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109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完)

我的书架

第109章 百货商场中的我(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金子琳没想到的是在她踹门那刻, 隔壁501的门也猛地响了一下。

她僵硬地看向旁边的501,想起了第二晚梁武的事,还是决定回自己住的402。

金子琳转身走向楼梯, 在她走后, 503的门再次打开, 白安歌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转头从室内收拾好了画板和颜料,出门向着顶楼爬去。

金子琳回到了四楼,打开402的门走了进去, 她还在疯狂思考自己的对应物是什么。

没有线索,还是没有想法,白安歌说什么会有足够的线索, 但线索到底是什么呢?

金子琳洗漱完准备走进卧室睡觉,明天她还要继续工作,她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然而她刚走进卧室,就听到了一连串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金子琳看向声音的来源——她那张床对面的那面墙,此时那面墙上掉下来一片一片的墙皮,而原本那张被水泡出的脸则已完全成形, 脸的下方也连接着一整个人体, 浮雕一般在墙上凸显出来。

金子琳看到墙上那张脸时, 比起恐惧,她更觉得眼熟……这种莫名的熟悉感让她愣了一瞬间, 这就是这一瞬间, 墙上那张脸突然睁开眼睛,从墙上挣脱了出来。

这个挣脱出来的人完全被白色的腻子覆盖,或者说就是由白色腻子组成的。

金子琳这时候已经反应了过来, 尖叫一声转身想跑,但那个挣脱出来的人速度和力量远在她之上,它直接冲过来从后一把拉住金子琳,转身将金子琳按回了它挣脱出的那个人形坑洞里。

金子琳不断尖叫着反抗,但那挣脱出的人身上的白色腻子源源不断从对方按压住她的手臂传送到她身上。

金子琳的身体慢慢被那层厚重的白色腻子覆盖,而按压着她的那个挣脱出的人也慢慢露出真容……

那竟然是她自己!

金子琳认出来了,这就是她自己!

怪不得刚刚她觉得这张脸熟悉,因为这就是她自己的脸,并且是她整容之前的自己的脸。

“你!不!!!不要……白安歌!”金子琳还想挣扎,她疯狂叫着白安歌的名字,期望在楼上的白安歌能听到她的声音赶过来救她一命。

毕竟她知道自己的对应物是什么了……她知道了!该死的,她工作那家店铺里有一面墙上挂着大大小小很多个相框,不过里面并没有照片,她一直以为那东西纯粹是装饰品。

但……但那墙上挂着的相框内,只有一个是白色的、石膏质感的相框!

救救她,救救她……不,不要,不要!

那白色的腻子覆盖了她全身,渐渐堵住了她的口鼻和耳道,将她和墙融为一体。

脱身而出的那个人长着金子琳整容前的脸,不知不觉她已经放开手,坐视面前的腻子一层又一层将金子琳覆盖,让墙面重新恢复平整。

很快,墙面恢复了平整、洁白、光滑,只除了一个不起眼的黑色污点,在正面洁白的墙壁上尤其扎眼,对墙内的人来说,更像是一个猫眼。

“谢谢,现在,换你了。”脱身而出的‘金子琳’对着那个黑色斑点道,说完她换好睡衣,准备上床睡觉。

“毕竟,我明天还要去店内工作呢。”

单元楼社区外,无人见到的灯牌最后一个字‘生’骤然亮起,‘早死早超生’五个血红的大字在阴暗的社区前散发着红光。

笼罩在整个社区、市场和百货商场的阴暗气息仿霎时被激活,整个碎片世界震荡起来:单元楼的墙壁表皮开裂,露出被砌在里面的密密麻麻的尸体,一扇又一扇窗户内闪过漂浮的黑影;市场的土地不断有坟堆鼓起,两边的店铺扭曲、破碎,显露出墓碑的模样;百货商场沉默着,唯有四楼的服装区,地砖变成了黑色的腐肉、吊灯变成了不同人的眼睛、墙壁涂抹着黑色液体……

一时间,天翻地覆。

白安歌此时正在单元楼楼顶的天台,望着这世界撕去伪装的样子,缓缓、缓缓露出一个混杂着狂热和癫狂的病态笑容。

他没有笑出声,但却笑得前仰后合,宛如夸张的默剧。

等他终于停下来,突然道:“果然,我没有疯,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果然,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白安歌将自己带上天台的那张画撕得粉碎,又从画具中抖出一副巨大的广告画,那张尼龙布的广告上被喷上了大片大片的明黄色,看上去宛如一朵又一朵盛开的向日葵。

“我的对应物,我早就被拿走的东西……”

白安歌松手将那张巨幅广告画从天台抖开,下一刻他便消失在天台上。

只有一张明黄色调的广告画,飘飘洒洒地落下,像一颗太阳,坠入这片死亡的深渊。

……

另一处碎片空间,穆塔突然醒来,环视一周发现自己正盘在谢今夕家客厅地上,他旁边躺着一具塑料模特。

穆塔立刻靠过去看了看,发现塑料模特胸前破开的裂口里,已经填塞满了新生的血肉,皮肤正在慢慢重新覆盖露在外的血肉。

显然,谢今夕的身体正在重构中。

同时穆塔感应了一下,能从这具正在重构的身体内感应到谢今夕的灵魂,他这才松了口气。

然后他低头看了看胸口,没发现有任何伤口后,身上也没有任何异样,看样子是因为及时回到了谢今夕的碎片世界而被直接治愈了。

穆塔小心翼翼绕过地上正在重构身体的谢今夕,走到窗边望向远方。

现在正是上午,碎片世界的天空蓝得如同幕布一般,阳光并不吝啬地倾洒向整个世界,微风摇动着树影,外面的马路上没有车辆在行驶、同样也没有行人。

外面是谢今夕曾经出生、成长的城市,哪怕此时这座城市仅仅是现实那座城市的虚假倒影,看在穆塔眼中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们这次,是经历了两个世界才再次回到这里的。

哪怕坚强如穆塔,此时也有种回到自己家的感觉,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些微妙的喜悦和眷恋之情。

家……

人的心灵总要有所寄托,哪怕只是假的世界,哪怕对穆塔来说他现实世界生活的城市并不是外面那个样子的,但只要和谢今夕在一起、过安全宁静的生活,他也不由得将这个地方定义为了家。

穆塔回头看了眼地上的塑料模特,心里不由得发出叹息……

尽快醒过来吧,谢今夕。

我们回到你的世界了。

所幸,谢今夕的身体恢复得很快,他恢复意识时觉得自己好像被放在了壳子,他很快回想起了之前的事,意识到自己估计在塑料模特内部,因此奋力挣扎起来。

还好最外层的塑料壳子薄而脆,且胸口那里已经有了破口,他没挣扎几下就先挣碎了胸口和肩膀那里的塑料,然后奋力抬起上半身,向地面一撞,撞开了头上的塑料壳。

他睁开眼,入目便是满室绯红的霞光。

谢今夕侧头看向窗外,怔了良久,突然听到穆塔的声音:“还以为你需要我帮你。”

他回头,看到了穿着宽松深色家居服上衣的穆塔游走到他身边,说:“还需要我帮忙吗?”

夕阳的光洒在他身上,让他像一尊被精心雕刻而成的雕像。

“需要,”谢今夕也放松下来,搭上他的手借力起身……刚想将腰上和腿上的塑料壳也敲碎,才意识到此时他是□□的。

在穆塔面前,谢今夕有些不好意思,便问道:“能帮我拿块浴巾来吗?”

穆塔了然地转身给他拿了块浴巾,谢今夕将浴巾围在腰间,接着下手打碎了剩下那些塑料壳。

白色的塑料壳碎了满地,谢今夕也终于挣脱了那具合成外壳,重新活了过来。

他赤脚踩在地上,望着外面的夕阳舒展了下肢体,对穆塔说:“我想去洗个澡然后换个衣服,客厅这里……”

“地上的塑料碎片我来,你去吧。”

穆塔反身去拿了扫把和簸箕,将碎片扫在一起倒进套着垃圾袋垃圾桶,等下次出门时再扔到楼下的垃圾桶,扔进去的垃圾会自动消失不见。

谢今夕也没推辞,去洗了个澡、换上干净束缚的睡衣,踩着拖鞋出来时,穆塔已经收拾好了客厅,茶几上还放着一杯热牛奶。

谢今夕窝回单人沙发上,打开电视调到那个放综艺那台,虽然电视里只是重复播放着4月25号那天的节目,但熟悉的综艺明星和吵吵闹闹的笑声、盘在地铺上的穆塔和温热的牛奶,总算让谢今夕有种终于活过来的感觉。

活着,以前只是把这种状态当做理所当然,死过一次之后才能真正明白活着究竟是多么的宝贵的一件事。

虽然重新活过来,谢今夕不能再穿墙,也没办法直接以魂体状态感知别的怨魂了,但至少现在他有血有肉有体温、可以喝一杯穆塔给他准备的热牛奶,也可以真正的拥抱、亲吻穆塔。

谢今夕放下空了的杯子,借着电视的吵闹和光影掩护,视线不由地滑向旁边的穆塔。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来总结一下这个世界,说实话写得并不算特别满意,因为这个世界其实是两个想法拼盘出来的,本事打算写两个世界的,但碍于篇幅还是拼成一个世界了,结果就是有些割裂,节奏是老问题了。

本篇里面,“早死早超生”的灯牌灵感来自于s|cp-078,虽然基本和那个没关系了,金子琳看到的到处都是上吊的灵感来自于逃生2里面学校的一幕。

另一个问题就是白安歌,想写的有点没有写出来,想了想还是不画蛇添足了,后面会提到他的。

好啦,过度一两章,紧接着进入下个世界了,想了很久的一个世界。

关于民俗和中式恐怖的一个世界:三锁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