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老旧的别墅(五)

我的书架

老旧的别墅(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雯原本有些昏沉的头脑立刻清醒了,她在被子里一动不敢动,甚至呼吸都放轻了。

是她听错了吗?

还是真有什么在地上拖动?

黑暗的别墅内,一片安静,林雯屏息了一会儿,没有再听到那拖动声。

她刚想松一口气,忽然意识到……

安静?

为什么会这么安静?

就算江流不动了,李兴生的呼噜声呢?赵景烁的呼吸声呢?

咯啦……

咯啦……咯啦……

那种拖动的声音又来了,又来了!

而且不是她的错觉,声音居然越来越近。

那感觉像是有什么人拖着自己的身体在地上爬行一样。

拖着……身体……爬行?

林雯不可避免地又想起了郑琼芳无头的尸体,更不敢发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声音,她一动不动,肢体都僵住了。

那拖行的声音依旧在响,那声音并不是直行靠近的,相反,反而像是在客厅内四处爬行徘徊。

在找什么?

是在找什么吗?

林雯越发惊恐。

她想叫赵景烁、想叫常浩存、相叫谢今夕,可她又不敢动也不敢发出声音,怕极了她泄露出的一丝声息让那拖动爬行的声音发现她的位置。

怎么办?到底怎么办?

忽然,地上的李兴生打了个大大的呼噜,又翻了个身。

之后,黑暗的别墅内又安静了下来,那拖动的声音消失了。

林雯僵硬地在闷热的被子里听了许久,久到她自己意识都恍惚起来。

那声音似乎真的消失了,一片寂静中,她不知不自觉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七点。

谢今夕是被自己的闹钟叫醒的,闹钟的声音也叫醒了其他人。

他醒来后觉得浑身疲惫、脑中乱糟糟的,好像做了很多梦,又想了很多事,但醒来却什么都回忆不起来。身体的疲惫感比没睡前还要严重,头更是隐隐生痛。

被惊醒后心跳还很快,谢今夕坐起身平复了一会儿,伸展伸展自己蜷缩到僵硬的腿。

睡在地铺上的几人也相继坐起身,只有林雯没有动静。

谢今夕轻轻叫了她几声,她蒙在被子里还没有反应。

“这?”李兴生揉着太阳穴,迟疑道,“该不会……”

赵景烁走过来,轻轻推了推林雯,大声道:“林雯!”

“啊!”林雯猛地坐起身,看了看谢今夕,又看了看赵景烁,又侧头看了看窗外已经亮了的天空。

谢今夕看她神情恍惚、脸上毫无人色,不由得缓声问道:“怎么了?”

“地上,爬行的声音。”林雯一个词一个词往外蹦,“有东西,在地上,爬。”

“咯啦,咯啦,一直在响。”林雯快哭出来了。

谢今夕回忆了一下,他昨晚没听见什么声音啊。虽然睡得很不好、很不踏实,但确实没听见什么声音。

“你听错了。”赵景烁冷下脸,斩钉截铁强调道,“没有声音。”

“咯啦……咯啦,咯啦……”林雯还在喃喃自语。

赵景烁喉结动了动,又强调道:“晚上要好好睡觉。”

一股渗人的寒意爬上了每个人的心头。

林雯沉默了,怔怔地点了点头:“我听错了……”

“没有声音。”

“好好睡觉。”

第二天白天,大家各自结伴去另一个主卧卫生间简单洗漱,然后去厨房草草解决了早饭。

虽然早起时赵景烁那么说,但中途他还是拉着谢今夕去次卧的卫生间门口看了看。

床头柜依旧顶着门,赵景烁看了看边缘,说:“没有动过,当时顶住时柜子边缘和门上的花纹贴合。”

“但这不代表什么。”赵景烁站起身,像在思考什么。

确实,虽然早上赵景烁否定了林雯的话,但他更多是为了安抚人心,也为了让林雯别再瞎想了。

但所有人都清楚林雯说的应该是真的,否则她不可能吓成那个样子。

那问题就在于昨晚的声音,究竟是什么发出的。

谢今夕早上特意看了看客厅的地面,确认那上面没有任何拖拽的痕迹,一路到次卧卫生间的路上,他也没有看到有拖拽的痕迹。

但这都是建立在那声音有可能是……爬动的尸体造成的。

可如果不是尸体……是无形的鬼呢?

否则没法解释地铺三人没有一个感觉到动静的问题。

那个鬼,唯独让林雯听见声音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谢今夕将疑问埋藏在心里。

上午常浩存、李兴生两人一组,翻遍了整个别墅二层和一层也没有找到手电筒。

卧室里倒是有台灯,但问题在于昨晚哪怕有电也开不了灯,台灯估计也没用。

回到客厅,常浩存道:“没找到,也许是你说的那个‘祂’不想看到我们找到。”

“靠手机吧。”李兴生叹了口气,“手机不是也有手电筒功能。我们倒是又找到一个充电器,两个充电器,你们三个轮换着用,保持好手机电量。”

“好。”谢今夕从他手中接过充电器给手机充上电。

第二天上午平平安安地过去了,无事发生。

中午吃完饭,大家又聚在客厅里打牌,想抽烟的赵景烁和常浩存结伴去抽烟了,打牌的换成李兴生、江流和谢今夕三人。

林雯还是抱着手机团在沙发里,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李兴生把手中最后一张牌出出去,叹道:“你们渴吗?要不要烧点水喝。唉,打牌要能喝点热茶就好了。”

别墅内没有桶装水和饮水机,也没有那种便捷的电热水壶,他们这两天喝的水都是从水龙头里接出来,然后放灶上烧开后凉凉了的。

不烧开的水,他们也不敢喝。

“我去烧水吧。”谢今夕站起身,他正有此意,“我也想冲点咖啡,昨晚没怎么睡好,太困了。”

谢今夕有睡午觉的习惯,每天中午十二点半到一点半都会睡一个小时,来保证自己下午学习或者写做项目写论文时精力充沛。

昨天就没睡好,午觉也没敢睡,别墅内温度适宜,打牌打得他昏昏欲睡。

正好起身去烧个水、泡个咖啡,也振奋一下精神。

“这……我和你去?”李兴生也想喝点热茶,又不能让谢今夕落单,干脆和他一起结伴去。

俩人到了厨房,谢今夕从橱柜里翻出水壶,涮干净后接好水,放在灶上加热。

谢今夕盯着灶火发了会儿呆,下意识摸身上找手机,结果没摸到。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刚刚他打牌时把手机放旁边了,来烧水时根本没有带过来。

那这就尴尬了,等水开的时间挺没意思的,要回去拿还要麻烦李兴生跟他一起去。李兴生没有手机看,一样在旁边陪着他等。

算了,反正也就七八分钟。

李兴生看水已经烧上了,说:“这你看着点水,我翻翻橱柜里有没有茶叶和杯子,我记得吃饭时看到过来着。”

谢今夕点了点头。

煤气灶右边就是开阔的窗户,三扇连在一起的窗户采光极好,让流理台看着都更简洁干净了。

谢今夕看着外面的风景放空大脑,从窗户打入的午后阳光照在人身上,暖融融的,让人更加感到倦怠。

外面依旧阳光明媚、草绿天蓝,高大的梧桐树微微晃着树枝,树叶的影子斑斑驳驳映在地上。

谢今夕看着外面一成不变的风景发呆,看似在看某个地方,其实困得眼睛都没怎么聚焦。

平整的小路、草坪、高大的树木、树的影子……嗯?

树的影子?

谢今夕勉强提起精神,看着窗外一棵树的树干处。

下午的太阳照射下,将树木的影子拖得很长,树叶和枝干摇摇晃晃,婆娑破碎的影子也重叠交错,不停在变。

但下面那颗树树干对应的影子,怎么好像多出来一块?

梧桐树的树干笔直笔直,但那棵树树干根部和地面影子相接的地方,影子好像突兀地多出来一块。

那是什么?

树枝?还是和旁边的树的影子叠在一起造成的?

谢今夕盯着看了半天,可能的几个猜想好像都不对,原本涌上来的困倦不知不自觉褪去了。

怎么回事……那个…多出来的…影子?

多出的影子?

谢今夕忽然想到常浩存说过的话,他说什么来着,他说他在隔壁别墅的窗户上好像看到过一个……人影?

这个影子……

“水开了。”

忽然,一句冷硬的话从厨房门口传来。

谢今夕被吓了一跳,猛地回头就看到林雯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他们。

李兴生正在翻橱柜找有没有茶叶,没有关注其他的事,也被忽然出现在门口的林雯结结实实吓了一哆嗦。

没等谢今夕问她怎么过来了,水壶忽然发出“呜呜呜呜”的鸣叫,那声音不知道是不是谢今夕的错觉,刺耳得好像有人在惨叫。

谢今夕手忙脚乱地赶紧关火,回身又看向林雯。

林雯站在厨房门口,脸色惨白。

李兴生抱着刚刚找到的茶叶不由得退了几步,退到谢今夕的身边,咽了口口水,道:“那个……小姑娘你怎么过来了?有什么事吗?”

“水好了是吗?”

这时,赵景烁的声音从林雯后面传来。

林雯转身往客厅走了。

“好了。”谢今夕答了一声,拎起水壶,眼神询问李兴生找到东西没有。

李兴生快速从橱柜里拿了几个杯子,低声跟他说:“快走。”

谢今夕跟李兴生快速回到客厅,等谢今夕把水壶放下,坐到沙发上时,才意识到一件事……

他在窗外看到的那个树下凸出的影子……

好像也是个人影。

或者说,是鬼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