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老旧的别墅(九)

我的书架

老旧的别墅(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像我说的那样,以前这栋别墅的主人可能被邻居盯上了,邻居不停跟踪偷窥这栋别墅的主人,被主人发现后深夜闯入了别墅杀了主人,又把主人的尸体分尸。”

“所以依据我自己的猜测,徘徊在别墅外的杀人犯鬼应该只能白天杀人,他杀人的方式明显是分尸,而且是有条件的:一是必须看到它,二就是必须意识到它是恶意的存在。”

“哪怕你看到它时,猜错了以为他是人不是鬼也没关系。只要你意识到它有恶意,它就可以杀了你。因为当初别墅的主人,就是看到邻居在窥视跟踪他,又感受到邻居的恶意,才被杀的。”

说到这里,谢今夕有些黯然,他说:“郑琼芳很可能是在等林雯时,也通过窗户看隔壁别墅,看到了它,并且意识到它在偷窥、它有恶意、它是鬼,才被杀害了。”

“而同样曾经看到杀人犯鬼的我和常哥,都因为没有意识到那是鬼、没意识到它对我们有恶意而逃过一劫。”

“那你为什么说那个杀人犯鬼只有白天能杀人?”赵景烁皱眉问道。

“是对应的。”谢今夕道,“赵哥你说过‘祂’会限制鬼,鬼必须满足规则才能杀人。林雯提过听到拖拽的声音是在晚上,我们同样也是在第二晚听到的。这证明别墅内的被害者鬼只能晚上行动,‘祂’应该不会偏心才对,那么相对应的,杀人犯鬼应该只有白天才能杀人。”

“这是时间上的相对应,其实空间上它们也相对应。”

常浩存喃喃道:“杀人犯鬼不能进别墅,那另一个鬼是只能在别墅内活动?”

很早之前他们就猜测徘徊在别墅外的鬼影没办法进别墅,否则他们防不胜防,在意识到它杀人方式之前,就能将他们都杀死。

“杀人犯鬼白天才能杀人,且不能进别墅;被害者鬼只能在别墅内活动,但只能晚上杀人。那我们……我们?唉呀,怎么就没想到呢?”赵景烁一下子就明白了重点,顿时有些懊恼。

谢今夕点了点头。

太迟了,他们明白得太迟了。

其实只要搞清楚这两个鬼的杀人规则和它们面对的限制,活过这几天还是很容易的。

白天躲在别墅内注意不要看外面,晚上躲在别墅外老老实实睡觉。

只要想明白其实是很容易的。

常浩存也不敢置信:“就这么简单?”

是啊,简单,但他们都被误导了。

一开始‘祂’给出的信息中,这个碎片世界的名字叫“老旧的别墅”,而任务要求是“在此生存至第三夜零时”,这个“在此”,并没有明说是在别墅内还是在别墅外啊!

江流想到了这一点,但他想的是去隔壁或周围的别墅,或者干脆离开这个别墅小区,但都失败了。

他们被限制了没办法到别的别墅去,也没办法走出这个别墅小区,他们就下意识认为必须在这栋老旧别墅生存至第三夜零时。

其实他们完全可以去别墅门外打地铺睡的。

这就是误导,而且是基于人的本能的很阴险的误导。

在人类漫长的进化的过程中,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在丛林中求生。

巢穴意味着安全,露宿则意味着危险,这种意识慢慢被铭刻进人的本能中,而且不光人类有,很多动物也有。

人本能地觉得露天开阔的地方是危险的,在有房子睡的情况下,谁也不会产生去房子外面打地铺的想法。

就算有人突发奇想,也肯定是在白天探索过别墅外、大致了解过周围安全性的情况下,才敢出去住。

但只要白天探索过外面,就会明白外面徘徊着一个鬼,知道这个信息后,谁又敢在晚上去别墅外睡呢?

谢今夕不由得叹气,但话说回来,不在白天探索外面,谁会在晚上探索别墅外呢?觉得白天安全而夜晚危险,同样是人的本能啊。

砖、钢筋与混凝土搭建而成的别墅既是坚固的庇护所,也组成了思维中的死角。

这个活命的方式看起来简单,但却和人求生的本能相违背,很难让人想清楚。

等牺牲了几条人命,他们才得到了足够多的信息,推测出这个活命的规则。

“那林雯呢?”赵景烁对刚刚林雯的异常还心有余悸,“李兴生应该是被害者鬼杀的,他当时在看冰箱,没看别墅外,不可能看到杀人犯鬼。”

“按照你的猜测,被害者鬼应该不能白天杀人啊!李兴生可是在中午被杀的。”

说到这个,谢今夕从兜里掏出自己电量过低的手机,说道:“那是因为林雯被附身了,或者说……林雯昨晚已经死了,今天白天活动的是鬼附身的她的尸体。”

!!!

赵景烁和常浩存悚然一惊?

怎么会?

“昨晚我们都听到了爬行的声音,其实想想很可能是被害者鬼在找林雯。因为林雯很可能也看到过冰箱下层,所以第一天晚上,也是林雯第一个听到它爬行的声音。”

这还是谢今夕根据郑琼芳的死状和李兴生的死推测出来的。

李兴生为什么会死呢?

谢今夕猜测这也和鬼的杀人方式有关。

谢今夕之所以推测别墅内的鬼生前被人分尸了,因为郑琼芳的死状就是头身分离,无头的尸体还放在浴缸中。

鬼杀人有很多种方式,而这个杀人犯鬼偏偏选择了这种方式。

再结合之后别墅状态倒流的事,谢今夕推测这个杀人犯鬼,也在重复它生前的杀人方式。

加上郑琼芳之前检查厨房时说过冰箱下层是空的,杀人犯鬼生前把被害者杀死后在浴缸中分尸,接着把尸体冻在冰箱下层,就是个有极大可能的猜测。

李兴生死在冰箱前,很可能发现被害者生前尸体所处的位置,会让被害者鬼可以定位到活人。

而且之前是郑琼芳和林雯一起检查了厨房,虽然最后是郑琼芳开口说出了她们的发现,但未必证明检查冰箱是郑琼芳做的,有可能林雯也有看过冰箱下层。

所以第一天晚上,被害者鬼就来找林雯了。

但被害者鬼没有第一天晚上就杀死林雯,反而在用了两个晚上,到第二夜才成功附身到林雯身上。

而谢今夕之所以察觉到林雯已经死了,现在活动的是顶着林雯尸体的鬼,还是在江流死后,他退到楼梯上撞见林雯的时候。

那时候他们离得极近,林雯还有呼吸,身体也有着活人的温度。

但在谢今夕提议他们去客厅时,林雯转身那一刻,谢今夕看着林雯的背影,忽然意识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再也没见过林雯转头。

转身、转身、转身,她一直在转身,而没有转过头。

加上第二晚,他曾经感觉到床板震动,那个鬼……也许就趴在床板下、慢慢附身在林雯背后。

那一刻谢今夕是真的感到一股恐惧直冲天灵。

而且,在今天上午,他发现自己明明插好了充电器的手机居然显示电量过低……

他是知道,在温度过低的情况下,手机电池是会充不进去电的。

昨晚他确实感觉到了阴冷,但那阴冷只持续了一阵,应该不至于会影响到手机充电。

那就只可能是他睡着之后,被俯身的林雯一直站在他床头,看了他整整一个晚上。

睡着的谢今夕一无所知,被怨鬼俯身的林雯所带的阴寒,却让手机电池充不进去电了。

等到白天,有林雯尸体作为附身的凭依,被害者鬼才能行动,杀了冰箱前的李兴生。

除了这些以外,就是江流的异常。李兴生死时因为冰箱门阻挡了视角的缘故,他们没有看到具体情况,但江流很可能看到了更多细节。

当时江流让他们别过去,大喊着不能留在这里。江流明明知道门外也有鬼影徘徊,却还冲向一楼想从门外逃走。

为什么?

这么想来,估计他是以为门外的鬼俯身在了林雯身上,鬼开始进入别墅杀人了,留在别墅内必死无疑,所以想往外跑。

逛别墅内部查找线索的一直都是谢今夕和赵景烁,江流昨晚就被爬行的声音吓得神经衰弱。

目睹了李兴生的死状、又意识到鬼附身在林雯身上,崩溃的他估计没有回忆起谢今夕说过可能有两个鬼的猜测。

恐惧摧垮了他的理智,也让他做出了疯狂的举动,白白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不过,这也许对江流来说也是件好事。

第一个世界他就已经被吓成这样,想想之后的六个世界,与其一直反复被恐惧折磨,不如干净利落迎接死亡。

所有散乱的细节和线索全部串联到一起,而谢今夕刚刚之所以要拿被害者鬼生前的事激怒她,就是为了在下午借别墅外的杀人犯鬼的刀,破坏掉林雯的尸体,让被害者鬼没有凭依,没办法在白天杀人。

因为谢今夕忽然意识到一件事,除了冰箱下层,还活着的他、赵景烁和常浩存,都看到过浴缸,就是郑琼芳的尸体躺的那个浴缸。

当时他们赶到厕所,都目睹过现场,那个地方很可能就是被害者鬼生前被分尸的地点。

别墅的状态在倒流,被害者尸体放过的各个位置,也在慢慢退回之前的状态。

谢今夕觉得被害者鬼能杀林雯和李兴生,肯定跟尸体摆放位置的状态也有关,毕竟林雯第二夜才被附身。

要知道别墅状态越是倒退 ,那两个鬼的力量也就越强大,很可能最后时间点别墅内将再次重演当初那场凶杀案。

冰箱作为藏尸位置倒退后,紧接很快就该到分尸位置了,等到浴缸也倒退回案发的状态,他们都可能被附身后的林雯杀死。

而当时正好是第三天下午,只要破坏了被害者鬼俯身的林雯的尸体,被害者鬼至少要等到夜晚才能开始杀人。

想要破坏掉林雯的尸体,在白天,当然可以利用杀人犯鬼。

他当时特意走到窗前,就是为了引导林雯看窗户。

谢今夕将他的推测一一跟常浩存和赵景烁说完,总结道:“知道了活下去的规则,所以我才叫你们来阳台。”

现在还是第三天下午,他们在别墅内比在别墅外安全。就算知道了杀人犯鬼的杀人规则,但鬼的限制在逐步削弱,贸然出去还是太危险了。

但一旦夜晚降临,他们最好去别墅外。

除了一楼大门,谢今夕想到的就是二楼的开放式阳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