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老旧的别墅(四)

我的书架

老旧的别墅(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书房已经找到充电器和扑克的谢今夕和赵景烁正往客厅走,忽然听到这声惨叫,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拔腿跑向厕所。

匆匆赶到时,他们看到的就是软倒在洗手台下、面无人色的林雯和对面血淋淋的场景。

看到花洒上挂着的人头和浴缸里的无头尸体,谢今夕下意识移开了视线。

“林雯。”谢今夕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林雯这才反应过来一般看向他们,抖着手指向了对面的花洒,喉间溢出几声凄厉的呜咽。

谢今夕不敢再看对面,他自我保护的本能在回避可能伤害到他的画面。

卫生间内浓郁的血腥气随着空气灌入气管,让他有些作呕。

紧随其后,常浩存、李兴生和江流也闻声赶到了,入目的血腥场面让几人的面色都不好看,江流更是趴到外面墙上重重干呕了几声。

赵景烁比起他们要镇静得多,他的目光定格在郑琼芳尸体脖颈处平滑的断口上,当机立断道:“谢今夕,把林雯带出卫生间。常浩存和李先生,快去搬椅子柜子之类的东西过来,我们封了这个卫生间。”

得到指令,谢今夕尽力回避淋浴区血腥的场面,蹲下身半扶半架起林雯,带着她退出了卫生间。

常浩存和李兴生从临近房间搬出了一个床头柜,在赵景烁退出卫生间关门后把门顶上。

等到几人退回客厅,林雯坐在沙发上团成一团,抱着双膝一直在发抖。

“没事了,真的没事了。”谢今夕在她旁边有些无力地安抚道。

赵景烁忍不住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抽出根烟来,放在鼻子前面闻,但没有点燃。

“我们刚刚逛别墅时没看到工具箱,否则我们应该找点木条,用钉子钉死卫生间。”

赵景烁尽量如常分析发生了的事情,心理素质毕竟好的常浩存回过神来,问道:“为什么?你怕尸体会动?”

“说不准。”赵景烁顿了顿,又加了句,“很可能。”

前面他说过死去的任务者也可能变成恶灵或者怪物,他想封死卫生间的反应也说明了这一点。

“到底发生了什么?”李兴生看向林雯,忍不住问道,“小姑娘,我们这里可就你知道怎么回事,你跟我们说说啊!”

林雯低着头,看不清神色,抖着声音说:“我也不知道,一切都很正常。我……我上完厕所去洗手,郑姐……郑姐还给我让了位置。”

“等我洗完手,就看到别墅的墙上挂着人头。”

“我吓坏了,想找郑姐,结果一转身就看到……就看到……”

隔壁别墅?墙上挂着人头?

谢今夕捕捉到了关键点。

江流却忽然大喊道:“不可能!隔壁和周围别墅我们都进不去!怎么可能?”

“常哥,李哥,我们仨一起验证的,没错吧!啊!”

江流的状态好像比受到惊吓的林雯更差,他一惊一乍,迫切想要得到回答。

常浩存却是想到了他看到的那个……疑似人影的东西。

“没错,确实无法靠近。不过我曾经在隔壁别墅的窗户后看到一个黑影,一开始我以为是人影,后来发现很可能是对面窗户的窗帘。”

由于回来时是李兴生叙述他们的所见所闻,所以常浩存的这个发现还是第一次告诉其他人。

江流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回来时我一直觉得有人在看我们,有人跟在我们后面。有东西在看着我们,跟着我们,该死!”

赵景烁把烟放回烟盒,说:“看来,有一点可以确定,别墅外有东西,而且可以杀人。”

“别再外出了。”赵景烁也只能苍白地给出警告。

谢今夕看向面沉如水的赵景烁,想必两个人的想法是一样的。

别墅外有能杀别墅内人的东西,那别墅内呢?外面不能去,内部也绝对不安全。

话说回来,为什么死的是郑琼芳?林雯和郑琼芳都在厕所,如林雯所说两人之间几乎只有一步之隔。既然如此,为什么郑琼芳死了,而林雯没有死?

谢今夕隐隐觉得这是个关键,弄清楚恶灵杀人的方式和规则,才能想办法活命。

“行了,别想别的了。”赵景烁看了眼表,“已经五点多了,一会儿六七点谁饿了结伴去厨房弄点吃的。晚上也没办法分房间睡了,以防万一,不行我们都在客厅打地铺吧。”

几人点了点头,现在要分开,他们也不敢了啊。

谢今夕看着旁边团成一团没什么动静的林雯,伸手把充电器递了过去,低声道:“缓不过来还是看会儿手机吧,这里有充电器,不用担心没电,别想了。”

现代人,最好的解压和舒缓精神的方式,就是看手机。

哪怕没网没信号,玩玩单机小游戏,甚至单纯随便点开各个app,也总好过她不断回想刚刚那一幕。

也许谢今夕身上有股让人放松戒备的安心感,林雯抬头,接过递来的充电器,低低道:“谢谢。”

“没事,一会儿我去给你找个插排连过来。”

谢今夕看着林雯,就想起自己的妹妹谢何夕。

谢何夕比林雯大一点,今年刚保研成了研究生。

想起现实世界的父母和妹妹,谢今夕不由得有些黯然。

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再见到他们,他忽然车祸离世,父母和妹妹又怎么接受得了?

谢今夕起身和赵景烁先去厨房,翻到了几盒方便面和自热米饭。

刚刚见过那么血腥的场面,谢今夕没什么食欲。

像是看出他状态不好,赵景烁一边拆开自热米饭,一边跟他说:“你要适应这些事,后面还会有的,看得多了也就习惯了。不止是身边人,有时也会轮到自己,要有思想准备。”

“你这话不像是安慰我啊。”谢今夕微勾起唇角,也拿了两盒自热米饭拆开,其中一盒是给林雯带的。

赵景烁接了点凉水倒进空隙中,等着自热米饭加热,他说:“你哪里看出我在安慰你,我们都不需要安慰,更需要的是习惯。我其实挺看好你的,你很冷静,我能看到你进来后一直在观察,这是对的。”

“活路有时隐藏在细节里,要保持冷静和洞察力。被恐惧和慌乱摧毁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谢今夕倒凉水的动作一顿,他听出赵景烁的潜台词。

赵景烁觉得江流……存活的概率很低。

“行了,走吧,把饭给林雯带回去,我们吃完还要去打地铺。”

几人用过晚饭后,又结伴去几个卧室,将床垫被子等搬出来铺在客厅地上。

客厅的沙发虽然宽大,但只能容两个人睡。长条那一面留给了林雯,短的那一条在一番讨论后,留给了谢今夕。

主要是因为林雯的要求,她大概接收到了谢今夕表达出的善意。加上年纪较大的李兴生表示他不太愿意蜷腿睡,短的那条沙发最后归于谢今夕。

吃完晚饭、铺完地铺后,赵景烁、李兴生和常浩存三人打着牌,江流、林雯和谢今夕三个有手机的刷着手机。

很快就到了晚上八点,别墅内忽然关灯了。

众人吓了一跳,江流更是举着手机哆哆嗦嗦问:“怎么……怎么了?鬼来了?”

借着手机的光,赵景烁走过去按了按开关,发现顶灯没有反应。

林雯举了举自己还在充电的手机,说:“不是停电。”

不是停电?怎么灯还关了?

几人面面相觑,还是谢今夕斟酌着道:“这是提醒我们……该睡觉了?”

不是停电,那灯忽然关掉自然只能是因为……某种东西不让它亮了。

“先睡觉吧,明天去找找别墅里有没有手电筒。”赵景烁走到自己的地铺位置干净利索躺下,也没试图现在去找台灯或手电筒。

黑暗中,一片寂静。

其他人也不敢再活动了,加上郑琼芳死在卫生间,也都没提洗漱的事,各自躺下睡觉。

当然,名义上是都睡了,但目睹了郑琼芳的死状,又在这样一个估计有鬼的别墅内,到底睡不睡得着、睡得好不好,那就不一定了。

谢今夕是强迫自己回忆看过的历史文献、逼迫自己不去想那血淋淋的现场,才勉强合眼睡着的。但睡眠很浅很不安稳,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做着光怪陆离的梦。

半夜,林雯僵在沙发上,攥紧了盖在身上的被子。

其实这个碎片世界的天气类似于初夏,被子盖不盖都行,但盖着无疑更有安全感一些。

她知道她必须要睡了,可是她睡不着。

她一闭眼,眼前就是郑琼芳的头颅孤零零挂在花洒上的样子,还有躺在浴缸中的无头尸体。

血,到处都是血。

沿着花洒管子往下流的、浴缸中泡着尸体的、溅在地上和她身上的……

她睁着眼,怎么也睡不着。

然而别墅黑下来后,白天已经熟悉了的家具处处透出一种诡异。茶几下仿佛随时会爬出什么东西,顶灯上会不会蹲着鬼,客厅隔断墙后面会不会有鬼正往这边窥伺……

她越是睡不着,越是胡思乱想。

林雯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这样不好,越是盯着看,黑暗带来的恐惧也就越大,越是这么胡思乱想,想的东西越有可能成真。

她干脆把被子蒙在自己头上,强迫自己别再到处乱看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晚上别墅内的温度似乎降低了。

李兴生在打呼、江流来回翻身、赵景烁的呼吸声很重、常浩存在磨牙,离她最近的谢今夕反而是最安静的。

被子中,林雯精神不济,不再乱看乱想之后,她很快昏昏欲睡。

然而,就在她快睡着时,她忽然听到一种怪异的声音。

咯啦……咯啦……咯啦……

那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地上拖拽发出的声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