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老旧的别墅(六)

我的书架

老旧的别墅(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想起来谢今夕不由得浑身发冷,他刚刚可能和鬼对视了几分钟。

如果不是林雯忽然叫他,他可能已经像郑琼芳那样莫名其妙死了。

“给你,喝点热茶吧。”李兴生估计是看他脸色不对,将一杯热茶递给他。

谢今夕道谢后接过。

他回想了一下当时郑琼芳死时卫生间的布局,好像郑琼芳尸体的对面,洗手台的上方……也有窗户。

林雯的话中,也是提到了隔壁别墅墙上挂着的人头,接着她才发现郑琼芳的人头也挂在了花洒上。

隔壁别墅……窗户……

还有常浩存说过的人影,江流提过的有人跟在他们后面……

加上他通过窗户看到的树下的鬼影……

谢今夕猜测别墅外确实徘徊着一个鬼,一个恶灵,它在想办法杀死别墅内的人。

可现在问题来了,亲眼见过鬼影的有他和常浩存,郑琼芳死前如果也通过窗户看到对面别墅的鬼影,那么亲眼看过鬼影的有三个人,为什么只有郑琼芳死了?

或者说,那个鬼影杀人需要遵守什么规则吗?

“赵哥,鬼杀人,会受到限制、或者要遵守什么规则吗?”谢今夕只能问赵景烁。

赵景烁点了点头,说:“当然,一般来讲是这样的。‘祂’拉我们进入各个碎片世界的目的虽然并未明说,但资深者之间有着比较确切的猜测。”

“‘祂’想看到我们挣扎求生,想看到我们充满恐惧和绝望的样子。所以‘祂’会限制鬼怪,制定限制或者规则。”

“像我们现在这种要求在某一碎片世界活到指定时间的任务,往往随着结束时间点的来临,对鬼怪的限制也逐步削弱,我们也就越危险,越恐惧。”

这就对了,否则这解释不通。

如果真的有鬼,鬼明明可以大开杀戒,轻松杀死他们所有人,为什么还要玩各种把戏。

“那么总结出鬼的杀人规则,或者了解鬼面临的限制也就很重要了。”谢今夕道。

谢今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简单说了下他刚刚在厨房的经历,总结说道:“别墅外肯定徘徊着一个鬼,它杀人的条件之一肯定是看见它,但不是看见它就满足了这个条件,还有其他条件。只有其他条件也满足了,它才能杀人。”

“果然……果然!”江流听完越想越害怕,果然外面是有鬼的,“那个鬼能进入别墅吗?能吗?它要进来了,岂不是防不胜防?”

看见鬼就满足了被杀条件之一,如果这个鬼能进入别墅,那干脆别睁眼了,它总能出现在在各个地方被人看到。

“你能不能动动脑子!”常浩存暴躁地说,“它要是能进来,你还能活到现在?还能在这里说话?”

确实,谢今夕觉得那个鬼是进不了别墅的,只有到外面或者透过窗户看外面,才能看见它。

但问题在于,赵景烁说时间越往后,对鬼的限制也就越小。

它现在没办法进到别墅来,可不代表以后不能。

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他们还要在别墅呆到明天晚上零点。

而且,谢今夕很在意一开始进入碎片世界时,那段信息里说的……

【然而,他们慢慢发现,他们仿佛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

想来这段话就在提示他们不能“看”,可这个所谓的“不该看见”的东西,真的仅仅指别墅外徘徊着的鬼影吗?

另外就是……林雯刚刚为什么会出现在厨房门口。

刚刚在厨房门口看见林雯那一瞬间的恐惧,甚至远远盖过了他意识到那个影子不对劲的恐惧。

在进入这个碎片世界后,他们都是结伴行动的,从来没人单独行动过。

而林雯昨天才目睹了郑琼芳的死亡现场,晚上又自称听见了拖拽的声音,她怎么敢独自一个人走到厨房门口。

还好后来赵景烁开口了,也许是赵景烁和林雯结伴来找他们。

但还是说不通啊,林雯从早上醒来后,一直处于自闭状态,拒绝和别人交流,整个人都很恍惚,怎么可能主动来找他们。

而且,赵景烁就算是发现他们去了太久,要叫人去找他和李兴生,常浩存和江流都在,也不可能会选择叫上林雯啊……

谢今夕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抿了口热茶,看向赵景烁,说:“赵哥,我还是想喝咖啡,你能陪我去找找有没有速溶咖啡吗?”

赵景烁有些讶异,但很快接上他的话,说:“行,我记得哪个柜子里翻到过来着,我带你去。”

两个人离开客厅后,谢今夕问道:“赵哥,是你带着林雯去找我和李兴生的吗?”

“不。”赵景烁就知道他要问这个,“当时我抽完烟回来,刚好看见她往厨房走。江流在犹豫要不要跟上她,我觉得不对劲,就让常浩存留下陪江流,我去追林雯。”

走到地方,谢今夕找到咖啡后,他跟赵景烁说:“不管怎么样,还是小心她一些。”

俩人默契交换完意见往回走,谢今夕泡了杯咖啡,端起咖啡杯时,他发现客厅茶几一个角落的磕痕没有了。

怎么回事?

谢今夕有些强迫症,对很多没意义的细节反而记忆深刻,第一天来的时候,他还摸过那个磕痕好几次,现在却没有了。

谢今夕喝下一口咖啡,开始更认真地记忆客厅的一些细节。

其后的时间倒是平安无事,吃过晚饭后,李兴生却提出了一件事:“那个……我们晚上还是别在客厅打地铺了吧。”

“对对对!”江流赶紧附和道,“这……那个……林雯昨晚毕竟听到了那个……睡在地上不太好,我们还是分房间睡吧。”

“你看我们现在,刚好两个人一个房间,对吧?”

常浩存也看向赵景烁道:“我觉得确实没必要在客厅打地铺了。”

如果真有鬼晚上在地上爬,谁也不想被鬼从身上爬过去。

“也好。”既然睡在地上的四个人中有三个人主张不打地铺了,想了想他也只能如此。

“我和赵哥一个房间!”见赵景烁答应了,江流立马先声明他要和赵景烁一个房间。

李兴生有些恼怒,江流这个人接二连三抢在他前面。他又看了看外表斯文、体型偏瘦的谢今夕和脸色惨白、不人不鬼的林雯,他当机立断说:“那我和常小兄弟一个屋。”

谢今夕下午还撞鬼了,谁知道那鬼晚上会不会还来找他。

林雯更别说了,见到郑琼芳死状之后她跟吓丢了魂一样,下午还出现在厨房门口。快让他们俩以毒攻毒去吧,千万别再祸害他。

李兴生压根没管谢今夕和林雯两个体格瘦弱,其中一个精神状态还不怎么好,弱上加弱,晚上要真是遇见什么危险可怎么办,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

谢今夕见江流和李兴生态度坚定,赵景烁和常浩存也没有反对,林雯更是一言不发,也只能接受这个分配。

至少……昨晚他和林雯在一个沙发上睡,也没出事。

下午在厨房林雯也算是救了他一次……

但愿晚上真的不会出事吧。

知道了大致熄灯的时间,几人结伴去主卧的卫生间草草洗漱完毕,早早就上床躺着。

由于谢今夕和林雯同一个房间,两个充电器一个江流拿走了,剩下一个谢今夕问林雯要不要用。

林雯看着他缓缓摇了摇头,张开嘴吐出两个字:“睡觉。”

人就是得听劝,谢今夕把手机放床头插好充电器充好电,躺床上开始酝酿睡意。

本来房间温度不冷不热很适宜,但昨晚谢今夕也感觉有些冷,以防万一,他把大被子留给了林雯。自己则从衣柜里翻出来一个厚毯子,盖在腿上准备睡觉。

下午那杯咖啡他早早消化完了,加上他经常喝咖啡对□□有了点抗性,晚上倒是很容易就进入了睡眠状态。

只是依旧是浅层睡眠,怎么睡也睡不安稳。

破碎混乱的梦境沉浮间,谢今夕却是觉得越来越冷。

他微微清醒了一点,真不是他的错觉,真的越来越冷了。

本来不盖被也能睡,现在他却觉得手脚发凉,有种肢体快冻僵的感觉。

谢今夕仍然记得“看见”是鬼杀人的一个重要条件,他虽然清醒了点,但没有睁眼。

他闭着眼摸到盖在腿上的厚毯子,慢慢往上拉,将自己整个人盖住。

一片黑暗和寂静中,谢今夕忽然也听到了那种拖拽声。

咯啦……

咯啦……咯啦……

还偶尔掺杂着木地板让人牙酸的嘎吱声。

这到底是什么?

或者说……什么东西?

黑暗中,谢今夕根据这声音的大小、方位,忍不住怀疑发出声音的那东西……正在向他和林雯爬过来。

谢今夕记得自己睡前关上了卧室门,他没听见开门声,证明那东西没有实体。

很可能确实是鬼。

那这个鬼……究竟是别墅外徘徊的那个鬼,还是说……别墅内还有另一个鬼?

咯啦……咯啦……

它真的在向床这个方向爬过来!

谢今夕觉得毛骨悚然。

周围的温度又降低了,他觉得好冷啊,身体都快冻僵了。

他不敢动、不敢睁眼、不敢发声,连自己的呼吸都尽量放低频率、放轻声音,一动不敢动像尸体一样横在床上。

听着那不断靠近的声音,揣测那鬼到底在什么位置。

在床尾,还是……

床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