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99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十三)

我的书架

第99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十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差一个。”谢今夕对穆塔说, “我们分开找,你找左边我找右边。应该只被分为八个部分,双手、双臂、头、上身躯干和双腿, 还剩不到七分钟。”

穆塔表示明白。

服装店主要的问题就是挂着的衣服太多、遮挡视线, 柜子顶上和抽屉里又放着许多盒子, 各种边边角角空隙非常多。

但毕竟面积有限, 谢今夕和穆塔分工合作,还是快速将店铺搜寻了一遍,在挂满衣服的柜子上找到了体积最大的上半身, 在收银台下找到了头,在柜子下方大抽屉内找到了两条腿。

穆塔将其中一条腿递给谢今夕,说:“你先套衣服组装, 我找柜子上面的盒子。”

谢今夕接过那条白惨惨的塑料腿,将两条腿组装在一起套了一个半长裙,然后将上半身和下半身卡在一起。

穆塔的视线一个个划过柜子上面排列整齐的盒子,鹰一样锐利的目光一旦捕捉到了一点痕迹,他便快速踩凳子上去抽出盒子打开查看。

穆塔的效率和正确率都很高,很快就找到了双臂,他递给谢今夕。

谢今夕将塑料模特的上半身也套上衣服, 随后将双臂、一开始找到的一只手和模特头安上。

“还剩一只手。”

谢今夕打开手机看了下点, 还有1分45秒, 还剩一只手,他和穆塔已经都找过一遍了, 剩下那只究竟会在哪里?会在哪里?

谢今夕的目光在服装店内来回梭巡, 柜子下每个抽屉他们都打开过了,穆塔正在打开柜子上的其他盒子,收银台他们检查过也没有, 衣服之间他们也都看过了……边边角角上上下下他们都看过了,会在哪里……

谢今夕的目光突然顶在了通风口上,那个通风口正好处于窗口前上方,昨晚他曾看到有个塑料模特立在窗口前看着他……

“穆塔!上面!通风口!”

穆塔闻言看了眼天花板,确认了通风口的位置,随后从凳子上跳下来,一脚将凳子踹向窗口的位置。

凳子撞到窗口下的墙壁稳稳停住,穆塔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跳上凳子,双手勾住通风口的挡板,奋力向下一拽。

‘哐’一声,挡板被穆塔生生拽了下来,与此同时一只白色塑料手也落在了穆塔怀里。

穆塔拿起塑料手,看向谢今夕,估算了一下距离,随后直接一抛。

谢今夕看准抛物线,成功一把接住,随后转身对准塑料模特空荡荡的手腕,用力一卡……

咔哒。

正好将那只手卡上。

谢今夕打开手机一看,屏幕上,时间秒数正从58跳到59,随后跳到00。

还好,还好最后赶上了。

谢今夕神经猛地一松。

八点一到,主管过来转了一圈,见没什么异常便又离去了。

金子琳和廖玉书等人还要在这里工作整整一天,但对于谢今夕和穆塔来说距离白班下班就只有一个小时了。

谢今夕和穆塔依旧在服装区散布的玻璃钢凳子上坐下等待下班。

谢今夕整理着脑内的信息,之前心中那个猜想越发清晰,他问穆塔:“能跟我说说以前的事吗?我应该不仅仅是失忆吧,我是不是……死过一回?”

穆塔闻言有些惊讶地看向谢今夕,之前他和谢今夕算不上熟悉,所以只告诉了谢今夕关于反面世界的事。也为了让谢今夕更加能接受,只是说谢今夕失去了记忆,并未告诉他死过一次的事,而谢今夕现在居然突然提出了这个猜想。

穆塔点了点头,说:“之前我们并不熟悉,我怕你难以接受,所以没有说,是的。”

“你是怎么猜到的?”穆塔问道。

这就对了,谢今夕心中有数,笑了笑说:“和对应物有关,我已经知道我的对应物是什么了……”

谢今夕话没说完,脸上的笑容突然卡住,他到穆塔侧后方,也就是第十一家店铺,他们最后组装好的那个模特,缓缓、缓缓扭头看向他。

谢今夕悚然一惊,脱口而出:“怎么可能?”

穆塔顺着他的视线回头看去,也看到了头拧转了角度,正对着他们的那个塑料模特。

在两人的注视下,那个疑似内有王广姝尸体的塑料模特,最后安装上去的左手,突然掉了下来。

谢今夕脑内闪过数个想法,怎么可能,他们按照规则将模特拼接好了,而且在八点之前都套上了衣服,这个模特怎么可能在白天还能动?

“几点了?”穆塔收回视线问道。

谢今夕看了眼手机,发现已经过了早上九点,道:“过了九点了。”

穆塔拉着谢今夕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带着他往侧楼梯的方向走去。

“我们到下班的时间了,先走。”

不管那个塑料模特是因为什么能动的,他们先离开这里才是主要的。

但有一件事谢今夕和穆塔心里都明白,无论是昨晚塑料模特移动到窗边凝视谢今夕,还是今天这个塑料模特在营业时间便发生异常,都可以看出今天晚班绝不会轻松。

……

百货商场三楼,陈正德木然地结果面前顾客手中一袋子西红柿,放在电子秤上,按了对应的按钮。只听‘铃’的一声,一张价签被打印出来。

陈正德再将价签贴在袋子上,递给面前的顾客。

这样的过程循环往复,第一天白天也是这样,今天也是这样。

这里的顾客不会跟他说任何一句话,连主管也只是将他带到这里,给他演示了一遍操作后,便一言不发离开了。

除了打印价签之前的‘铃’的一声外,他在工作时听不到任何人跟他说话。

陈正德第一天还试图和主管或顾客说话,但他再怎么努力说话,主管和顾客也不会回答他哪怕一句。

这种机械的、重复的工作,仅仅一天便让他觉得疲累,这是一种纯粹的精神上的折磨

陈正德的动作越来越趋向于程序化,伸手、放下、摁摁扭、拿起、递给对方,重复几十遍以后,这些动作已经几乎一模一样。

而且,伸手接过东西时手臂抬多高、递给对方时手臂伸出多长,全部有了差不多的定值,这也是身体自动探索出的最省力最有效率的最佳动作。形成肌肉记忆后,陈正德完全不需要思考,只让身体自动做出反应就可以。

一开始,空出大脑的他还会思考自己的对应物是什么,还会积极观察周围的环境。但一天下来,到了晚上,他就已经觉得自己像一台麻木的机器,大脑内除了空白就是空白。

唯一在他脑海里留下印象的,只有‘铃’的一声响动。

晚上下班时,也是灯光突然灭掉,没有人通知他要下班。他木然在黑暗中站了一会儿,又摁了一下电子秤的摁扭,听到‘铃’的一声后,才默默转身离开百货商场。

回去的路上,陈正德只觉得很累,他想了什么又没想什么,只是觉得累,太累了。

现实里,他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年社畜,天天加班、巴结上司,被开除的恐惧始终潜伏在他心里。没办法啊,上有老下有小,妻子又怀孕了,只剩下他支撑整个家庭。

每天睁开眼想的就是钱,睡觉前最后一个念头依旧是钱。

他绝对不能被现任公司‘优化’掉,一旦他失业,他这个年纪,体力精力远不如年轻人,就很难再找到一个能支撑家庭的工作了。

所以他二十四小时开机,只要电话一响便就要起来处理信息,费劲心力给上司送礼、和办公室同事处好关系,不盼着升职只盼着不要被开除。

他很累,身体累、心也累,疲累成倍地叠加,直到一次半夜他又听见手机‘铃铃铃’作响,他猛地一个起身,突然感到心脏针扎一样的痛,倒下时,他脑子里想的还是不赶快回复又要扣绩效了。

可惜再醒来,他就到了一个他完全陌生的世界,可死后的世界居然依旧这么累。他就像粘在蛛网上的虫子,连挣扎都没了力气,只安静地等待着那只蜘蛛爬过来,将他的身体和灵魂一起溶解。

第一天下班,回到单元楼的陈正德麻木地走上楼,吃饭,洗漱,躺上床睡觉。

闭上眼那刻,他什么都没想。

可惜,没多久他耳边便炸响了‘铃铃铃铃’的声音,这声音源源不断灌入他的大脑,又像是手机闹钟的铃声、又像是消息传来的铃声更像是不断‘铃铃铃’响起的电子秤声。

陈正德暴躁地坐起身,找了一圈又一圈,到最后他才想起来……哦对,他没有手机。

所以这声音又是从哪里响起的呢?

一连串刺耳的‘铃铃’声中,陈正德独自一人站在701室内,麻木的脸上双眼微微瞪大,充满了恐惧。

那第一晚也有响起,但只响了一阵子,但工作回来的晚上却响了整整一晚,折磨地陈正德快要神经衰弱了。

所以第二天早上,他出现在廖玉书等人面前,才会那么的不人不鬼。

昨天和昨晚他都没有睡,而今天,他还要工作整整一天。

陈正德抬手,结果装满蔬菜的塑料袋,放在电子秤上,摁下按钮,‘铃’的一声后价签打印好,将价签贴在袋子上,将袋子递给顾客。

陈正德就像一个标准的机器人,麻木地重复着一样的动作。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7-26 17:31:31~2021-07-27 22:37: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9772866、楩柟其质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