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第123章 三锁村(十一)

我的书架

第123章 三锁村(十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两个村民监视的谢今夕只能回到谢家敲开门, 对谢父谢母复述了一遍祠堂发生的事。

跟着来的其中一个村民站出来,道:“谢叔谢婶,你们还是过去看一眼吧, 要不然尸体也没办法放下来入土为安。”

谢母长叹一声, 枯槁的面容更添几抹颓然, 她喃喃道:“果然如此, 这么多年,她依旧怨恨难平,但何时才是个头啊……”

谢父伸手拍了拍谢母的手背, 说:“走吧,我们还是得去一趟。”

随后,谢今夕跟谢父谢母和两个村民一起回到了丰家祠堂前, 这时丰家人也到了。

祠堂大门敞开,所有人进到祠堂里面围在树下。

谢今夕的目光从丰家人身上一一滑过,丰老爷、丰老夫人、管家谢今夕已然见过,剩下值得注意的是还有个神情漠然宛如冰雕的年轻女子,穿着白衫黑裙,像个老相片里的女学生。除此以外丰家来的人,还有门房和十余仆人。

谢父谢母到了祠堂时, 围在周围的村民自动给他们让出一条路来, 好让眼神不太好了的两个老人走到近前看清楚。

谢父谢母仰起头, 枯枝一样的脖颈支撑起头颅。

下一刻,被定在树上的罗老伯的尸体失去支撑般直直砸到地上, 本就被切片的腿肉被这么一砸几近成了肉酱。

所幸这具尸体里的血基本已经流干了, 尸体砸下来并未有太多血喷向四周。

然而事情没那么简单,尸体坠下后,随后是心脏、肝、胃、肠子……这些被挖出的内脏也从古树的枝头坠下。不过这次就没那么好了, 这些内脏分别挂在树枝上,往下掉的时候简直如天女散花般,随机砸向了本就围在古树附近的村民。

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怀里就多了一块血肉模糊的内脏。其中原本完整连在一起的两瓣肺叶,更是在掉下来时一分为二,分别砸中了两个人。

人群暴发了一阵骚乱,丰老爷不得不让管家配合山叔一起维持秩序。村民没有慌乱太久,等确认内脏都已掉下来后,便恢复如常。

但对谢今夕而言,他却发现了一件骇然的事,到场的人里应该还差无因道长和他徒弟,以及四个任务者。

丰洛灵带走的任务者少了一个,住在丰府的三个任务者,居然都没有到场。

无因道长和他徒弟也许不算三锁村人,但那四个任务者却是归村的人。谢父谢母到来后,尸体和内脏便掉下来,证明谢父谢母是最后来到树下看尸体的三锁村人。

这意味着……那四个任务者都死了。

第一夜,就死了足足四个任务者。

况且谢今夕还怀疑无因道长和他徒弟也已经死了,祠堂这边如此嘈杂,所有村民都聚集在这里,无因道长和他的徒弟真能坐得住不过来看看吗?

难不成是丰家人故意阻拦无因道长和他徒弟?不,丰家所有仆人都在这里,除非丰老爷把人用绳子捆了,否则他们不可能不过来看。

但比起两人被丰家捆了,结合另外住在丰府的三个任务者都没能来这件事,那俩人已经死了的概率要高得多。

四个任务者、无因道长和徒弟、加上罗老伯,足足六个人……

而这还仅仅是第一夜,谢今夕的心一点点沉下去。

“这不应该的……”谢今夕不由得在心里和穆塔道,“根据我的经验,第一夜怨鬼还不能冲破杀人规则,很难做到一夜杀如此多的人。”

‘祂’难道没有给这个世界的怨鬼定下杀人规则吗?不,不应该的。

恐惧才是‘祂’所想要的,如今才七月十二,距离七月十五夜子时婚礼开始,还有将近四天时间。

按照怨鬼的这个杀人速度,不到两天就能把他们都杀光。那时重头戏的婚礼没有任务者参加,这绝不符合‘祂’的心意。

就像一出电影,主角一行拼死挣扎才活下来,随后迎来剧情中的恐怖高|潮,这才是‘祂’想看到的。

所以到底……昨晚丰府里发生了什么?

罗老伯也住在丰府,看样子他真的要和丰老爷好好谈谈。

谢今夕这么想着,环视一圈,和丰洛灵、陈良俊的目光对上,丰洛灵对他点了点头,陈良俊更是伸手指了指丰老爷。

人群中任务者互相使眼色、做手势,示意去逼问丰老爷。

尸体落下后,还是由山叔带着几个村民,与丰家的仆人一起将散落的内脏和尸体搬走,或许是去安葬了。

围观的村民也逐渐散去,谢父和谢母问谢今夕要不要一起回家,被谢今夕拒绝了。

“我去见和我一起回来的朋友,您二老先回去吧。”

谢今夕向丰洛灵走去,而那边陈良俊已经堵住了丰老爷,正在和丰老爷说着什么。

“还好吗?”谢今夕伸手扶住丰洛灵。

没办法,实在是丰洛灵和刚刚吐完的赵嫦曦两人都摇摇欲坠。有谢今夕扶一把丰洛灵,赵嫦曦也能缓一缓。

“没什么大碍,”丰洛灵冲谢今夕点点头,示意他们过去丰老爷那边,“我们过去吧。”

“丰老爷,我们没别的意思,但这人你总要让我们见见……”

谢今夕三人刚走过去,就听见钱实笑呵呵地打圆场,旁边的陈良俊则接口道:“哪怕是死的。”

丰老爷沉着脸、皱着眉,看陈良俊的目光显得不太友善。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陈良俊干净利落打了个直拳,“丰老爷,我们明人不说暗话,道长师徒和跟我们一起来的三人已经死在丰府了吧。刚刚围在树下,独独他们五个和我们另一个朋友没来,但尸体依旧掉下来了,这就是证据,他们已死的证据。”

陈良俊年轻气盛扮红脸,颇有些老好人感觉的钱实扮白脸,意味深长道:“丰老爷,我们好歹是一起来的,昨晚……我们也见了些事,哪怕他们死了,我们也得见见他们的尸体。”

“是。”虚弱的丰洛灵开口道,“丰老爷,如果你不帮我们反而阻碍我们,那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或许会死,但我一定会让这次的婚礼办不成。”

“你……”之前陈良俊和钱实的话都没能让丰老爷有太大反应,但丰洛灵的话却让丰老爷神色剧变,“你……你敢?”

丰洛灵冷笑几声,道:“我怎么不敢?困兽犹斗,更何况我也姓丰,你知道我是有这个能力的。”

旁边白衫黑裙的女子却突然道:“爹、娘,他们当初没在村里,已经够了,让他们去看现场吧。”

丰老夫人叹了口气,想伸手拉她却被她躲开了,老夫人颇为悲伤地喊了一声:“离儿。”

丰离不为所动,反而看着丰洛灵说:“是死是活,看你们的命了。你们最好真诚祈祷它大发慈悲,赦你们离开这里。”

说完丰离转身就走,没向丰老爷和丰老夫人那里看哪怕一眼。

丰老夫人拉了拉丰老爷的衣摆,丰老爷到底还是叹了口气,对谢今夕几人说:“跟我来吧。”

丰老爷、丰老夫人和管家三人没有从祠堂外绕到丰府正门,而且直接穿过祠堂通过两边相通的后门回到丰府。

管家带路,把几人带到昨晚无因道长、徒弟和其他三人入住的房间。

“昨晚那三人非要和道长一起住,道长不介意,但一张床也躺不下四个人。没办法,我就只能安排他们住外间的塌上。”管家说着走到门前,刚要推门,他突然想到什么,回头对谢今夕他们说,“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场面有些……”

话说到这里,谢今夕几人已经心中有数了。更何况和穆塔共享感官的谢今夕,已经闻到了那门也关不住的血腥味。

管家推开门,赵常曦便捂着鼻子猛退了数步,说:“我……我就不进去了,你们看就行,我…呕,我不不太行。”

丰洛灵拍了拍她的背,表示理解:“你就在外面吧。”

谢今夕已经跟在陈良俊的后面走进了室内,刚一进去谢今夕首先便终止了和穆塔共享的嗅觉。

无他,实在是那血腥味浓到仿佛要浸泡他的脑子一般,不停下共感他几乎思考不了。

屋内首先入目的便是三具倒在地上的尸体,是睡在外间的王德辉和两个新人。

其中王德辉倒下的地方离门最近,且是仰面向后倒下的。那感觉就像是他逃到门口,却终究没能逃出这个房间。

谢今夕蹲下检查了一下王德辉的尸体。

“心口有个开放性伤口,像是心脏从内炸开了,但出血量非常大,几乎全身的血都从胸前的洞流出去了。”

陈良俊接口道:“其他两个也一样。”

钱实和彭锐进跨过几具尸体,走进内间,随后彭锐进急急道:“你们快过来看。”

谢今夕、陈良俊和刚进来的丰洛灵闻声走进内间,便看到了无因道长的尸体。

无因道长的腰带穿过房梁,将他悬挂在半空中,他那身黄色的道袍此刻已经完全全全变成了血衣。

无数黄符贴在他的尸体上,不过原本应该画着驱鬼辟邪咒文的黄符,此刻却变成了四个血字。

不同符咒上的血字有的不同、有的重复,总共只有八个字。

谢今夕望着那具尸体,听丰洛灵缓缓读出了那八个字:

“恶果既成,岂能无因。”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2 00:44:18~2021-09-14 00:07: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寡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越 200瓶;浮鍭 12瓶;寡墨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