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102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十六)

我的书架

第102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十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个出现的塑料模特, 也就是王广姝变成的塑料模特,望着室内重叠在一起渐渐裂开的一鬼一模特,没有选择参与其中, 而是绕过了二者, 走向了倒在地上的穆塔。

所有塑料模特都在百货商场的掌控下, 他们或许曾是百货商场的员工、或曾是百货商场的顾客, 当它们被百货商场吞噬,成为翻新自己的养料的那一刻起,它们也就成了百货商场的伥鬼, 为了百货商场捕获更多的猎物。

这也是主管接受了穆塔应聘服装区巡逻员的原因,送上门来的猎物,不吃白不吃。

但无论穆塔还是谢今夕, 他们从不是坐以待毙的猎物。

在第二个塑料模特看来,地上奄奄一息的穆塔已是囊中之物,它完全可以先分尸穆塔,再反过来和第一个塑料模特一起撕碎谢今夕的魂魄,将这两个在工作上犯了错误的员工带回百货商场。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影如出鞘弯刀般横扫而来, 将破风声甩在了后面。

塑料模特被一股巨力砸重, 当然倒飞而起, 重重砸在了502室内的墙壁上。

它的胸腰部凹陷下去,惨白的塑料外壳裂开, 露出腐烂的内里, 油状物不停从裂口处往外流出,像怪物的鲜血。

这一击正是穆塔,穆塔从地上撑起身, 一条漆黑的、狭长、有力的蛇尾延展开来。

穆塔并未看向被他一尾巴抽飞的第二个塑料模特,而是看向了和谢今夕重叠在一起的第一个塑料模特。

见到二者都产生了裂痕,他神情严肃,用蛇尾将第二个塑料模特紧紧缠住,那条属于顶尖猎食者的尾巴向内绞紧。

一连串的‘咔咔’响声后,他生生将第二个塑料模特的外壳挤压破裂。

同时他通过和谢今夕之间的联系,加大了对阴气的吸收,在破坏第二个塑料模特依附的寄体的同时,和谢今夕一起如同抽水机一般抽吸第二个塑料模特阴魂中的能量。

从一对一到一对二,第二个塑料模特顷刻间惨败,寄体外壳破碎、快速老化,污浊的油状物不停从塑料茬子间流出。

谢今夕和这个塑料模特的共感也被中止,他刚有被扯成两半趋势的魂体则加速愈合,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且明显更加凝实了一些。

当穆塔松开蛇尾时,原本诡异的塑料模特失去了灵魂、同时也失去了支撑,骤然倒在地上。

而这时王广姝形成的塑料模特挣扎着站起身,再次靠近了他们。

谢今夕和穆塔默契地故技重施,只不过这次谢今夕共感有穆塔的帮助,在死亡时刻来临之前早早终止,不必到之前差点被扯成两半的境地。

数秒之后,502室内再填一具倒在倒在地上的破破烂烂的塑料模特。

但谢今夕知道,这两个塑料模特并没有被彻底解除危险,附着在它们身上、驱使着模特身体前行的怨魂已经被两人抽干了大部分力量。

可因为谢今夕没有身体,没办法控制它们的魂核,导致它们依旧有重新吸纳阴气再度复苏的危险,尤其是在鬼楼中的情况下。

穆塔的尾巴动了动,尾尖一指瘫在地上的两具塑料模特,声音突然在谢今夕意识中响起:“拿它们当电池用吧,及时放电就可以了。”

一般的怨鬼很难这么用,因为哪怕它们被抽干了能量,魂核毕竟是无形的、不会固定在一处,不能及时控制就只能看魂核四处飘散。

但偏偏这些塑料模特内部由尸体填充,好处是给了怨魂最佳的附身实体,甚至在不主动活动时,谢今夕都感应不出其上附着着怨魂;坏处就是怨魂被固定在里面了,尸体对魂核的吸引力让它难以脱离。

这让它们成为两人的‘阴气电池’成为了可能。

谢今夕看了眼翘起的蛇尾尖,有些意外穆塔能在他意识中说话,但他很快明白,这应该就是他们两个联系恢复后的本来样子,他也试着通过意识和穆塔说道:“至少排除了两个,晚上上班时,要看剩下的66个里面究竟哪个不会动了。”

穆塔吐了吐蛇信,点了点头。

恢复了人身蛇尾的形态,这让穆塔失去了直接说话的能力,但蛇形态下脸上的颊窝让穆塔能感应到单元楼上上下下存在着的许多阴寒能量。

虽然现在他和谢今夕的共感只恢复到第一阶段,即特意‘说’出的心声才会被对方听见,没办法进入第二阶段共享感官,也算是让穆塔先一步见到了谢今夕眼中的单元楼。

剩下的时间便是等待,等待晚班的来临。

然而这段空档期,两人,不,一鬼一蛇却意外碰见了另一个人——白安歌。

白安歌走上楼梯,路过502门口准备回到自己住的503时,看到了敞开的门和门上浮雕一般的人形。

他不自觉脚步一顿,随后目光看向室内,就撞上了正拿蛇尾卷着塑料模特和立在旁边的谢今夕分享阴气的这一幕。

穆塔和谢今夕转头看向他,一双纯黑没有瞳孔和眼白之分的眼睛,一双明显属于非人类的竖瞳……

三双眼对视,白安歌立刻道:“对不起,打扰了。”

说完立刻加速走过502,打开了503的门走了进去,转身就关上了门。

但他还没走进室内时,就见门板上浮现出谢今夕的身影,谢今夕还问他:“你怎么现在回来了?这个时间你应该在工作才对?”

谢今夕因为是怨鬼的状态,此时处于和门板重叠、半个身体浮现在门后的状态。

没办法,白安歌还站在门后,他如果直接穿过来容易和白安歌重叠,活人可经不起被怨鬼附一次身。

但这也足够吓人了,普通人一定转头就跑,但白安歌居然冷静下来,回答道:“我辞职了。”

谢今夕一怔,他刚想问可任务要求任务者维持正常工作生活,他这样不算违反要求吗?又想问他辞职了又怎么去找自己的对应物。

但他忽然意识到,在白安歌眼里自己是502的住户,穆塔才是任务者。

白安歌却反而直接道:“你其实是他养的鬼吧,如果你们想说话,那么进来说吧。”

谢今夕默认了这个说法,随后暂时退出去,和穆塔简单交流了一下,确认他自己暂时独自压制两个塑料模特没问题,便又直接穿过503的门,来到了503室内。

白安歌正站在503阳台外延伸出的平台上,望着这片单元楼社区。

“你这样做,不会违反任务要求吗?”谢今夕问道。

病恹恹的白安歌没什么精神地答道:“维持正常工作生活,正式辞职也是工作生活的一部分,我们是百货商场的员工,又不是百货商场的奴隶,自然可以辞职走人。”

谢今夕闻言皱了皱眉,他想起了自己看到的任务信息中那句“认真工作”。这看起来像是一种提示,提示如果不认真工作犯了错误,就会被服装区吞噬,但反过来这也是一种误导,就像白安歌说的那样,没有规定不能辞职啊。

应聘辞职应该都是工作生活中的常事,既然穆塔能够应聘进百货商场成为员工,那么为什么不能辞职呢?

任务给出的描述大大误导了他们,而提示进一步加深了这种暗示。

“那么对应物呢?不继续工作,你很难得到更多线索,你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对应物吗?”

白安歌望着这片拥挤的社区,说:“我在第一天工作时,便已经对促销区了解得差不多了,再说我也不是不能以顾客的身份再回去,我认为留在那里工作除了加大风险外没有其他意义。”

“更何况,最关键的线索已经给出了,百货商场从我自己这里已然拿走了什么,这需要向内寻找。”

说着,白安歌讽刺地勾起嘴角:“可惜我们被拿走了太多,多到我们自己都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多到我们自己都不认为自己已经被拿走了什么的地步了。”

“梦想、艺术、健康、爱好、情绪……甚至是看见阳光的权力。”

接着白安歌回头看了眼谢今夕,伸手指向前方的建筑群,问:“你觉得这里美吗?或者说,你觉得这里存在美吗?”

谢今夕从他身上隐隐感到了一种感觉,那是一种压抑极深的癫狂。

白安歌这幅孱弱的、病态的身体内,好像住着一个狂热、神经质的灵魂。

正常人会这么轻易地接受鬼魂、并开始试图和鬼魂谈话吗?正常人会辞掉工作、另辟蹊径吗?正常人会在这种反面世界里、在单元楼内,关心什么……什么存不存在美的问题吗?

可惜的是谢今夕没有和万晴有太多交流,如果真要形容的话……白安歌和万晴其实是一类人。

“你以前是个画家?”谢今夕想起穆塔跟他转述过金子琳的话。

白安歌摇了摇头,说:“不,我是个疯子,我只是把我看到的东西画出来。他们说我是天才,赞赏我的画;在听了我的话后,又说我是疯子。”

“后来想想,或许我真是疯子也说不定,无所谓了。”

说着白安歌对着门口伸出手:“你也得到答案了,该离开了,不送。”

谢今夕穿过503室的门,回到了502,并跟穆塔转述了白安歌的话。

穆塔沉默了一会儿,道:“向内寻找,他比大多数人都要清醒、理智。”

谢今夕也同意这点,从简短的和白安歌的交流来看,他并不像他口中所说的那样是个疯子。

回到502,谢今夕看了眼时间,此时还刚刚临近中午十二点,他们还有一个下午的时间来准备晚班时的这场硬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01 00:23:27~2021-08-01 23:51: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花菜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