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老旧的别墅(七)

我的书架

老旧的别墅(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最后一声拖拽声之后,房间内又一次安静了下来,只有谢今夕自己和林雯两个人的呼吸声。

温度还在不停往下降,谢今夕觉得自己呼吸之间全是冰冷阴寒的气息,整个人仿佛被直接从初夏扔到了深冬的冰窟中。

然而没有别的声音了。

谢今夕不敢睁眼也不敢动,裹着厚毯子,感觉意识都快被冻僵了。

就在他撑不住,模模糊糊又快要进入浅层睡眠时,床板忽然一震。



谢今夕立马又清醒了。

提心吊胆警惕了半天,然而接下来又没有了其他动静,周围温度在他的感觉中也没有那么冷了,好像那阴寒的气息消失了一般。

结束了?走了?

谢今夕仍旧不敢放松,刚刚没有声音后,床板又忽然震了下,谁知道那个鬼到底走还是没走?

但谢今夕抵挡不了人的本能,紧绷许久的神经慢慢松下来,他又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

不过这回好一些的是,直到天亮再没有发生别的事。

天亮后谢今夕被自己的手机闹钟吵醒,温暖灿烂的阳光洒在他眼皮上,确认确实已经天光大亮了,谢今夕才敢睁眼坐起身。

却没想到一睁眼对上了林雯的双眼。

林雯正站在床的边看着他。

谢今夕吓到差点心脏骤停。

谁一觉醒来看到另一个大活人站在床边直勾勾看着自己,一动不动,都会被吓得不轻。

更何况昨天白天林雯就有异常的行动。

“怎么了?你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不叫我?”谢今夕尽量表现得正常一些,他其实更想问大早上的你站在这里直勾勾看着他想干什么?

林雯张了张口,说:“刚刚。”

没说别的,也没有回答谢今夕其他问题。

现在卧室内就他们两个人,谢今夕觉得林雯有些不太对,但他不想激怒林雯,只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勉强镇定道:“那咱们看看赵哥他们醒没醒吧,应该是醒了。”

林雯没有其他反应,听了他的话率先转身往外走。

等到所有人重新汇集到客厅,大家状态都不怎么样。

李兴生揉着太阳穴,嘴里念念有词,说的都是什么‘佛祖保佑’‘菩萨保佑’之类的话。

江流面无人色,简直快和林雯一样了。

赵景烁有些暴躁地说:“你们昨晚听见什么了吗?”

“晚上!晚上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江流歇斯底里地喊道,他真的快要被折磨疯了,表现得也越来越神经质。

谢今夕还记得昨天客厅茶几的事,他这次特意又看了看,察觉到了更大的问题。

很多生活痕迹正在慢慢消失……

茶几上的磕痕、地板上的划痕、磨损的沙发表面……都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

昨天他们一直在客厅,感觉上变化不是特别明显,一夜之后,客厅好像又回到了很久之前的状态。

时间在倒流?还是说这栋别墅的状态在改变?

李兴生和赵景烁还在探讨昨晚到底是什么,谢今夕听了一耳朵,原来昨晚所有人都听见了地面上爬行拖拽的声音。

当然有谢今夕总结出第一条“不能看见”的规则后,没人敢睁眼看看地上到底有什么。

未知才是更大的恐惧。

谢今夕分享了自己的发现:“你们注意到了吗,别墅的整体状态正在倒回,我们可以找到更多的线索,看能不能知道更多鬼的杀人规则。”

赵景烁闻言却低低骂了一声,和他的经验一样,越到碎片世界快结束时,‘祂’才会给玩家越多线索。

‘祂’想看玩家得到希望后坠入更深的绝望,‘祂’想看玩家为了活命而挣扎的狼狈样子,‘祂’才不想看一边倒的屠杀。

“你说的对,就剩最后一个白天和半个晚上,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赵景烁站起身,环视一圈,目光定格在谢今夕身上,“我和谢今夕去找找线索,第一天也是我们两个逛别墅内部,他更细心更能注意到线索。”

“至于你们,”赵景烁忠告道,“最好别分开,聚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时间不多了,越往后就越危险。

赵景烁和谢今夕又逛了一边别墅一楼和二楼,很多后续的生活痕迹都消失了,别墅状态好像在慢慢退回某个时间节点。

谢今夕跟赵景烁走到一楼大门前,一楼大门门链的一端断裂了,一条干净的门链挂在门上,断裂的那一端有些变形。

就像是……有什么人暴力撞进来,硬生生把门链一端扯下来了一样。

谢今夕盯着那个痕迹,又低头看了看地板,目光接着又移到楼梯上。

“你觉不觉得,或许曾经有个人强行闯进来过。”

刚刚到别墅时,谢今夕就觉得奇怪,别墅的大门居然没有锁。

当时他也留意了门链,只是门链上锈迹斑斑、甚至还有上面还有不少裂缝,一看就是用得太久了的样子。

现在别墅的状态在倒回,门链曾经被强行扯下来的状态就很明显了。

说到曾经强行闯进来的人……

谢今夕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别墅外徘徊的那个鬼影。

“有人曾经闯进别墅,然后……杀了别墅的主人?”谢今夕大着胆子猜测道,“那晚上那个声音,究竟是被杀的别墅主人发出的,还是外面的鬼影可以飘进来拖着刀或者别的东西发出的?”

赵景烁嗤笑一声,说:“我更倾向于有两个鬼。”

逛了一圈后,谢今夕又发现了楼梯上磕碰的痕迹、二楼地板上拖拽的痕迹,种种迹象都表明很可能有人曾经强行闯进别墅行凶。

那问题来了,别墅的状态在倒流,赵景烁说对鬼的限制会越来越小,那当倒退回那个特殊的时间点,鬼影会不会像之前那样强行闯进别墅……杀了别墅内的人?

联想到‘祂’要求的是待到第三天晚上零点,这个晚上零点,会不会就是重复鬼影闯入别墅的那个时间点?

谢今夕看着楼梯和走廊地面上的一些痕迹,皱了皱眉,掏出手机想拍下来,好在下午时再过来对比一下。

然而一打开手机,就接到了低电量提示。



怎么会?

他昨晚插上了充电器啊……

电量不足打不开相机,谢今夕也没有办法,只能放弃拍照的想法。

逛完一圈结束回到客厅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了,谢今夕和赵景烁跟他们简单分享了发现的线索。

肌肉男常浩存倒是看得开,说:“先去吃饭吧,越到最后,越需要体力。”

根据经验,几个人结伴来到厨房各自找食物解决午餐。

谢今夕不想烧热水泡方便面了,就依旧选择了自热米饭。

李兴生叹了口气,说:“我记得冰箱还有几盒罐头,拿来吃点吧,真的是没胃口吃饭。”

冰箱就在饭厅,就在餐桌旁边,厨房也是开放式厨房,大家都在各自的视线范围内。

李兴生打开冰箱上层,找到了那几罐即食罐头,然而拿起来一看却发现了不太对……

他怎么闻到了一股腥味?

他转了转罐头身,在顶部拉环边缝那里看到了一点……黑褐色的污渍。

这罐头该不会是密封不好,坏掉了吧?

但他真的闻到了很严重的腥臭味,他凑近罐头口闻了闻。

不对,不是从这里来的啊!

他看向冰箱下层的门和冰箱接缝的地方,原本应该是白色的密封圈,然而此时那接缝处也卡了许多黑褐色的污渍。

郑琼芳之前曾经说过冰箱下层是空的,谢今夕说别墅的状态在倒流,他闻到的腥臭味和黑褐色的痕迹……

李兴生拿着罐头的手在发抖。

哒。

有脚步声停在他背后。

……

啪啦!

咕噜咕噜……

罐头掉在地上的声音让所有人反射性看向李兴生的方向。

“李先生?怎么了?”赵景烁下意识喊了他一声。

李兴生站在打开的冰箱前,没有反应。

“李兴生?”赵景烁又叫了一声,李兴生依然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打开的冰箱门挡住了厨房这边人的视线。

但坐在餐桌上的江流抬头呆呆看着,他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李兴生现在的状态。

第一眼看过去时,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然而赵景烁叫了两遍他依旧没有反应后,江流才反应过来李兴生哪里不对劲了……

李兴生虽然依旧面向冰箱,但他的躯干却整体转了面!

头、四肢都是一个方向,但躯干却是另一个方向。

前胸成了后背,背却变成了前胸。

“啊…啊啊啊!”江流扔下手中的筷子连滚带爬想离冰箱远一点。

赵景烁、谢今夕和常浩存闻声绕过来看到这个状态,立刻意识到李兴生绝对已经死了。

而且能在一瞬间,毫无鲜血溅出来的情况下,将躯干掉个面,人是绝对做不到的。

“不……不不……不不不不!”江流的目光看向赵景烁等人,眼里的恐惧简直要溢出来。

“别过来……你们都别过来!”

“滚啊!”

“不……不对!我不能留在这里!”

“它开始杀人了!它开始杀人了!”

“时间快到了,它开始杀人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