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118章 三锁村(六)

我的书架

第118章 三锁村(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挂锁?”

谢今夕扭头看向谢母, 空气中的尘土味太重了,重到让谢今夕觉得眼眶和鼻腔发疼发痒。

谢母暮气沉沉,这个干巴巴的老太太似要和飞尘融为一体。

“孩子, 你不该回来的……但…娘真的好想你……想再见你一面, 可见到了, 又觉得这不是你造的孽, 和你有什么干系呢?”

“可……可……”

谢母双眼没有聚焦,注视着虚空,嘴唇抖了抖, 终究没再说别的。

“你先休息吧,一会儿做好饭,我叫你下来吃。”

说完, 谢母转身离去了。

谢今夕则谨慎地走到门口,左右看了看,确保没有人后关好门、将插锁插好从内锁上。

“最好不要吃这里的东西。”穆塔突然在他的意识里说道。

“嗯?”谢今夕将抹布扔在一边,走到衣柜里把床垫搬出来铺在床上,意识里回答道,“好像是有那么个说法,活人吃了阴间的东西就成了阴间的人, 再也回不去阳世了。”

铺好床垫, 又累又饿的谢今夕往上面一坐, 解下身上一直背着的背包,拉开看了看, 道:“但我留意过了, 我刚到这个世界时,除了衣服就只有这么一个双肩包,里面只有手电筒、两身衣服、一瓶矿泉水。这个世界设定中的我是回村, 并没有带足够的食水。”

“而且我也注意了其他人,其他任务者甚至有连背包都没背的,食水应该不成问题,要不然我们岂不是要饿死渴死在婚宴开始前。”

“清醒、敏锐。”穆塔的声音再次响起。

谢今夕笑了笑,回答道:“谢谢夸奖。”

现在,也唯有穆塔的声音才能让他感到安心。

自从踏进三锁村,一种极度不详的感觉一直萦绕在他心头,让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吃完饭我们来整理一下至今为止发现的线索,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谢今夕习惯于蛰伏、观察、收集线索,直到他发现生路、完成任务、逃出生天,但这次的任务却让他觉得怪异而别扭。

谢今夕看了眼自己手上的手表,这也是他进入这个世界后出现在他手腕上的东西,现在显示的时间是傍晚6点23分。

没多久,谢母上来敲了敲他的门,说:“下来吃饭吧。”

谢今夕走下楼,在厨房外的饭厅支着一张木质圆桌,谢母指了指旁边的圆凳,说:“坐,吃吧。”

此刻天色已晚,外面的阳光已接近消失,圆桌上立着三根白蜡烛蜡烛,一人面前一根,照亮了这方空间。

桌上的饭菜很简单,一个炖肉、一个凉拌野菜,外加一小碗米饭,现在也不可能让谢今夕挑什么。

这顿饭吃得谢今夕是真的如同嚼蜡,那个炖肉炖的也不知是什么肉,又老又柴又有很重的腥味,调料估计只有盐,这样做出来的肉当然不可能多好吃。凉拌野菜也一样,菜叶用盐凉拌后又咸又苦,米饭也一股霉味。

现在也不是挑的时候,谢今夕强迫自己吃了一些,吃完饭他才发现,谢父和谢母面前的白蜡烛居然比他面前这根明显短了一节。

是烧得太快了吗?

谢今夕勉强填饱肚子,饭后收拾好碗筷,问谢母哪里有水可以洗碗,谢母说:“厨房有水龙头,但没有自来水了,地上的缸里面有打上来的井水。用井水洗洗就行了,晚上洗漱或者渴了,都可以用缸里的水。”

“行。”

谢今夕端着碗筷去厨房,发现厨房一样点着一根白蜡烛照明。

这就很奇怪了,他来时在外面看到了电线杆、屋子里房顶也有电灯,却一直用蜡烛照明。而且厨房也是,有自来水管,却要用缸里的井水。

这是为什么?

谢今夕将这些疑点记在脑中,洗完碗后准备上楼休息,却又被谢父叫住了。

“小子啊,晚上,别出门乱跑,记住了吗?”

谢今夕回头看了谢父一眼,认真道:“记住了。”

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谢今夕躺在床上睁着眼,还在回想这一下午的事,他在意识里跟穆塔说话,也顺带着整理一下自己注意到的一些细节。

“这个村子最诡异的还是丰府,丰府整体建筑确实像是一两百年前的老建筑,很多雕饰漆绘都有因陈旧翻新的痕迹。但问题在于,在过去的年代建这么一座明显僭越的宅子,丰家不怕被抄家灭族吗?虽说这是大山深处,但总有村民外出或者过往行商走卒过来落脚,一旦传出去恐怕……”

“其次就是客厅,今天你注意到了吗?丰老爷和丰老夫人坐的那两把圈椅下方地面的颜色有些深,桌椅上都有磕碰的痕迹。。”

穆塔和谢今夕在共感第二阶段可以共享视觉,穆塔也回道:“是,进府的路上窗框、外墙上也有很多类似的痕迹,看得出清洗过了,但有些东西尽管再尽力掩盖,依旧会留下蛛丝马迹。”

“丰府看样子发生过一场较为惨烈的事,或许发生过打斗。”谢今夕在意识中道,“可惜没有真的遇见鬼魂,如果这次遇见,我应该试试主动和鬼接触共感,这样就能看到鬼死前的一部分记忆,至少不必如此被动。”

谢今夕有种陷入泥沼的感觉,谢父和谢母都知道一些事,他们却顾左右而言他,都在避讳着不肯直言。

关于纸人、请柬、冥婚的信息,全部是从丰父和丰母的口中得知的。

“丰父丰母说的,关于祭祀、纸新娘、女鬼等等的问题,我觉得真假参半。”谢今夕说,“那个罗老伯应该也知道什么,可惜一直没找到好机会跟他搭话。他好像很怕回三锁村,还和管家、丰老爷、丰老夫人都认识。”

“等等,丰老爷说是孤魂女鬼看上了那个纸扎的新娘和祭品,才附身上去想要谋害丰府,但这种故事,一般都是直接用女性祭祀才毕竟多吧。”谢今夕突然意识到了问题。

丰老爷给出的那一套说辞漏洞百出,很多地方都有遮掩的痕迹。

比如女鬼是哪里来的,总不可能是凭空冒出来的,必然是被害了性命的活人死后成了怨鬼。

怨鬼谋财害命的少,有仇报仇的才最多,最可能的是丰家是害死那女鬼的元凶,所以女鬼才托身于纸扎的新娘身上,来向丰府索命。

“这么说的话,那个罗老头有可能是帮凶,丰府里打斗挣扎的痕迹也有了说法。”

但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这个猜想虽然合情合理,但……

“早知道当时强行把那个罗老头带走,一顿胖揍,总能让他吐出点东西出来。”谢今夕不由得有些懊恼。

穆塔则表示:“明天也不迟。”

“不,我就怕明天真的迟了。”谢今夕否定道,“你觉得那个无因道长和他的徒弟怎么样?”

“骗子。”

“对,不过是配合很好也够聪明的两个骗子,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他们师徒既然肯来深山中的村子,委托他们的人一定许诺了重金,财帛动人心。但他们两个在走进丰府后估计也看出了丰家的异常,才由徒弟出面强硬拒绝、诈了丰父和丰母一手。”

“一来是真怕丰家牵扯上人命,他们掺和进来不好收场;二来也是觉得麻烦和棘手,想多敲一笔。”

但这反而暴露了这两个人是草包骗子的事实,谢今夕和穆塔都感应到了丰府内的阴气。不说这个道士有没有道行,便是和谢今夕一样有点特殊能力,也该转身就走,不掺和进来。

资深者大多都看出来这师徒二人是骗子了,他们要留下,其他人自然不想留下。

“倒是那个王德辉,他究竟是真的信那个道士有特殊能力,还是想冒险赌一把看丰府内有没有暗藏什么信息呢?”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收获也最多,丰府是三锁村最异常的地方,留在那里过夜也许能找到更多线索,面对最终的喜宴就能多一分活下来的把握。

但有时冒险和送死只有一线之隔,谢今夕不由得默默祝那位留在丰府的王德辉好运。

“还是要去丰家祠堂看看。”谢今夕也累了,昏昏欲睡,“挂锁,挂锁,三锁村……”

谢今夕又想到谢母说‘挂了锁离不开三锁村’,那他们是不是找到锁的钥匙就能活过婚宴离开三锁村?

“困了就睡会儿吧。”穆塔在他意识中道,“明天要去祠堂的话,或许会是场恶战。”

“好……”谢今夕无意识呢喃出声,尽管依旧满脑袋杂乱的想法,依旧睡了过去。

……

“谢今夕!”

?!

谢今夕突然从睡梦中被叫醒,迷迷糊糊地他看了眼窗户的方向,发现依旧是晚上,叫他的人是穆塔。

“怎么了?”突然被叫醒,谢今夕心跳如擂鼓。

穆塔则道:“外面突然有一小块地方温度升高了,有人在生火。”

谢今夕立马爬起来、鞋都没有穿,几步跑到窗边贴在窗沿小心往外看。

但他的房间位置虽然能看到院子,却只能看到很小一部分,他看到了亮起的光,但怎么也看不到燃起来的东西。

“不行,我要下去看看。”

谢今夕走回床边穿上鞋,随后溜到门边轻轻拉开了门栓。

谢父只说不让他出门乱跑,但这个“出门”的范围却没有说清楚,到底是别出房间门还是别出谢家院子的大门,谢今夕倾向于后者。

更何况他并非莽撞,比起其他人,他遇见鬼魂可以共感、多掌控一个魂核,遇见怪物还有穆塔能帮他战斗,怎么看能保住性命的几率都比较大,值得他下去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  前面写着写着脑子懵了,忘了个人,大家也不用倒回去看,只要知道罗老伯也留在丰府就行了,前面都是增加一点细节。感谢在2021-08-30 22:57:05~2021-08-31 23:19: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杬亓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