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100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十四)

我的书架

第100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十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今夕和穆塔从侧楼梯经侧门离开了百货商场, 所幸那个塑料模特并没有跟出来。

但谢今夕却并未放松,他一直能感到一种隐隐约约被窥视的感觉。

暂时安全了,穆塔则将注意力放回了之前谢今夕说的, 他已经知道了他的对应物的事。

“你刚刚为什么问我自己是不是死过一回的事?这和你的对应物有什么关系吗?”穆塔问道。

谢今夕点了点头, 胸有成竹地道:“我的对应物并不是我的记忆, 而是身体。”

“穆塔, 我现在并不是活人,而依旧是一个死人。”

谢今夕语出惊人,给出了穆塔一个他并未想过的结论。

穆塔拉过谢今夕的手, 也和他有过一定的肢体接触,而谢今夕这两天也确实和他一样吃饭睡觉,他完全没向这方面思考过。

但穆塔立刻捕捉到了关键所在:“是和单元楼有关?”

“没错。”谢今夕回答道, “我也是在和鬼婴共感后意识到的。我在单元楼上下感应到了许许多多阴寒怨毒的气息,在六楼走廊我和你看到的画面又是不一样的。”

“在我的理解内,那个单元楼更像是‘鬼’的领域,‘鬼’在那里面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所以当时我们去敲501的门,给我们开门的女人看上去并不像腐尸,且能和我们说话,也是这个缘故, 并不是你认为的是鬼婴模仿了自己母亲在说话。”

谢今夕能意识到单元楼其实是一栋鬼楼的, 还有一个原因便是他的能力。

他刚刚让穆塔跟他讲了他以前的事, 他和鬼魂共感后,除了得到鬼魂生前的经历, 还会掌握鬼的魂核, 但他和鬼婴共感后却没有掌握鬼婴的魂核。

穆塔说他的能力来源于巫的血脉,他没有得到鬼婴的魂核,除了单元楼本身是鬼生活的领域给鬼婴的庇护外, 还有可能是因为他失去了自己的身体。

没有身体血脉作为媒介,他就掌控不了魂核。

更何况谢今夕共感后期脱离了鬼婴本身,第一次在鬼婴的记忆中当了旁观者。

做旁观者那一段,显然是鬼婴死后的记忆,这也证明他和鬼婴之间并不是共感那么简单。那更像是鬼魂和鬼魂纠缠在一起,魂体入侵对方的意识,获得了对方的记忆。

谢今夕能占主动地位,纯属是因为他生前好歹也是个有先验、灵觉的成年人,对上鬼婴这种出生没多久、显然没有太多自我意识的鬼,轻而易举便得到了对方的记忆。

“‘正常生活’,这也是任务信息里提到的关键词。但单元楼内的那些毕竟是怨鬼,它们所谓的‘正常生活’,在真正的活人看来必然是有许多诡异之处的。而如果活人做出的一些举动,刺激到了这些‘正常生活’的怨鬼,让它们想起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才会被怨鬼盯上杀死,梁武就是因此而死的。”

谢今夕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道:“而我……我也正是这个样子。”

“你们是新搬来的租客,但我在设定中却是正常生活在这个世界、正常租住在单元楼的租客,就是因为我也是怨鬼,我并不是活人。”

谢今夕话音刚落,缓缓抬起头,一双漆黑的眼看向穆塔,他原本还算正常的肤色此刻顷刻间变为死一般的苍白。阴寒和死气从他身上扩散开来,让他既像一具石膏雕像,又像一具冰窖里被珍藏的冻尸,而在穆塔看来……他更像是被曾经被自己杀死的本位我。

“我早已被拿走的东西,与其说是我的记忆,不如说是我的身体、我的生命。”

“在我意识到那些塑料模特内部是由尸体填充的时,我就猜到了我的对应物是什么,是我被藏在塑料模特内部的尸体。”

谢今夕对自己的变化并不意外,或者说,这才是他现在真正的样子。

他在单元楼内看到鬼婴和他母亲、还有老太太等等形态的鬼的时候,便产生了这个猜想,后来穆塔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想。

在他由衷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的那刻起,虚假的还活着的表象便被打破了。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

在他展露了怨鬼形态后,他眼中的一切都褪色了,只有穆塔心口处透出一点不详的、血红的光。

谢今夕的目光不自觉下滑,落在穆塔的心口。

那光芒在谢今夕眼中跃动着,催促着他得到它、握住它、夺回它,那仿佛本就是属于他的……

“问题在于,现在有68个塑料模特,排除已经确定的王广姝那个,还剩下67个里面,究竟哪个放着你的身体。”

谢今夕向前两步靠近穆塔,说:“晚上塑料模特会有异动,它们会动是因为它们体内除了填装着尸体,也因为有怨魂附着在上面。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出不动的那一个。”

谢今夕伸手按在穆塔胸口,抬头看着他:“你会帮我的吧?”

穆塔只感到一股阴冷的气息从胸前注入,他本就一直在隐隐作痛的腿骨痛苦越加严重。

谢今夕展露出怨鬼的形态后,接触穆塔时自带的阴气也会侵蚀他的身体,加速他诅咒的发展程度,大概要不了多久他就会重新恢复成蛇尾的状态了。

穆塔抬手盖住谢今夕的手,态度如常道:“当然。”

谢今夕怔了下,手从穆塔的手下穿过收回,紧接着他突然望向四周。

这里是市场的入口,在知道单元楼其实是鬼楼后,谢今夕本不想再回去。

但大概是因为他和穆塔在市场附近停留太久,在谢今夕的视野中,市场商铺内不断涌动着怨毒的气息,但凡商铺有窗户面向他和穆塔这边的,窗口必然立着数个鬼影。

外面摊位上摆放的商品缓缓腐烂、干枯、发霉,摊位底下的地面慢慢隆起,商铺也在缓慢变形,简直就像是——一片坟地。

“不行,我们不在这里呆下去了。”谢今夕当机立断,“先回单元楼内。”

果然根本不会有漏洞,哪怕有人发觉了单元楼的异常,也不可能长期停留在单元楼外。暂时安全的地方,除了百货商场就是单元楼,逗留在这两栋建筑之外,时间越长便越是危险。

穆塔跟着谢今夕,沿着陡坡一路向下走,走向单元楼社区。

单元楼社区还是那个老样子,密度极高的建筑遮挡了白天的光线,乱拉的电线和破烂一样的霓虹灯牌霸占了头顶有限的空间……

那个写着早死早超生的灯牌亮着两个半字。

谢今夕路过时顿了顿,灯牌上亮起的两个字下垂下来两个绳圈,两个腐烂的人影挂在那里,脚尖微微晃动。剩下那个不停闪烁的第三个字下,正垂挂下来一个空荡荡的绳圈,绳圈跟着旁边的尸体在阴风中微微晃动,正是为某个人准备的。

穆塔也跟着抬头望了眼,除了亮起的两个半字之外,他没看到其他东西。

谢今夕和穆塔越过灯牌走向单元楼,谢今夕见穆塔没有问话,便忍不住问:“不问问我看到了什么吗?”

穆塔摇了摇头,说:“现在你眼中的世界和我眼中是不同的,但很快我就能看到你眼中的世界了。”

“因为共感吗?”

“嗯。”穆塔回道。

谢今夕和穆塔走上楼梯,穆塔说:“我也大概知道你的记忆在哪里了。”

穆塔一开始见到谢今夕,看到他还活着但失去了记忆,结合任务的提示,他自然而然想到了谢今夕的记忆就是他被夺走的‘对应物’。

但现在谢今夕既然还是死魂的状态,被夺走的是他的身体,那么谢今夕的记忆又去了哪里?

转换一下思路,穆塔便有了答案。

“是在我的意识里。”穆塔笃定道。

最后谢今夕死在他怀里前,为了让他能动用叶奈的魂核,和他进行了完全共感。

完全的共感让两个本不同的魂魄纠缠在一起,同体同魂,这极其容易让两个人分不清彼此,导致两个人的魂魄分不开。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个人根本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穆塔还是谢今夕,要么精神分裂要么意识成为缝合怪。

但当时谢今夕快要死了,穆塔后期根本找不到谢今夕的魂魄,他的魂魄被强行剥离投入到了下一个碎片世界。

在这个重新分离的过程中,谢今夕的记忆丢在了穆塔的意识里。但因为谢今夕死了,他们之间的联系中断,导致那段失落的记忆沉入了穆塔的潜意识。

换句话来讲,是穆塔为了自我意识的独立和完整,无意地封存了那段属于谢今夕的记忆。

“在你拿回自己的身体或我变回蛇尾的怪物后,我和你之间的联系会再次确立。那时,通过共感,我就可以将你的记忆还给你。”

谢今夕和穆塔已经来到了5楼,谢今夕一挥手,502的门便嘎吱一声打开,在他和穆塔走进去后,那扇铁门又砰得自动关上。

谢今夕看着穆塔宽阔的后背,说:“但你又会变成蛇尾。”

穆塔转身,与谢今夕那双漆黑一片的双眼对视。

任何正常活着的生灵和鬼魂共处一室,大概都会感到恐惧,但穆塔却并不畏惧什么。

“我身上的诅咒还在,变成怪物大概是我的宿命。”

“但至少命运还是眷顾我,我并不是没人要的怪物,你会接受我,就像我会接受现在的你一样。”

谢今夕或许能找回自己的身体,但他能死而复生吗?

穆塔并没有抱有这种奢望,生与死之间的界限,就像人与怪物的界限一样,一旦踏过便极难回归正常。

但有什么关系,怪物是怨鬼豢养的怪物,怨鬼是怪物怀里的怨鬼。

只要他们之间的联系还在,只要彼此还在,都不是什么问题。

是命运、诅咒与死亡,帮他们选择了彼此。

作者有话要说:  100章啦!字数也过了30万!我并不擅长写长篇,所以后期有吃书,节奏也并不太好。追连载的大家真的很不容易,辛苦啦,我很珍惜每一个读者,会在文的评论区里,随机抽读者发一点小红包,感谢大家看到现在。

另外就是,前面好像都没有说过,穆塔的名字来源于一种蛇,中文名叫‘亚马逊巨蝮’,是西半球最大的毒蛇,音译叫‘拉刻西斯穆塔’,意为‘沉默的命运’。

拉刻西斯是希腊神话中三位命运女神之一,命运三女神是主神宙斯和正义女神忒弥斯的女儿,她们三人共享一只眼睛、一只耳朵等,即共享一切感官。她们掌管人类的命运,其中克洛索纺织生命之线;拉刻西斯丈量每个人生命线的长短,从而决定那个人的寿命;阿特洛波斯则负责剪断生命之线,人的生命就此终结,即使天父宙斯也不能违抗她们的安排。

这个名字和神话传说,就是穆塔的由来。

感谢在2021-07-27 22:37:02~2021-07-29 20:30: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端朴 20瓶;木子李 18瓶;xixi0604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