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老旧的别墅(八)

我的书架

老旧的别墅(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冷静一点。”赵景烁忍了江流两天,到现在也忍不了了。

也就是他,他虽然没太大本事,但为人不错,对谁都抱着能拉一把拉一把的态度。

到处充满恐怖的世界和漂泊孤独的经历,使很多资深者变得越来越偏激多疑,要是换个人像江流这样一惊一乍、传播焦虑,早被推出去自生自灭了。

江流却看着他们,像看到什么怪物一样。

“我们要死了……要死了……”

“不能留在这里,不能!”

江流双眼瞪得极大,像是要把眼珠瞪出来一般。

他忽然翻身而起,连滚带爬往楼下跑。

“等等!你要去哪儿?”

不顾上冰箱前李兴生的尸体,赵景烁匆匆等人匆匆跟了上去。

然而他们越是在后面追,越是喊江流告诉他不能出去,江流反而更害怕,好像追在他后面的不是活人,而是鬼一样。

他几步跨下楼梯,疯了一样冲到别墅门前一把拉开门。

谢今夕他们刚追到楼梯口。

玄关处,江流站在门口,安静得仿佛死了一般。

他拉开门,正好和一道黑影面对面贴上。

那黑影一开始只是飘忽得出现在门口,在江流看到他那一刻,忽然开始慢慢膨胀。

“啊……呃……你!你!”江流惊恐地退了两步,转身想跑。

然而晚了,那膨胀的影子一下子鼓起直扑门内,笼罩了江流的下半身。

“啊!”

一声凄厉到极点惨叫响起。

在江流拉开门时谢今夕就觉得不好,在他后退时提前大喊了一声:“闭眼!”

在这种几乎和鬼只有几米距离的时候闭上双眼放弃视力,无疑也需要极大的勇气。

但在此刻没有别的办法了,江流痛到极点的惨叫和断断续续的呻|吟萦绕在耳边,浓郁的血腥气再次扩散开来。

“上楼梯,快回二楼。”

谢今夕后退两步摸到了楼梯扶手,转身抓着扶手,慢慢一步一步往楼上走。

在走到二楼时,却忽然撞到了一个人。

“谁?”

对面没有回答。

谢今夕思考了一下,还没到最后的时间点,别墅外的鬼大概率还是进不来别墅的。

他如果是‘祂’,一定会将这场大戏中的最高潮放在他们这些任务者即将逃生时,享受他们狂奔到生门口,却又被一脚踹回死路的恐惧和绝望。

谢今夕睁开眼,发现自己撞见的是林雯。

林雯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和他双目对视。

谢今夕觉得她神情很可怖,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在体内升腾。

如果说一开始林雯只是被吓到脸色惨白、失魂落魄,现在的林雯身上完全没有那种……人的感觉。

刚刚谢今夕撞到她身上,而且两个人离得这么近,他能感觉到林雯的呼吸是热的,至少外表看上去还是活人。

“我们去客厅吧。”

这是赵景烁和常浩存也摸着扶手走到二楼了。

林雯闻言转身走向客厅。

客厅中,这回只剩下了四个人,不……或者说三个人,和一个至少表现得还是人的林雯。

回到客厅,几乎短短一瞬间,就又死了两个人。

江流死是因为失去了理智,崩溃想要跑出别墅,结果看到了鬼影被杀。

那李兴生呢?

他出事时因为视角的缘故,只有江流有可能目睹了过程。

而更让谢今夕注意的是,江流当时喊的是“它开始杀人了”,开始?郑琼芳早就死了,如果是鬼影杀了李兴生,江流会喊的应该是“它又杀人了”,而不是“开始杀人”。

也就是说,李兴生并不是别墅外的鬼影杀的,而是别墅内晚上那个鬼。

事已至此,结合之前碎碎收集到的线索,谢今夕终于大致明白了这个世界的规则。

其实江流也喊错了,它不是“开始”杀人,其他它一样是“又”杀人了。

谢今夕看了看客厅的挂表,现在是下午两点,也许……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赵景烁有些浮躁,没办法,忽然又死了两个人,只剩下他们四个了,他也开始坐立不安。

“林雯。”谢今夕忽然喊了林雯的名字,常浩存和赵景烁悚然一惊,看着谢今夕的目光充满了“你疯了”“你明知道她有问题还招惹她”的意味。

谢今夕的目光却很坚定,他知道如果不快点解决林雯,他们恐怕都活不过这个下午。

对上他坚定的目光,赵景烁和常浩存也不由得镇定了一些。

谢今夕忽然站起身,走到了客厅一扇窗户面前,背对窗户站好,同时暗暗给赵景烁和常浩存打手势,告诉他们做好准备。

“林雯。”谢今夕开口道,“或者该叫你……被害者?”

林雯像是被吸引了一样,转身注视着谢今夕。

谢今夕被那双无机质一般的眼睛盯上,脑内炸开一样,直觉疯狂叫嚣着危险!

“这其实应该是挺简单的故事,有个人盯上了这栋别墅的主人,也许这个人就是隔壁别墅的住户。他窥视你、跟踪你,他没有闯入你的别墅却依旧阴魂不散、无孔不入。”

“你一开始完全没有察觉,直到有一天或者某一天注意到了隔壁别墅窗户上的人影,或者注意到跟踪你回家的脚步声,总之,你发现了他。”

“当你发现了他的时候,一直注视着你的他自然也就直到你已经发现了。然后某一天晚上,他强行闯了进来。”

谢今夕说到这里顿了顿,他看到地上林雯的影子已经扭曲了,七扭八歪的影子完全和林雯的身材对不上。

林雯的脸上也多了很多细微的裂痕,她身上仿佛冒着寒气,客厅的温度不断往下掉。

突然,她眼中流下了两行血泪。

“然后?”

这两个字的声音仿佛是冰碴互相摩擦发出。

旁边的赵景烁和常浩存毛骨悚然,仿佛有某种寒意沿着脊椎,一个骨节一个骨节往上爬。攀升的恐怖感让他们哪怕在这么阴冷的条件下,竟然也出了满头冷汗。

很明显,现在的林雯已经不是活人了,或者说她早就不是活人了。

可她究竟是什么时候被鬼附身的?昨晚?还是昨天白天?

和一个真正的怨鬼恶灵共处一室,赵景烁和常浩存几乎压抑不住想逃的本能。

但现在谢今夕正在和这个鬼对峙,他们两个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吸引了鬼的注意力被杀或者破坏谢今夕的计划。

没有办法,现在似乎只能指望谢今夕了。

赵景烁哪怕比谢今夕多出两个世界的经验,但活人在冤鬼面前就是不堪一击。

妄图暴力反抗是没有活命的可能的,赵景烁如今也只能指望谢今夕真的考虑好了要怎么对付它。

赵景烁和常浩存都怕成这样,被林雯注视着的谢今夕更是感到了巨大的恐怖。

被一个怨鬼锁定带来的恐惧,远远要超过现实生活中他所感受过的。

林雯眼中流出的血泪越来越多,仿佛谢今夕如果不知道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个鬼就要立刻杀了谢今夕。

“你挂好了门链,只是没想到依旧被他暴力破门而入。他闯入别墅后抓住了你,你疯狂挣扎但终究没有他的力气大。在你们扭打的过程中,他杀了你。”

“也许他原本没想杀了你的,但面对摆在他面前的一具尸体,他必须要毁尸灭迹。我想他大概是在卫生间的浴缸中将你分尸,然后卸下了冰箱下层的隔层,把你的碎尸塞了进去。”

谢今夕快速说完了这些,对面的林雯也像是想起了发生过的事一样,全身所有主要关节开始涌出黑色的污血。

那黑色的污血和地面上扭曲的影子融合在一起,融合成了一滩诡异的东西,那东西伸出手抓住地板,慢慢脱离了林雯的身体,拖拽着往谢今夕这边爬过来。

谢今夕早有预料,他虽然觉得越来越冷,寒气入侵他的肢体让他四肢僵硬,但他从一开始就在蓄力。

“你,看见他了!”

在说完后谢今夕猛地向客厅门口的方向闪了两步,让出了他背后的窗户。

窗户上贴着一个模糊的黑影,而林雯本身就在看着谢今夕,谢今夕闪开身体后,她也就直接看见了那个黑影。

在黑影映入林雯双瞳的那一刻,林雯涌出污血的关节顷刻间碎裂,她被整个分成了头、两臂、双腿和躯干六个部分。

破碎独立的肢体掉落在地上,还不断涌出污血。

“呃嗬嗬……”落在地上的人头转向谢今夕,不甘心般嗡动着嘴,但却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地面抓向谢今夕的林雯的影子不甘地扭动着,在耀眼的阳光下却越变越淡。

最后那滩影子纠结扭动起来,仿佛要用尽最后的疯狂一般冲向谢今夕。

早有准备的常浩存和赵景烁冲过来架起冻僵的谢今夕,险而又险地躲过了那最后一击。

那一击后,那滩污秽在阳光下慢慢消失了。

“去有阳台的房间。”谢今夕简短说道。

客厅中还有林雯的碎尸断肢,只能撤到别的房间,而谢今夕指定的是带阳台的那个卧室。

进到卧室,赵景烁和常浩存把谢今夕放在床上。

脱离了冤魂的影响,谢今夕才从那能冻僵他的阴冷中缓了过来。

“到底……怎么回事?”赵景烁见状,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这个碎片世界一共有两个鬼,一个是徘徊在别墅外的杀人犯鬼,一个是游荡在别墅内的被害者鬼。”缓过来的谢今夕开始解释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