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惧收藏 > 自己的世界(二)

我的书架

自己的世界(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骑上小电驴走了大概三四条街以后,谢今夕来到了这他的世界的边缘。

建筑、路、树木、天空,到那边缘的位置忽然消失了,就好像被某种力量一刀切断,在那条边界线后面,就是无穷无尽的黑暗的虚空。

谢今夕下了小电驴走到边界线那里,低头向下看了看,边界线下依旧是一模一样无穷无尽的黑暗,仿佛深渊一般。

“这就是……世界的尽头吗?”谢今夕喃喃自语道。

他退后几步从路边捡了一根树枝,用力向那片虚空掷出去,树枝消失在那片虚空中,没有任何声响传回来。

“像被吞噬了一样。”

谢今夕环视四周,自嘲道:“这地方,不像是什么碎片世界,反而像是生态缸。”

那个“祂”依旧人类内心深处最熟悉最舒服也最感到安全的景象布置搭建了一个生态缸,将他们这些小人好好地养在其中,为的就是让他们能好好休息、更好地投入下一个世界吗?然后以欣赏他们的惨状为乐?

谢今夕抬头仰望着蔚蓝的天空,这一刻却觉得非常虚假。

楚门的世界。

谢今夕忽然想到了这个词。

不,该叫谢今夕的世界。

那个“祂”,会不会就在这虚假的和幕布一样的蓝天后,注视着他们的呢?

谢今夕暗暗摇头,不再胡思乱想。

这个他的碎片世界只复刻了谢今夕现实生活的城市的一个区,对他一个人来说,足够大了。

他骑上小电驴往回走,路过那家他经常给妹妹买提拉米苏的蛋糕店时,他顿了顿一个刹车停下走进去,发现蛋糕店内的玻璃柜中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甜点,连这家店招牌的提拉米苏都摆了一排。

“自助餐吗?”

这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自然也不用付钱、不用排队,谢今夕拿起一盒提拉米苏,然后又拿了几种不太甜但比较符合他口味的蛋糕出了店,顺带着在路过一家奶茶店时拿了一杯鸳鸯奶茶,然后骑上小电驴往家走。

回到家谢今夕放下东西,找到充电器,给自己的手机充上电。

话说回来,这是他唯一从现实世界带到反面世界的东西了,在第一个碎片世界末尾时因为没电而关机了,谢今夕一直带在身上,这部手机倒是因此跟着他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充好电让手机重新开机,同时谢今夕打开了电视。

重新开机了的手机没有信号,倒是电视可以打开放出了节目。

谢今夕激动了一瞬间,立刻播到新闻频道想看看现实世界究竟过去了多久,他还有没有机会回家。

不知道反面世界的时间流速和现实世界是否一致,如果不一致会快还是会慢?

谢今夕可不想他在反面世界待了三天,现实世界就过了三年,要真是这个样子,哪怕他努力活过七个世界回到现实也见不到家人了,那又有什么意义。

但很快他就失望了,新闻频道放的新闻,显示的时间是4月25日,正好是他出车祸那天。

果然,“祂”不会那么好心让他们知道现实世界的变化的。

谢今夕随便把电视调到综艺频道,就着吵吵嚷嚷的背景音打开提拉米苏吃了一口,丰富复杂的可可的苦味和甜味纠缠在一起,就像他此时复杂的心情一般。

谢今夕不挑食,相对而言对食物也没有太大的偏好,如果真要说口味的话,谢今夕比较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妹妹谢何夕虽然非常挑食,但不喜欢太甜的东西倒是和他一样。

综艺节目上熟悉的嘉宾吵吵闹闹、哈哈大笑,谢今夕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一边吃着妹妹喜欢的提拉米苏一边点开手机相册,相册的照片里父母和妹妹的笑容还是那么温暖。

坐在熟悉的家中,看着熟悉的电视节目,吃着熟悉的食物,好像什么都没变,又好像什么都变了。

手机上方刺目的红叉告诉他无信号,没有声音的城市提醒着他孤身一人。

他一定要回家,一定要。

……

之后在自己的世界,谢今夕度过了七天的时间。

因为城市里没有其他声音,开着电视当背景音的谢今夕也由此确定,电视节目是真的停在4月25日了。

七天时间,无论哪个台都在重复播4月25日的内容。

更像是假的布景了。

谢今夕捏了捏鼻梁上方透过窗户看向城市外,自言自语道:“还是快点进下一个世界吧,活在这种只有自己的世界中,时间长了会把人逼疯的。”

谢今夕都能感觉到自己心中上浮的暴躁感,他甚至都开始想要快点进入下一个碎片世界了。

就在这时,一直开着的电视忽然闪了一下。

谢今夕回头时,看到电视屏幕不停地闪烁,原本放映着的新闻节目声音断断续续、甚至开始卡壳扭曲成了古怪的声音,那仿佛是有人在讲对讲机。

谢今夕心里第一个想法是,不会吧……贞子吗?

谢今夕努力分辨那扭曲古怪的对讲机声在说什么……好像是……

“滋滋……蛇……滋滋滋滋……别……别过来……好多蛇……滋滋滋滋…嘶嘶嘶——”

电视屏幕忽然成了雪花,那扭曲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紧接着电视屏幕上开始放映一片翠绿茂密的森林,谢今夕也立刻失去了意识。

……

谢今夕再醒来时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潮湿的土地上,刚一坐起身就看到了围坐在地上的其他人。

这是第二个世界开始了?

这里好像是一个大型部落,地上生着火堆,一位外表比较壮、气质精悍的男人正在烘烤衣服,看到他醒了说道:“雨刚停,包里有干衣服换一下吧,把湿衣服脱下来烤一烤。”

“好。”

有过一次经历的谢今夕冷静地起身检查随身物品并消化被灌输进来的信息。

他现在穿的不是在自己的世界中的那身服装,而是很简单的军绿色长裤、上身则是灰色半袖工装衬衫,不过此时衣服的状态不怎么好,他全身都湿透了,裤子上还粘有泥土。

谢今夕找到了自己的背包,还好背包防水,里面有另一身干净的衣裤。

鉴于现在急于和其他任务者交流,没办法换裤子,谢今夕只脱下了衬衫,换上干的衬衣走到火堆旁坐下。

燃烧着的火堆很小、火苗也不旺盛,甚至可以说是半死不活。那个精壮的男人扒拉着火堆,开口道:“森林中刚下过雨,生火不容易,凑合吧,等人都醒了我们再说。”

周围还有其他没醒过来的人,火堆旁也有几个魂不附体、明显不再状态的新人。

谢今夕抓紧空档看到了这次的任务:

【第二个世界:蛇谷神庙】

【任务:在第七天零点前进入位于蛇谷中的神庙】

【描述:

一支考古探险队得知原始森林中存在着一座古老的神庙,生活在森林中的本地部落在神庙中供奉着蛇神。为了考察这座位于蛇谷、有许多奇妙传说的神庙,考古探险队向雨林深处进发了。

然而不幸的是今年气候异常,他们在到达森林时刚好赶上了雨季,在往森林深处进发时,暴涨的河水冲垮了一处洞穴,冲出了无数纠缠在一起的蛇和小型神像。探险队的人差点被暴涨的河水困死在雨林中,更有许多人被蛇咬伤咬死,剩下的生者幸运地被在附近生活的本地部落救下。

但在劫后余生的探险队还来不及欣喜时,本地部落的首领告诉了他们一个噩耗。所有触碰过神像的人都中了蛇神的诅咒,唯有在七天内进入蛇神的神庙,才能得到解救。幸存的考古探险队队员们,尚不知道真正的噩梦般的经历,才刚要开始……】

刚解读完这段信息,谢今夕这才明白他进入这个世界前听到的那段扭曲的对讲机声,恐怕就是背景介绍中的考古探险队遭遇被河水冲出的蛇群时惊慌的声音。

还躺在地上的人中忽然有人忽然惊恐地大喊一声,然后坐起来慌慌张张四处张望,问道:“这哪里?这哪里啊?怎么回事?我不是刚出车祸……”

剩下的人也陆陆续续醒来,面对陌生的环境忍不住接连问了很多问题。

“别鬼叫了,都过来坐好。”精壮男人头也没回说道。

他身上有股让人信服的感觉,一通混乱后,最终所有人都围着火堆坐好。

这人一齐,谢今夕心中就一沉。

这次明显比上次人多,上个世界算上他只有七个人,这个世界居然有十二个人。

谢今夕的目光一个个扫过他们,其中有几个新人表现得特别明显,也有几个明显是资深者的。

好像第一个世界中他睁眼就看到了资深者赵景烁,这个世界也一样,谢今夕不是第一个醒来的,也不是最后几个人。

毕竟这是谢今夕第二个世界,也就是说比他先醒来的都是资深者,比他后醒来的都是第一个世界,也就是新人。

如果这么划分,那这十二个人中,算上谢今夕正好六个资深者,剩下六个都是新人。

都坐好后,还是那位精壮男人先开口道:“新人先消化消化你们知道的信息,然后我们各自自我介绍一下,接下来七天我们就要通力合作、共同求生了。”
sitemap