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老旧的别墅(完)

我的书架

老旧的别墅(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到此时,女主人的意识才慢慢褪去,谢今夕反而越发清醒了起来。

他感觉到是自己在被拖往浴室,一会儿被分尸的也肯定是他。

谢今夕的意识在挣扎,但被怨鬼附身的状态下,人的意识的那点挣扎简直微弱得可怜。

谢今夕又听见一个女音在哼唱着那首古怪的歌谣,歌谣最后,又是那句疑问。

“她问拿着刀的屠夫,

我的肉在哪里?”

谢今夕的意识还在那个怨鬼重塑出的侧卧卫生间内,他感到自己被扔进浴缸,领带勒得越来越紧。

这时,他忽然听到一声爆吼,阳台内重重摔进来什么东西。

血腥味随着一个男声的惨叫弥散开来,刺激了谢今夕的感官。

谢今夕虚幻的意识中看到屠夫举起刀,刀身反射着卫生间顶灯的惨白光芒,仿佛死神高举镰刀。

他拼命抓住这短暂的感官刺激,千钧一发之际,在对死亡极端恐惧的催动下,谢今夕的意识挣扎着指挥自己冻僵了的唇舌和喉咙,挤出微弱的、几乎不成音的两个字……

“罐……头……”

一个嘲哳刺耳的男音忽然响起:

“你的肉在罐头里!”

下一刻谢今夕感到自己身上一轻,那股压着他的阴寒恐怖气息被弹了出去。

他的身体原本被固定在阳台,哪怕意识中他再怎么挣扎,现实中他的身体依旧僵立在阳台上纹丝不动。

附在他身上的女主人的怨鬼不知道为什么被弹了出去,谢今夕的身体立刻委顿软倒下来。

谢今夕听到了刀划在阳台地上刺耳的声音,皮肤还能感觉到两股阴寒气息互相纠缠在一起。

怎么回事?

时间?时间到了吗?

不……好像还没有。

谢今夕的意识中还残留着女主人的疯狂和怨毒,那股控制他身体的阴寒气息消失了,心脏卖力跃动着,将新鲜温热的血液送向全身,他的身体开始回温。

谢今夕估计自己是因为在客厅指出林雯被女主人的怨鬼附体了,搞了一出借刀杀尸破坏了女主人附体的媒介,才被女主人首先针对,让他充分体验了一把女主人临死前的痛苦、恐惧和绝望。

还好他想起了李兴生死时,手中掉落的罐头……

既然歌谣里已经提到了冰箱,那女主人的肉到底在哪里,答案就不太可能重叠。联系李兴生死时,手中拿着的罐头掉在地上,估计应该就是罐头了。

谢今夕握了握手中的床单绳,耳边的惨叫声慢慢弱了下去。

是赵景烁的声音……

恢复了自我感官的谢今夕认出了惨叫呻|吟声的来源。

虽然他看不见,但闻着空气中飘散的血腥味,听着他越来越弱的呻|吟声,想也知道赵景烁恐怕伤得不轻。

按照这个血腥味的浓度,如果时间再不到,赵景烁恐怕很快就会失血过多而死。

该死,该死,到底还有多久才到零点?

谢今夕靠在阳台最外侧的墙上,拼命往角落里缩去,尽量远离那正在纠缠的两股气息。

他之前被附身时前半段失去了对外界的感官,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现在阳台上只有重伤濒死的赵景烁,常浩存却不见了。

常浩存估计是翻出去了,下场……可想而知。

如果翻出去能活命,赵景烁为何还在阳台,想必常浩存是死了。

那现在怎么办?

也不知道究竟是那两个鬼先分出胜负,还是时间先到。

谢今夕在心中疯狂祈祷最好是时间先到,否则这两个鬼不论哪个赢,都会要了他和赵景烁的命。

怎么办?到底怎么办?

不行,不能慌,要冷静,冷静下来。

虽然现在不知道究竟还剩下多长时间,但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

赵景烁说过时间一到,他们就会离开这个碎片世界,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都能恢复过来。

他不能慌,不能放弃。

常浩存和赵景烁之前翻出去会出事,是因为女主人的怨鬼附在他身上,但别墅外的杀人犯的鬼魂还在徘徊,鬼魂随着时间推移可以突破杀人规则。

现在杀人犯鬼和女主人的怨鬼纠缠扭打在一起,别墅外相对而言是安全的。

不行,不能再留在阳台。

因为他还不知道离零点到底还有多长时间,如果两个鬼分出胜负,无论谁赢了,他都会死。

况且他留在阳台,也害怕被两个鬼打架波及。

他必须要逃,哪怕没有意义也要离阳台远一点。

这样鬼来追他的时候,至少还能拖延几秒。

现在能拖多长时间就拖多长时间,哪怕是一秒,都增加了一分活命的希望。

谢今夕快速将床单绳在环过腰在腰上打了个结,他现在浑身无力,他很清楚自己这个状态没可能安全爬到楼下,那就无所谓是绳子长还是短了。

实在不行他就挂在别墅外墙,也算是在别墅外了。

至于赵景烁,他现在自身难保,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而且谢今夕倾向于会是杀人犯鬼获胜,因为别墅的状态在倒退,很有可能会重演杀人犯杀死女主人的那一幕。

既然如此,如果杀人犯鬼赢了的话,它很可能会选择先杀了别墅外的谢今夕。

总之,活下去的可能微乎其微,谢今夕能做的也只是逃,能逃多远逃多远!

谢今夕扒着阳台边缘的半截墙坐在了上面,由于看不见加上刚刚被附身过,他的行动严重受限,只能靠摸索。

等他准备抓着绳子往下降的时候,一双手忽然抓住了他的双腿。

???

熟悉的阴寒气息缠绕上来,谢今夕这一瞬间意识又和女主人共通了。

紧接着他双臂上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谢今夕的意识在剧痛下几近模糊,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仰倒着摔了下去。

谢今夕只感觉自己的腰腹间传来一阵巨力,他快被围在腰间的床单绳勒断了。

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布料撕裂声,失重感再次袭来时,谢今夕最后的一个念头就是——

什么仇什么怨啊……

……

眼前是一片黑暗,谢今夕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慢慢眼前的黑暗中浮现出了刺目的白光,白光晃动、视角变幻,谢今夕的视线猛地对上了浴缸里的无头尸体。

草。

一句粗口卡在他喉咙里。

这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又是别墅的卫生间,又是浴缸?

这是……他被女主人附身时没看完的后续?

眼前的景象如同电影放映一般开始快速变动,谢今夕看到那个凶手砍下人头后,认真端详了半天女主人临死前绝望狰狞的神态,然后愉悦地将把人头的头发缠在花洒上,将人头挂好。

他就在花洒上人头的注视下,找来各种工具,将浴缸中的尸体分尸解体。

谢今夕被迫观看了杀人犯一系列的操作,几次恶心到作呕但又没办法呕吐,这段影像好像是直接灌注在他脑海中的,他想移开视线不看都不行。

尤其是在杀人犯分尸时,谢今夕的视角还被切换到了挂在花洒上的人头那里。

紧接着杀人犯离开了浴室不知道去了哪里,搞来一堆空罐头,他将躯干的内脏掏出来,连带着被削下的肉分门别类装在罐头中。

把冰箱下层清空,将大的腿骨、臂骨之类的肢体塞到冰箱里,将罐头封好摆在上层。

至于人头这段影像中谢今夕并没有看到凶手是怎么处理的,但事情没到到此结束。

杀人犯估计是害怕有人发现不对,伪造了租房合同,假装女主人搬离了这里把房租租给他。

他生活在这栋女主人的别墅中,夜晚却开始听见奇怪的动静。

窸窸窣窣的移动声、爬行声、开关冰箱门的声音,再凶残的凶手,内心也会有恐惧。

这些奇怪的声音和迹象,无不表明了一件事——女主人的鬼魂还徘徊在别墅内。

在凶手被折磨到精神崩溃,准备逃离别墅时,他却发现自己出了别墅,怎么走也走不出这个别墅区,怎么走也走不到隔壁自己家。

他被困在这栋别墅中了。

女主人的鬼魂在玩弄他,想让他感受一遍自己生前的恐惧和绝望。

凶手不敢进别墅,只敢在别墅外徘徊,但他又没办法进到别的别墅或离开这里。

得不到水和食物,不到三天他就会活活渴死、饿死,但进入别墅找水和食物,又要面对女主人的鬼魂。

几番挣扎之后,对食水的渴望甚至打败了对鬼魂的恐惧,凶手恶向胆边生,觉得他能杀了女主人第一次,也就能杀女主人第二次。

然而在他冲入别墅的那一刻,他看到的就是等在门后,七扭八歪拼凑起来的女主人的尸体。

那人头晃了晃,从拼凑而成的尸体上掉下来,对凶手笑了笑。

画面到此结束,谢今夕感到自己终于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猛地一个打挺坐了起来。

四处环顾一圈,他发现自己已经没在那栋老旧别墅的阳台或者周围了……

他现在,居然正在自己房间的床上。



怎么回事?什么情况?

房间的一切都是他最熟悉的样子,床、衣柜、书桌……

谢今夕抬了抬手臂,发现自己两条胳膊都在。

最后他从阳台掉下去那一刻,由于和女主人共感,女主人被杀人犯斩断双臂时,他也感到自己胳膊连带着被斩断了。

所以,到底怎么了?之前的那些……难不成是梦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