往楼下走。

在路过二楼时,廖玉书也注意到了二楼走廊里,坐在门口摇椅上的一个老太太。

老太太垂着头看不清脸,乱糟糟的银发像枯草一样散下来,一块灰色的布盖在她身体上,她突然出声叫住了廖玉书:

“年轻人,请等等,你有看到我的猫吗?”

廖玉书其实在注意到那个老太太时心里就暗道一声不好,在反面世界随便给某个人物投诸注意力非常容易引起对方的注意,比如现在……

但没办法,他被叫住就不可能当没听到不管。

廖玉书停住脚步,没有靠近老太太,而是面向她挂起他招牌的温和笑容,回答道:“抱歉,我没有看到过。”

老太太的摇椅微微晃了晃,她依旧垂着头,声音嘶哑的像夜枭的叫声:“我的猫找不到了……你能帮我找我的猫吗?”

廖玉书当然不想帮,但也不能直接拒绝,他柔声回答道:“老太,我还要去上班,要很晚才能回来,一天时间猫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他话刚说到一半,就感到周围的空气猛地冷了下来,一股让他心惊肉跳的危险感迫近,他笑容不变,依旧显得真诚而温柔:“但我会帮您好好留意的,您的猫是什么样子的?一旦看到猫出没,我就帮您抓回来。”

随后,摇椅上的老太太沉默了许久,老旧的椅子嘎吱嘎吱地晃着,就在廖玉书脸上的笑容都快维持不下去时,老太太才回道:“好。”

“是一只黑色的猫,棕色的眼睛。”

廖玉书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更加热切一点,连忙道:“好的,我记下了,等我给您留意着,看到了一定给您抓回来。”

“那我就先去上班了,老太再见。”

说完廖玉书不敢再停留,连忙往楼下走,直到出了单元门看到外面的乱搭乱建的楼房,他才松了一口气,回过神才惊觉自己后背已经湿透了。

“怎么这么晚?”金子琳看到他问道。

廖玉书下来时大部分人都已经在了,他整理了一下神色,重新恢复了往日温和绅士的模样,云淡风轻地说:“遇到了点事,不过幸好解决了,问题不大。”

紧接着廖玉书环视一圈,发现所有人脸色都非常差,尤其是陈正德。

陈正德木木地站在那里,脸上什么神情都没有,浑身笼罩着一层灰暗疲惫的气息,廖玉书一看便知道他也活不长了。

袁蔓和金子琳眼下也多了黑眼圈,本来光彩照人的都市丽人和女主播脸上都只剩下疲惫和强行掩藏的惊恐。

“王广姝呢?还没有下来?”金子琳望着黑洞洞的单元楼门问道。

金子琳和王广姝同在四楼服装区工作,对她来讲好歹能有个同伴,所以她比其他人更关心王广姝为什么还没下来。

廖玉书拿出手机,说:“打个电话吧。”

任务者里只有白安歌、陈正德和穆塔没有电话,所以廖玉书第一个想法就是打个电话。

然而陈正德看到他的手机却露出了极度惊恐的神色,一把扑过来将他的手机打掉在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补了个细节,穆塔将王广姝已死的事告诉了白安歌,线索已经给的差不多啦,小谢准备解密和carry全场!

另也推一下朋友的预收无限流:

《会跳舞的陀螺(无限流)》

简介:

装胆小抱大腿戏精作妖受x外冷内热实力炸天情趣攻

身上总挂着“好人卡”的席柯为了救人,遭遇了一场十分惨烈的车祸。

倒在血泊中的席柯在死前看到一只陀螺诡异地朝他转动跳舞,耳边空灵的舞曲在不断回响:

“陀螺不停,世界不灭;不灭则死,灭则回生……”

魂魄被舞动的血陀螺吸进一个阽危之域。本以为是垂死挣扎,却意外发现自己格外吊炸天,还有一堆人为了跟他能活命总是大打出手!

某天席柯照常带人一起闯关时,遇到实力炸天的大佬——

席柯:“刚刚真是太可怕了!呜呜,我腿软走不动,你背我好不好?”

萧野 :“刚杀“鬼”的时候气势如虹,你会怕?”

席柯直接上手抱大腿:“救命啊,怪物又来啦!”

跟着席柯的众人:“……装逼造雷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