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107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二十一)

我的书架

第107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二十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金子琳开门下楼, 按照惯例她要等其他人下来,一起去上班,以此来减少可能的在上班路上遇见的危险。

往常她下楼时, 袁蔓和廖玉书已经等在楼下了, 但今天一反常态, 她居然是第一个到楼下的。

在等其他人下楼的过程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金子琳焦虑地一直看手机上的时间,还不时看向单元楼门口。

怎么还不下来?还有大概五分钟, 五分钟内再没有人下来她就不能等了。

然而没多久,金子琳突然在一楼楼梯拐弯处,看到了一个人头伸出来盯着自己。

金子琳当场僵住, 但很快她认出了探头出来看着她的正是廖玉书。

但认出对方是谁不仅没有让她放下心,反而让她更加恐惧了。

因此此时的廖玉书并不是正常状态,而是反常地四肢着地、探头出来看她。

在与金子琳对视一眼后,廖玉书突然又缩回了头,接着又爬出来一段距离、高高向上弓起身体,喉间发出了模糊、极具威胁性的‘呼噜呼噜’声。

这一连串动作不像是人,反而像是猫。

金子琳在廖玉书四肢着地爬出来时, 便后退了两步, 见廖玉书弓起身体摆出了进攻的姿态, 尖叫一声转身便跑。

那是什么鬼东西?!那……那真的是人吗?真的是廖玉书吗?

金子琳一刻不敢停,跑到单元楼社区灯牌下时迎面便看到了挂在灯牌下的陈正德的尸体。

金子琳回头看了看, 发现廖玉书并没有追上来, 刚松了口气,再回头时发现陈正德的尸体转了过来,大睁的双眼正盯视着她。

金子琳咽了口口水, 她不能在这里停留,要不然上班会迟到,但她也不太敢从尸体脚下路过。

要是从下面路过,万一尸体掉下来砸在她身上……金子琳马上止住自己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咬咬牙,干脆试着从旁边绕过去。

她没再盯着尸体,但绕过去的过程中,她听见了灯牌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那具挂在灯牌垂下的绳索上的尸体,也许正随着她的动作转动,已死的陈正德正在目送她前去上班……

金子琳强撑着两条发软的腿,硬生生克制住了抬头确认一眼的欲望,在绕过尸体后头也不回地直奔百货商场而去。

而单元楼楼道里,四肢着地的廖玉书扑出去,见人跑远了,刚想去追,紧接着又像是听到了什么,转身往二楼跑去。

二楼走廊的躺椅上,老太太坐在上面,灰色的破旧毯子盖在她的腿上。躺椅微微摇晃,一直微垂着头的她抬起头,露出一张满是紫红色尸斑的脸。

她看向廖玉书,招了招手,说:“小咪呀,你终于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不要再去市场上乱跑了,会有坏人打你的。”

四肢着地的廖玉书喉咙里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向着老太太爬了过去。

实际上,廖玉书还有自我意识,但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他只记得昨晚自己睡过去后,一直听见猫的惨叫声,但他却像是鬼压床了一般,怎么也动不了。

等到他的身体终于能动了,他却发现居然不是自己在控制身体,而是……而是一只猫,一只死猫在控制他的身体。

他的身体像只猫一样四肢着地,这里爬爬那里爬爬。

他本以为猫没办法开门,自己会死于上班迟到时,控制他身体的猫居然不知道怎么搞的开了门,一路下了楼。

在看到金子琳时,廖玉书心里燃起了巨大的期望,他不停在意识里呼唤金子琳,虽然他也不知道金子琳到底能怎么帮他,但这好歹是他唯一的期望。

然而没多久金子琳居然被吓跑了,只留下廖玉书一个人被锁在自己的身体里,被抛弃在无边的绝望中。

在这具身体猫一样走向二楼的老太太时,廖玉书只感觉到了果然如此,他在身体内破口大骂,恨极了那个老太太。

他当时就不该停下来听她说话,死了也不安生的老东西,和那个小畜生一样……

在廖玉书的身体爬向那个老太太时,身体发出了嘎吱嘎吱声,一个成年男性竟然硬生生一点一点被压缩成了猫的大小。

血液混杂着肉酱喷溅了满地,骨茬支棱在外,灵魂状态的廖玉书完全地感知到了这种痛苦,发出了一声声惨叫,但没人听见、也没人能帮助他。

最后时刻,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他还在现实世界时……

那是一个雨天,他刚刚下班,尽管他一直很会做人,但工作中仍旧少不了烦心事。

鸡蛋里挑骨头的上司、光说不做的废物手下、没事找事的客户和勾心斗角的平级同事……加班到最后好不容易下班了又是个雨天,路上堵车堵了半天……

他刚在车库里停好车准备上楼,就看到了在角落里躲雨的,瑟瑟发抖的一小团。

是只小猫。

被雨淋透了,估计是好不容易找到个地方避雨,看他走过来连跑都没力气跑。

廖玉书握紧了手里的长杆雨伞,随后猛地向着那一团捅过去。

一声凄厉的猫叫响起后,他又一脚将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小猫踹回角落,一次又一次将伞尖刺向那一小团。

他脸上挂着笑容,发泄着积攒下的怨气和愤怒。那些他没办法对人发泄的情绪,他一股脑全部发泄到了面前的小猫上。

一只小畜生而已,他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但谁让这些畜生投不到人胎,死在角落里也没人在意。

廖玉书感受着身体的挤压、变形带来的碾压般的剧痛,此时才想起那天被他用伞捅死的那只猫……好像就是有着黑色的皮毛……

因为那时他打了一把黑伞,所以才能隐约回想起来。

他以前干过太多次,也从来没把那些被他虐杀的小生命放在心上,畜生而已,什么样子、是猫还是狗他完全不在乎。

但今天他才在剧痛里想起来,那只猫……市场摊位上的猫尸……那把黑伞……

他的对应物是那把黑伞!他曾经在日用品售卖区见过那把黑伞,那里只有那一把黑色的直柄长伞。

但太晚了,他的身体畸变成的一团血肉模糊的猫跃上老太太的膝盖,重新团成一团,发出了轻轻的喵声。

下一刻,老太太消失不见,只剩下空荡荡的躺椅上的一团烂肉。

503室内,白安歌突然停下手中的画笔,笑了笑,从调色盘中多蘸了一抹红色,重重压在已经覆盖了一层颜料的画纸上。

……

稍早一些,谢今夕和穆塔进入百货商场后,惯例在主管那里签到。

主管的脸色发青,像是刚从冰柜里出来的冻尸,她质问道:“第十一家店铺为什么缺了两个塑料模特,是不是你们两个偷走了?”

穆塔将签完到的册子递给主管,谢今夕则道:“哦?我们为什么要偷那个?也许是塑料模特自己走出去了也不一定……”

“一没有动机二没有证据,您可不要乱说话。再说,丢了东西为什么不找保安而要来质问我们呢,我们的工作可不包括这些。”

谢今夕顿了顿,刻意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哦,我忘了,保安早就没了,您又没聘请新的,这就难办了。”

主管克制不住自己身上的恶意,气得都比刚刚更有活人气息了,她正要说什么,谢今夕却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唇上,示意主管闭嘴。

随后谢今夕笑了笑,道:“不过您别急,没准过不了多久,那两个塑料模特就自己走回来了,这也不一定。”

说完谢今夕就没再理主管,和穆塔一起越过她直奔橱窗而去。

主管看着他们两个的背影,却着实没什么理由发难。

一夜过去,百货商场的一切都恢复了原样,仿佛昨晚的事根本没发生过一样,连橱窗内连被血液染红的地砖缝都恢复了干净整洁。

所有塑料模特都回到了以前的位置,绝大部分的塑料外壳都恢复了正常,不再有破损的痕迹,只除了一个——与谢今夕对应的那个塑料模特。

其他塑料模特能恢复是因为内部填充着尸体又有怨魂附着,与百货商场关系紧密,它们可以自动修复破损的痕迹,但和谢今夕对应的那个塑料模特内部只填充着血液、并没有附着怨魂。

如今血液都回到了血池地狱,更是只剩下了一个空壳,空壳自然没办法自我修复。尤其这还是早上八点之前,塑料模特还没有重新套上衣服,谢今夕一眼就看见了。

谢今夕转身看向穆塔,道:“准备好了吗?”

穆塔用行动回答了他,他直接上前伸手拥抱了谢今夕。

这是个颇不伦不类的拥抱。

谢今夕并没有实体,在两人刚一接触重叠了一部分后,穆塔心口的血玉便迸发出强大的吸引力,让谢今夕不受控制地骤然和穆塔完全重叠在一起。

橱窗内的灯泡洒下冰冷璀璨的光,穆塔伸出的手既像是在拥抱虚空、又像是想要拥抱橱窗里的塑料模特。

谢今夕则进入了一个颇为奇妙的状态,他好像附身了穆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