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103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十七)

我的书架

第103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十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一晃而过, 谢今夕看了眼时间,说:“到上班的时间了。”

穆塔点了点头,和谢今夕一起下楼、穿过市场, 直奔百货商场而去。

到达服装区以后找主管签到, 主管看到两人的形态, 神色有一瞬的扭曲, 随后将恶意隐藏下来,冷漠道:“签完到快去工作,记住, 不准早退。”

在两人都签完到后,主管拿着册子转身离开。

八点之前,谢今夕和穆塔还要负责将第十一家店铺内的塑料模特拆开、脱下衣物、重新组装好。

至于第五家店铺的金子琳, 在看到谢今夕和穆塔时,脑子嗡得一声,吓得赶紧躲到衣架之间,生怕他们两个会发现自己。

他们……他们原来是鬼怪吗?怪不得穆塔和谢今夕两个人一起住在502,她就说任务者都是单人单间,穆塔怎么会被安排一个合租的租客。

可一想到穆塔曾经参加了他们的讨论,全程听到他们几个说关于任务的事, 金子琳便更加恐惧了。

穆塔会不会听懂了任务者说的话?万一他忽然觉醒了呢?电影里不是经常演那些什么ai觉醒、npc突然有了自我意识之类的……

穆塔会不会和自己的同伙想要选择一个任务者取而代之?要不然怎么解释他们两个鬼怪, 居然像工作人员一样工作?或者说这里的工作人员还有单元楼内的居民, 难不成都是鬼怪?

不,仔细想想这不冲突。工作人员和单元楼内的居民都是鬼怪, 而听到了他们谈话的穆塔和谢今夕想要帮任务者工作、再杀了任务者取而代之。

想想王广姝, 那天晚上王广姝就是被罚晚下班,整个服装区八点以后的工作人员就只有谢今夕和穆塔,然后王广姝就死了……现在换成了穆塔和谢今夕负责第十一家店铺。

对, 肯定是这样,就是这样,这两个鬼怪想要取代任务者!

金子琳将之前的前因后果联系起来,感觉自己已经推理出了穆塔和谢今夕的险恶目的,但完全忘了早上是她自己以违规担责为后果要挟穆塔帮她拆卸塑料模特。

现在不能让穆塔和谢今夕帮助了,金子琳只能自己拆卸组装塑料模特,但她已经站了一天了,此时都觉得脚底板已经麻木了,但只要一走便针刺般的疼。

但金子琳咬着牙,硬生生自己撑着拆卸组装了三个塑料模特。

还剩下最后一个……就剩下最后一个……

金子琳咬牙将模特的上半身整个拔起来,但由于刚刚运动起来,腿部气息重新流通而导致肌肉突然用不上力,她腿一软,差点连人带塑料模特倒在地上。

关键时刻,一根尾巴缠住了金子琳和塑料模特,强行将他们两个稳住,然后缓缓松开,让站稳后的金子琳将模特上半身平缓地放在地上。

蛇信从穆塔唇峰间探出又收回,穆塔指了指金子琳怀里的塑料模特,意思是需要他帮忙吗?

金子琳被刚刚那一下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但她立刻摇了摇头,说:“没关系,刚刚我只是腿麻了,还剩最后一个,我自己可以。”

说着她不顾酸胀的腿部肌肉,快速将模特上、下半身的衣服脱下,重新将模特组装好。

穆塔有些不解,早上金子琳还暗含威胁要他帮忙装卸模特,晚上便一改态度开始自己工作了?是因为他目前的样子太吓人,还是因为别人帮忙完成工作也算员工自己不认真工作导致金子琳被警告了?

穆塔有几个猜测,但怎么也没想到金子琳是完全把他当成了反面世界里的npc怪物,以为他想要取代自己逃出这个反面世界。

金子琳毕竟是新人,没有见过养鬼或者自身异化的资深者,她的概念里根本不存在这回事。

穆塔不清楚金子琳在想什么,倒也没有追根究底,见金子琳能独自完成便重新回去找谢今夕了。

八点之前,除了穆塔和谢今夕外,百货商场的其他员工陆续离开;八点一到,除了服装区外,其他区域骤然关灯。

服装区依旧是那个样子,明亮的顶灯洒下银白的光芒、地砖光洁平整倒映着灯光,上下呼应,宛如将服装区中间的空间悬置于两条银河间。

极富现代化风格的简洁明快的装修、时尚气息浓郁的橱窗和身材比例异乎完美的塑料模特……仅看表象,还以为处于繁华商业中心的奢侈品售卖区。

但这终究仅仅是表象而已,而且是用尸体和怨魂粉饰出的表象。

谢今夕和穆塔走到服装区边缘,静待着这表象被打破的那一刻到来。

在单元楼里,谢今夕和王广姝变成的塑料模特共感过,清楚这里大概会有个‘木头人’游戏,在视野中的塑料模特便不会动,不在视野中的便会不停向人靠近。

谢今夕倒觉得王广姝大概率是被拉入了类似幻觉的里世界,因为当时王广姝的身体和他们在一起,不可能是身体参与了那场‘游戏’,只可能是灵魂。

‘游戏’中被抓后,现实中她的身体也被捉回去分尸。

但这种‘游戏’,对有准备和没准备的人来说完全是两个概念。

来吧,谢今夕默念着。

没任何预兆的下一刻,谢今夕余光中瞥见一片惨白,他立刻转头,正对上一张白色的塑料面孔。

原本在他身边的穆塔,此刻却被一个白色塑料模特取代了。

那模特正向着谢今夕伸出手,如果谢今夕晚回头哪怕一秒,就会被对方碰到。

谢今夕盯着身旁的塑料模特后退到几步,退到大概距离它有三米远的距离,随后挪开视线,在大概一秒后又转回视线看向这个塑料模特。

这个塑料模特在这一秒内,向他靠近了大致一米的距离。

也就是说,这些塑料模特的移动速度并不快,也就大致和正常人步行速度相当。

但问题在于……人的视觉范围是有死角,双眼水平视角最大为188度,不在视线范围内这些塑料模特究竟会不会突然加速或者闪现?这始终是让人神经紧绷的疑问。

谢今夕本以为凭借他现在怨魂的状态和与穆塔之间的联系,他们两个可以一起进入这个游戏,毕竟一个人的视角有限,两个人的视角基本就可以坐到无死角了。

可惜,这个游戏不仅成功将两人分别拉入两个场景,还让谢今夕无法感觉到塑料模特身上的附着的怨魂。

如果他能感觉到,那么就能估算那些塑料模特在视觉死角移动时和自己之间的距离,也等于没有视觉死角。

看样子,这或许是服装区的问题。

谢今夕一边远离这个离自己最近的塑料模特,一边不停改变视线制止渐渐包围过来的塑料模特的行动。

在单元楼他能感觉到门外的塑料模特身上的怨魂,回到服装区却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而且……

谢今夕在躲避那些模特时,也试图穿过衣架或墙壁,但却都没能成功,在服装区、在这场游戏里,他好像突然变回了普通人。

不过谢今夕也不是没有获胜的期望,塑料模特获得胜利的方式是抓住他,而他获胜的方式就是在被抓住之前逃离服装区。

谢今夕在被拉进这场‘木头人’游戏时,本就已经在服装区边缘了,他第一时间向着服装区外移动过去。

但他身旁最开始那个塑料模特距离他最近,威胁性也最大,谢今夕迫不得已不停回头看那个塑料模特,这也给了其他塑料模特机会。

当谢今夕快要走到边界时,一回头赫然发现那里正立着三个塑料模特结结实实堵住了出去的路。

四个……谢今夕默数着移动的塑料模特的数量,毫不犹豫放弃了这条离出去最近的路,改道向左绕行,左边是一家店铺,前后贯通,可以直接穿过去从另一边离开服装区。

谢今夕快速向左跑去,还要不时回头看向身后,确保身后跟过来的塑料模特不会过于靠近他。

然而果不其然,这家店铺通向外的通道也被塑料模特堵住了。

前后都有塑料模特堵住,谢今夕快速回身看了眼,然后又看了眼旁边的放着各种各样小包的柜子。

然后直接脚下顶住柜子的一角,伸手直接将它放倒在身后地上,再伸手从旁边的挂衣杆上取下一件衣服,将衣服拧成绳子左右两端打了个结。

随后盯着前方堵路的塑料模特一个加速冲锋,冲到塑料模特面前,转身躲在模特侧后方,将手中衣服拧成的环扔出去套在模特脖子上一个用力往前拉。

塑料模特轰然倒在地上,同时谢今夕闪身冲了出去。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从计划在脑子里出现到执行,谢今夕没有浪费哪怕一秒钟的时间。

果然他冲出服装区的范围后,转身一看,就看到了站在倒地的塑料模特身边的、原本追在他身后的塑料模特,谢今夕居然那张惨白的塑料脸孔上看出了一股不甘和恶意。

谢今夕没有指望那个被推倒的柜子能够堵住他身后的塑料模特,他只是需要暂时绊住对方。

一条狭窄的过道,前后两端被堵自然危险,但另一方面来讲,总比四周都有可能冒出塑料模特要来得好。

将推倒柜子阻碍身后的塑料模特为自己争取时间,不能直接接触塑料模特便用衣服做个套索代替,再毫不犹豫冲上去用套索拉倒视线中不能动的塑料模特闪身冲出去。

“你们的游戏只对惊慌失措的猎物来说有效,知道了你们的把戏后,要破解并不困难。”谢今夕笑了笑,道,“别继续这种无聊的把戏了,让我们回到现实,我要看看我的尸体到底被藏在哪个塑料模特里面。”

作者有话要说:  改了上一章的一个bug,变回蛇尾形态的穆塔是不能直接说话的,只能和谢今夕通过意识交流。

感谢在2021-08-01 23:51:19~2021-08-03 20:11: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楼 20瓶;风铃草摇曳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