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104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十八)

我的书架

第104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十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今夕皱眉, 随后他隐隐感觉到了眼前有什么东西破裂了,他眼前追过来的两个塑料模特霎时间消失不见,随后他同时也听到了穆塔的声音。

“谢今夕, 我在第一家店铺这里。”

谢今夕重新进入服装区和穆塔会和, 穆塔见到他后说:“这些塑料模特突然变了。”

谢今夕看向第一家店铺里面, 那里的塑料模特还立在原地, 根本没有移动过分毫。

此时模特的塑料外壳出现了数处龟裂,尤其是腹部破损严重,那里正源源不断涌出许多红色液体, 将一片地面都染红了。

在这些看上去非常像血浆的液体流得差不多后,露出了塑料模特空荡荡的胸腹……

这是……什么意思?

谢今夕看向其他塑料模特,有的头顶豁开巨大的口子、有的断成了两截、有的零零落落碎了一地……

“这是它们死亡时尸体状况的再现?”谢今夕猜测道。

穆塔也这么认为。

在‘木头人’游戏结束后, 这些塑料模特的假象再也维持不下去,出现了这样的异变。对穆塔来讲这些塑料模特‘木头人’的把戏同样容易解决的,他直接用蛇尾卷住落地挂衣架,砸也能砸出一条路来。

谢今夕则想起穆塔说他是被一把匕首捅入心脏而死的……他依旧没办法感应到这些塑料模特身上附着的怨魂,那么既然不能通过感应来解决,那么这些塑料模特中究竟哪个胸口有致命伤?

“找到心脏那里有致命伤的那个!”谢今夕道。

第一家店铺里的五个模特均不是,那么只剩下的十二家店铺和橱窗里的……

但谢今夕话音刚落, 面前的塑料模特突然动了下, 随后飞速向他们扑了过来, 穆塔反射性一尾巴抽出去将它抽飞,道:“快去看!”

谢今夕已经恢复了灵体状态能穿墙, 他小心不碰到这些塑料模特被拉入共感状态, 从第一家飞速向后找去……不是,不是,不是……

橱窗里!

谢今夕找了一圈, 结果在橱窗中的最后一个找到了心口明显有致命伤的一个模特,在橱窗里其他模特开始活动的情况下,它依旧立在那里。

它所在的橱窗内积蓄了有半个小腿那么高的血液,但在谢今夕靠近之前便以一种难以预料的速度快速渗入了地砖缝隙,宛如在地面划出了红色网格。

谢今夕毫不犹豫穿过橱窗玻璃,试着附在塑料模特身上,但他贴上去,却完全没有感觉到塑料模特体内有他的身体……

怎么回事?

这个塑料模特确实象征着他的身体,外表能看出是个男性、全身上下除了心口外没有别的伤,且确实没有别的怨魂附着在上面。

但此时这个塑料模特完全是个空壳了,似乎刚刚渗入橱窗地面的液体才是之前填充它内部重量的东西。

可那些血液消失之前,谢今夕也感应过那并不是他自己的血液,且那些血液给他的感觉极其不详,他甚至特意避开了那些残留血液痕迹的缝隙。

如今,谢今夕附上去,也没办法使用这个空壳。

怎么会这样?

但旁边橱窗内的塑料已经走了出来拉开了这个橱窗向他扑过来,谢今夕只能迂回穿过橱窗墙壁,去找快被包围的穆塔,道:“出了点问题,我们先走!”

穆塔对谢今夕绝对信任,他没有多问,而是蛇尾一个横扫将周围的塑料模特扫倒,随后跟着谢今夕向侧楼梯的方向冲了出去。

两人离开服装区,经由侧楼梯下楼,离开百货商场,穆塔不由得问:“没有找到吗?”

谢今夕摇了摇头,说:“找到了,只有一具塑料模特心口有致命伤,且它身上确实没有附着怨魂,也不会动,怎么看它都是我的对应物,但问题在于那里面也没有我的尸体,那只是一具空壳。”

“我想不通。”

谢今夕在和穆塔一路往单元楼走,同时也跟穆塔说了塑料模特体内流出的那些不属于他的血液,他说:“除非我根本就没有留下尸体,但那些不属于我的血液又代表什么?”

穆塔却突然停下,在他意识内道:“填满空壳的血液,还是不属于你的血液?”

“对。”谢今夕回答完,刚想说这里不能停留,穆塔便再次前行。

但这次他沉默了,一路上都若有所思。

在快要走到单元楼社区前时,谢今夕惯性想要抬头看灯牌,然而他还没看到灯牌、先一步看到了一双脚。

谢今夕顺着脚往上看去,看到了挂在绳索上,睁着眼望着百货商场方向的陈正德……

写着“早死早超生”五个大字的灯牌亮起了三个,两具腐烂的尸体外加一具新鲜的尸体在半空中轻微摇晃。

谢今夕收回视线,和穆塔一起从它们脚下走了过去,没有停留也没有回头。

之前空下来的那个绳圈,终于是等到了挂在它上面的疲惫、麻木的员工。

回到502后,一路沉默的穆塔却突然问谢今夕:“你能从我身上感应到什么吗?”

从穆塔意识到谢今夕的记忆失落在自己的意识中后,他便隐隐意识到他对于上个世界结尾的记忆其实并不可靠,或者说,就像所有受到严重精神创伤的人一样,会自动回避那让他极度痛苦的场面。

谢今夕临死前,两个人的意识纠缠在一起,不分彼此、不分你我,穆塔那时甚至觉得自己既生又死的状态。一个自己死了,另一个自己却还活着;活着的自己抱着死去的自己的尸体,死去的自己的尸体又躺在活着的自己的怀里。

换一个灵魂不够坚固、精神不够稳定、心灵不够强大的人,恐怕当场就会精神分裂,但穆塔撑过来了。

他是个很强大的人,无论从任何方面,他都称得上足够强大。

白安歌说要向内找寻,所以回来的路上,穆塔一直在回忆,逼迫自己一遍遍重温谢今夕死去的那一幕。

走廊天花板下垂下的尸体森林、血泊、干尸……还有他怀中的谢今夕的尸体那时应该距离破碎时刻还有一小段时间,这个时间间隙,他带着谢今夕的尸体去了哪里?

穆塔逼迫自己回忆那一幕、向内搜寻答案,他知道的、他应该是知道的、他一定……

突然,穆塔意识到一件事……

不仅谢今夕的记忆在自己这里,谢今夕的身体其实也在他这里。

是他带走了谢今夕的身体,让两个人合二为一。

穆塔这突然的一问,让谢今夕的目光不自觉落到了他的心口,谢今夕点了点头,伸手摁在他的左胸处,说:“这里面,一直散发着猩红的光,还有一种香甜的气息,吸引着我。”

果然,穆塔的猜测被证实了,他跟谢今夕重新说了一遍自己身上血咒的事。

离开百货商场之后,谢今夕告诉他塑料模特只是一具空壳,而填满空壳的是不属于他的血液时,且那血液快速渗透进地下消失不见,这就让穆塔联想到了血咒。

血咒的开端便是血池地狱偶然连通了人间,地狱中的血液染红了人间的土地成为玉种,由此造就了血咒……

血咒和血玉息息相关,而血咒中最严重、最禁忌的一点,就是将血玉重新放回阴历生辰一致的活人胸膛中,会导致厉鬼剖开活人胸膛,从中爬出来重回人间。

而如今的谢今夕,正是怨鬼的形态。

“那个对应着你的塑料模特确实只是一具空壳,因为需要一颗新的心脏,来重构一具新的躯壳。”穆塔再次将自己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和谢今夕的手重叠在一起,“那颗心脏,属于你的心脏,原来就在我这里,我一直为你保存着。”

“开什么玩笑?”谢今夕触电般收回手,虚幻的魂体穿过了穆塔的手背,“怎么可能?我和你应该并不是阴历生辰一致,我也不需要通过剖开你的胸膛重返人间,我已经存在了……”

“阴历生辰只是一个象征,是那个贪心的家族研究出来的方式。阴历生辰一致只是代表一种联系,这种联系让怨魂能重新定位人间,而我们之间的联系比什么‘阴历生辰’一致要更加紧密。”

穆塔打断了谢今夕的话,“你也可以感应到吧,它对你的呼唤。”

“我不会死的,剖开胸膛拿出你的那颗心脏,重新放回那具象征意义的塑料躯壳里,就等于你拿回了自己的身体。我们立刻可以离开这个世界,回到我们自己的世界。”

“我的伤会恢复,而你的身体将重构,我们将恢复以前的共感,你就可以从我这里拿回记忆,这才最好的结局。”

谢今夕面无表情地立在室内,属于怨鬼的恶意第一次从他身上散发开来,连带着周围的阴气汇聚,让室温都降低了数度。

虽然展露了怨鬼形态以来,他一直尽力表现得与活人一般无二,但鬼就是鬼,没有身体的束缚,恶意、怨恨、愤怒……种种疯狂的情绪让谢今夕只想撕碎什么来发泄。

这种情绪并不是对着穆塔产生的,只是他根本没办法抑制地感到怨恨、愤怒。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书最想写的就是这部分了,关于谢今夕的尸体究竟怎么了……也有隐晦暗示一些,考虑到种种原因和大家的心里接受能力,并没有直接写出来,大家只要知道血玉在穆塔那里,是谢今夕复活的关键就行了。

之前写血咒这种好像一直在打酱油的设定,就是为了后期的复活准备的伏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